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印后加工 > 用设备替代人力是印后发展的方向

用设备替代人力是印后发展的方向

科印网 作者:潘晓东 更新日期:2012-10-16

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改革开放政策以来,我国印刷业发展迅速,产值由1979年的47.97亿增至2011年的8600亿,33年间足足递增了近180倍,这里面虽然有物价上涨的因素,但设备的更新改造、质量的今非昔比、产值的扶摇直上、从业人员的不断扩大是所有人所耳闻目睹的。

有数据表明,从2001年到2011年的11年时间里,我国进口德、日等海外发达国家的四色以上对开平张胶印机即达到10118台,年均920台。可以说,这是印刷业快速发展的基础。

伴随着印刷的技术进步,印后加工设备和产品质量也在发生渐变,手工折页基本淘汰,马天尼、博斯特、MBO、波拉等世界顶尖的印后设备生产商纷纷抢占大陆市场,但因为印后加工的获利能力相对印刷显得偏低的原因决定了它的发展仍缓于印刷。当然,改变现状的时分似乎已经悄然到来。

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决定着自动化时代的到来

导致印后加工也要走以设备操作为主的道路,根本原因在于劳动力成本的持续上升,低成本劳力众多的人口红利时代在中国大陆已经结束。

改革开放以后,在中国走上城市化道路的初期,大量的农村富余劳动力涌出,他们急于寻找工作,同时又富有吃苦耐劳精神,为了改善家庭生活,不辞劳累的参加超时劳动,于是,企业主获得了由低成本劳动力带来的超额利润。时至今日,这一切已经一去不返。农村进城工作的第二代,虽不能称之为富,但毕竟成长于与父辈不同的年代,他们的父母也不希望子女去过当年他们那样的生活。加之,法定最低保障性工资的与时俱增;员工流动性的加剧;自我保护意识的增强;适龄劳动人口的减少,所有这一切,都让企业主意识到,提高设备的自动化程度,降低对员工的依赖度是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趋势。

有专业分析告知,西方发达国家7.7亿劳动人口年创造社会财富36万亿美元,人均46753美元;我国9.3亿劳动人口2010年创造的GDP折合成美元为6.04万亿(397983亿人民币),人均6495美元,发达国家人均劳动人口创造的社会财富是中国的7.2倍。导致这一状况的原因,除了生产者的职业精神与技术素养外,也同设备的自动化程度不高密切相关。以商业轮转印刷机的操作人员配置为例,我国一般是7人1机,日本却是5人2机,14个劳动力在干发达国家5个劳动力在干的工作。在收纸部我们安排2名员工负责抄纸,他们是安排2台机器人;我们是人工清洗橡皮布,他们则是半自动甚至是全自动清洗,如此,人均劳动生产力自然就高,对人的依赖度也大大降低。

长期来,我国印后生产的手工化程度本来就比印刷要高,在承接海外的印刷订单中,相当一部分就是供儿童阅读的手工书。现在,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提高设备的自动化程度,减少用工成本、提高劳动生产力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印后设备在现行生产中的应用

印后加工是大部分印刷产品在印刷完成后的必需工序,撇开特殊产品(如票据印后的分切与撕裂)的印后加工外,现时我国书刊与包装印刷企业普遍使用的印后加工设备大致有切纸机、折页机、无线胶装机、精装联动线、骑订生产线、模切机、糊盒机、烫金机、覆膜机、……,差别在于生产设备是国产还是进口,运行速度的快慢与质量的高低。

实事求是地说,改革开放以后,我国民营印刷机械制造企业发展得很快,而且因为制造精度上的差别,我国印后设备的制造能力要远大于印刷设备的制造能力,虽然属于自己原创的印后加工设备不算多,但仿制并在此基础上改造发达国家的印后加工设备几乎比比皆是,质量大体能满足生产要求,有些还可以做到为外商贴牌生产。近年我国出口的印刷机械中印后设备的比重就相对较高。

面对劳动力成本上升,为了追求生产效率,当然也是为了应对人员流动过快的情况,印刷企业在印后设备的更新改造上步伐很大,因为,这些设备的投资费用不算大,投产后员工的使用量却可以大大降低,而且还有助于保证产品质量。上海有家名叫“艾登”的民营印刷企业,原来为了满足客户的交货期要求,装订业务外发严重,印后加工挣不到什么钱,近年来,他们对印后做了大力度技术改造,结果加工能力大大提高,装订业务不仅不再需要外发,还能为企业带来可观的利润。技改后的印后工序成了企业最不用操心的环节。

在近期印后设备的技术升级中,书刊以出书速度更快的椭圆形包面机取代原来广泛使用的圆盘包面机居多,当然也有购置精装做壳设备的;在包装印刷领域,则是使用模切设备替代原来的手工清废。按照申威达切纸机械公司的介绍,他们公司新推出的自动振纸切纸系统在国内也销售见好,因为,振纸设备的采用既可以降低工人的劳动强度,又有助于提高生产效率,确实是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明智之选。

在近段时间里,还有两款印后设备的销售状况值得关注:

其一、伴随着网络阅读的发展,书刊印刷企业开始转向兼做包装印刷,因此,像模切机、糊盒机等有别于书刊印后加工的基本生产设备这几年的销量在增加,当然,这只是转型过程中的阶段性现象。

其二、伴随着监控装置价格的大幅下降,以往由人工完成的半成品与成品检查改由设备自动检测,这类设备的销售也在增加,这也催热了检测设备的制造厂家。可以肯定,随着这些设备批量生产后成本的进一步下降,用设备替代人工检查的比重必将更大。因为采购设备是一次性投入,用设备完成产品检查对质量更有保证,生产效率也更高。

数字印刷在中国还远未形成气候

 

尽管至今为止我国对数字印刷的年产值还没有权威性的统计数据,但可以肯定由数字印刷设备完成的年印刷总量在我国还不到全部印刷量的1个百分点,可以说,数字印刷在中国还远未形成气候。只是国家已经确定“十二五”期间大力发展数字印刷与印刷数字化的工作目标,以及本届德鲁巴展会显现出的数字印刷蓬勃发展的势头有点让人怦然心动。

以上海市为例,由市新闻出版局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全市印刷总产值587.5亿,其中由数字印刷设备完成的产值是5.95亿(该数字不包括装置在票据印刷机上由混合印刷完成的数字印刷的产值);2011年全市印刷总产值是689.5亿,由数字印刷设备完成的产值是6.19亿,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数字印刷产值大致也就徘徊在印刷总量的1个百分点上下,在全国范围显然就更低。

当然,全世界数字印刷的发展同样存在着不平衡,按照班尼·兰达在今年德鲁巴印刷展上公布的数据,在全球年50万亿页的印刷总量中用数字印刷完成的印量是1万亿页,占2个百分点,在发达国家的占比可能在10个百分点以上,在发展中国家的占比可能也就是在1个百分点以下。

我国数字印刷发展速度不快的主要原因是现行的生产成本显得偏高,让消费者敬而远之。与此同时,与数字印刷有着密切关联的数字出版在中国还未成气候,由数字印刷完成的出版物还显得十分稀少。

既然数字印刷以满足个性化需求、实现可变印刷为特点,印刷的量自然就少而多变,加之现时通常使用的数字印刷设备承印幅面偏小,印刷的速度相对于传统胶印也偏慢,因此,为数字印刷配套的印后加工设备与传统批量生产中使用的印后设备有着一定的差异,普遍以占用场地小,能满足基本生产需要为前提。

以切纸机为例,传统印后加工中使用的大量是对开机,但数字印刷印后加工中使用的大量是八开机,充其量也就是六开、四开机。胶订设备同样如此,以最为普通的直线式胶订机为主,即便是圆盘包面机对数字印刷门店来说都显得占地偏大。

数字印刷的印后装帧是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每天的装帧总量不大,但涉及的工序却是同样众多,而且因为强调满足个性化要求,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反而更高,使用的材料也比批量生产的图书要多,定制的结婚及儿童生日相册就是最典型案例,制作的十分精美。在台北有家做得颇为不错的数字印刷工厂,整个装帧工序就设1名员工,从切纸开始到完成骑订、平装、精装等所有工序,什么都得自己动手,唯如此,才能既满足客户需要又避免人力安排上的浪费,这对员工的要求就会很高。

必须指出的是,满足数字印刷印后装帧生产的设备还是有着自己的特殊性,以上海市高、中级人民法院等个性化印刷量大而且工作也相对繁忙的单位为例,他们的印后装帧设备不少选择进口。在包装印刷企业,这几年出于提升设计能力的需要,引进的成品打样机也在增加,而且十分管用,而我们国内对这方面还缺乏专门研究。在数字印刷发展前景看好的今天,应该尽早把开发针对数字印刷企业使用的专项印后加工设备列上印机企业的议事日程。

印后设备的数字化还是处于跟进配套阶段

在中国是针对数字印刷的印后设备研发落后于市场需要,在世界,应该说印后设备也仅是处于技术跟进阶段,即数字印刷有了需要,印后跟进做相关的研究。比如说,惠普公司推出了喷墨工艺的彩色连续纸高速数字印刷机,马天尼公司跟进做相应的配套,设计制造出可以联机完成规格随机可变的装订设备。

2009年,地处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的香港印刷企业——中编印刷公司率先引进惠普生产的T300连续纸正反两面采用喷墨印刷技术的彩色数字印刷机,联机装有马天尼公司的可变印后装订装置,这可以说是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第一台高端联机同步完成装订的数字印刷设备。但可能是刚完成安装调试的因素,在演示会上印制的还是单一产品,可变装订的优势无从显示,而且,演示时的印刷质量也难以恭维。今年,惠普又推出了T410彩色机,想必在质量上又有了新的进步。

今年的德鲁巴印刷展,数字设备的推出力度更胜于以往,而且数字技术在设备上的应用也已经从印刷进而发展到印后,像马天尼、MBO都宣称能够实现数据共享,为印刷提供便捷服务。

印刷生产与装订联动是为了显示设备的整体性,体现出数据共享,事实上,在联机作业的过程中,图书装订的规格变化过多,肯定会牵制数字印刷的速度,所以,在现时,一体机对产品的数量还是会有一定的要求,规格变化过多,肯定不利于发挥大型设备的优势。

中小企业为主的印刷业决定着装订生产设备还是以小型实用为主

装订是实现最终产品的重要工序,甚至可以说,在印刷已经基本做到尽善尽美以后,印刷企业间比拼的就是装帧质量与服务水平,数字印刷产品同样如此,所以,不断提升装帧质量,开发应用不同的材料,创意设计出更多美轮美奂的最终产品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重要手段。

数字印刷的发展当然呼唤设备制造企业推出更多适合生产需要的专业印后装帧设备,但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印刷业决定了这些设备以小型、实用为主,以符合实际生产需要但又价廉物美为主。大型、高速的流水线对数字印刷企业来说需求量总体还有限。

我们期待着“十二五”期间我国数字印刷工业的快速发展,我们也期待着数字印刷企业在设备制造商的配合下能够开发出更多的人民群众存在着实际需要的数字印刷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