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马总统的经贸自由化对产业影响座谈会

台湾《印刷人》第210期 更新日期:2013-04-26

2012上半年,因各大经济体的经济疲弱,欧洲有很大的债务危机、美国经济好转载浮载沉,是否需以QE3来注入强心针仍在未定之天,日本因2011年东日本的大地震引发海啸、核灾及电力短缺,产业受到巨大的影响之下,几乎世界上几个经贸火车头的动力相继失灵,中国也希望改弦易辙,不走世界工厂的低工资高污染策略,因此沿海地区不只台商、港商,如果他们的产业不升级,降低劳力、能源、电力依赖,产出高附加价值的产品或加工,就几乎无法因应主客观环境再生存下去。在此时刻台湾最重要经济指标的出口金额,自2012年之后连续六个月的下降,这是非常大的警讯,连2008年金融海啸时期都没有的恶劣情况,当为经济发展最重要主管机构「经济部」,在7月21日假新北市五股工业区的工商展览中心二楼会议室,召开这次「经贸自由化对产业影响座谈会」,恭请马英九总统前来倾听并做一些裁量指示,以因应这个十分严峻的经济局势。

一共邀集一百四十多位产业相关重要负责人,本人忝为印刷工业发展机构的负责人,也受邀做相关的提案及列席参加这次座谈会。印刷产业长久以来就受不平等的经贸条件所荼毒,本来台湾地理条件人员素质,有机会成为世界主要印刷生产基地。但在两个主要关税的限制条件下,使印刷业长久以来只有很少量外销,而且经常无以为继,一是纸张关税在将近三十年维持在45%的涂布纸关税,若以起岸价格1.2倍乘数加港工捐3%,成为57%,当时台湾纸张每磅是22元台币而外销却能用每磅14元输出,这样台湾造纸业都能赚到钱,造纸业不只对台湾纸张市场的垄断,而且更向政府做超额的出口纸退税,更是盈上加赢的豪取国内出版、印刷及广大的印刷品、纸品的使用者的财富,自1960年到1990年之后三十年间不公平高价,到2002年实施WTO之后,才逐年降低进口纸税率,有一部分降到零关税,一部份造纸业又利用反倾销税的机制,再阻挡一部分较有竞争力或非台湾造纸业阵营的进口纸,附加12.3%到40多%的反倾销税,到2011年仍在告个不休,希望在2012年9月也许有一番裁决下来。最近台湾两大涂布纸制造厂的供纸,往往要30~40天才有抄造,根本无法满足市场的快速交货需求。再谈国外进口印刷出版品,早在1960年代中期,政府以印刷品是以进口知识和信息产品,所以免税进口,因此香港印刷同业,以低于台湾60%价格(关税低)的台湾纸,印台湾杂志、出版品,仅仅比台湾的纸价略高一点在承印,而有些纸商更聪明,向造纸厂承购外销涂布纸,从高雄港低价出口到香港马上转基隆港进口,打税后仍然有利润空间,可见台湾出版印刷业,处在原料高税进口,印刷品免税情况下有多么长久不堪的岁月。目前情况也因贸易自由化之下,印刷产业量维持每年12~14%的外销比例,虽然比重不高,也只有接近台币90亿元左右,但这几年印刷同业接到外销询价越来越多,而且有的网络印刷品或营销也可能未计入这个数据之内,另外一方面印刷同业外销意愿也越来越高,这是以前所未有的现象,最重要是因进口纸张品种增多,而且邻近主要印刷出口国,他们在生产成本、土地、人力、电力都大幅上涨下,已经没有太大的优势再做大幅度的外销增长,这将为台湾印刷品外销带来机会,但是我的想象里,「中国」这一个本来是完全相同文化传播圈的邻近实体,台湾因为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又成日文传播圈, 1945年二战之后又回到汉字传播圈,1949年又加深汉字改习『北京话』,但1950年代中国在三次更改简略汉字下,两岸成为同语却不一定同文的情况,冰封40年解冻下,两岸交流、贸易十分频繁,中国大陆印刷出版品要进入台湾已无审核的必要,但台湾的出版品、印刷品进到中国大陆却有太多、太多的限制,不能自由进入,如果以双方体制不同,并不能永远不去谈尝试打开出版品、印刷品外销之路,哪怕只是一条门缝,未来才有更大市场的希望。我有充分信心,双方需要文化交流来理解消除敌意,出版品应该是最好的沟通工具,所以参与这次座谈,在八个发言者中,有很多如中钢、台塑、机械公会的大产业,而印刷业是小咖但也不是不能上台面的。

10时30分马总统在经济部施颜祥部长陪同下,抵达座谈会会场,另有新北市朱立伦市长、国贸局张俊福局长、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杨珍妮副总谈判代表、立法委员李鸿钧等多人陪同开会,一共有一百五十多人与会。

首先由工业局新任沈荣津局长报告大会主题「贸易自由化对我国产业影响与因应措施」,有(1)全球经济发展的区域整合趋势。(2)我国加入WTO之后关税发展概况。(3)我国对外签署FTA的现况。(4)我国未来贸易自由化的研析。(5)对产业的因应与辅导措施。(6)结语。全球经济发展的区域整合趋势,本来大家希望以WTO世界贸易组织为主体的多边自由化贸易谈判,有关贸易及关税的相互减让,达到贸易更充份自由化目的,却在WTO 2002年多哈回合(Doha Round)谈判中触礁下停摆,使得我们在WTO的努力方向无法进行,去拓展出更流畅的贸易平台。在WTO贸易及关税无法推进下,世界各国纷纷投入区域经济整合,建立自由贸易协议FAT (Free Trade Agreement),像欧盟最早已完成在区域自由贸易协议,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也很早。近一两年世界签订FTA越来越多,台湾因政治环境的特殊性,在东盟、东北亚诸国签FTA都被摒除在外,形成别人关税障碍消除下,我方因无法突破而孤立,情况越来越糟。亚太的FTA以东盟十国缅甸、柬埔寨、泰国、印度尼西亚、寮国、菲律宾、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等,在中国大陆加入下,成东盟+1,其他有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也有意愿加入,成为东盟+6的FTA也在协商之中。韩国在FTA动作最快、最多,美韩FTA于今年3月15日生效、启动中韩二国及中日韩三国之FTA谈判中,已签投资协议,这一些有的产生影响、有的会加深我国贸易的困难程度。另外一个以泛太平洋盆地的TPP(Trans-Pacific Partner- ship Agreement),包括美国、新加坡、文莱、越南、马来西亚、澳洲、新西兰、秘鲁、智利等9国,最近北美加拿大、墨西哥也在7月份,宣布加入谈判,已有13轮的谈判历程。在公元2000年之前只有北美三国及欧盟15国自由贸易协议,2010年有东盟加数国、TPP都在谈判途中。FTA的规模集结深度日益扩大下,对台湾处在FTA架构上十分薄弱的情况,越来越不利的影响。在加入WTO后我全部货品平均关税为6%,贸易值74.5%是用零关税,而2010年进口零关税占40.2%、工业74.5%。而且前已签下巴拿马、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尼加拉瓜四国,占我贸易总额0.2%,在2010年6月29日两岸签定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FCA,估5.55%贸易额在早收清单内,而仍有25.34%仍需再做进一步协商判断,农产品在所有谈判中,有较大阻力也是各国谈判的保护重点,韩欧FTA中,工业产品85.41%零关税,农业31.34%,五年后工业产品97.38%,农业产品56.17%,而我国工业产品平均关税为4.23%,已相对很低,有75%项目是免关税进口的,而若有些比较敏感项目,也会加以辅导或协助业务转型。在因应及辅导多沟通、降低冲击的谈判条件或延长时日。最后才是辅导受影响冲击的产业,有17项行业列入受冲击辅导产业,在纺织品方面有成衣、内衣、泳衣、毛巾、寝具、织袜。鞋类、箱包、石材、陶瓷、家电、木竹制品。农药、环境用药、动物用药,另有六项新的纺织品纳入。在辅导方面有中小企业融资保证、中小企业群聚发展、协助拓展外销市场,万一有歇业要协助劳工就业,在贸易自由化中,提高产业的转型、竞争力,并在万一的情况下做损害救济。工业局协助企业创造512.76亿元产值,技术处等创造47.91亿,新研发产值促成16.89亿投资。在一些案例的说明之后,沈局长结论:以积极参与FTA拓展国际市场、带动国内生产值及就业机会之增加。调整产业结构及竞争力,确保台湾产业的优势,政府应针对弱势产业,协助其改善生产体质及因应挑战。

第二场由经济部施颜祥部长报告「贸易自由化对我国产业之影响」。洽签区域合作协议之必要性,在2012年5月止,有重复性的国家,在FTA/ECFA生效者有了319国家次数,而且最早的EU欧盟区,占世界贸易总额的25.23%,美国、加拿大、墨西哥、NAFTA北美贸易协议占25.82%,两者没有重复,占全球贸易总额的50%以上。以ASEAN的东盟十国占3.09%,若加上中国的加1,加3到加6的韩日澳纽印等,RCEP组织则占29.9%以近30%贸易量。中日韩三国的CJK也在进入谈判阶段。泛太平洋的TPP是以APEC泛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为基础,我才最有机会加入,其中新西兰及澳洲的贸易额不大,却是很高等级的精致性谈判,若能成功,有助于我方加入TPP,以及往后和其他国家的谈判工作,TPP的11国有北美三国,纽、澳、新加坡、智利、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及秘鲁,占全球29.77%的贸易总值,日本最近也表示有兴趣参与TPP,施部长问及越南经济部长,为何这么积极想开放自己市场,并和国外争取贸易机会呢?越南的部长说希望自己国内产业及农业能积极转型,浴火重生。另外一个RCEP主要有东南亚、东北亚、泛太平洋的经济架构,而且组织也越来越大化,FTAAP也可能形成亚洲及南北美国经济自由化组织,都一直在发展中。我们远远落后的FTA或ECFA谈判,目前以ECFA早收清单为主占贸易总额的4.38%,比日本17.6%、韩国35.3%相去很远,而且正在谈判进行也是28.91%,比韩国37.22%相差很多。新加坡本身没有农业,所以完成70.73%谈判,17.53%正在谈,他们也由周边马来西亚比较邻近密切关系先谈起,韩国已签FTA 45国,新加坡33国、日本15国,所以一旦FTA生效,双方在没有关税或很低优惠关税之下,形成更好的经贸关系,不像我们会因没有FTA的谈判零或低关税协议而被摒除优惠之列,形成贸易上的障碍。施颜祥部长对于台美如果能签订FTA之后,预期有总体出口增63.22亿美元成长2.25%,进口65.80亿美元成长2.99%,对实质GDP约有60.9亿美元成长,有占1.55%的影响性,工业成长在1.488亿台币占0.97%,以纺织成衣、电子电机、光电材料及组件产品受益较大。服务业则高达2976亿台币成长2.07%,有很大比例提振作用。他也期许2020年我们能把TPP跨太平洋伙伴协议谈成,因为如果以P11国不含日本的贸易值为1.392亿美元,占我方贸易总值的23.62%,如果加上日本更高达35.56%,约在2.096亿美元金额,一举达到40%的达成比例。经济部同仁和贸易谈判代表正在努力以赴,希望早日达成这个重要的贸易自由化谈判使命。

马英九总统致词,去年我们国民人均收入达两万美元,进入一个新阶段,但今年前半年六个月,每个月贸易额和前年相比都呈现下降,这是几十年来所没有的,比08年金融海啸时期更严重。当美国和韩国签订FTA完成后,他们机械手工具机产品输往美国,可比我们享有9%的关税优惠,而欧盟方面也是有相同的问题。在公元2000年有FTA只有北美三国及欧盟15国(后来陆续有新的成员国加入),到2010年情况有极大变化,以亚洲为主的FTA相互结盟组织内,超出60国(有重复加入)。而我们因为环境因素外交孤立,在谈判上备感辛苦。在2010年6月签订ECFA,也有500多项货品列入早收清单,不只一举达到4.38%贸易额,同时两岸的ECFA签定之后,其他国家也比较容易达成谈判,做为开放贸易伙伴。九年前有一次在台北举行国际性的经济贸易会议,他当时以台北市长身份致辞,在会中新加坡李光耀资政向他说,你们对政治议题很重视,为什么不多用一些心在生存命脉的经贸议题上呢?这是他一番好意。在世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尤其各国都有农业的农产品成为关税敏感议题,幸好2010年有签订两岸ECFA早收清单及后续谈判。在各国多边谈判中,也要保持开放和理性,一方面我们希望向对方取得关税上利益,另一方面也要做一点退让,这才可能完成协议的,他也希望能够多方面及早接触完成谈判和协议,使台湾的经济、贸易再度活络。很多以前视为不可能的事,如台日投资保障协议也签署完成,因此努力保持乐观和希望是很重要。

台湾在2012年贸易活动严重失落,在官员的谈话里面,提到的只是台湾因政治环境使然,要和台湾交往、交好,一定要看中国脸色,因而产生加入各个经贸组织不易、更难以有国对国关系完成谈判的先例,对新加坡、新西兰、澳洲、美国等也都在谈判中,相较于南韩在主要贸易对手国犀利的行动相去很远。但是台湾产业本身,在长久以来太注重扶持所谓「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给予太多政治决策上的辅导免税、减税措施,甚至于在六、七年前有些光电、半导体产业,在员工大发奖金、股东分红,一般人看到都「眼红」时,说这些政府辅导「高科技产业」怎么大赚钱又都不缴税呢?他们却说:「我们也想缴呀!只是没有税项、税额可缴呀!」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而昔日两兆双星现在除几家有本事企业之外,不只毛三到毛四的毛利率,而且发生亏损的光电、电子业比比皆是,这是不公平、不正义的决策,劫贫济富,现在富儿子又得富贵病自己无法活下去,回头又要靠传统产业来支撑大局,这一点官员只字未提,因手心手背都是肉呀!企业要创新核心科技,如印刷业在未来无版打印时代生产和市场机制的创新开发,另一方面重视环保节能减碳,到水资源的节省,如果信息、通讯的进一步利用发展,未来绝对有很好前途,在网络合版业,他们不只在营运模式的创新,更在产品种类、生产技术不断创新,在竞争中活存壮大,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经贸自由化对产业影响座谈会由施颜祥部长主持,马总统列席聆听。本来准备十一个提问,其中由笔者所提两案及中华彩色印刷公司张中一董事长所提两案,也算很难得的高比例,相对于几个年营业上兆的产业,印刷业一向被视为「传统产业」而不受重视,但印刷业在语言、文字上的独特性,也是文化创意上重要的一环,为其他产业所少有的。笔者第一个提案是建请政府在ECFA谈判中,争取台湾的杂志、图书出版印刷品,能自由全面开放在大陆营销。说明:台北国际书展不论展出规模、展出内容,在世界都是名列前矛,不只是规模大、而且每年一万多种出版品的种类也很多元而精彩。今天中国的出版品不只大量而且免税到台湾市场已久,同为华文传播圈的两岸,却存在一种我方开放、对岸十分闭锁的现况。希望藉由ECFA谈判平台,协商中国开放杂志、图书出版印刷品市场。一方面藉由图文传播双方加深文化面交流,因为很多高水平陆客到台湾来,就指定要看24小时开放的诚品书店,可见双方存在这种出版印刷品的交流需求,如果加深文化交流之后,也会增进两岸人民的理解,创造出和平共荣的契机,同时也藉由对大陆出版印刷品的开放,增加出版业的商机以及两岸贸易往来,更平衡大陆出版品来而我们出不去的单向不对等关系,因文化出版印刷品的文字和文化的局限性,大陆市场的开放是十分重要。笔者第二项提问是针对马英九总统,因为他对于正体汉字保存推广使用十分用心,不只公开提倡「识正书简」的呼吁,希望在印刷、计算机上用笔画多的正(繁)体字,在手工书写时则可用比较方便快速的简体字来写字,同时马总统对日星铸字公司张总经理,以体力、智力、时间保存很多铅活字以及铸字铜模,而且在复刻上海搬来楷书字体感到十分钦佩,特别到承德路巷内日星铸字厂参访加油打气,并捐助复刻活动。笔者提案,再次敦请马总统重视,继续支持正体汉字推广使用,尤其未来在两岸文字融和时,能保持我方正体字的优美和古字文书连结优势,支持印刷业对于正体字型保存及研究做努力。在说明方面:印刷产业不只是工业复制生产,更是文化传播、营销、包装和支持工业装饰到工业材料分布的产业,更是文字书体发生的行业,目前大陆的简体字,已随着其政治及经贸力向全世界扩散,马总统提倡「识正书简」的构想,一方面在书写方便性上可用简体,但另一方面在屏幕、印刷品显现上,正体字的优美呈现汉字三、四千年演进的审美价值,得以借计算机科技保存下来,尤其未来两岸在字体融和时,我们必须具有美好而富创意性的文字根基,我们应研究出一套可行可长久保存正体的策略,由字体发生具有字库的印刷业去研究优雅而可与中华固有文化相通的正字体之发展与保存,这是很重要的文化保存工作。

印刷业另一提问,由中华彩色印刷公司张中一董事长提出,(1)建议将印刷业纳入「文化创意产业」的一环,以提升产业竞争力和价值。(2)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时,建议谈判内容纳入印刷产业,给印刷业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其他提案如:(1)台湾机械工业同业公会,以韩国对美国、中国、欧洲签订FTA,和印度签订CEPA,在可免税出口已到上述国家,所造成今天出口不振,2011年仍有21%出口成长,2012年第1~第4月出口负成长,应加速与各国及大陆协商签订FTA或ECFA,以降低日益困难的出口问题。(2)台湾化妆品工业同业公会希望增加对东南亚及日本出口的竞争力,建请早签FTA,工业局允应予以订定标准后,给外销品退税。(3)台湾塑料工业公会也是请求早签日本、越南、马来西亚的FTA协议。(4)唐荣铁工厂因不锈钢竞争问题,要求早日建立FTA的新架构,并协助海外建厂。(5)台塑公司李志村董事长建请完成ECFA陆续达成货品贸易关税协议,并希望国内财税划分时,不要缴近99%税归中央,地方收入太少不仅无力建设也无法平息抗争事端。工业局响应已通过台塑所提高阶塑料产品的投资议案,在做环境影响评估工作,可望及早通过,落实投资。(6)笔者提案前面已叙述。(7)中钢公司,希望在中国未取消钢品出口补贴之前,不宜全面开放中国钢铁产品进口,而工业局的统计钢铁制品占ECFA早收清单贸易额总值的43%,有非常高比例,中国销台的钢品是退17%大陆国内货物税,属出口品正常退税范围,其他品项仍列未来谈判降税之项目中。工业局并说,要自己出口不要别人出口过来有谈判上的困难。(8)烨锋轻合金公司刘光辉董事长,他们是国内唯一生产航天铝合金公司,用于欧洲Air Bus、美国波音等航天工业,有的在亚洲各国生产,因韩国的FTA在与美国、欧盟谈判成功之下,韩国可以免税出口到各欧洲及亚洲国家,台湾合金铝材有9%税额,欧洲厂家要烨锋降价9%,其他国家要透过中国再转销才可避开税赋,所以FTA的架构要早日谈好,以利企业生存及发展。第(9)及(11)个提问也都促进早日与各国签订FTA、ECFA的新回合谈判,加上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协议早日完成。马总统对于谈判及各方的努力有一些突破,以及日本开放天空可以自由申请航权的改善十分欣幸,如果不签ECFA加上早收清单及后续谈判,以及后续ECFA与各国谈判产生更有利条件,也许有人说八年达成TPP时间太长了!我们再努力能快就快来达成,而谈判所造成的影响和损害做辅导及救济措施,把伤害降到最小,我们不能等,因为再等下去别人整合获利我们喝西北风。

会后笔者就汉字根源之一的「甲骨文」,在1928年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在河南安阳殷墟的开挖考古,其中有十五次挖掘工作,在第十三次挖得YH127坑有17,000多片甲骨版堆,占总数八成的史料,董作宾教授个人的摄影记录50岁时自编的「平庐景谱」中,公司以数字复制一册送给马总统,马总统不只欣然接受,而且问我知不知道中华文化复兴总会正和对岸编纂「中华大词典」一书,我说不知,马总统马上向我要一张名片,并吩咐随员要和我做联系。可见马总统在公务非常繁忙之中,对于汉字如何以正体字存续发展十分关心。文字本来是相约成俗的一种最重要视觉符号机制,我们想保留原有汉字典雅精美的字型,但也须随时代需求和习惯去演进,才是最好的方法,任何人都不要想把汉字演进阻止,让他停在一个阶段不变。否则最「夯」的话题,其夯字本来只用来打实地面、墙板的动作,但今天却应用其音而「夯」起来。小朋友们的Orz代表一个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象形文也有时代意义,但流行得并不长久而褪去了,两岸的汉字重新整合也许不必政府像ECFA谈判去制定,但需有人做前瞻的透视和规划,才会有更完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