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诚与信是企业和个人的生命所在

诚与信是企业和个人的生命所在

台湾《印刷人》第227期 更新日期:2015-11-20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不只是活着而已,更要受到别人的敬重和支持,否则就无法立足。一个企业要受到广大的客户、员工及上游相关厂家支持,才能顺畅平稳往前运作发展。若是一家企业,尤其大型企业,发生对社会欺瞒的行为,使上百人丧命、数以万计的人处在危险情况下,是万分不应该的。在日本曾发生一家知名卡车制造厂,在设计传动轴的万向接头出了问题,会发生脱落使车子失去动力,更严重的是脱落后的断裂轴心会在高速下左右乱窜旋转,甚至打坏煞车的液压管路,发生突如其来无法控制的严重现象。主管生产及技术的董事都希望召回修理,但董事长、社长却压了下来,使本来少数的事件在一拖再拖之下,最后造成使用者极大的伤亡后,经官方调查之下才被揭发出来。日本司法界头一回将过失致人于死的罪,发出逮捕董事长及社长的传票,并判以重刑。

台湾这几年之内,食安问题连环爆,使庶民百姓不知要吃什么好,这也是厂家为了省钱而去采购低价的原物料,而原物料供应商在低价中仍要有赚头,自然就不择手段,劣油混入良油,地沟油更是恐怖。他们往往在熟知检验项目都让人看不出问题,却在无检验项目里含大大的毒性物。很少人想过在完全不敷成本下,上游供应商仍源源不断供货,难怪米粉中没有米,冬粉早就没含绿豆的事都会发生。

上市上柜公司要和广大的投资大众一定要建立在“诚与信”的基础上,在五十多年前,德国有一家机车厂,他们发明一种不用活塞的Rotary Engine转子引擎,中心部有一个弧边三角型转子,没有活塞的往复运动可以以更小CC数产生更大的马力输出,为此厂方就大放利多,公司股票十倍上涨,而公司经营层再高价大利出脱股票,然后又放利空消息,表示这种引擎因外边活塞环作用的刮条容易磨损、润滑不易,只能有数百小时运转寿命,一下子股票又跌回原形,这一来一往有40%持股在知内情股东手中,一脱手七、八倍价又以原价买回,赚六、七个股本的40%,至少也有2.4~2.8个股本。我也曾受邀和上市公司常董同车,一路上他们公司的同仁一直追问着常董,关于一些放多、放空的消息,放着公司正事不办,只想赚内线横财,那么公司治理和经营一定走偏锋,这是令人瞧不起的赚钱法,虽然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但至少企业要存正念,长久得到客人的信赖才能有长远的经营。一家公司或任何企业必须守着“诚信”,以此为本面对每一件工作,以及公司里里外外的事,因为诚信做事很单纯,永远只有一套剧本,不用再去编造一些不实的话去圆谎,当有了一个谎言,又要加三、四个谎言去圆场,到最后自己根本忘了自己说了多少谎,其来龙去脉早已摸不透,自然被人瞧不起。

今天有些人只看到钱财、势力的多少,却忘了曾做过多少黑心事,说过多少谎,但有一天谎言一定会被戳破,五倍、十倍反扑的力道一定会回到身上,所以诚信看来十分笨拙,却是大家依赖和生存的关键,一如使用绳索去攀岩,诚信就如一条可支撑攀岩者往上爬的唯一依靠,更是不能失手、断索的最佳依靠,这是性命交关的事,必须万分重视。

这几天接到一件七米多长蝇头小楷要复制的案子,正常程序用高阶数位相机拍三十多张,再以软体衔接后做列印,但结果并不太理想,最后就用中尺寸A3平台扫描机做扫描,以400dpi扫一段,每次需要七分钟,虽然效果有改善,但仍欠理想,最后决定用600dpi去扫描才合乎解析需要。但是每段扫描时间拉长至十分钟,需做上下两段共计150次扫描后再接合,工程十分浩大,估计要花25小时才能完成,这远远比估价产生更高的成本与费用,而且之前数位拍照接图的七、八小时已浪费掉,整个工作时数下来肯定要亏本,但既然已估价了,公司仍决定以原价去承作,产生的品质会更精细,却要亏本七、八万元去完成这数位档,这就是数十年来诚信求好的精神所在,大家共同认定的价值观,从操作人员、现场主管、生产部主管到公司经营管理者没人有异议。虽然用最初的方法列印出的小楷作品仍有模有样,除非拿放大镜去比较,花四万元做的成品和耗费十二万成本去完成的档案会有什么差距,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因为要用十倍以上放大镜才看得出品质上的差异之坚持,若不能将最合宜高品质呈现就对不起自己的专业。一位书法家写了三年的珍贵作品,送来我们印刷公司求复制,就算亏本也要做好去维持商誉。

1980年当时使用相机分色法,复制沈耀初大师的画册,沈大师的要求比平常高出十倍的仔细,手工修色、印刷打样每图都在十次、十五次。最早一张通过的打样已是二十次重覆修色或重新过网的打样,这样子的分色花费在五十万元以上,比估价十五万元多出三倍以上成本,而三十多万元估价到实际要求下在成本上就花60多万元。完成后沈大师拿他的画册给宗师级的黄君璧教授看,黄教授认为印得好,所以接下来他的画册就交给我们印刷。因为有幻灯片就用两工程电子扫描分色,结果最初一批做了十二、三次校对才完成,后面一半分色大多五、六次校对才完成,四十多万元的估价,成本仍超出十多万元达六十万左右。尔后第二本、第三本就捉到要领,在有默契下,同样价格里就有赚头,虽是赚不多的生意,但名声可说非常值钱。制作第一本画册时,黄大师说:我九十多岁的人不久就会不在人世,但我的画册代表我在人世间,不能出差错,否则别人以为我黄某人画成那样!技艺、心神沉淀下来,把客户托付的工作品质做好,尤其在黄教授的要求下,不只指指点点口说而已,更会在打样纸上拿笔沾墨彩做涂涂抹抹,把打样色彩调性修好,之后在打样时就有一张可信赖的样本,这是十分难得的经验。黄教授弟子有数千人,还包括蒋宋美龄夫人都是他的学生,但在课堂上,黄教授并没有那么仔细去教每一位学生要求每一处细节,甚至老人家在风景画讲的“奇峰突起”的是在低下处有水气雾层,到烟霞上方有气流及阳光蒸腾下,反倒没有烟霞气,本来风景层峦叠翠,一层一层山景,是由近浓绿,中层蓝绿色,远处青蓝色,最远才是淡蓝的布局,但奇峰突出云霞之上,所以远处及更远都是很浓郁的色彩,黄教授这么讲,底下没到过深山大泽的学生一头雾水。

所以在1993年写了一篇论文就以黄大师的画册复制,针对老人家的要求如何克服印刷色彩与网点再现会出现的缺点与盲点,十分具有价值。这也是对工作把持诚信,才能有的一番超越和境地。如果只以一般赚不赚钱,合不合算的做法,就像买了德国最先进的印刷机在印的心态,要不然要怎么办,看来客户心中只有凉拌而已,根本是无法抱持有希望的印刷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