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从FSC-COC森林认证谈绿能产业现象

台湾《印刷人》第196期 更新日期:2011-06-07

在现代讲究环保、讲究节能减碳救地球的意识下,衍生出很多的学门和立论,为减少地球自然森林面积的减少、减少使用一次能源来产生二氧化碳,而导致地球暖化、二氧化碳排放等太多的问题,这些出自于良善立意的活动却也衍生出很多商机,如世界上使用风力发电再生能源最发达的德国,在全德国境内拥有超过1.2万座的风力发电塔,每座电塔平均发电量在1200kw/h左右,可产生的电力十分可观。但风力发电本身是一个很难控制发电量的发电方式,因为随着风力的大小而发电量也有大小的变化,当风力小到每秒2~3公尺以下就很难发生电流,或则今天吹北风、等一下又吹东风、也许明天又吹南风,发电机的叶片也得要随着转动,以因应风向之变化而增加设备成本。今德国政府为了奖励再生能源,以高价收购风力发电电能(台湾也一样),而供电业必须接受这些多余出来的发电量,却无法实时使用及储存的窘境,也就是要使用者为这些不稳的供应、不合理的高价位电力买单,来达到一个较清洁能源,使德国在太阳能、风力发电等再生能源科技上领先全世界,可以有很大商机。但相反的在有风力的地方设置一支支大又丑的风力发电塔,有干扰整个风场系统,进一步干扰当地生态系统的现象。一南一北相隔一百多米的两支发电塔设置,当刮北风时,北方的前塔有15米风速、后塔就只有12.5米风速。反过来当刮南风时,南方的前塔风速有12米、北方变为后塔的风速降到只有十米,同样都降了16%左右风力,因此在有风场的地方大量设置风力发电塔,使本来较流畅的低空风场流动受到干扰阻碍,也降低很多季候风作用,如风传媒的作物、病虫害的现象产生一些不良变化。而且高达一百米以上的发电塔叶片,在高速旋转下阻碍一些候鸟的迁徒飞行路径及产生咻咻声的噪音干扰。如果德国境内每平方公里平原丘陵地上,大约有0.4支风力发电塔,原本野鸟可飞行的路径也将受到相当干扰。因此当这些对风场干扰的现象,在小规模时期并不明显,一旦使用密度加大之后,则有以前未曾料到的副作用浮现台面极待解决。
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森林管理委员会,加上COC(Chain of custody, COC) 监管链认证,形成对林业产品有效的生产、营销运输到使用,极为绵密的追踪认证体系,甚至于到回收、再生纸系统,也列入FSC-COC森林认证的管控系统。事实上整个FSC认证以木材产业为主体,木材一旦砍伐之下,中间芯材可做梁柱、木板到小中的支柱材料,只有边材做为木片磨成机械纸浆,用化学蒸煮成为化学纸浆然后造纸,所以FSC在纸浆、纸张认证,却很少及于包装用瓦楞、纸板等包装材料,为了维系FSC的COC生产链的监管,从深入山林监管每一棵认证木材的砍伐,到整体运输、储材、生产成木料、纸浆到加工制成品,其中造纸又有其它长纤、短纤不同来源浆料混合,今天有50~70%再生纸浆使用下,FSC要尽绝不混合再生浆,一定100%用第一手处女纸浆也不合理要求,那么混合多少再生将可被认证为FSC纸张,也是油FSC所制定。以目前FSC组织,占木材、纸浆、纸张世界市场的12%左右,已经动用四万多人做现场访视、监查及做记号管理工作,如果真正体系完成后,可能要动用二、三十万人来做,如果一个号称非营利组织,使用这么庞大的人力架构,也势必造成很大的费用负担,必须转嫁于消费者。因为今天要做可以再生森林产品的监管机制,是在防止像亚玛逊、印度尼西亚等地热带雨林的被砍伐消灭的问题,但很多有心人士,往往把用纸张的使用,渲染成因为用一张纸山上就会少一棵天然的原生木一样,这种过度的引喻就像讲,吃一块猪肉山上的野山猪就少一条一样不切实际,事实上有绝大多数的原生森林是因雨林开发而砍伐,绝少原生林是为了伐木做纸浆而被砍伐。至于因造纸砍伐原生林至今是百不及一,如三十多年前印度尼西亚外部加里曼岛担开发前期,才有可能伐木做纸将,如今全部改用种植速生林,六年以上即可做造纸将的原料,而世界上纸浆的木片来源大多数是木业的边材,使用人家剩余或种速生木来供应,完全无涉及原生林的被砍伐危险。像日本国内,已有三十多年不准砍伐木材,台湾留有的原始森林,三、四百年以上的桧木、杉木都受到极度的保护,怎可能被砍伐呢?就算有伐木可能性也是做为贵重雕刻、饰品、家具之用,想轮到做为造纸的木片机率是没有的。FSC组织具有其崇高的理想,也有客人信服做这样的反应,指定用纸一定要有FSC认证纸张,这份用心都可以理解的。但其中就必须加以区隔及环环相扣的人才去认证,印刷厂内也必须有专属的仓库存放FSC的专属认证纸,就算没有专属仓库,也要加以区隔的空间存放。情况就如一个长年吃素的人,上桌和大家吃肉边菜不去夹鱼肉吃,大家都方便,但如果他要求从切菜的砧板、锅碗,都要完全分开来做不沾荤的菜给她吃,办是办得到但这一切也是麻烦多多。
如果把FSC-COC认为是一个吃全素不能吃蛋、沾乳制品的严格管控也不为过,相形之下另一个PEFC-COC认证就比较宽松,因此有PEFC认证的森林制品要比FSC多,也因为FSC的认证纸浆来源不足,所以也妨碍到FSC计划在今天要提高认证将比例,未来须从50%提高到70%的计划破局,因为拿不到那么多的FSC纸浆来源而作罢。而这些受认证纸张所增加的成本流向,有相当部分用在管理人力,也有相当大部份流向FSC组织,就如同一个人去算命,向算命先生问:「我会不会发财!」算命先生心想:「你要发财、破财那倒不一定!但至少我有人上门先发一笔小财!」在未来世界上再生纤维利用成为一个流行,至少60%高一些达到70%的再生纸浆使用比例之下,想做FSC的认证事不容易的,尤其包装用的卡纸、瓦楞纸到报纸,再生浆使用之下根本无法去做认证。但要说环保再生浆在节能减碳又比FSC人工林制浆、造纸更为环保,却不能有太多再生浆比例混入使用,才能当FSC认证用纸,这一点和FSC认证木材、家具不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生产及使用纸张国度,同时造纸发展速度也是世界之冠,所实施的造林、制浆、造纸的「林浆纸」一体化的努力,形成一个很注重环保的产业和生态链,不用担心木材、木片来源会混有原始森林的纸浆,因此不用FSC监管也都符合FSC-COC的森林制品规范,是否还要去认证可能到最后会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