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三地书柬:国家税务政策是否为工商业造成困难

三地书柬:国家税务政策是否为工商业造成困难

资料来源:印艺278期/2007年2月 作者:陈政雄 更新日期:2007-05-27

有人这么说:「抽税的艺术有如在鹅身上拔毛,一方面要能拔到毛却又不能让牠感到太痛」。政府有一定的组织架构,雇用一大群官吏、公务和劳务人员,在教育、国防、外交、生产、建设、防灾、赈济与社会福祉的实施,加上交通、民生等等数不清的基础建设都需要人和钱,否则就无法推动,所以历年来每一个政府都把税制、税收当成非常重要的施政后盾,承平时代尚且如此,在有战争灾荒的年代更要谨慎因应。在古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曾实施以住家门户的大小来课税,因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民众便在一楼只设置小门,而把二楼的窗子开得很大,运用滑轮将所有重物或巨大的家具由二楼吊入屋内。古时税收分别有田赋、房屋、人丁税、更有米粮、盐税等等,一旦税收不够用时又会新立名目来加征其它税项,古今中外因抗议苛扰不正义的税捐而发生的民变、暴乱,甚而推翻政府的事件多到不可胜数。

多年来台湾曾为延长九年国民教育而附加教育捐,此捐对印刷业来说是利多,因为教育捐的部份和教育上的硬件、软件建设有关,从教材、教具、图书典藏等,整体来说都是可以增加印刷业的业务。有一年立法委员发现宪法里明定15%国税必须用于教育经费,所以国立大学及文教机构,大量涌入三、四倍的年度预算,于是各校如雨后春笋般的盖起校舍来。又为了筹措十大建设资金,便在营业交易上实行5%的加值型营业税,在实施之前有很多印刷业者担心市面会萧条,但实施后情况却还好,因进货和劳务等5%的加值税发票,营业单位仍可抵用,所以多出来的只有自己的劳务、加值和利润部分的5%税项。久而久之如餐饮、九人座以下车辆等费用不能报抵加值税项,但在报税时仍可抵进项支出,所以加值型营业税施行后,实行很多年的印花税和某些地方税也减征。倒是听到日本朋友说:「他们连零售的加值税都采用标价外加,最初订定3%的税,结果找钱的人必须准备一大堆1日圆的小硬币,现改5%对于有偶数及十位数的商品都好办」。在台湾皆以标价内含5%税项就比日本好多了,加值型营业税对税项的单纯化是一件明确改善。

多少年来税制的反复有不少分合,在三十年前印刷业或其它工商行业都很少,税收十分有限,所以政府的查税、稽核动作非常严格,甚至可以当街拦车验证发票,这种行为非常扰民,因为一般的商业活动往往是用「月结帐」方式,一大批货通常会在全部送货后才一次开立,而不会每送一车次就开一张发票。有时政府查税员会在有些买卖业的门户埋伏,像捉贼一样查核有无开立发票情事,到现在大件的税项都上计算机查核,大家也不想那么累去逃漏税项,同时税制也朝向扩大税基、降低税率方向在进行。比较不公平的是公教人员薪资免税,是因以前他们的收入低所以不用缴税,现在公教人员都比民营企业收入高也不用缴税,另外还有庞大的股市交易税、营利税,往往也会在股市不振时撤消,等股市大涨赚足了也不恢复课税,这对不玩股票的人似乎不公平,因为有所得就应课税,但机制上并不能服人,因为某些人会找到税则的缝隙钻,不被查到把柄的叫「节税」而不叫漏税。

与印刷业荣枯有关的是纸张进口税率问题,很多人会认为自1960年代之后,台湾纸张便以国产非涂布纸和涂布纸为重要供货来源,到1990年代中期,进口纸张才有比较明显的成长现象,为何会涉及关税问题呢?这要谈及纸业和印刷业在规模上两者存有完全不相对称的状况,只要四、五家最大型造纸业,就占全体纸张生产量70%,剩下两、三百家是小型纸业,而印刷业从第一名数到第一百名,总的生产金额也占不到60%,而且他们又常被造纸业给于优惠待遇而各个击破!根本不会出声反对。当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永丰余纸业研发的涂布纸虽有一定水平但不算太成功,就建请政府将纸张进口税提高到30%左右,以保护国产造纸业,因此日本涂布纸就从全面占有市场退到只占极少数,后来运用国会、财经力量使政府修订纸张进口禁令,从此台湾纸张比国际贵50%左右。后来禁令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涂布纸45%、非涂布纸40%的高关税障碍,如果以实际计算关税要乘以1.2的起岸基数(平衡国内市价和进口价差),则纸张关税分别升高为涂布纸54%及非涂布纸48%,加上3%港工捐(以前未加入WTO进口货抽港工捐、出口货不附捐。现在改以低百分比进、出口平等抽取),所以涂布纸必须课57%的税、非涂布纸课51%的税。当时政府把纸张关税高悬在半空的百分比,形成有税项之名而无实质税收之状况。反之当时台湾的涂布纸每磅(0.4536公斤)要价台币22~24元,国际最高等级才有这么高价,而台湾涂布纸外销时,国际同等级B+到A-涂布纸,却只有14~15元之谱,这个落差正好是反应出57%关税障碍的税额,说明白一点是政府让台湾的出版业、印刷业、包装业到广大民生消费,长年多负担57%的关税障碍税则,让所有的利益都进了造纸大亨的荷包里,如果不信,在1980年代台湾最大纸业公司,其生产值排名位全国第十八名,而在全国十大纳税人之中,该公司重要成员占了三名,可见利润之高不言而喻。到今天台湾涂布纸价格就如同二十五年前、三十年的外销价,每磅不到14元,以今天纸浆、能源、人力、配料、土地、运输等都高涨的情况下,更能证明昔日纸业暴利,使当时台湾印刷业失去外销市场建立商机,连带出版业和纸品外销营运也很难出好成绩,而无大型印刷企业出现。

为什么三、四十年来,台湾纸价会不升反降呢?主要是因进口关税逐步由45%降到28%、14%、8%左右,在这六、七年之间关税下降,很多高级涂布纸如A+、A1的都逐步大量进口,政府的低纸张税则反而是真的有税收,而不是高悬在吓阻国外产品进口。当1990年代末期,台湾在谈判加入WTO组织时,纸业界也用力去运作,希望以5%关税为底线、延长降低施行年份等做为上桌谈判的筹码,殊不知才一上桌,美方代表就以纸张关税全球均是零对零基础,没有什么可谈,所以2001年加入WTO到2004年台湾纸张关税在WTO架构下,全部以零对零无关税进口、出口。但纸业界因成本高涨、生产没有投资改善下,营运十分艰难,就希望藉由进口纸在原产国价格高、出口故意压低价,希望政府在公听会之下,祭出反倾销税,对某些特定不在他们所控制的进口纸厂,课征高额反倾销税,用来围堵进口货,拉抬国内纸价策略,但进口纸已形成相当多元供应来源及市占率,所以此项策略恐落入黔驴技穷之境。

1980年代起台湾半导体高科技产业萌芽,接下来十多年通讯、光电、计算机等产业也逐步兴起,政府为提倡高科技产业,提出租税、土地租金减免的很多措施,但所谓「高科技」的意涵是相对的、浮动的,所谓高科技是要别人做不到、又有很好的市场产业,但半导体的线宽一路从0.28微米往下精进,晶圆尺寸由6吋、8吋到12吋,今天只有制造0.065微米(65奈米)的12吋晶圆半导体厂才算高科技产业,如果您仍停留在0.18微米、6吋晶圆半导体生产,只能算低科技产业,除非您有特殊本事做特定晶体,如模拟式晶圆才能有市场,所以政府不能以行业别来分科技层级的「高低」,应看动态的状况分别是否为高科技,台湾晶圆双雄两大厂,有人算一算近十多年来,缴税减掉退税及奖励金,他们税收是负值的,不是他们不缴税,而是政府法令政策造成他们员工、股东能够吃香喝辣的,而传统产业包括出版、印刷、造纸等等产业,所上的税一毛也不能少,却没有任何减免和奖励居多,情况有如一个家里有长进的孩子成为栋梁之材,老父亲要支着拐杖去很远的路才看得见,而每天为双亲打理内外在身旁的不成材孩子,就像是无怨的传统产业,守着家园在祖产田园耕作养活家计。世事也没有全然是非对错,但台湾很多所谓高科技产业,他们一看这里不赚钱、难赚钱,就纷纷往海外工资低、税务和奖励条件好的国家去,待他们成了气候之后,头也不回也不想当这个国家的成员,所以政府的美好税务奖励策略,就成为一群高度投机者的免费午餐,而有吃饱喝足就走人的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