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台北世界设计大展开幕典礼暨IDA国际设计论坛节录

台湾《印刷人》第206期 更新日期:2013-03-14

2011台北世界设计大会」EXPO’11 Taipei World Design Expo,在经济部结合各级政府、设计产业及学术界等各单位的资源与力量,于2007获得「国际设计联盟」(IDA)授权,于2011年在台北市举行的第一届世界设计大展,同时也是台湾的第一次举办国际型设计展,由经济部及台北市政府主办,台湾创意设计中心、台湾设计联盟策划执行,首先于9月30日在松山文创园区登场一个月的10个展馆,以「沿着历史轨迹探索崭新的创意设计能量」的一系列设计展出,接下来是自10月22日至30日止在南港展览馆及世贸一馆登场展出9天,在南港以「展现设计能量相互交流」做为展示诉求,在信义路五段的台北世贸一馆则是「创意芬多精,设计好心情」,以年青世代包括台湾和海外学生,以及新世代设计交叉设计营的展示。由于主办与执行单位事先在广告和宣传上做得非常周全、绵密,又花费很大的资金在广告包覆上,因此有很大的号召力。大会本身也将主题交流及EXPO’11的「X」英文字大做文章,将一片台湾常见的绿色竹叶交迭在红色的西洋羽毛笔上,设计成X型交叉状,不只代表东西双方的交流,更让Expo的X字母在视觉识别系统上显得十分成功。

2011台北世界设计大展南港及世贸一馆同时于10月22日举行开幕,开幕典礼由行政院副院长陈、经济部长施颜祥、台北市长郝龙斌及国际三大设计组织的国际工业设计社团协会(Icsid)布来登博格理事长、国际平面设计社团协会(Icograda)肯尼迪理事长、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IFI)理事长Shashi Caan共同揭开序幕。并有台湾政府、文化、设计及商业界的重量级人士,包括执行单位台创中心张光民执行长、贸协赵永全秘书长、资策会、工研院工艺中心、生产力中心及八大法人团体的主要负责人,及国外20多个参展国家的设计界朋友也前来参加开幕典礼,并由非常具有震撼力的精湛西洋歌群表演,将全场气氛拉到高点。

首先,由经济部施颜祥部长致词指出,台北世界设计大展首展在台北市举办,是台湾第一次有这么大型的设计展会活动,包括将在下星期举行的三场大型研讨会约有3,000多人参加,也就是大会主题「交锋」。2011年台北世界设计大展分成已开展的松山文创园区展示,南港展览馆共有5个展区,分别为企业区、团体区、动感区、两岸区及数字区,另外在台北世贸一馆有台湾当代设计师联展、国际学生创作展、新世代交叉设计展,展出面积共4.7万平方米,来自世界34个国家1,200多位设计师,他们所设计出来的协助产品或建筑、空间加值、创新的加分工作,在这次跨领域的设计大展中,除了有全世界及台湾很多最前端的设计师之外,也有新锐及大专院校的学生参与,900多名青年设计者围绕30个主题做设计,产生很多的期待和特色,而且台湾最近在设计创作上获得世界的肯定,到2011年10月份为止,已获得260多个世界性的设计奖项,超出往年全年两百多个的记录,预计到年底将获得300多个奖项,这也是大家努力所创造出来的佳绩,对社会提升、产品的加值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创造更大的发展机会。

台北市郝龙斌市长致词说,在台北市东区的台北松山文山创意园区、世贸一馆展览馆以及南港展览馆,可能是现在全世界年青人最集中、年青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台北市政府参与台北世界设计大展也感到十分的骄傲,松山文创园区、南港展览馆和世贸一馆的展出,各有不同的内容和主题,其中有很多具有不同特色的设计,带来不同竞争力的表现。如大家所熟知的苹果iPhone 4,其售价的40%利润都落在设计、品牌、营销的苹果公司口袋里,创造出非常惊人的利益和财富,然而投下大笔人力、资金、厂房的代工生产工厂,却只能获得售价1%左右的微小利润,所以创新和设计是未来商品、商业活动生存下去的极重要条件。这次台北市能以自己的优势,极力于13个国家、19个城市中争取,获得首届的台北世界设计大展大型活动的主办权。台北市政府馆也以花博的环保理念,将100%废料回收的保特瓶空罐做为建馆材料,展现环保和自然的调和具有很大的特色,我也很希望大家能透过大型展会,分享彼此的特色和理念,再度激起新的创意火花,台北市也正积极争取2016年成为「世界设计之都」,为我们争取更多的加值和创新。

大会主宾行政院陈副院长说:从国外传来一则附有动画的简讯,一位外国人来台湾观光时,所拍摄到有关椅子设计的神奇画面,这个可拉长、压扁的材料所构成的椅子,平常可坐两、三个人,但在人多的时候,只要往横向一拉便可坐下五个人,且拉长之后也能有足够的承受力。如果不是直线长条的空间,这把伸缩长椅也可弯成扇形摆在转角处,不用时压缩一下便可在墙边上占据一点点大的空间,画质虽拍的不太好却深深表现出这位外国人对台湾的设计和创意十分的钦佩折服。陈副院长相信只要努力将会成为Design in Taiwan、Design by Taiwan之世界最重要的创意设计国度,因为我们拥有很多很好的设计教育训练机构,培育出很多的设计人才,以前台湾只是做OEM代工、负责生产,现在更成为ODM就要有自己的强大设计、研发创新团队,若要成为自有品牌更要靠这些创新设计团队来做创新开发工作。

一位世界著名的经济大师托马斯‧佛立曼来台访问时,对台湾的人力资源赞誉有加,在他的讲词前面说:台湾是在台风暴风圈里的一块石头岛屿,却有很多杰出的设计人才、有很好的前景。本以为这只是佛立曼大师一时兴起的客气话,但后来在美国著名媒体专访佛立曼时,问到他认为未来世界什么地方会有最杰出的表现,当佛立曼思索一分钟后讲「台湾是最具有潜力表现」时,记者脸上显然有超乎预期讶异的脸色。佛立曼说:台湾挖不出什么石油,而是能挖掘出一流的设计人才来。相信设计展更能带动我们设计人才的提升,而我也很想看、但没有先来看,倒是我内人她以先睹为快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很多历练中才会有成长和进步,做出更有创意的杰出设计,有人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工,一点儿也不会错,只有扎实底子功夫才能有好的设计点子,今天我能来参观设计大展并讲讲话,这要感谢吴院长不在才有这机会来和大家见面。

国际工业设计社团协会(Icsid)布来登博格理事长代表IDA大会授权单位致词,他表示自2003年第一次来台,对于台湾的环境及人才留下深刻印象,且在很舒服、友善的环境下访问,接下来有更多的机会访台,他越来越喜欢台湾和这里的人。当为一个设计相关教育的工作者,这样的展会带来非常庞大的设计创新理念的交流,以及很重要的教育启发作用。今天使用计算机做设计可在屏幕上立即显示、也可立即检视修改。IDA重视工业级的设计发展,底下又有很多加盟在不同领域上做设计工作。下星期一的大型国际研讨会将有机会理解不同的设计理念,这种启发是很重要的。我希望能在不同国籍、背景人员的对话中,产生新的创新设计并应用于设计工作,来创造更大的附加价值,在这次的展览中我看到很多年青设计者出头,其中有很多女性设计者,我发现台北是一个懂得设计的城市,而且这里是世界设计大展与大会建立非常良好的平台,我诚挚的希望这个平台能永续发展下去。

接下来有国际平面设计社团协会(Icograda)肯尼迪理事长、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IFI)理事长Shashi Caan致词,演讲结束后由六位主讲嘉宾,每人各持大会之绿竹叶片或红色西洋羽毛笔,分别将它插在三个讲台前方EXPO’11的X字的空白位置上,桌边的LED灯便亮起闪耀,完成了开幕典礼的仪式,这不是老套的剪彩,而是交叉大会东、西双方的交锋单元,别具意义。

台北国际设计大会开幕─交锋

IDA首届2011台北国际设计大会于10月24日上午九时,在台北市信义路台北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有IDA国际三大设计组织的国际工业设计社团协会(Icsid)、国际平面设计社团协会(Lcograda)、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IFI)等三团体一千多名海外会员,及国内会员、贵宾等三千多名相关士人与会。我方由台湾创意中心王志刚董事长、台湾创意联盟会员与会,政府方面由萧万长副总统、经济部林次长等多人参加,屏幕上出现多样的X状交叉,代表大会的「交锋」Design At The Edges主题,在介绍贵宾、主席之后,IDA三个联盟主席Mark Breitenberg布来登博格教授致词,他以主人身份欢迎大家,强调不断的改变就是进步,在工业、视觉传达、室内设计三个领域与会,相信大家在展会、会议中有很多启发,在三天活动中探索很多新的可能性,也感谢台湾各方面的支持,尤其是台湾创意中心的全力执行工作团队,我们也分享创意中心的努力成果及美好愿景,台湾工业设计引起全世界共鸣,也开创全场很重要市场,令人对台湾设计发展有深刻的印象,相信台湾的努力和转型在朝向龙头地位迈进,希望大会能将启发对话和新的想法,以国际化来融入各小区的创意工作中。Icograda Russell Kennedy肯尼迪理事长,他说「交锋」是全球观念的领导者和设计师的交锋、扩大出设计理解的范围,这个来自世界67个国家,也是工业设计、室内及建筑设计和平面设计者的一次大会合、大交流,大家接受挑战并且把新的理念传播出去,创造一个新价值及全球受敬重的世界公民。IFI Shashi Caan坎恩理事长,1981年在芬兰赫尔辛基合办Design ’81:Design Integration设计创造,30年后在地球另一端具有世界设计水平的台湾,举办联盟成立聚集交流探索大会主题「交锋」,而我们的团体在1965年才达到国际组织,结合其它两个团体共同合作是势在必行的,在聚会研商中创立新的标准、追求优秀的设计。科技、政府、企业及非政府组织也深深的影响我们,且在全球变迁中提出解决方案,相互间擦出火花去分享新的创意。感谢台湾各界的支持,他希望能在这几天的设计对话中获得灵感和启发,也相信大家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及友谊而来。

萧万长副总统首先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及人民欢迎大家的到来,国际工业、平面、室内设计及建筑联盟三个团体,大家聚集一堂参加开会、参观展览是很难得的机遇。全世界在经济、科技、文化、环保及社会快速变动之下,形成快速而多元的转变,如何在设计理念上去思考,做出平衡、包容及考虑长远的永续发展,是一件很重要的事。2006年台北市着手一年多的努力,于2007年在来自世界13个国家、19个都市竞争里,成功获得2011年的首届「台北国际设计大会」的主办权,在我们政府及设计界的努力,全力策划、执行来达成此次国际设计界的大聚会。今天在自由化贸易体系下,设计活动是一件极为重要的软实力。我曾在1979年协助包装设计中心的成立,改善台湾当时的包装设计工作,以提高台湾外销产品的保护作用,使产品能更安全运输,另一方面也提高产品的销售形象。1988年研发及设计为国外代工,以Design in Taiwan提高台湾的竞争力,促进文化、科技做整合来使产品升级转型。文化的元素在设计工作上是十分重要,尤其在剧烈的竞争中更为重要,我们设立全球创意中心,高度整合创新的能力,以具有弹性、迅速反应做转型,在科技制造上可产生优势及影响力,平价美学又成为现代时尚之一。历年来台湾设计在德国iF大奖、Red Dot大奖、日本 G Design大奖、美国Ideia大奖等,全球四大设计竞赛中获得超过1,300个以上的奖项,且正在快速累积中,其中有42项是The Best of Best最高荣誉奖。台湾每年有8,000名学生从大学设计相关系所毕业,也有创意大赛活动提升设计水平,今年是中华民国成立100年庆典年份,IDA首届的台北国际设计大会,其意义非常重大,我祝福大会圆满成功、与会者事业发展、身体健康。

接下来是经过精心设计,具有很高创意的「交锋」雷射秀开幕典礼,除了主宾萧万长副总统被请上抬之外,IDA三位主席及分会理事长,主办单位经济部林次长、台北市郝市长、执行单位台创中心王志刚董事长等7人一字排开,与两天前用绿竹叶、红羽毛排出交叉的「交锋」之不同科技场景,工作人员交给每位开幕嘉宾一个黑色盒状物后,在嘉宾们启动雷射装置,激光束射向观众的反射镜,光束瞬间交织成绵密雷射光网,配合气势磅礡的声光效果,象征本届大会主题「交锋」,也让全场惊叹声连连。且花费不多又很环保,没有垃圾、废弃物产生,如冲天发射的铝箔片,闪闪发亮但在贵宾头上和衣服上全沾满亮片碎屑,打扫起来很花功夫,又没有这样的科技感。

台北世界设计大会(一)

─经济发展

大会研讨会的第一场讲座,请到芬兰前总理Esko Aho阿荷先生,他曾于1991至95年间担任芬兰总理,现任芬兰最大通讯器材公司(诺基亚) 的企业关系及执行副总裁,担任公司永续发展及社会责任工作,在政府服务期间以设计和科技治国,2000年在哈佛大学担任教授,在离开芬兰的政治家公职后,仍积极担任国际商会芬兰副主席、世界商会理事长。原本应出席于10月24日讲座上,却因和芬兰诺基亚公司的年度大事,在伦敦做新机和新科技的发表会工作,大家都知道芬兰诺基亚公司,原本是一家林业及木材森林产品公司,后来成为世界最大的无线行动通讯供应公司,创造很多世界第一。但自从贾伯斯制造出更多元性能的iPhone之后,诺基亚的行动电话因没有那么美的外观,且iPhone的多元化功能也重重打击世界其它手机或具有上网功能的手机市场。诺基亚这次推出全新科技、更薄型可折触动控制的显示屏幕,不是可卷曲而是可弯曲,利用弯曲的方向及程度做控制。因阿荷前总理不能出席而改用录像方式做演讲,在他身影后方全是诺基亚公司的产品,他说全世界有近70亿人口、两百多个国家,在语言、文化和概念上存有很大的差距和不同之处,如何进入各自不同的理念、背景市场,要靠理解和设计才能更有效率的完成生意的开展,这也是一种设计工作。

1991~95年间曾担任国家领导工作,政府和企业的领导存有很大的不同差异,但所有的理念和计划不去执行都是没有效果的。一个企业理念在形成设计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是需要有一段时间的酝酿。诺基亚Nokia公司在1987年开始,发展出行动电话的整个机身和无线通讯工作,终于在1990年推出的「黑金刚」,通体黑色、机身厚如一只鞋子的坚实机体,由厚重而复杂的电子、电池、电路加上天线、收音、播音系统构造而成的「无线」移动式通讯设备。由于芬兰和前苏联靠得很近,早期是苏联前领导人哥巴契夫喜爱用的行动电话,所以重达2,300公克的黑金刚手机,在外界有「哥巴契夫」的昵称,阿荷前总理的这番笑话引来全场的笑声,才二十年的尖端通讯工具,在科技改变下的今天却被当成笑话看待,可见全世界科技在不断的设计改善下快速更迭。

行动电话的发展很快,到公元2000年基本上行动电话的尺寸和今天差不了很多,但只局限在接收和传输语言的功能,后来才有简讯传输的能力。在这23年间行动电话的改变非常之大,现在全世界大约有七亿支行动电话。在2011年更有很多手机设计的竞争和故事的产生,很重要的是发展中的国家,在无线通讯发展上仍有无限的空间和可能性,而我现在是担任CSR企业社会责任的推动工作,这个国家合适于行动的教育工作,我们将公司收入二位数百分比投入R&D研究发展工作,其中如何发展世界性的行动科技,在发信工作上北欧以芬兰、瑞典等国是基于领导的地位。未来第二波通讯将有很重大的变革,利用数字内容软件、行动式数字内容,将会有很刺激的情况发生,而这些发展的故事,在今天并非是四分之一世纪的终了,而是未来更精采四分之一世纪的开始,如何做涉猎及社群交谊,如何处理金融和接受新知和教育,科技结合商业高度发展下去,这也是必须回到「愿景和执行力」才能实践的。系统的发展和市场的挑战也是十分严峻的,如何在市场上占有一席地位。而在这些研发设计方面来说,在垂直面是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去思考,做系统的决策较好呢?另一面是工业生产的挑战,如何使工业生产做系统化的统一工作。

50年前(1961年)我所就读的学校,和今天的学校相比有很大的差距。若将Analog对数科技和Digital数字科技放在一起学习,也是可能不全然会有冲突。如何设计出正确的学校教育,是一件很重要却有很大的挑战,也是全世界在快速转变中所面临的很大课题。学生们每日到学校,内心却仍在网络、社群、游戏的虚拟世界里,达不到学习的效果。

面对今后的世界如何成功呢?创造社群、国家发展如何成功呢?要正确去做环保工作,并使用有效的管理方法,设计对现在及未来是十分的重要,环保系统的参与和政府、企业之间开诚布公的合作,改变各自理念的理解,因为环保所产生的利益,这种创造不论是地方性、全球性都一样重要。我们要面对很多的困难,2010~2011年北欧有很多可用的努力经验,可用于教育和环保投资,对打开市场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法。反对生物科技DNA基因改造的使用,如美国明尼苏达州有很多来自北欧国度的人,依赖新科技的合作,很着重设计做为国家、社会、企业一员之责任。创新必须依赖科技,有新的创作和创新性的思考,R&D将钱变成科技信息化,但如何将研发设计成果又变成有利益的钱。医疗体系和其它科技的加入,促成很多新科技、新产业的加入,使很多新科技的未来性。未来在医院、学校放入什么样的科技呢?苹果公司贾伯斯将科技加入人性的元素,创造出人们渴望的产品,才是苹果最成功的地方。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发展,是取决于国家生产和创新能力的整合,设计在创新和制造上具有最重要地位。

座谈会由日本大象设计公司西山浩平创办人兼董事长主持,他说在世界文明、科技发展中,设计一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而未来创新和营销设计仍然居于关键性的地位。

以下就座谈及Q&A的内容加以纪录,并未分出四位与谈人:英国RSA设计总监Emily Campbell、美国Gensler室内设计公司Nila R. Leiserowitz总经理、美国LPK Trend品牌设计及趋势预测Valerie Jacobs副总裁三人。

首先谈到包装设计不应只为今天的需求去设计,应设想未来视野发展的可能性去思考设计。过去100位专业著名的设计者,到今天有什么是可以成为真正的激励。有更多人投入设计工作,科技不好吗?Steve Jobs贾伯斯对几百万、几千万人产生的激励,不见得这些人全会成为他产品的消费者,但也无损于他的创见。设计是将很多变量加以组合,成为一个有模式的产品或理念,而型录制作是完全客制化的东西,在设计时也有很多的对话,包括业主的希望设计及产品性能、特质、特色的对话,到型录广大阅读、订货者的理解之外,客户的客户的感觉对设计者而言也是非常的重要。如果我们想建立一个翻译的平台,更需要太多太多人们的思考、语言上的沟通,否则根本无法达到这个目的。几十年来,以科技做信息交换有三波,1970年代开始在第二波之前,是用Analog方式做信息的沟通交流,而今不只以数字做交换,更是智能型的信息交换。设计理念的交锋是不是只去完成一个理念而已吗?其背面应有更多的意含存在。一方面设计不只是创造,更为未来开出新路,设计者必须冒险,研发一直在主导科技的改变,行动电话就是一个科技改变的明显例子,工具的机能会改变,数字相机改变我们摄影的影像撷取方式,不仅不用底片并可马上得到影像文件,而且不用冲洗。此外,现在有GPS定位,改天更可从Google地图上搜寻,马上知道这张相片是在世界的哪一点位置上。而今天使用的行动通讯,不只是讲话对谈而已,更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工具。而政府的一些反应和支持,对科技创新发展也产生很重要的影响作用。

当一个设计学程的学生,如何在学校课程之外,学习到设计的经验呢?

设计来讲,往往是很专业的事,不容易从很多表象中学习到东西。要能使设计出来的理念,进入生产的工序中有良好的表现,才算是可用的设计,资源必须很专注加以理解整理分析,同时产品的结构、生产及使用特性也非常重要,一个好的设计必须深入理解材料的特性,才能将设计发挥的淋漓尽致,相信这一些都不是从表面上就学得到的知识和经验。

如何影响政府的决策呢?去创造出可以有设计者参与的机会呢?像G20的首脑会议是具有很大商业性以及很好创造性舞台,如何去取得设计的机会呢?

目前绝大多数的决策声音是由上而下的方式在运作,而在开普敦的一个世界性聚会,他们就开放机会给年青的设计者,去创造一个新的成长表现机会,不过年青设计者的开放,相对的往往也会产生一些冲击,这要看使用者的忍受性如何,要能接受才是成功的设计。

如何应用科技在设计工作上呢?

应用科技在服务设计和生产,但重要的是一个设计者的责任,如何将很多因素做统合和决定,包括科技能力、特色和缺陷的理解,使用者的特性和需求,加上经济上的负担是否可行、生产上的可行性都是考虑及使用在设计上的重要因素。(编者按:台湾有一家著名的手机制造商在订制包装盒设计时,使用纸板、瓦楞纸模切直接成型的设计不为厂方所采用,结果选上一种印刷薄纸、贴胶膜,采用湿盒手工或半手工糊盒的外盒,看来十分亮丽讨喜,结果一天几百人生产手工湿盒不到两、三万个,一次两、三百万个手机盒订单,一个月、一个半月出清,产生严重生产线无湿盒可包装的窘境,这也是设计者未考虑到科技高速生产做不到的制程上弱点,产生生产来不及出货的案例)。

台北世界设计大会(二) ─网络科技

一、前言

从2011年9月30日到10月30日,首届台北世界设计展及会议陆续有活动举开,其中在松山文创园区的「沿着历史轨迹探索崭新的创意设计能量」展,早在9月30日开展,吸引满满人潮不曾间断。而在10月22日才开幕的另外两个展区,南港展览馆以产业界研发单位做现代设计能量的交流展,另外在信义路世贸一馆是新锐设计家,包括国内、国外学生及当代设计大师展出。整个设计展和设计大会都围绕在「交锋」Design at the Edges,包括由以前、现代到未来的时代纵轴,也有东方、西方、保守和前卫等完全不同观点的水平横向轴,除了展会的创作产品展示之外,人和人、人物作品的对话也是一个沟通交流,更重要的是来IDA国际设计联盟的三大国际设计组织,包括国际工业设计社团协会、国际平面设计社团协会及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的一千多名海外会员,加上国内分会会员和同好,共有三千多人齐聚在台北世界会议中心会议室,共同参与三天的不同主题演讲及论坛,每天下午并有十场左右的分组讨论,形成一次巨大的聚会及脑力激荡。10月25日上午第一场论坛,由台湾信息界先驱广达计算机公司创办人之一的林百里先生主讲「从设计到云端」,他是台湾大学电机系、电机研究所毕业的香港侨生,留在台湾进入计算器大厂工作,后来和好友温世仁先生制造出台湾第一部桌上型PC计算机,更因制造出一部两公斤重电池,可行动的「手提电脑」打入欧洲市场,开创了广达计算机集团年营业额数千亿台币的事业,三十多年来在信息产业界的设计、制造、营销,以及捉住时代发展的脉动,尤其是当苹果计算机创办人Steve Jobs贾伯斯在这个月辞世,让他在设计创新上有更多的话题。在面对未来的C世代,他们将利用薄型可绕曲的屏幕,借助无线的通讯和云端上的信息去做通联和应用,将是一个现代人所无法想象的崭新时代,如同五十年前无法想象现代人的生活一样,而且可能有更大的变化存在,演讲前林董事长也发表对现代教育的不满及昔日教育方式的不认同,掀起一阵阵的波涛,相信因有不同的思考和见解,才会造就他与众不同的思考和事业。

二、论坛开始

10月25日上午由信息工业研究所史钦泰董事长主持第一场论坛,为大家介绍林百里董事长的出身背景及事业发展。

林董事长的投影片制作品味很高,呼应那么多设计专家的喜好。首先分别在三条蓝紫绿底色上显示TBB大白字,字的底下有Disruption瓦解否定字眼,他说我们面临原有科技Technolog的瓦解、旧有规矩Behavior的瓦解、旧有商务型态Business的瓦解,也就是新的科技、规矩和商业模式的运行。第二张投影片是1979年的随身听及2001年的苹果iPod/iTunes,1979年Sony公司盛田沼夫发明使用卡带式随身听,打破当时的随身音乐只能听广播音乐,无法依个人喜好做个人化选择,卡带式随身听办到可随身随地选择自己想听的音乐。2011年之没有驱动的数字随身听,除了硬件的发展之外更改变了音乐作品的版权通路,不只设计更轻巧且数以千计的音乐,可下载及随身选播,把卡带式随身听打入历史。在这种年代下「王牌」往往在一瞬间就被瓦解掉!所以您到底要做一个创新的瓦解者或被人瓦解掉呢?他用一张中国春秋时代的古老双轮车,首先用山羊缓慢拉、改用力气大的牛只拉、再改用马匹拉,就不用力道和速度来改善创新,那么如果跑出一只大象来,更是颠覆性的创新方式,因为象脚、象肚、象鼻、象尾、象背都有不同形状和用途。接着进入科技是云端科技。规矩是C世代人类来接掌。商务Marketing 3.0世代商务。Post PC后PC及Steve Jobs贾伯斯模式像魔术师的变化。设计的思考以变化为设计的依归。创新者身上的DNA是超出框架等六个讲题。

公元2015年将会有1 Zettabyte的信息量充斥在因特网上,这是无法想象的庞大信息量传输及应用,若以印刷品堆栈是可到冥王星二十次那么大的印刷品储存量,所以只要喝一杯咖啡的时间,信息就如隔一道长墙那么远了!以目前的发展情况,桌上型PC的上网数量,在2014年会被移动式上网工具数量所追过,也就是无线上网已占有网络上的大众优势。而且越来越多动画上网络,自1950年代有黑白电视、60年代彩色电视、70年代有线电视、80年代卫星电视、90年代数字电视、2000年代高解析电视、2010年代串流式高解析电视。到公元2020年时,很多工具在无数用途中相互连结在一起,世界将会有4亿人持有310亿种通讯连结工具(相当于人类脑细胞数量) 在2,500万不用途下,去使用50兆的Gb信息量,在金融方面的信息就占2兆件数量。而在什么时空下,什么工具都可以用信息去连结,可用手表查询家中冰箱内有什么物品、缺什么东西,启动自动吸尘器,更不用是说手机、计算机数据之通讯工具的连结,因为一件衣服、一顶帽子内,也可做连结的工具或被连结。在最近将来,人们和信息从要起床前已是相关连,我们身边都是薄型的显示器或可做终端机用,包括食衣住行等全都在这轻薄的信息工具下完成,连工作也离不开它们的使用着软性屏幕,使用无线上网工作着。

「云端」从瓦解破坏中崛起,1960年代开始发展计算机,是一整间房子的真空管Mainframe计算机、1970年代微型计算机出现、1980年代以主从伺服架构的大计算机到迷你计算机、1990年代手机上网具有计算及传输功能、2000年代一种逐步虚拟化的计算机时代、2010年代以各种不同计算机、行动工具连结云端计算的时代。有了「云端科技」根本不在乎用什么样的终端机、手机、随身听、运动器材、正式的计算机,都用得上、连结得上来。在新的超级链接年代,一切规矩重来,也是为了C世代新新人类而设的。C世代依靠着云端科技,如果到2015年PC机是LKK者使用,C世代们则是使用云端基础的工具或简称「工具」,来做连结、计算、社群及键入信息,这才是C世代的做法。在1990年出生、2000年代步入青春成长期、2020年占有40%的工作岗位,他们除了网络、行动及网络社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也称为Netizen网络人民或是「网民」,这种天天面对可卷曲屏幕、事事在屏幕上解决的人,成为网络新人种,他们有他们的长处和网络适应力,也许这个C世代人们的生活及成长模式,在Google谷歌上搜寻学习、在Facebook脸书上互动,他们群聚在Twitter崔特上社交,会在Amazon亚马逊网站上购物的行为模式,这群人也会成为世界上的另一番不同行为模式,在商务上主宰大量购买力及影响购买方式的族群。重新创造发明市场的层次,如今已经来到第三个层级,在第一个层级是以产品至上,做出最好、最有效率、耐久的精致产品。第二个层级是顾客至上,倾听顾客的声音,把顾客的意愿摆第一位。今天已到第三个层级人性的共鸣做为产品研发设计的指导原则,连顾客没想到的、讲不出来的,都能顾虑到、想到去感动顾客和使用者的心,这一点正是苹果i系列产品所带来的市场变革。Steve Jobs贾伯斯开始iPad 1、iPad 2的平板信息平台之后,也就是二十多年的PC个人计算机时代划下休止符,把时代变成后PC的平板信息平台的时代。在贾伯斯的理想中,更想推出「iCloud」个人云端科技,把后PC时代更连结上云端科技,发挥更没有阻隔的Personal Cloud个人化的云端使用,不只无线通讯、更简化手边的设备,仅仅是一个终端机、PC及MAC麦金塔,一如iPhone甚至iPod Touch那么简单,而是更有能力的运算、储存、传输都可在云端上做更大范围、更新用途的操作。在贾伯斯的想法里,PC像是一部货卡不能拿来玩乐,只是用于工作,而iPod创造计算机、行动、电话、影音拍摄、影音享受和游戏等多元化的功能,才能创造出一大片崭新的市场,而iCloud个人云端使用途更加深化。贾伯斯的创造使用iPod、iPhone、iPad的科技,在各式各样的音乐、影像媒材版权商务中,来改变人们使用计算机到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就是科技设计中融入影音版权的商业模式,更改变人们使用计算机、通讯和娱乐设施的框框。

贾伯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一个魔术师吗?他的戏法变得使人眼花撩乱。是一个行为、思想乖张的人吗?做一些不合情理的想法和做法吗?或是一个疯狂的人呢?他的教训我们如何去学习呢?失败的打击、因创新而产生的危机、必须想出真正不同的东西来。面对失败您是用什么心态去面对失败呢?在失败危险中,您又有多少心理准备去接受它呢?失败时就像瘟神,人人唯恐避之而不及,但您想与众不同、想创新,自然就有很多危机存在。而贾伯斯也不是神,在1981年苹果III、1983年Lisa莉萨计算机,在被逐出苹果公司后,1989年NeXT计算机、1998年重回苹果后的Puck Mouse鼠标、2000年The Cube的立方计算机、2005年的电话于计算机上的iTunes Phone及2007年Apple TV苹果电视,这一路走来贾伯斯并不是每一次都拿得准,每一次挑剔的去创新研究,在千思百虑下仍有一大堆失败的案例不为市场接受。虽然贾伯斯的创新之路有成功、也有很多失败的情况发生,但重点是贾伯斯从中学习到并拥抱这些失败,造就出失败背景后的创新。失败的危机在贾伯斯身上和他人不同的,而这些对他而言是带来许多的小成功,而这些就带来真正的转变的成功,失败的危机、想不同的、确实的,大部份的我们渴望成功并惧怕失败。贾伯斯的教训:我应当是去包容失败并惧怕成功,多数人避免失败、他们没有被炒过鱿鱼,他们没有感到困顿而是单一的,但他们的公司是会这样做的,一条往失败的途径是靠成千的小成功来避免的。

设计的思考,设计是靠变化而来的,要想跳出框框,想到的却是不同的、要想到人性,人在设计评价上具有决定性的、商务方式是会改变的,科技是比较困定模式的,所以设计的思考是从人的观点去考虑商业模式及科技应用的调和。设计也不只是经济性的议题,更包含文化和接触面的事,不同文化及接触面,在设计上自然有不同的考虑。像奔驰汽车打破传统去造Smart车,Smart代表Swatch Mercedes Art car 而SM改变奔驰、Art工艺的车子。以一个梦想中的车子为发想,以个人移动的梦想,在那里一如精致的手表放入汽车工业里。理想是对周遭环境非常经济。很小尺寸。停车空间。每小时90英哩(146公里)最高时速,以这4个出发点设计Art汽车,您又要做什么样的要求呢?这种创新的DNA是源自创造许多的理想空间而来的。鼓动创新的力量到规格的能力,鼓动能力去结合新的输入来创造出新的点子。就是因为他们与众不同、桀傲不逊之异于常人的设计,也因为他们异于常人和世间格格不入,这一切设计全都是为了「人性化」。

科技与文化交锋的网络设计座谈

10月25日上午在台北会议中心所举行的第一场座谈,由台湾信息工业策进会史钦泰董事长主持,林百里董事长以电子通讯产品演进,尤其在数字信息化之下,结合通讯的行动工具,设计出更符合人性、触动人心的作品,令人着迷爱不释手,史蒂夫‧贾伯斯的一系列i工具到iPhone之后,iPad更具有通讯、信息、语言、影像、游戏等多元功能,软性电子、触控操作,未来C世代人类的生活、教育、娱乐、购物等所有一切事情全在屏幕上搞定。贾伯斯的iCloud还没有实现,而云端高度连结(Connected)、计算机信息化(Computerzed)、以按键操作(Clicking)、社群取向(Community Oriented),这些C世代的生活学习特性,是一切设计的重要取向,才能合乎使用者需求。而很会造车子的奔驰汽车为打进年青族群市场,就要和年轻、时尚、留行的Swatch手表合作,制造出迥然和奔驰完全不同的Smart汽车,把外型、省油、停车、每小时90英哩性能,全部符合年青使用者的心意,要创新必须跳出员来的框架,在思考上要天马行空任意驰骋,去创造出感动人的设计。

在林百里董事长演讲之后,由史董事长主持座谈,有美国纽泽西州普林斯顿西门子研究中心用户体验总监Ruth Soenius苏尼亚素、香港eskyiu设计公司创办人Eric Schuldenfrei史秋连非、美国杜克大学艺术史及视觉研究所Bill Seaman西曼教授。Ruth说:现在设计往往是破坏之后重新组合,在很多的时间里,有很多东西在改变。除了因特网的应用之外,贾伯斯又加入很多的人性工程。对设计者而言,新科技不再只是新的科技应用而已,在过去十年使用触控、行动通讯方式,都一直在生活中实现下来,创造出崭新的设计和市场发展。Eric:新的和不同的文化介入,下一个世代的人如何去用一些东西,存在另一个新的使用文化,他们收集信息要马上实时,这也是网络世代所必须要的快速需求。新的文化带来新的价值和观点,给每一个人的东西不再是一模一样的。Bill:未来设计如创造出全新的键盘,老的机械键盘相比之下是慢下来,这一些在iPad上面我们看到不同的操控接口,这也是设计上的一大变化。林百里:将来不再只有计算机的机器,有了云端之后是以感应去操控、以身体某一些讯号做感应的输入去操作、控制云端的操作或反应,一切都会变得很容易又很好玩。史主持人:科技设计应该是主人决定用什么样的接口、方法的。

Ruth:因特网在相互连通成功之下,过去数年我们利用科技如何去掌握信息,对于每一个适用的冬西来说,是更为容易处理操作的科技工具在我们的生活上、服务上、日常工作上。林董事长:新的设计文化是要给人更好的效果,使用MI来做省能源的控制、Smart车是一种简约的商业概念,MIT是要朝人性化去走。贾伯斯在苹果的设计整体是非常成功的。Eric: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生产文化、经济也不相同下,要世界上每一种人都须习英,然后又用英文再翻译成其它种种语言,在方便性似乎快一点,但有时会失真(编者按:中文和日文都用汉字思考,若都翻成英文再转换其盲点及词意失真更大),所以也要思考科技和文化何者重要呢?Bill:在团队的效益上每位成员都各有所长,要将这些具有专长的人组合发挥,30年来每一部计算机本身都要具有很大的计算能力和内存,然而在云端时代,将计算能力和内存全放置在云端上,所以一切都改观了,很多设计也改变了!林董事长:云端科技在输入端所使用的感应器,是要把物理性放进去,才能更为贴近人性的。

史主持人:在设计上我们如何改变才能更好呢?一个人的思考又如何去改变呢?林董事长:成功是来自很多失败的累积而找到成功的方法。挑战未来是一个必要的事,我不喜欢服输,现在的学生受到错乱的教育,他们无法有足够的创造性思考。史主持人:那么又如何去打破框框呢?Ruth:没有框框的思考更舒服,应该不要将框框架在设计者的身上才对。我很好奇为什么要给下一个世代人框框去限制呢?大学是应该给充份信息的地方,而不是限制,而大学也有其地方性的背景。Eric:教育不只是教老的知识和好的知识而已,更应培养学生的好奇心。Bill:人们往往是从不同的地方来,往往有不同的认知和感受,而这些落差也是一件有创造力的事,但要有比较相同的认知,往往也有困难存在,要长时间的研究理解和共识,得到创新工作的解决方案。如果一个雇用国际人才的设计团队,具有其多元性、却要有长久支持体系才能发挥。大家都懂得数学,要如何应用在工作上成为有效的工具,大家都要学习如何去应用。

林董事长:一个癌症研究中心,包括物理、化学、医学、影像科技、统计学等很多知识,医疗工程及观察的结合,来提升到另一个新的医疗及观察方式,才能形成有效的医疗方式,不单单医疗人员本身就能完成提升的工作。如何控制人的神经,这也是医学、心理学未来研究发展的研究方向,麻省理工学院也正在深入的探讨。Eric:苹果对媒体产业而言,是一个妥协者,麻省理工学院对产业增值工作具有很大的能力。中国的LED、键盘制造OK,没有这些支持,苹果不能变成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但中国的LED和其它产品往往是过度供应,造成无利可图的情况。Ruth:头脑是最有作用的,以iPad来说,硬件不再是有趣的话题,有趣、正确的事才重要,数年来发现少反而是多。林董事长:头脑思考是一件最重要的事,Amazon创新的DNA在文化,文化是设计者的重点,但有时创新也往往会产生失败。Bill:以Analog对数和Digital数字相混合是未来计算机的趋向,以Digital去计算、Analog呈现才合理。林董事长:人体感觉是Analog,如何与Digital Computer作接口,仍有十年以上的时间做挑战。史主持人:这种人性化接口设计,正是人们所需求的。

对于不同世代的人,以及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生活、教育起居背景的小孩,都可能成为您的顾客及使用者,林董事长要如何因应呢?

我不是Steve贾伯斯、我不疯狂,我发现计算机及行动工具在改变,我们从NB手提电脑、朝向服务器发展、朝向更多计算机计算、储存空间及传输能力的云端科技去发展,未来使用任何方式Key in键入方式将不存在,而朝向各式各样的感应方式输入,才能符合未来信息、通讯、娱乐或工作上的需求。贾伯斯说:我们只有带来科技使用者的好消息,新的科技在于连系人类的思想,做为人与设备及人与人沟通的工具。

台北世界设计大会(三) ─生物科技

10月25日上午第二场演讲,是以基因工程反而造成饥荒和生态的破坏,由阳明大学医学院院长邱文祥院长主持,由印度科技生态研究基金会Vandana Shiva创办人,她是环境行动主义者、生态女性主义者、思想家,她拥有西安大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她曾在1984年印度波帕尔化学工厂发生有毒物质外泄大爆炸,杀死两万多人的悲惨事件,1990年代绿色革命跨国种子公司,希望在沙漠化的地方生产食物,结果完全失败,有数十万农民无法生计自杀事件,这些基因改造的种子虽可增加生产、减少虫害的效果,但这些基因改造的作物和大量有毒的化学品使用,加重对环境破坏的速度,而基因改造的食物如美国有玉米、大豆、小麦、棉花等基因改造农作物,不只造成环境的影响更会造成物种上的浩劫,本来物种在自然界长时间演化形成很和谐的平衡,她指出孟山多Monasanto生技公司,说他们的基因改造种子和自然界的种子一模一样,不会对人类和环境造成危害。他们将基因改造的种子引进到第三世界国家,声称可以改善收成、创造更多的利益,其实却造成更多的饥荒,因为生命系统是很复杂的,应重视如何重新设计生物化学,理解生命才能做好改造工程,有些基因使植物有毒可杀死害虫,但这些有毒基因产生的作物、食物,对人类是否有害呢?食物的根、茎、叶在有毒基因的改造下对环境又如何?不是在短时间内,而是30年或更长时间的理解和学习。而基因改造的研究,往往被拿去申请专利获取更多的财富,往往也造成不公平的价格竞争,使没有专利、基因改造因而产量、质量不好而越来越少,而且无法竞争甚至无利可图,因此为了生产有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农药之下,到最后土地、物种无法成长,产生环境、公共卫生及食物的不安全,而原生物种被基因改造物种取代而消失了!

邱院长主持座谈,有主讲Shiva博士、机器人开发商Kidd、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设计Dunne系主任、纽约设计杂志Szenasy总编辑与谈。

印度Shiva博士提醒设计者应深思,不能全盘接受科技,应做思考、选择,不能去摧毁自然的多元性,否则常会有大灾难临头。香港Mr. Kidd:我是一个工业设计者,我不知道食物从何处来,而我个人的观点问题并不是如何创造科技,而是如何使用好科技,若没有好的使用设计,将对科技产生很大的冲击。Szenasy总编辑:今天科技要连结到云端上去,以及食物的工应和环境现况如何,做为一个设计者应该加以善用,我们做的每一样设计也会影响到未来的人们,我们设计的习惯应注意到未来人类的生活,这样的设计才会永续发展下去。Dunne系主任:现在人类马上由60亿人口进入70亿的数字,在数十年之内增加一倍。我们有一个英国梦,希望梦能实现,希望科技的梦能成为有利益的生意,设计做为执行梦想实现的重要手段。教育在投射科技理想成真。而知识往往也是一把双面刃,在科技设计执行中,应想到社会的责任和影响性。主讲人Shiva博士:科技使用应重视理解构通方式,孟山多在计划执行前应多做理解和沟通,才能有助科技的安全使用。邱主持人:我们人类在科技使用、在设计整个生产体系,要自己对生态环境负责,生物跟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我认为人们在基因工程方面,有所突破做大量生产,孟山多生技公司是一个开端,他们不是创造出有用的产品,而是一大堆垃圾产品污染、毒害世人,我们在这方面应做正确的决定,而这一个决定要有前瞻的规划设计者,如建筑室内装潢用的材料要安全,而人们在使用材料应考虑生化的可再生性为优先使用,每一个努力去考虑、使用,我们的世界才会更幸福。Shiva博士:这一切仍应回归到教育,从学校到社会都要。Kidd:这个生物产品是一个很刺激性的问题,我们工业设计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指引和样品,这十三、四年来,我们和客户一同去研究创造产品,一切努力。Dunne:在设计时固然要去计算商业的价值利益,但也要和政府有关的单位做沟通,以免做有危害的工作。Szenasy:数字和生物化学科技,我们在发展上应朝像绿色的方面做选择、考虑没有危害,以免生产出来造成更多的危害。在印刷包装方面的设计、思考,是否注意到绿色的环保问题,新的科技、生化科技,在科学上要有验证才能有所判别。

以下是与会者对新科技,像生物、化学和科学在差别上的感言。今天有基因改造食物的国家由芬兰、英国、比利时到匈牙利等,比英国管理更可怕的是不受控制和管理的自由发展,今天的年轻人可从网络工具上,收取很多新信息、玩电玩、多媒体,一如生化科技样样不受管理,将来会朝向什么方向去发展呢?这是值得我们忧心的事,我们应多理解生化科技或新世代对信息吸收的方式,同样都有其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