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由马总统提倡「识正书简」谈印刷业

由马总统提倡「识正书简」谈印刷业

《印刷人》191期 作者:陈政雄 更新日期:2010-02-03

1949年自国民党丢掉神州江山之后,蒋介石把国民政府搬迁到台湾。1950年代不久,中国推行一连串的汉字简化改革,进行了三个阶段后,第四、第五阶段只有计划并未实施,尤其中国也在讨论完全摒除汉字改采罗马拼音字法,那么情况会比韩国更糟,和越南一样,明明生活思考都是「汉字文化圈」,却完全失掉汉字的语文传播和联结,使整个文化有失去根性的浩劫。而在台湾的蒋介石发现中共把汉字简化之下,就以「汉贼不两立」的坚持,誓死捍卫「繁(正)体汉字」,这个做法我们不能说不对,但他却忘记了语言和文字是一个民族、群体相约成俗的沟通工具,如果一直坚持不做更改,那么我们今天可能是用商朝的甲骨文或更早的文字在做沟通,也因为蒋介石的不改汉字魔咒,使台湾常用的汉字字型有维持六十年几乎没有变动的情况。十多年前在举办TIGAX之前,曾去邀请台湾科技教父李国鼎资政出席印刷机材展,与李资政谈到印刷和文字的关系,提问到我政府是否要思考一套长久的文字政策呢?李资政回答说:在蒋介石主政时代,讲文字的政策变化是极不妥的禁忌,唯一曾提起的人是何应钦将军,因此就搁置下来。

翻开字典,事实上我们可使用的汉字从动物名、植物名、中国大陆山川名、县名、诗经用字到无奇不有的古代器物名、形容用语等等,仔细拿掉50%的字之后,仍然有很好用的字汇,但有任何政府单位在关心吗?国外很多政府单位都有专责的机构在研究语言和文字的发展,如法文的阴性、阳性名词其动词使用是不一样的,所以像潜水艇也要分出是阴性或阳性,这样才会好讲、好学。同样是汉字国家的日本,政府颁有1,900多个常用及次常用汉字,后来又增补一些,但也不超出2,000字,以便在完成中学教育时会看、会写这些字,新闻从业人员也须在规范字内写报导。至于罕用字或地名、人名则不在此限,加上日本的简体字虽有简化其笔划,但尚不失文字之美,而中国的简体字则有很多只剩下几笔符号,构不上文字美观性,这也是使用者容易和历史、古文学断根的地方。今天我们写台湾都用「台湾」简体字已习以为常。台湾有一位元老级政治家说他一辈子只会写「亀」的简体字,正体「龟」字写不上来,相信大家也都一样,像一个外国人学郁金香的「郁」字,一星期都写不来,也就放弃学习中文了!

印刷产业不只是工业生产、文化传播,更是文字书体发生的行业,以前向日本买电脑字型时,一套也有两百多万元。今天台湾有少数字型公司也有使用中国的汉字电脑字型,而在印刷同业保存正体汉字责任之余,希望政府拿出魄力把我们正体汉字整理出规范,成为更方便使用的字数及字型,不要搞复古而是面对21世纪之后的汉字传播,以及更容易视觉辨识、头脑更容易学习及更方便使用的方向进行,相信这是全民之福也是未来新一代的学习之福和印刷业之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