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综合评论 > 三地书柬:印刷产业一路为环保减废努力

三地书柬:印刷产业一路为环保减废努力

资料来源:《印艺》第275期 作者:陈政雄 更新日期:2007-08-01

一部人类工业的发展史,表面看来像是光辉灿烂,高潮叠起一路走向高峰的场景,但在底下及背后却是一片惨不忍赌的工人血泪,环境破坏的沧桑史。从前看过一部在铀矿工作的采矿工人影片,虽然身穿隔离衣工作,但每天上班前仍要接受放射性检测,如果超出一定仑琴数就不准再上工,在一片鸟不生蛋的地方,也就判定这个工人失掉生计,尽管这名工人拼命洗刷身体,仍无法挽回身受辐射污染的事实,其沮丧无助令人同情,这个剧情也存在以前不人道的社会里。

到澳洲阿德雷德参加第六届世界印刷会议,听到
Adobe公司创办人之一的负责人演讲,他出生在印刷世家,家里的制版房有很多五颜六色化学品,很多瓶瓶罐罐的化学混合物,在酒精、乙醚刺鼻暗房里,各种化学作用做出一张张玻璃底板,在刺鼻硫酸、硝酸和氯化第二铁的作用下,空气中的品质实在不适人居住的,但老人家当时已95岁高寿,这个真实典故闻之让人动容。笔者不只从有记忆以来,就在这种充满强光、强酸、强碱、硝酸银的环境下长大,1946年才三岁家父带我去台北拜访同行,环境也和台中自家相同。记得从年青就在印报轮转机房工作的外祖父,不到五十岁就耳背,必须三倍大的音量才听得见,听说机房噪音大到对着面也要用呼喊才听得见,过了40年到欧洲去,商用轮转印刷机房,也有110分贝的噪音,到今天只有90分贝左右的商用轮转印刷机,也都采人机隔离方式,把印刷机产生的噪音、热气隔绝起来,人在透明隔音墙外操作,并且带耳塞或耳罩防止噪音侵扰。在折纸器的部分,也是噪音发生最吵的地方,现代化机房全部采用自动收集推积打捆方式,并用机械手臂,以智能型堆帖方式来形成不会倾倒的整栈板书帖,更有自动化AGV导引车把一栈一栈的成品送到自动化仓储区,在这种噪音无法有效降低之下,以隔离墙防治,另外在印纸烘干部份会产生一部份高沸点有机溶剂,所有印刷机配合烘干设备,现在都附有触媒转换器,利用铂(白金)丝的烘热,加上少量瓦斯,使容易产生环境污染的有机溶剂气体完全燃烧,成为没有毒害的二氧化碳和水蒸气,除非印刷油墨中含有像硅(硅)的惰性物质,把触媒白金丝表面隔绝,一如装有触媒转换器的汽车,一旦使用含铅汽油一样,就有可能使白金丝的触媒作用失效,产生有污染的排放物。

在印前制版方面,1958年刚入行,整个水槽、水管都是腐蚀和污染物排放的痕迹,也没有法规,也没有人抱怨,排放水不久到河川、大海去了,在环境上使用湿板底板的制作,整个照相暗房全部是很浓的酒精、乙醚味,它是用来溶解硝化棉(枪炮发射药),和碘、镍金属,当淋泼在玻璃上的可乐汀硝化棉溶液,一定要使溶剂蒸发60~70%,否则底片做出来是不能用的,又要使涂布层同样干,垂下口厚层膜就要用嘴吹,不停吹风使它早一点同时干涸,现在回想起来,每天在乙醚、酒精溶液等气体中讨生活,那一天上手术台时麻醉师用乙醚来麻醉时,恐怕用三、五倍麻醉量,也醉不倒这些前科累累的乙醚吸入者。另外一件可怕的事,就是在一个暗房密闭空间,大量的易燃溶剂囤积,也具有很大的气爆危险性,在手术房里,有一条禁令,禁止女性护士穿尼龙化学丝袜上班,原因有两个,一个就是天然丝袜没有发生静电引燃问题,合成丝会产生静电及蓄电,因此会产生火花,在一定浓度下对乙醚及消毒酒精有引燃作用,尤其湿度低的时候为然。一旦发生火灾之后穿着连身尼龙裤袜的女性,在丝袜尼龙熔解后附着皮肤上,所产生的伤害是用剥皮的情况来处理,这是以前曾发生过的案例,但印刷制版暗房也许有水槽做显影用,比较潮湿,好象未曾发生类似灾害案例。

如果要罗列当时使用最大量,而且最剧毒的化学药品,就是氰化钾,它是排名第二的有毒化学药品,致命量只有
0.2gm,大约一粒米大而已,一年大约用掉一百多公斤,用于显影后除膜及减薄腐蚀用。至于最剧烈毒药是升汞,多数时间没有用到它,只有在做彩色分色片,转拍成连续调阳片的补力用的。其它比较低毒性的硫酸铜、硫酸铁等等,每天一瓶瓶的用,一瓶瓶的流失掉,加上硝酸银,这种昂贵的化学品,当时大部份来自有钱人家的瓮藏品,老主人死了,就由少主拿出来卖,然后用硝酸作用成为结晶状白色固体物,若自由清洗使用后流入沟渠中,对人、畜和鱼类也是会造成危害。


1960年起有一半左右的平版照相工程改用利斯底片,使用感光银盐涂布,是由柯达公司所制造,所以暗房只剩下三个盒子,一个显影盒、一个冰醋酸急制液盒、一个定影液盒,使用底片在尺寸上非常节省,不敢浪费太多底片。在当时年纪轻只有十七、八岁,眼力非常好,低百分比网点在红色安全灯下,可以判定10%网点是否正好,可以说急制,定影好了之后,显影效果十拿九稳,因此不能用的废品(显影不足),可说非常之少。在当时会发生污染的只剩显影液,再冲洗八张左右因冲洗面积、放置过久氧化不良情况下,才会更换,至于定影液当时就有人回收拿去电解银块,至于有些化学品剩下如何处理,我也不清楚,若是以分色作业的修色片、分色片到使用接触网目屏,拍定网阳片来说,整体发生污染情况,虽不能说只剩百分之一、百分之二,但可以明确的讲只剩下不到5%,第一用量少、第二毒性物少,试想一年要向建设厅申请氰化钾管制药品,在160~200公斤之多,最后也都流入都市排水系统,记得当时银楼也用氢化钾和矿冶使用氰化钾的用途极为相近。

另一方面从凸版改成平版印刷,至少可以减少铅字从熔铅、铸字、上架、检字、排字到订正,印刷及解版,活字回架,有多少人要摸这种又重又容易磨耗的软金属,而铅是一种慢性中毒的方式,少了铅字印刷、少掉大量耗用强酸腐蚀的锌版,在整个环保上,污染及减少不用废弃腐蚀液的排放上面,也是大幅的改善,在
1960年代台湾大部份印刷工作就从铅印改成平版印刷,中国几乎快晚了三十年,才跳跃式的变化到DTP,不用光学照相底片法的过程,可说进境神速。(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