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三地书柬:谈汉字简化的利与弊

三地书柬:谈汉字简化的利与弊

资料来源:印艺288期/2007年12月 作者:陈政雄 更新日期:2008-12-15

车茂丰前辈、余鸿建兄:
如果四十年前在台湾谈及文字简化的议题,那是反动思想,要被捉去关入黑牢的事。在1988年我也忧心我们使用笔划可以达二十七、八划,上万字数的繁体汉字,有一天人家西方拼音字全上计算机方便使用,我们却因笔划繁复、字数又特别多,计算机容不下、又无法有效处理跑不动之下,汉字成为信息弃婴一方,所以特别写了一篇政府应当研议未来文字政策论述,认为字数的精简及常用汉字的限制,不只汉字处理可以更容易讯息化,同时不用占用学童脑袋那么大的记忆空间,去记忆储存很多繁体单字以及繁复的笔划文字构成,加上如何去书写的显现技能。最好把笔划超出十五、六笔以上的字加以检讨简化,而全部使用汉字在二到三千字为常用字,另外加三到四千的次常用字,这样也大致够用,小学毕业生研习也到常用字阶段就好,次常用字待以后再学。把书写字体用简体、印刷及计算机用原来繁体字,让在校学生可以有更大学习、记忆容量在科学、数理或其它学科上去学习。这个提案当时特别找到李国鼎资政,他是管科技、财经的执政党中常委,对印刷业也很支持,老人家听了之后说:我也觉得使用的繁体字有简约笔划、检讨字数缩限必要,但这种话在以前老先生(蒋介石)在的时候根本不能讲的,因为不两立精神下,只有何应钦将军一个人敢提,说要简化文字。他接着说在学习上是有检讨的必要,但会繁体字的人看到优雅字型及书法的表现又舍不得失去。这次建言也就没有结果,只是为了谈汉字简化议题,又把尘封往事拿出来做比对。今天已是百无禁忌的社会却鲜少人去碰这个议题,倒是一大票上网的年青人,又发明一大票的「火星文」,像Orz从外型说佩服的五体投地,O代表磕头、r代表身子、z是臀部加跪地的大小腿,又回到象形文字了,真的代沟越来越深呀!他们懂他们的,我们懂我们的,但是有一天我们要把世界交给他们的!
在这里使用「汉字」不用「中文」的意思很单纯,因为现在所使用的字,是汉民族长久一直使用的文字,包括日本及韩国也都在使用着,越南以前同样也用汉字,反过来中国的蒙、回、藏用的字是不一样的拼音字,所以称为汉字比较相宜。日本文字则有平假名和片假名,也有一千两百多年岁月,全汉字书册到明治维新1868年前用着,后来才逐步变成今天的混合平假名和片假名文书方式,大量减少汉字的使用,譬如「亚洲」原本是以汉名「阿细亚洲」,后来改「洲」的片假名。以日韩两国文字政策来说,日本的演进非常理性合理,而南韩在朴正熙当政时,以政治权力把包括汉字在内的外国文字全部扫出国土,使得年青人不只和国外连系的方法断了根,读外交系毕业生有一阵子只会谈韩语、看韩文,英语则有听没有懂,所以只能当一个摄影师,以镜头和他人用影像对话。另外一方面也和韩国古文书、古籍也断了缘,有一次从美国飞首尔Seoul班机上,和一位美籍资深韩裔商人谈话。他说到柬普赛去做生意,对方只会柬语和广东话,他的韩语、英语用不上,结果什么事都用手写的「汉字笔谈」而做了不少生意。相较于南韩,日本的汉字使用有很明确的政府规范,在公文书、报纸除了人名、地名之外,文章只能用标准1,900多个汉字内使用,经二十多年又增补三十多字,也不超出1,900多字的范围,规定小学生要学600多个汉字,中学、高中又是多少汉字学习目标。在汉字笔划节约简化方面比较小幅度合理节化,以广字来说繁体为「广」、日本为「」、中国简体为「广」,我个人认为日本字的在节约中仍保有汉字优雅性,而不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语言、文字是相约成俗的沟通工具,中国自甲骨文殷商王朝已在做文字统一的工作,但成效并不显著,同一个字有四、五种写法,有些则有十多种写法,周朝国力、国土并不强盛,加上春秋及战国之乱,百家齐鸣时代更难统一文字,直到秦始皇并六国之后才统一汉字。事实上汉字在楷书之外,行书、草书、隶书、篆书字的笔划及书写也有相当的不同。幸好自唐以后印刷术发达,减少人工抄写书本容易发生错误机率,而不只更多人能读到书,书本的文字书写及校订也较抄本严谨,而错字会少一些。北宋印刷在民间很发达,清朝武英殿的雕版印书,到铜雕版印刷的康熙字典,在人类印刷史上都是高峰、汉字流传更加久远。近世汉字的分裂乃因1949年国共内战下的分治结果,香港英治、台湾由国民政府,使用原来繁体字,整个中国不久改为简体字,而且更分期深化精简,以致两岸同语往往有不同字现象发生。若说繁体字比较容易和古诗、词、歌赋相通,将古人的思考、情感和著述做共鸣了解是有帮助的,使用简体字的人想吸取同样养分,不只辛苦一些而且不容易贴切,使用繁体的人思考可能会较为复杂一些,但要花更多时间及记忆容量去学习和记忆,对年青学子负担加重。在印刷上大字繁体字一定较美、较优雅,但小字繁体字则较不易印刷,也较损耗视力,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只能代表个人思考,繁体字是到了要精简字数的时间,四万多字的康熙字典、13,051字大五码计算机字库字数都是太多,至于如何精简规定我也很难置喙。那么字的笔划要不要完全和中国目前所使用简体字靠拢,是有些太简化居多、也有些简体字仍有太多笔划要检讨的可能。
印刷业是文字发生的主要行业,在计算机大量使用下很多人的书写能力已大幅褪化,不过反倒有利于繁体字、简体字在Unicode字码上的互换互译(由繁入简易、由简入繁难),而且字形笔划的改善进化也较容易。也许这些繁、简中文字已不再成为问题的日子已不远,因为使用计算机读取、转换、解译,在人工智能支持下,变得十分容易,而产生简体、繁体各自表述的空间时代就会来临。
《印刷人》杂志社发行人 陈政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