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书籍将会完全被电子书取代吗?

书籍将会完全被电子书取代吗?

台湾《印刷人》第233期 更新日期:2016-12-06

在资讯、通讯发展了30多年的今日,我们仍在讨论着书籍是否会完全被电子书取代的问题,但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一个使用平板电脑当玩具的5岁小孩,近视150度到高中毕业可能会达800~1000度;当他年老时,其视网膜剥离机率高于一般低度数近视眼者的5~10倍,这是一个警讯。今天人们在大量使用手机做阅读,国内却几乎没有一份报导谈及使用罗马拼音字的电子传媒与使用繁体汉字的传媒,在每天3小时的阅读下,对两者的眼睛疲劳程度有多大的差距,因为彩色的RGB屏幕对笔划繁多的汉字并不友善,或许在横向笔划好一点,但直向笔划被一分为三的彩色直线,加上有15笔、20笔以上的汉字,在12×12的粗糙彩色点阵内,用放大镜观看是惨不忍睹。另外一个问题是纸张传媒不只用1200dpi(报纸)与2540 dpi(商业平印)的高解析,而电脑对角32寸的屏幕,左右也只有1080~1200画素,今天高解析HD屏幕也只有2000画素,4K屏幕为4000画素,和没有闪烁讯号书籍的高解析相差很多。

不可讳言,电脑和智慧手机的动画及游戏的变化及声光效果很多,但比平面传媒的安定显示相去很远,但在游玩不用记忆之事就相差不多,如果要理解、记忆,尤其我们使用笔划繁多的汉字时,屏幕的学习一如浮光掠影的梦境,效果相去很多,这是长久以来被学术界所认同的。如台北市柯文哲市长一昧的从中学驱离纸张传媒,虽有其着眼点与好处。但要安定有条理的深入思考时,仍以印刷纸张媒材比较合适,因阅读速度可以自由发挥,而电子媒材则必需耗用大量的精神在「字及词」的辨正,因为在解析力及RGB栅格的影响下,字体的横线尚好、直线则十分不易阅读、辨明。而眼科医生呼吁对屏幕背光板的蓝光做直视又不易辨认字型、字的笔划下,不光是眼球的生理性视觉有负担,在辨识上使脑部视神经因长期处在高度紧绷的张力下产生假性近视,尔后时间久了无法恢复才变成真正近视度数的增加,这并非一次所造成而是经年累月的时间观看下而越来越严重,这种情况一如印刷界有位前辈,因事业繁忙手机不离左耳,7、8年下来左耳只听得到手机的音频,与人对话时只有右耳听得见他人的话语,左耳已经听不到他人的声音!然而这样的神经影响相信也会发生在视觉对屏幕电子频率的光线接收。而柯文哲市长只看到了近利,而有远忧否,可能不能等闲视之,否则一旦发生视觉变异,往往是回不来的。

有些人认为用纸等于去砍伐原生林木,这样的认知如同吃一块猪肉时,山上的野猪就会少一只一样。今天野地的原生林木已很少,造纸已用人工林木来制造,有些更是采用修饰林木所砍下的枝丫做纸片造纸,一棵针叶木80年、上百年的成材,不会整棵用来做纸浆,而是由制材厂取走梁柱、角材之后的废边材,加以切片来制造纸浆,其品质也是没有区分,但成本很低,况且全世界的废纸回收率达65%,也意味着每年4亿吨纸张中,大约只有使用1.4吨的新纸浆,其他2.6亿吨是使用回收再生纸浆,耗能相对比新浆少很多,而且木材是碳的储存比较环保。反之,制造一部电脑、手机、平板需耗用大量材料,包括金属、玻璃,而各种感光腐刻半导体、屏幕的电子回路、栅格或其他纹路,产生的有毒废物和气体等实在很多,一吨纸张不到一千美元,而一吨电子、光电产品的生产成本却十分惊人,使用时更不能像书本、纸张媒材一样安静且没有耗能,因此电子产品光是锂电池的耗能就十分惊人,三天两头要充电,在全世界每年产生4,500万吨的电子产品废品,其回收不到10%,可回收的金成份约300吨、银约1,000吨,价值不菲,但拆解、酸洗及电解的污染超出大家所想像,在非洲有些从事拆解回收的人,很年轻就染怪病、癌症,是一种在非人的生活情况下工作,去找寻可值152亿美元的回收材料。若与回收纸浆每吨约550元美元相比,2.8亿吨值1,540亿美元,而且纸张回收的污染程度少、废弃物少,尤其有毒的废弃物更是十分有限。

因此,纸张媒材使用的效率虽低一些,但对人类的视觉有较友善的使用条件,加上使用十分自在不用耗用电力、可以长久储存,不怕有程式不符无法启动,而且回收也十分广泛容易。而电子传媒的即时性、快速又广泛的传播效益,确实占很大的上风,并有动画、音响等功能是纸张传媒难以相匹敌。电子传媒的耗用电力并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相容性,若有某一程式符合不了就读不出内容来,这才是最大的困扰,因为光碟放置7、8年后,其染料一褪色,上面的记忆内容将全部归零,和届时找不到合宜的程式就读不出的情况如出一辙,而在纸张传媒只要看得到字、读得懂就可以使用。

1970年在大阪举办的万国博览会,当时松下电气公司做了两个直径1公尺的巨大不锈钢球,球内放置了当时的衣服、文物、书册及生活用品,在书本之外也放了两卷当时做为音乐载体的「录音磁带」,预计要在2070年时挖出一个真空封藏的不锈钢球,打开给后人看看一百年前人们的生活及流行物品,到时或许对于当时所储放的书本内容会觉得很古老,但至少应有人会看得懂日本字,而那两卷录音带肯定没有机器设备可以拨放,就算能在博物馆找到1970年代的录放音机,相信有很多橡胶及摩擦零件也无法完好地来带动磁带。以同一个原理,在世代交替更快的资通讯软体变化下,未来10年、15年读不到今天的记忆体内容也十分平常。若放在云端上的一些数位内容,也极可能两三下就搞丢了!再想到两、三年换一部手机、资通讯产品,又如何去处里那些电子垃圾,其成本及环保代价远远高出想像,纸张媒材在电视以及电脑发展之后,就有人说书本、纸张传媒会灭绝,但至今又来到ICT资通讯传媒发展之下,书本纸张传媒会转型减少,但却不会消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