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经营管理 > 青水彩色七十年的三代印刷情缘

青水彩色七十年的三代印刷情缘

台湾《印刷人》第233期 更新日期:2016-11-28

台湾印刷产业近年似乎被合版印刷占尽各式媒体版面的话语权,尤其在每年年终尾牙上送车子的公司,许多同业常会被朋友问及印刷业那么好赚吗?但隐身在台一线省道161公里南下路口处的青水彩色印刷公司,拥有2400多坪厂房,是一家大印刷、包装厂家,为了迎接创业70年,第二代和第三代经营者在厂房扩建及新设备更新上花了1.3亿元,这种稳健又能进取的「老商业模式」,才能支撑台湾印刷业向百年企业迈进的最大推动力量。而在台中经营已有104年历史的「瑞成书局」,他们用数位科技印制17,000多种每种各10册的经册,也同样具有无穷的动力。

青水印刷公司王昭明董事长拿起手机开启他感到自豪的一页,那是一部六色加上光的最厚重菊全平印机,以每小时16,000张全速印刷厚卡纸及上光,这是让印刷者花了六千万元的大梦成真。王董事长自年少就在印刷厂长大,又是机械科的高材生,是一个对机械、电机、电子充满了憧憬的人,自己制作自动平轧模切机去废的治具,也动手做UV局部上光的部份机组,工厂里的印刷机和加工机设备,如有不理想的地方都会自行动脑筋修改,才能拥有这么好的高性能生产设备。王董向笔者表示,投资购买机器设备就要买最好、最精密、耐用的印刷机,绝不会为了价格的高低而放弃自己的理想执着。笔者向王董说:「您的决定,买下一部可用20、30年的好机器,它使用平面轴承以及齿轮驱动之外,又有长车轴做两座一座的差速驱动,所以在强力压印下,不只网点再现稳定连满版也最厚实,那么在齿轮磨耗少之下,印刷机能有2、30年高精度服务年限!」王董说:「用车轴做差速辅助驱动,尤其七个单元机器这个耐用优势我知道,但是使用平面轴承可以印出更扎实的网点和满版,这比使用滚柱、滚锥轴承印刷机,更具吸收震动能力,我这个学机械的人怎么没有悟出来呢?」这份知不知肯面对自己知识的精神,才能活到老学到老的再往前发展迈进。

青水彩色印刷公司的创办人王桂川先生,生于「辛亥革命」的1911年,子孙们至今仍对这位活了95岁的创办人充满着尊敬及怀念。王创办人原本出生于南投县水里乡,后来过继到清水镇王家,生父、母原先约定可前来清水探望,不像当时「卖断方式」,而昔日一趟7、80公里从山里到海边的路程,得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要搭乘山线火车再转海线的漫漫长路。桂川先生来到清水不久,养父即过世了!他非常勤奋好学,在日文学习上除书写一手漂亮的好字之外,在日语演讲比赛由学校夺冠到全镇、全台中州,更跃升到全台湾日语演讲比赛,都是名列前茅的成绩,而这样的可造之才,在环境的因素下也只能早早进入社会习艺做工。王桂川先生的头围长得很大,一般的帽子往往都戴不下,需至原厂做加大制造,然而这个大头却充满着智慧又有学习的热忱,在印刷厂服务不只有里里外外工作经验,更有很多书本上的知识上身装在大头里。

二次大战之后,日本人回去了!当时桂川先生35岁,在百废待举又有家室子女的状态下,不自谋生活也不行,所以在1946年创立「清水印书局」,从一部无马达用脚踩活版机开始,承印各种表单、书册。这不仅是有印刷也有出版业务,但由一位熟读日本历史文化的人,遇到全部改用汉字出版排字印刷的环境之外,在228之后又是一阵动乱和白色恐怖,1949年国府撤退到台湾,王桂川先生得要从头再学不同汉文的中国式文件及排版,这是无奈的事,加上夫妻俩养有9个孩子(5男4女)加上10名员工,可以说是食指浩繁,因此,王昭明董事长及姊妹们,在很小时候便要帮助工作,尤其印刷的后加工,由于刚开店时的印刷机没有马达设置,以纯手工扳动方式加压,也没有裁纸机,完全使用12公分×18公尺的长界尺,压在纸堆上用脚踩紧,由手工拿裁纸薄刀在界尺导引下来回滑动加压裁切纸张,在夏天要挥汗如雨的工作,才能裁切一百多张纸,而铅字也要熟练的拣字、排版、打样及用印刷机去印刷,每天工作很辛苦时间很长,才能做出一点点工作。王桂川先生渊博的日本文化修养,在1950年代马上又要转换到中国的文化,所以王创办人努力收集中华民族的史料,由黄帝开始到民国历朝、历代的更迭转变,编印出简明国史世系图的出版品,供学校教学使用,可见王创办人的才华及用功。而在一、二十年的活字排版、印书、印表格和名片的业务之下,工作渐有起色,也随着子女的成长上学,经济上的担子也日益加重,所以工厂即家庭,除在家庭生活之外,孩子们不论男女在课余都要参加生产。

王董事长回忆起早年求学的日子,早上6点钟由清水出发前往彰化高工,早餐吃白米饭只有一小截对分二分之一油条当佐菜,中午的便当较好一点,有一大盒白饭外加一整截(二分之一条)油条当下饭菜,每天要走近半个小时才到清水火车站,搭乘半小时火车抵达彰化后,再走半小时才到彰化高级工业学校,先从初中部学机械,当时的机械控制由全机械连杆、离合器控制才变为马达遥控,控制盒上有一个绿色On按钮及一个红色Off按钮做电磁开关控制马达运转的驱动和停止。那时王董想到未来一部机器会有很多马达,就会有许许多多配件的控制开关、机器的外面布满配线,在执行极为复杂的控制,那么不规则的运动,机械是靠凸轮的外型变化,去驱动凸轮上面的滚子做出有时规性的线性变化动作。至今印刷机筒上的咬爪开闭动作,仍靠凸轮及咬爪杆端的的滚子,在筒旋转时,滚子在凸轮面上取得闭开的动作讯号及能量,王董也想到这一个凸轮不规则的时间变化动作又会如何去演进成使用电机、电子化控制呢?今天已经有很多伺服控制马达,不只可以订出运转速度、时规,更可在控制下变化驱动正转或反转的不同方向,所以在PLC可程式化控制模式,快转、慢转或正转、反转都可任意控制,不只可取代凸轮,也用来做网版印刷机刮刀正向刮印、反向回刀的变化动作,印刷面积的大小、移动距离及刮刀速度,在伺服马达控制下,可十分方便调节印刷机上纸张的尺寸、厚薄变化,精准的移动飞达、边规、收纸,已经不用人手和人眼,完全以数控化做调节。今天这些控制已精细电缆化,十分的精简,不再是整部机械全是机械及按钮。王董还在小学时也十分具有想像力,早期看到马达是用一个大马达去传动长长驱动轴,每一部要用动力的印刷机、加工机、铸字机,都用长长的皮带连上传动上的空转皮带轮,就是轮子和轴心没有传动插销的空转轮,等要印刷时才将在空转轮的皮带用推杆送到隔邻有传动插销的传动轮上,如此皮带才有动能去传动印刷机、工具机。当时的马达体机都很大,很少有小马达,王董在学校也要学电机,对于马达的传动构造就感到很好奇,不知马达外围环绕的线圈通电后,转子就能产生动力运转,后来知道是由线圈通电后产生磁场所推动的。当单相交流马达的启动器坏了,就无法让马达带动起步,但只要拉动皮带或传动轴,就能让马达往正向或反向旋转,也是一件很特殊的事。他在通学的路上有时会想,如果将马达外围的线圈拆下做水平序列,反倒把被驱动转子功能放在另一平台的底下,这是否会有磁性力产生,平台因磁力浮起会沿电磁线圈的序列往一个方向驱动前进呢?在60年前的一个年青高工生,就在想今日磁浮列车利用磁力使车体上浮,以无接触往前驱动的线性马达。现在上海浦东机场到龙阳站40多公里,已有近400公里时速的磁浮列车在运行,日本自1970年就着手发展磁浮列车,现在已在东京品川站建设往名古屋的磁浮列车,时速高达550公里,40多分钟可跑350多公里。王董在年少时的生活虽十分拮据,却不能限制他对高科技的憧憬和想像,人因为梦想而伟大。回到当年的现实面,每天中午只有半截油条的冷便当可吃,在冬天时这凉饭就成为难以入口的冰冷冻饭,虽又累又饿也难以下口,同学们便想出一种叫做「榨油」的运动,如今天橄榄球赛的球员,大家集合在教室后方,肩并肩向中央及背墙相挤,在推挤压下产生一些暖意,直到有点冒汗再回到座位上吃那只有半截油条的「冻饭」,就比较能下咽了!学得一身扎实的机械技能,才能出来打天下。问王董:当年为何没有翻越大肚山,就读台中高工学校的机械科呢?王董说:因为当时清水到台中的巴士小、座位有限,商家不想优待太多学生占据空间,所以价钱高,若改搭火车则必须先搭海线由清水到彰化,再转山线到台中,需花费一倍以上的时间。毕业之后,前往北部的煤矿场从事机械、水电的建置维修工,通常要到新开矿脉前缘架设,在暗无天日的地底下数百公尺处,只靠一盏头灯工作,每天出了矿坑才能确定又平安的过一天。有一次在矿坑闪避台车时跌倒幸好扑向洞侧没跌下铁轨,否则就身首异处了!当年坑内没有任何通讯设施,只能透过沿坑壁的一条数百公尺长的8号铁丝,做强力拉动向坑口的绞盘手通知停车,否则坑底下发生的状况全然不知,经过这次的惊魂事件后便离开这危险的职场,后来也曾到过纺织厂工作,直到父亲50开外、工作40多年,所以决意回自己家里的「清水印书局」,一方面为父亲左右手,另一方面给工厂一个新的动能,因为弟妹们勤奋好学,希望多栽培他们再往上读更高学府接受更好的教育。

在王昭明回到自己工厂之后业绩好转,不久就增加设备、人员及业务,此时的原有厂房已不够用,将光明路的平房改建成两百平米(3楼)包含住家、生产工厂的营业场所,但对11口人又要做为生产空间来说仍显十分局促。在不算大的生产场地,摆放着几部活版印刷机、裁纸机及手工装订设备之外又有20名员工,平均每人分不到1坪地。1973年公司更改为「青水印书局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司登记时原以清水镇的地名做为店名,但因地名不能用来做为公司名称登记,只好将清水的三点水舍去成为「青水」,沿用到后来改为「青水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也从活版铅排印刷改成平版印刷,才能进入彩色印刷的世界。1974年王氏兄弟在技术上做了一个改变,购入一部菊全手送纸平版印刷机为公司做转变,相较于中部的台中市、彰化市,那时已有7、8家公司在承印教科书,他们至少都要有2部自动平印机,甚至有自动双色平印机,在产能规模上和他们相去很远,加上活版2、3部的工艺既繁复又需具有技巧,每天的产能十分有限,所以有变革算是比全不变好。清水镇原本是省道台一线号,可说车水马龙是南来北往中心点,加上清水在荷治时期有很着名的平埔族原住民部落,后来汉人聚集又有香火鼎盛的清水岩寺,现在由基隆到高雄的国道1号中山高速公路开通后,清水的交通枢纽地位动摇了,大家改往台中市中清、中港交流道。青水彩色印刷在1990年代,进口一部二手菊全双倍多色机,当时载着3、40吨重印刷单元的联结车,由基隆开往清水选择行走距离较近的中清交流道,在过了清泉岗机场往西的下坡道,因坡道迂回陡峭而在转弯处翻覆,两座印刷机组严重损坏未能修护,这是继中华彩色印刷向德国购入MAN菊倍大型平印机,在当年基隆通往台北的「麦帅公路」,今国道1号台北基隆段,不知因会车或其它原因,驶出车道而驶入松软路肩,导致车身倾斜使车上的木箱撞击山壁,木箱内部的机件有所损毁,但在原厂保险费项下做修复损失并不大,然而青水彩色是购买小森二手巨型机,因为修护的零件及车体损坏很大,虽曾极力寻求修护之道,最后却只能当为废铁售出,这是没有高速公路的一次大损失。

青水印刷局加入平版印刷生产后,成了中部海线较具规模的平版印刷生产厂家,在兄弟合力努力下业务十分昌盛。不出三年即搬入中山路新建公司基地,拥有140坪地、建筑面积更达260坪,为青水印书局的快速发展奠定基础。从几部手摆平印机发展下,于1981年进口第一部菊全海德堡SP 102单色平印机,不只速度快且厚纸、薄纸都能精密品质。受台湾景气和外销畅旺,青水彩色大手笔购入义大利Harris Aurelia海利斯.欧利亚的酒精湿润系统四色及双色平印机各一部,投资金额非常之大。美国海利斯平印机拥有6~70年平印机制造经验,是平版印刷机泰斗,但美国海利司认为商用轮转平印机才是今后平版印刷机的主流,所以把设计及市场转到义大利杜林和OMCSA公司合作,生产出Harris Aurelia单色到六色张叶平印机,采用海利斯的Dolifilo先进酒精湿润系统,以及没有摆动爪的飞达前档到压力筒的真空皮带送纸装置,在设计上是十分具有特色,这真空皮带的加速印纸,没有大型来回摆动元件,只有皮带鼓的正转加速及慢速回来,这套有两套「前档」的装置,第一道在飞达板前端算是「预备前档」,到边规拉纸定位后,真空皮带就已定位好吸附印纸并高速将纸张往压力筒送去,加速的速度高于第一色压力筒表面速度,在第一色压力筒咬爪侧才有「真正前档」,接受来自真空皮带送进来的印纸咬口前缘,而压力筒虽在运转,却因真空皮带的送纸速度高于压力筒上前档后退速度,所以会产生?在筒上前端的定位作用,才是最后前档定位,至于真空皮带速度高于压力筒表面速度,薄用纸张前缘顶于压力筒前档时,纸张前段隆起当缓冲,而厚卡纸不会隆起以真空皮带滑动来抵消速度差的缓冲,只要是张平坦不要低于60g/m2的印纸,即可十分精准的做套印工作。Harris Aurelia的另一个特色是有5支版面墨辊,而且采用非曲柄拉动的摆动辊位移方式,没有太大左右死点作用,因此有很厚实的印刷墨层,以及前后满版色调几乎没有变化,更无墨扛条纹出现。世界上印刷机设计大多采用淋油式润滑,而Harris Aurelia则改采无润滑浴的黄油润滑及手动供润滑脂方式。但纸张太薄或不平整仍是Harris Aurelia张叶平印机的罩门。青水彩色在有了四色加上双色Aurelia机器后,在生产安排上可说是得心应手,承印海线包装印刷的工作大大发展,而这两部机在操作调节上,和欧洲、日本系统的张叶平印机不同,至目前已服务15年,仍比使用23年辉煌纪录的海德堡SP 102逊色。

1987年青水彩色步入全新里程碑,在1986年斥资购买公司现址的2400多坪土地,并扩建面积近1000坪的生产基地,这个位在清水镇北面约6公里处的公司新址,也就是位处省道台一线161公里南方约2、300公尺的地方,现在北方3公里处又有国道4号西端终点,西边不只有西滨快速道路,再往西更有整个台中港上百米的快速道路,稍东边约6、7公里则有清泉岗机场,国道3号则更近一些,除了冬季的西北季风稍强之外,可以说是地理位置十分优秀,不用拐弯抹角就可到达青水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门口,这可是台湾印刷厂家中绝无仅有的。厂区内设有数十部车辆停放车位,另有一片绿地植栽之外,还有一块近20吨巨大立石,目前未有刻字。这个新基地比旧有厂房大三倍有余,因此再添置一部小森菊倍50寸(1270mm)的四色平版印刷机,这部巨大幅面的大水牛平印机,速度并不快,但在包装市场上,有一寸长一寸强的说法,40寸是1020 mm而全幅有1120×820 mm,往往别人印不下的工作它都能以一模排印,在取价上可有好一点的利润,有些长版的工作,别人只能以对开机排一模印制,大尺寸印刷机则可排二模印制,菊全排16模印件,到全张纸印机可排25模,多出50%以上的生产力。而菊倍机除了大张1270×900 mm大尺寸,是25×35寸的一倍多一点之外,很多工作安排也很方便。

在照相制版方面,青水彩色也不落人后,除拍一些黑白底片制版相机,后来更买入一部大日本网屏C 431直接过网分色相机,这是光学分色的终极相机,有电脑做手插式基本资料设定,将透射幻灯片或反射稿做一次性的分色及过网,使用全色性Pan利斯过网片做蓝版、黑版分色,使用正色Ortho利斯底片可以分黄版(47蓝光)和红版(58绿光)的分色过网,在1970年代中期曾流行7、8年,当青水彩色引进时,直接分色过网扫描分色已引进,经过27、8年今天已进入DTP及CTP时代,底片已全无用处!但这步C 431相机仍十分念旧的被摆放在厂房里,这在台湾寸土寸金的年代中是少见的。而有见于大菊倍四色平印机好用,在市场也是十分抢手,才在1990年初引进第二部的大水牛菊倍六色平印机的计划,但因运输途中的意外因素而作罢。在业务发展对产能需求孔急之下,又自日本购入三菱重工Daiya 50寸菊倍版6色平印机,承印一些特殊大尺寸的印件,这种生产于1980年代的大水牛,对自动装版、自动清洗橡皮布,以及中央控制设备仍然有些不足,所以装版除了快速版之外仍要很小心的锁紧版,否则套印上会很头痛,形成两部菊倍版小森及三菱重工四色及六色为核心印刷能量,加上两部10年上下的Harris Aurelia海利斯.欧利亚4+2的六色又加一部海德堡SP 102单色机,共有10个大尺寸筒、9个菊全筒的生产体系,在台湾印刷厂中也算是很大的包装、宣传印刷机群。事实上,自清水印书局创业以来,活版印刷仍然维持到1994年为止,青水彩色仍保留全套活版印刷设备,从检字、排字到活版印刷。王董回想起早期以半手工状态生产的活版印刷,当时印刷胶辊不一定是橡皮辊,多数使用天然可热熔水胶辊,是使用近百度的滚开水去煮胶,把墨辊芯放入筒状辊筒外范里,再倒入热水胶,在冷凝下把外筒型范抽出,就有光滑面的墨辊可用,但在当时制造天然橡胶及硫化成形技术不普及之下,只有这种沿用自日治可自己灌水胶辊的再生,才能保持良好印刷,但水胶辊只有4个月至半年的寿命,而且在冬天时太冷会冻结变形如年糕状,夏天时又会变得没有弹性如半流体状没有良好的传墨状态,因此在冬天时要将墨辊加热使其恢复弹性,夏天时则须勤于灌注新胶辊,而水胶辊材料则可回收。这种要耗工费时才能保有良好的活版铅印品质,到1980年代后才有合成橡胶辊,不仅具有耐候性、弹性好,而且持久性也好多,才不必自己常常动手去整备水胶墨辊。在印刷业筚路蓝缕的业者逐渐凋零下,笔者心系这样的历程,如果没有将它记录下来,本刊1976年发行开始就以平版印刷为核心,根本没有介绍活版印刷厂,要自己做墨辊灌制工作,不过1950年代,进口自德国Albert Frankenthal凸版印刷机,的确有这么一套灌水胶墨辊的设备,也曾看到当时父辈的技师自己在炖煮软化水胶(不知是否为动物性胶?),并在装有墨辊轴心的范内,倒入软流体热水胶,冷却再拔出墨辊使用,但很早就没有再用,而王董在入行后却仍在使用这套工艺。

青水彩色印刷位处台中县海线,东隔着3~400米高的大肚山,整个生产的产业链并无法很方便和台中市区的加工厂配合,包括上光、贴胶及大量自动化模切、贴合到贴窗的工作,当时外销有一种高周波贴塑胶立体罩的包装,连上贴胶罩的高周波加热上光,也得送到台中做加工再模切,急赶工作时得多耗1~1.5小时的车程时间,加工厂也视为畏途,所以在1994年公司决定自己引进除装订之外的后加工部门,包括上光机、日本三和高速平轧机、纸盒透明胶膜贴窗机、财顺900型糊盒机。从UV上光、上贴膜胶到轧盒、贴窗、糊盒成型工作,都可在厂区内一气呵成,在搬运等候上省去很大的物力及财力。在20多年前的加工成本十分低廉,大多数用在搬运费用上,改成厂内自行生产,自然有相当多的利润,甚至有人说平轧高速模切机,只要把轧下的废纸边卖了,就足以支付人事及电力成本,相较于印刷机它不耗墨、不用橡皮布和酒精的支出。糊盒机的加工值也蛮高,上光、裱模等后加工,不一定日日有工作但开启运作也就有赚头。而王董随时查看设备有无需要改良的地方,如模切机前方去废的顶柱针,要排列有相当难度,便自己做一套可容易定位的治具,减少倾斜定位的麻烦。今到中年年纪仍喜好东改改西改改的,一部UV局部上光机的价位颇高,自己却在印刷上光液单元设计修改而省下近百万元,多动脑就能更有效率且越来越灵光。在后加工用45年的老活版印刷机印表单的号码、撕开的骑缝线之用,但老师傅配上老活版机,几十年下来有了默契,而新人已无法驾驭这门纯手工的工艺,所以引进一部A3尺寸的海德堡GTO 52小平印机,附加号码机、骑缝线轧断线的功能,来应对这些仍有必要存在的表单及号码工作,这部海德堡小机器采前吸式吸纸前缘,一张过了之后才能吸取第二张印纸,今天这样的体系已经没有这种设备,后加工仍分成包装及书册、表单两线都有的齐全设备。

1999年对青水彩色印刷来说,是面临一个印刷设备的大转变,因为有10个菊倍大尺寸平印机组、7个4+2+1菊全平印机组,但都是1990年之前「老一代」的手动装版,甚至是用螺旋张版的机器,装一套版要花20分钟(四色机)大尺寸更久,而且装版精度差,校版、调墨色很慢,得雇用一大批人,除非是长转的大批量工作否则产能低,老旧机器的海利斯比海德堡SP 102单色机更不牢靠,加上短版及长版印件两边都十分吃亏,因为上面所述短版耗用校版、校色每套1个多小时大水牛更久,长版印刷只能开6~7,000张时速,产能低之外,又有很多故障、维修问题,让王董及维修人员疲于因应。王董笑笑的说:我们维修机房里的工具及制造设备十分完整,才能维持良好的产能。最重要的是四个厂牌的印刷机,印版尺寸及工作品质也十分歧异。为此,花费很大的资金买入一部三菱重工的Daiya 3G六色高速自动平印机,这部时速13,000张有全自动印版更换,新一代墨控及自动化橡皮筒清洗装置的六色机,更有印版斜角微调装置。使用之下发挥新一代平印机在短版换版、墨控精度、再版放墨、印版装版精确定位,张力一定而印纹不变型下,容易套准又容易控制墨色的优势,可以用12,000张高速印刷生产,几乎是原来机器的两倍,长时间、高效率、可靠及高品质之下,首先将年事已高的海利斯四色及双色机汰除减少人事成本,次年(2000年)汰除了13年的小森二手菊倍四色机,2002年又汰除三菱重工二手菊倍六色机。从表面看来十分具有份量的大机群,却不能做到有效率管理及生产,而新一代高效率的六色机加入,可因应包装印刷多色化要求,也因应日益少量多样化的时代需求。

2003年起,青水彩色印刷在印前方面有较大的变化,购入五部PC及麦金塔电脑,加上各种排版软体做底片输出,这是在2006年公司引进海德堡Spura Setter CTP电脑直接印版输出机的前奏,另外在2006年也引进大尺寸Epson10600数位打样机,有这一整套的印前系统,不仅提高生产效率,也使工作精准度向上提升不少,使用底片晒PS版因底片的伸屈对套对有相当程度的影响,而CTP张张精准,因此在2007年获美国Adobe公司认证为APSP输出中心。而2003年在表面后加工上购入厚、薄纸全面、局部上光机、全自动压光机,把涂布面压光如镜面效果。卡纸裱合机用于印刷成品裱卡纸增厚、增强用,更有卡纸裱瓦楞纸增加缓冲性,这也使得上光及增厚包材工作更能得心应手,而不假外界之手。2007年购入财顺SBL 105自动平轧除废模切机,用于代替1994年起用了10多年的日本三和平轧机。2008年为了做样盒,购入瑞士Zun真德电脑CAM样盒切割成型机,2014年又买入财顺550糊盒机,做小尺寸纸盒高速成型糊贴用,这些加工设备依需求去做增购及汰换,维持有效加工及成品的稳定。公司为了达到标准化生产,在2009年取得新版的ISO 9001 ( 2008年版)品质保证认证工作。

在印刷机方面,10多年间仍以二手机为主,2004年买入德国Roland 700双色加翻转平印机,这个十分具有特色的不增传纸筒构造,在第一色双倍径的印刷纸尾后端,使用传递上的吸嘴掀起第一色(面) 印好纸张,再用翻转咬爪伸入掀起印纸尾部做翻转(双咬口)的动作,是十分精巧的设计,但未能大量的使用,可能和印纸的平坦性及贴伏平整性都有关,机器很精密却未能发挥效果,五年后售出。也因罗兰双色翻转机不够理想,2007年才又购入三菱二手单座(上下座)双面专用机,采用橡皮布对橡皮布双面软压印,因此机身高,而下座背面橡皮筒上也有咬爪,而且下座的供墨、湿润、印版皆在下方,已在日本用了13年上下,王董对此设备觉得有点奇怪,在那个年代怎么有非连续式酒精供水方式,而采用水槽辊上有毛刷辊,用刷毛弹出水珠(近水雾)给摆动水辊,具有什么好处?而且版面水辊仍装水?套方式。笔者回:以刷毛变速的供水,可用转速做供水量大小因应,最大的好处是水槽辊及刷毛辊,因用弹水出去无接触所以不会沾墨,而妨碍到区域有墨迹及供水变少的因素。2009年由于业务增加,又购入有18、9年的日本三菱重工3F二手四色平印机,这也是搭配原来1999年进口3G六色机,可以分担一些四色彩色印件,相信这部机的购入价格也十分有限,端看青水的维修调节,可用新机八成的生产能力就值得的。

2014年对青水彩色印刷迈向70周年前夕,有巨大投资包括厂房、罗兰Roland新机、第二代CTP、药盒喷墨机、订购德国SPS高速筒网印机等,整个投资加总在台币1.2亿以上,在这印刷业者不敢再加码投资的年代,王董却因隔邻有块7,000多万的土地没有买成,而特别加大自己的厂房扩建1,400多坪投资,加上购买一部卷筒纸切单张机,做为大批量包装印刷,以较低价的卷筒纸自己切单张,可能比已裁切好的单张卡纸,还要用裁纸刀修边省事,至少自家用好的裁切单张机,更确保客源的稳定。而且有了新厂房的2楼后,以前在印刷机房的模切、上光、裱纸、贴合机设备全部安置在2楼,同时较有空间做大印量工件的纸张、卡纸吞吐。但在多数的印刷厂漫说扩建1,400多坪,有140多坪扩建也不算多,所以青水彩色印刷也立下一个新的里程碑,连迎接公司创立70周年古稀之庆,在十年前以95高龄辞世的王桂川创办人,地下有知也会十分高兴,青水彩色也是叔叔、兄弟分别在水里、清水、云林开了四家王家印刷公司,都是由王桂川老创办人所提携开枝散业的。

在印刷机房,先提Roland罗兰R 700六色加上光及延长排纸架的R 706 3D LV新机,王昭明董事长说:「我挑选印刷机把性能、可靠、耐用性摆第一」,大家都知道罗兰机做工精细、用料考究,加上独有的传动轴做间隔差速传动,所以可以比别人印刷耐用一倍以上,尤其是六色加上光又有长排纸架更具其特点,所以不是买低价而是买最好用的。于2015年6月引进组装一个多月,现在使用即平稳且以近全速印制的卡纸包装品质非常精美扎实!在老厂一侧特别隔出一个空间放置这部远来的巨型机,和三菱重工3G六色机相比,R706加上光既稳重又结实,是以三菱3G机的一倍的速度在生产,不只做彩印而且又加上光一体完成。罗兰印刷公司在1970年至2000年的30年间,双色、四色机、六色机全部以上下双色一个印刷单元方式,直到DRUPA 2000年才推出每一个色一个单元制,采用双倍径压印筒、双倍径传纸筒,以七点钟筒排列方式,这种筒排列在今天是一种普世价值,有些厂家要晚十多年才转换成功,但所有的印刷机制造厂都改成「抗磨轴承」而不是滚柱,这滚锥轴承可以轻磨擦而且容易制造。但罗兰工程师到今天为了最好的网点及满版转印、再现,仍坚持使用燐青铜最具强韧耐久性的合金铜轴承。但很多人不知道使用全面接触的轴承吸震能力强及能防止冲击条痕发生,比抗磨轴承好,所以罗兰机在出厂前一定用全面40%黄、40%红、50%蓝网,做看似满版三色整面叠印的灰色演色,却是网点演色试印样张,OK了才可以出厂。在很多优势,抗磨轴承只须一滴油、就能两、三小时不加油仍OK的,但全面接触的铜轴承,一定要好油、整个吸入轴心外和轴承之间,形成一个极薄而均匀油膜,做高速、吸震承重的润滑,才可保持长久又低阻力的精密运转,这对读机械出身的王董也一定十分清楚。而罗兰工程师为了保持使用全面接触的铜轴承,就得付出一个大代价,也就是自1990年开始,多色平印机在日本发展版位偏斜的校正方法,在三菱重工、小森公司都采用印版筒飞齿轮侧做偏心±0.15mm小量偏斜位移,齿轮侧利用了抗磨轴承的外框有极微小的弧框做可扭曲位移,抵消滚柱的偏角失去均压的不良现象,但日本秋山机和罗兰机都没有改变使用全面接触铜轴承,一旦偏斜造成轴心和轴承偏位抵角的不良无油膜的磨擦就容易烧损。秋山印刷机工程师改用松版尾夹,在版口以斜楔调节版口反夹偏斜,做印版偏斜调节。而罗兰印刷机工程师比较大器,不从停机、版夹用斜楔去做校正,而使用各印刷单元间的传纸筒做单边微升降,使传纸咬口的大小变化达到版位偏斜效果,也因为传纸筒的作用没有压印,所以有的只用滚珠轴承或滚锥轴承,对轴心偏斜耐受性大,但仍要考量齿轮的啮合也会有偏角产生,调量方面仍有限制,但这种方式对机器传动损伤很微小,却有第一座本身不能动,须由咬口前档深浅做位移,其他如二色座要调偏斜,须使一、二色间传纸筒单边上升或下降,若上升时是可以调到第二色单边偏斜,但2-3色间的传纸要反方向做下降、上升单边做补偿,才不会第二色以下皆偏位。这是一种较复杂的调节偏斜方法,却是对印刷机不影响印刷筒齿轮的好方法。王董要我们看他为让R 706+ L机器固若金汤,特意花费几十万元,购买几十片6mm的厚钢板铺设在R 706+ L机台底下,使接触面更结实而且可扩散点或小区域的压力,更可防止因机器长时间运作震动而产生地面下陷,使机台失去水平及安定的支撑。王董笑笑的说:「这些钱并没有白花,现在钢价便宜,等20多年后机器移动了,这些钢板仍有其价值。」这可看出主人家十分重视在16年后再进六色机的机缘。而新机的稳定性,以最高速全力运转其机身也摸不出有任何震动感,而且操控性很好,原本装在控墨枱上的Techkon浓度计,则被移至枱边上操作以免妨碍工作。经过3、4个月操作师傅们也都渐入佳境,整个版面及数百张印下来的墨色十分安定,相信在供墨系统的温控之下,保持一定的温度,所以印墨也可保持良好的安定黏度及流动性有关。在印刷机设计上面,其实最难的是要防止各式各样不同外径、不同硬度的圆柱体墨辊、印刷筒的共震,加上有时共震并不出现在所有速度,而是阶段性共震,但是高速共震发生机率偏高也是事实,所以前述的海利斯.欧利亚Harris Aurelia的供墨系统,是世界上墨辊最少条痕的平印机之一。而曼罗兰机有百年以上制造平版印刷机经验,对防共震及条痕发生也有独到的地方。而青水彩色没有用供纸、收纸枱的不停机装置,所以仍每一堆纸更换一次印纸及成品堆。

青水彩色印刷另一对主力机是一部三菱3G六色机,它不像新R 706+L的机器具有上光一气呵成功能,而且用IR及热风固化,仍采用一般自然乾燥方式以较低印速做生产,但也是全自动不假人手的退版,不用人手提起再导入新印版,三菱重工的平印机耐操性也很好,只不过用久了条痕较多。另一部前述的双面专用机,只有一个咬口、软压方式印刷,用来印制书版居多。在印刷机房仍摆放着一部用了45年的老活版机,已有一段长时间没用了,王董念旧下计划未来将陈列在2楼的历史展示室。而替代这部活版印刷机的海德堡GTO A3小尺寸平印及多功能平印机,是一部可用3、40年的机器,目前已用了20多年!但情况仍然很好。目前的印刷机房仍有相当的空间可扩展,但往后有机会朝向数位印刷去发展,因为中国大陆在2015年实行全面药品监管码,每一批药品必须得到一定批量及序号,才能在每一件产品上列印管理,青水彩色承制一些由台湾外销到大陆的药品包装盒,因此在盒子上面也要列印这些被赋予的药品监管码,于2014年7月购入英国Domino数位喷墨头,配合供纸、输送、喷墨列印、LED UV乾燥固化再行收集,也因为很多药盒表面都有UV上光、裱膜到使用压箔做材料,自然不宜用自然乾燥、热风乾燥的水性墨,而含有VOC的溶剂墨虽可解决附着问题,但VOC会挥发出味道也是不可以的。另可使用一般UV固化但耗能较多,所以青水彩色印刷选用最环保的LED UV固化方式来列印药品监管码。目前承制的印件并不是很多,但已有需求也要配合才能另辟新的市场,否则这五、六百万的投资,是否能在短时间内回收也未可知,但对青水彩色印刷也算是除了打样之外,第一套生产型的数位列印设备。

在印前方面有5位设计编辑人员,是于2003年进入PC、M AC平台做设计及底片输出,到2006年购入当时新型的Spura Setter CTP,使用海德堡CTP版材,在2015年新印刷机入厂时,又更换一部Spura Setter,因应罗兰R 706 L加上光新机,当时在引进CTP时,同时也引进Epson SP 10600大尺寸喷墨列印机做数位打样用,现在则改由1020 mm宽幅的Epson SP9900喷墨列印机。而青水彩色印刷是以包装盒生产为主,所以必须要有盒样的设计,CAD电脑盒样及图文结构的数位影像及切割、压暗线设计,然后用喷墨列印样盒及数位切割,所以早在2008年就购买瑞士Zund真德的切割机,做一些纸盒设计和喷绘后的样盒切割。这对青水彩色印刷以纸盒、纸箱、展示架、吊牌的出样有很大的帮助,不必用手工做切割及压暗线,而且喷墨机也可做大图输出,新一代R 706L也可做CIP 4的资讯连结。

在前端的纸张材料准备,除了有台中市竣田公司的高精度裁纸机之外,青水彩色印刷也走向卷筒只切单张的方式,原本已购入一部二手的卷筒纸切单张机,因在组装期间又有大批的工作,由国外造纸集团外包下来给青水彩色代工,因此又向台中市一家外销世界的精创公司,采购Good Strong品牌卷筒纸切单张机,采用双螺旋刀有更好的速度及精度,而且裁切边十分光洁,没有纸屑、纸粉产生,有利于印刷机减少停机洗橡皮布及供墨系统,而且印刷品不会有斑点支障发生。在厂房的2楼有很多1.5吨重的大纸卷材料堆放,看来又得忙于裁切及印刷,事实上台湾多数印刷厂容不下长达14至15米的卷筒纸切单张机,而这里却有新机在裁切运作,另一部二手机仍在组装中,自己能切纸又可保有卷筒只切成不同尺寸的弹性,而且要是文化用纸采用同一卷裁切,其效率虽低却可保有张张都是前后张,不会有前后张会发生不同批号或不同卷,甚至纸张弹性、厚薄及其他纸性相异的变化,这对湿式套印十分不利,而青水彩色印刷的用心也是业界少有的。

彩盒印刷后的后加工,新的Roland R 706 L型,其字尾L代表着最有效率的水性上光连线,不只不用再换机器加工,而且Roland机的上光系统十分精密高效率,更可在延长排纸架上以红外线、热风,将水性上光涂料乾燥固化而不用喷粉,一落印刷卡纸1.2米高,不会发生沾黏、背印,不过有些在原有三菱六色机、四色机印刷的卡纸,在2楼一共有8、9部后加工,包括财益UV上光、也有上光再压光的设备、局部UV上光、全面厚薄纸上光,而一部由王董自行改装UV局部上光的印刷机,节省了不少钱是王董十分得意的改装机,最近更买入一部厚涂布UV上光机,全套德国SPS公司筒网版印刷局部厚增上光,这是由台北专业上光厂退下来的机器,有些设备并非天天使用,却又不能没有,由于此次兴建1400多坪厂房,才能有那么大的空间做表面加工,让少数的工作人员在机群中工作。大家也要熟悉各个不同加工机台的特性操作,完成不同的全面性、局部性上光或做裱膜工作,这也是地处非包装印刷聚落的工厂,必须自己具备能力去处理全面性的加工作业。在表面加工之外,一楼有裱厚卡纸,对印刷成品的卡纸厚度不够做双张裱厚工作,如印350g卡纸、裱400g成750g的厚重卡纸,有的在卡纸250g之后裱瓦楞纸,如E浪、F浪,然后才做模切、糊盒。目前青水彩色印刷以财顺SBL 105为工作主力,不只模切也做去废的工作,减少后续人工。厂房内也有两部不同大、小尺寸的折纸、糊盒机,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因为要因应自动化包装生产线,成型后的尺寸精度要求较高,否则在装配时不易顺畅。在现场有大批量饮料包装的单张扣式提带卡,可以不用糊帖,用纸卡的轧出扣具做包覆及扣接,最后有三指伸入的提孔,让使用者方便提取,这是国外专利的扣式外围式卡纸包装,而卡纸的抗撕裂力也要十分强大,才能耐得住一盒六罐铝罐,大约3.5公斤上下的运输、仓储及提物重力而不致损坏,我们没有专利权只有纸厂一路由纸张供应、设计供应档案,做印刷、上光及模切,全由国内印刷厂承包赚个蝇头小利。

说到1440坪新建厂房,挑高有的达十多米,为了屋顶的散热,采用一种双侧包覆中央通风,曲折出风口的大柱国际工程公司「风尚强的消防免电排风系统」,完全不用能源,不只房内热度会上升在曲折长条空间里,向侧边又往上排升,而且也证明在火灾意外时,可有效将烟尘、火焰排出。最令王董感到十分满意的是,2015年在数度颱风来袭的强风被有效的阻挡,由两边侧板往上排出,室内并没有一滴漏水。另有一部3.5吨的工业用电梯,负责将大量的货品由一楼往二楼或由二楼往一楼搬运。在另一面南侧有危险物品储存室及一个货柜、货车装卸货的平台,可因应大批量纸张、原料卸货及大批量成品运出,整体厂房建坪已达二千多坪,而目前的消防法规十分严格,要设有足够的警告系统,更要有足够的洒水系统之外,一些安检工作也十分繁重。而今天重视员工的方便,一定坪数以上就认定未来一定有多少人员会在场内工作,在这分配之下,有5、60间的厕所,而水龙头也同样是一整排有5、60支分散在工厂四处,王董笑说:目前每一个工作人员分得一间厕所仍有剩余,但法规如此规范又能如何?

青水彩色印刷在王昭明董事长的领导下,仍是一家族公司,女儿及侄儿王世亨也在身边,而70岁高龄的王昭明大哥,事无巨细都在掌控之中,员工也自己培训,虽年已过古稀却仍爱思考、爱动手做的心愿,一本初衷的勤奋做事,承继乃父一辈子勤劳实践之风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