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学问”要学就要问并且要“不耻下问”

“学问”要学就要问并且要“不耻下问”

台湾《印刷人》第227期 更新日期:2015-11-25

囝仔兄”来借问一下:某某庄头从哪边去。这是65年前,老爷爷带着我与5、6个堂兄弟,前往山里找寻他曾祖父的曾祖父在台湾衣冠冢的路上,在路经东势大甲溪边向一位小牧童问路的客气问语,至今脑海中仍清楚的记得此一场景。“囝仔兄”这个词语的用意十分贴切,既有年纪小却有兄的敬称。长久以来,在我们国情中有一句“不耻下问”词句,在现代社会中若仍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或引以自傲的学识自大心理之作祟下,在不熟的领域中没有求知、充实知识的精神时,不要多久,就连三岁小孩会玩的平版电脑,你也会瞠目结舌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今天科技的范围太广、变化太快速了!整个资讯传播的速度和广度,比起20年前使用PC时代,是百倍的成长速度,也就是在以前十年不学习其变化不大,而现在只要一个月不学习,就会不知道世代的变化趋势,如“工业4.0”到底谈些什么,对我们的未来到底影响有多大、多深。

中国汉字的构造非常巧妙,如“门”字的形就像美国西部古老门扉上方的开闭处,如果在门字里加一个耳字,就成了用来探听事物的“闻”字,门字里有一个口是“问”,用来请教、请益事物,所以担任“顾问”职务者,当主人家不开口请益的话,就只能充其量的成了“顾门”而已,如果一匹马不请自来,那就成了不受欢迎的“闯”字。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前主席柏南克于今年5月来台开讲,全国上下无不用心的听他演说,而台湾蝉联11度A级评等成绩的中央银行总裁彭淮南先生,对柏南克表示:“你们执行QE(量化宽松)后,印出很多额外资金在全球乱窜,让美国之外的多数国家很难经营,且贫富差距一直扩大”。柏南克只能用美国经济占世界四分之一,只有美国经济强世界经济才会好来回应。也就是美国狂吃而不管拉肚子的事。所以相信彭淮南总裁和张忠谋董事长,在向美国金融大学掌柜提问前,已经能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而要如何因应了!

回到印刷业在工业4.0的规范下,不仅有更敏锐的感知加上智慧化处理,背面以网路去连结庞大的资料库Big Data做处理的依据,一张套筒印版上的RFID上晶片就可以用无线感知,去启动在云端里辨识这块印版筒的身份,以及上次的印刷资料状况。接着再往下的加工生产,如模切到雷射商标外型的连线切割资讯,或连结个人化的数据库,做具有个人特色宣传的喷墨列印等等,这些建置和组合,不论现场工作者或流程规划人员,到经营、管理的阶层者,都必须多听、多问,否则当身为一位经营、管理阶层者,以其身份地位却不知董事会的决策,更听不见现场人员的声音时,这将是一位既聋又哑的经理人,他又怎么能做事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