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经营管理 > 成雅印刷多元材料及印刷加工应用

成雅印刷多元材料及印刷加工应用

台湾《印刷人》第210期 更新日期:2013-02-07

目前台湾许多传统平版印刷业的经营者,几乎很少人会想再投资购买新的四色或更多色的平印机,因为他们很明确的知道,在目前价格十分剧烈的竞争下,未来印刷价格只会降低不会升高,而且目前印刷厂的印工已经是有工作做也没有盈余,而往后价格要降且材料再涨价的情况下,怎么算也会亏得比现在更多。所以在没有找到自己有利基的市场之前,实在很难再投资于轮转或张叶平印机上。

而成雅企业公司在温子彦董事长、温智超父子经营下,投下一百万欧元买入一部曼罗兰R-200的6色加上光或模切加工单元,高排纸架的菊半新型平版印刷机,在工件量不大、工作不是那么满载下做新的大投资经营,是因为成雅公司是以凸版起家后来转型平版印刷,现在是以商标、布带、吊带,各式各样的商标、标签、塑料、金属加工装饰的工件,很多工作不见得要自己生产,可找到代工的人做生产,自己则掌握质量、掌握客源及满足客户的需求当为第一要务。

成雅企业公司位在三重光复路二段,以占地四百多坪的土地做为生产基地,最近在三重疏洪道近边有大规模都更,有芦州线往辅仁大学站设在光复路口,离机场捷运也不远,加上快速道路匣道在厂房三、四百公尺,是非常发展地方。温子彦先生入行印刷业四十年,从活版印刷开始、检字排版、活版印刷,他甚至做过活版墨辊的灌胶工作,在以前是以极软的「水胶」做为灌制极软不到15? Share的活版胶辊,水胶本身是固体,在灌制前要在锅中用水蒸气加热熔化,将铁芯放在墨辊铸筒的中心部,在倒入热熔水胶后等冷却凝固,才抽去外部筒型铸范,形成光滑均匀的水胶墨辊,虽很好用但不耐久,一个月或更短时间刮伤就不能使用。温先生在活版机之外,也操作过早期一些德国自动凸版机,加上又学习一些没有用照相平版之前的转写制版,以今天工艺来看,的确是一门很烦琐的工艺。石头版材上直接绘制原版,尺寸小必须用转写复制多份有印墨的浆糊纸,再做排列组合成印刷的「大版」印刷。这个取转写纸的工艺,先从准备浆糊纸做转写的载体开始,在毛边纸上涂布一层不干的浆糊,大家想浆糊本来要水份蒸发掉了就会干燥坚固,如这样就失去转写完整印纹的能力,所以转写纸的浆糊调制除水之外还要加「甘油」,这种透明没有黏性浓稠液体,其特性是可以湿润物品但不蒸发干燥,所以浆糊一旦被涂在毛边纸上仍要挂在绳在线,俟水份蒸发完了后,甘油仍会保持浆糊未干透的黏稠性,将来用以从石版上取下印纹转写油墨,如果排10模就取十张转写纸,获取十张印纹墨在转写纸上,再用厚卡纸做印刷裁切的版位,将「反向」的浆糊转写纸一张张插孔暂钉在卡纸上。再拿一张磨好表面处理完善亲和性良好的锌版,覆上这个卡纸上有转写纸的印纹,在加压下印纹墨就从转写纸面黏附在印版面,然后拿下做背板的卡纸,留下覆被版面的转写纸,再用湿巾抹去毛边纸的转写纸材,最后留下浆糊层也一并拭去,只留下转写在印版上印纹墨,达到增值转写制版的目的,其实这样弱油气的印纹,仍不足以耐印一、两千张,还须做增附印刷用制版墨,更有烤版使制版墨熔入印版上毛细孔内才能耐印上万张。在转写制版工程需要很多工艺去完成印版,今天只要一张CTP版放在雷射曝光的CTP印版输出机里,就出现又精致又耐印的平版,而且精度在0.002mm以内,昔日套色能有0.5mm以内的误差值已是托天之幸。印刷机也是手工走纸,自动平印机仍是大厂专属,机器太贵产能太大,一般小厂用不到,在印刷手动、自动凸版印刷机,以及活版、凸版到平版交替的年代里,温子彦先生学得一身印刷及材料技术厚实工夫及基础,回想在当时,只要印刷金粉工作,到今天仍然有鲜明印象,整间工厂、整个工作的人都是「金光闪闪」的,因为当时的金色油墨色泽是很暗沉的青铜色,印出来也不讨喜,要印出好的金色唯一方法是利用扑金粉方式,在台湾只有极少数三、四家印大量商标印刷厂,他们有重动式采金粉机,利用输送带把印刷凡立水黏胶的上金粉印刷品通过输送带,再用毛球把金粉布于印刷品上,有印刷黏胶的地方就自动黏附成亮亮金粉色印纹,再通过毛刷去粉,把纸面没有沾上金粉的地方清除干净,一方面省金钱,也可以保持印纹完整性,而这样采金粉机不止价格高,而且耗用大量金粉在采金粉机上,没有一定工作量是养不起的。所以使用手上来撒布金粉,再用人工拿布抹去多余金粉,以至于房间里、桌面上,采金粉工作的人,手上、脸上、身上全是金粉,要是今天要去参加化妆舞会,这身金妆不用打扮准是天衣无缝。在以前油墨黏性和纸张配合并不是很理想,只要油墨黏性太低印版容易起脏,而且会亲向水辊,因此为降低拔纸毛现象,时时会有油墨中加入「玉米粉」降低油墨黏性的做法,或加入蜡质的康版墨添加剂,但加入太多这些破坏或降低油墨黏性的调节剂,有时也会出大问题,包括再迭印性过程、油墨无光泽,更惨的是在黏塑料膜的时候,因为油墨中加了太多降黏度的添加剂,在油墨一旦干燥了也没有好的高分子层结构力,形成一个纸张和贴塑料膜之间的分离层,一下子就从纸面上把油墨层剥落下来,这是一件添加物形成意外故障的案例。

在成雅厂房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部温子彦先生创业时所用的大型圆盘机,也就是一部动力方式的平压凸版印刷机,在香港叫做「照镜式印刷机」,在老一辈人眼中是一种简单耐用印刷生产道具,在年青一代的印刷同仁连看也没看过这样的印刷机,它小到只有A4大小可以存在街坊里,小印刷文具行没有马达,先放入排好一张名片的活字版,用手把纸张放入压印端平台,再拉动长柄进行上墨及使纸张在压印平台靠向活字反加压印字,事实上在扳动时,一组墨辊由上方圆盘取得印墨再滑过印版,落入印版台下方,使印纸和印版完成压印,当印纸和印版离开的后扳,墨辊组又上到供墨圆盘上去取墨,而圆盘上的油墨有的是用人工涂布并没有墨槽,成雅这部就有墨槽供墨,而且圆盘也以旋用棘轮,一点、一点的旋转弄匀供墨,因此开印前要先手扳供墨几回,不止上墨在版上,同时也把上面圆盘上供墨弄均匀,由于圆盘及墨辊上的蓄墨量,在不供墨下印几十张的墨色差异有限。温先生在二十多岁时自己创业,当时就凭着这一部六开动力圆盘机闯天下,这是台湾很多创业者的心声「置之死地而后生」,将自己身边所有可用资源全部投了下去,不能失败,失败了不只一无所有而且更会负一身债,所以不管怎么忙、怎么样的苦也要撑过来。这部陪成雅创业的圆盘不仅没被卖走沦为废铁,而且刻意油漆、电镀,一些把手、开机、加压杆头更车制尼龙耐久材,温子彦董事长更写上字期勉公司同仁,要想到创业维艰的日子,没有三十多年前一点一滴的努力,就没有今天的广大客户群和大家未来的依托,相信一个肯多方面思考又能往前看的精神,一直都是成雅在印刷产业上,再延伸出许许多多生产及业务的成功动力。今天印刷已比三十多年前平版印刷要事先挂纸调湿,使纸张含水份的湿度值,合于印刷生产的均匀及足够湿度,今天就方便太多,很多版式、材料、纸张问题很少。温董事长举了一个例子,平常印刷出的印件都没有沾黏、背印,但最近却常常因喷粉防护不足,产生后印张背面为前印张上的油墨弄脏,不但要用人工去擦拭,且耗时又不太合于质量要求,操作机器的机长反应「我就把喷粉的风量加到最大了!以前开一半就好了,现在仍然会沾黏背印呀!」机长的看法很简单,我已尽力以最大调节量但仍然不行!温董说:「机器、材料是固定的、死的!人如何去活用、改变是最重要了!」是天气的关系,天气怎么会和喷粉量扯上边呢?主要是湿气,长久下雨湿度很高,一旦压缩过的空气更潮湿,甚至于超出露点,结成一层水在空压机底下气筒里或其它地方,这些喷粉成天在印一张吹一次气,提起上层一些粉到印刷纸面,几千、几万次下来,喷粉系统罐内的新鲜喷粉老早黏结成块状,再吹也吹不出一点粉来,就算吹再大也徒劳无功呀!为今之计换上新的喷粉,将先前用过受潮喷粉拿去用文火烘培一下,让结团块状的喷粉又干了活起来再用,只有想用气吹大一点喷粉越用越糟,无法解决问题的。一个抱薪救火、一个釜底抽薪,正本清源才是最重要的解决问题王道。温董说:「昔日买德国印刷机很贵,耗材更是一大负担,一旦机器修理更是贵死了!勤俭创业的事他举两例!」首先是一部单张给纸自动凸版印刷机,花了好几百万买的,一切都很好,有一天时速的秒表不动了,师傅说要修好开机比较心安,其实开多快只要听转速节奏也十不离九!在没办法下去问修理海德堡的日本人森本技师,他说没有现货,要订货一个十万元台币,在当时一间透天厝才二、三十万,没办法自己拆下来看底下一个齿轮崩坏,温董去找修理出租车计程秒表店铺,看看有无合用小传动齿,结果有了要价一千元,本来大约三百、五百元,但他们看不是本行的稀客上门,所以算贵一些,买了齿轮换上之后就在用了!而森本技师看看十万元生意没有上门,所以不死心来问问是否要买呢?温董说我们自己修好,改天有人要修我只收一万元就够了!另一件是前吸式吸嘴,一排有十多个带橡皮套的吸嘴,橡皮吸嘴很快就磨损掉,一组换下来要两千多元,但耐用性不久,看起来消耗品太贵了又不耐久,到台北市后站太原路找卖橡胶店,拿吸嘴给店家看,店家说有更好材质及耐用性的橡胶一张五百元,再去锻造两个外圈及内圈钢模,做模型切出橡皮吸嘴套,一大张切下了好几百个橡皮吸嘴,只花个一千多元及时间,好几年都不用再购买原厂吸嘴,这也仅仅是一个例子而已。很多工作都只有一个要领,像布标印完再加热一下,墨色固定性高又耐洗的。设备从斜臂式商标印刷机、凸版印刷机,海德堡平印机、Roland平印机,到现代化六色加上光、加工单元R-200型平印机。而温董一直感念一部老老的Roland Parva双色平印机,俱有上、下座的一个印刷单元双色自动平印机,三十年了现在每天都在使用,另一部双色短机身、低排纸架的R-200机器,操作性反而不如老Parva机,而且低排纸架一下子就满马上要更换纸堆,做起来麻烦。新的R200 6+L高速平印机,在操作上、生产效率上都十分出色,而且有六个色又有上光单元组合,做起事来十分快捷顺利,新一代曼罗兰RCI控制台,可以存放放墨及尺寸变化记忆,只是单机没有联机在PECOM设备上,所以放墨要用人工目测方式,没有接上JDF文件和印前作业联机。而目前的瓶颈是手工调墨式,要靠人工的视力和个人经验,既耗时又耗墨之外,往往又耗用印刷机时间去做色彩匹配的调节,有比较好的方法可以做改善的,是使用计算机配合测定仪器,使用Lab△E值的差距做变化,最重要就算用手工调墨也要做计量的量测,做百分比计算形成比较有利的数据管理,那么再版时就方便很多。在平版印刷之外,公司并有四部斜臂式多色凸版商标机,使用卷对卷方式,靠斜向高低往复式压印做多色凸版印刷,斜臂式凸版印刷机俱有一个压印台面,如何做四色印刷是一种很有创意的想法,上面必须把四色彩印、套印版依纸匹的每次位移量,做好间距定位的排版,为了供应四色墨到并排的四色印版上,墨辊采用切割式才不会四色在左右匀墨时发生混色现象。而墨槽也采用四色墨隔槽分开,因此墨辊以田径场的?圆形轨道,旋转川行于供墨的墨槽组和印版版面,再回墨槽组一直在?圆形轨道上一直旋转巡回,却能利用四色断墨区隔做一次四色版不同墨色供给。起印时,在第一色版印完之后,被印纸匹要正确位移到第二色版下,在斜臂上升后做印刷,如此再往第三色、第四色完成,机器很小效率却是很高的多色凸版商标印刷方式。后头有不少联机功能的设备如裱膜、烫金、模切、去纸边到切单张等等,到今天一些小批量、合适一次解决的印件都在这些机器上承印。而为什么发展大量平印,主要是凸版版材最早每坪(1吋×1吋)2元,后来涨到五元还不止,一张两百坪印版要1,000多元,平印的印版才一百多元,而且平印上机快、印刷机上去后不用压力补偿变化,印机速度高而且自动化程度高,所以海德堡凸版也曾改到KORD的凸版供纸、收纸的平版印刷机,到今天则全部没有海德堡机,是100%罗兰机,因为罗兰机的耐用精密是很大优势。在布标、织带印刷,它是一种和一般印刷极为不同,只有一、二公分到五公分宽幅,有些是窄厚的名牌吊带,印上公司文字、大活动的标志名称等,有一部四色更窄幅印刷机,采中央压印滚筒,四面卫星凸版印刷单元,可以印刷厚的织带只有套色。而温董也不惜重本购入英国布标印刷机,可以正六、反二的八色印刷,套色十分精准,像数mm的各国万国旗也能套印十分精致,而且很多布标是供成衣或纺织产品做装饰用,一般印刷之后仍不能耐洗濯,须加热固化以减少洗濯的脱墨褪色,在这里又比商标印刷更小尺寸。

除印刷之外,加热的压痕使皮革有烙印的加工,应用在一些牛仔裤、包包上的品牌、饰物,客人有需要也要加工烙制,吊牌的圆角、打孔、穿线也是其中加工的条件。两部大小不同高周波加热封口机,可以使塑料材料做成袋状、黏贴封口,有一部长尺、宽幅在两米的大型高周波加工机,可以做相当大尺寸塑料黏贴加工。并且有小尺寸自动的卷纸模切机,做圆标外型自动模切收集加工。平压式油压模切,在平张纸上一张或一迭印纸,上面放单一钢刀模,再置油压压盘下,加压使刀模切入印纸完成外型模切工作,一切从机器、半手工到手工的工作,随工作需求量的变化,才购置更高速自动化设备生产。今天台湾印刷业界比较注重大量生产,走入一种「车间」高度资本投资,而后端的装订、上光、模切、制盒或其它工作,全部是外包或客户自理,在总体的业务往上升的时候有不错利润,但到今天因为经济不好、需求不振之下,只做「车间」的厂家,大家在印前CTP化、印刷数控化之下,所有的设备、技术大家同构型太高,所以不同的条件只有拼价格,到了血本无归的工作比比皆是。像温董走的是另一条客制化,您要塑料射出、皮革、铁制、珐琅的,只要有需求我去想办法找人做、自己手工、机器伴着做,就是要把事情做出来,因此有一些加工设备都是平常不用,要用到才忙着做,更大量工作也委外生产,自己只是回来做QC品检保证产品的合用质量。台湾目前有一些日本来的印刷订单,有一部分固然是大量的书册,而有一部份则是印刷后的加工,须用大量手工在模切后、装订后做黏折的加工,很多人以为我要机器高速生产,那来那么多闲功夫、人力去做加工呢?所以也就不做,殊不知日本的人工更高,拿来台湾加工只要合算也就可以做的,相信成雅企业在温董的信念下,2D、3D动画也可以代工做,反光标示、标签到钥匙圈也可以供应,保持开阔的心、开阔的市场,不要自己限定在某一个方向、领域,有工作上门,有利润就服务的道理,由印刷再往外一圈、两圈到几乎和印刷不相关的业务,去开拓熟悉市场,所以事业也就越有发展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