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奥西Oce Venlo文洛德厂参访记

台湾《印刷人》第203期 更新日期:2012-05-03

2011年5月19日,在参观杜赛道夫Inter Pack包装展之后,由德国科隆旅次乘坐包车,北行前往荷兰Oce总部参访。

原本在德国与荷兰边境要检查护照,但今在欧盟一体下车子就直接行驶过去,进入荷兰境内不远下了高速公路,一路上便有三、四个Oce标志的工厂,这家拥有一百三十多年历史的公司,起家于荷兰Venlo文洛,所以只要在GPS上设定即可找到总部位置,来到Oce公司厂外即见早已为我们升起的一面国旗,很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在海外产品经理接待后,由博物馆女导览员带领大家前往Oce博物馆,博物馆外观看来像一家商店,导览员说:公司创立于1877年本名并不是Oce,在制作复印、晒蓝图及影印设备之后,于1923年才依荷兰文改成Oce,在这附近有近十处工厂,另外在瑞士及德国慕尼黑也有大型工厂,此地生产平台喷墨机、复印机为主,慕尼黑则以Color Stream高速卷对卷雷射列表机、Color Jet高速卷对卷喷墨打印机为主。Oce早期是以化学制造为主,因此在进门处有几袋麻布袋装有亚麻仁和玉米,他们利用植物性油脂做成「人造奶」的玛卡琳产品,在市场上反应规模很大并营销于全世界。Oce早在一次大战之前,就研究有关工程图的晒制方法,最早是将蓝图纸和半透明手工绘图密合之后,采用碳精弧光灯做晒制曝光,使手绘半透明原图上的空白处的涂布层曝光固化,再把曝光后的蓝图纸拿到氨水(阿摩尼亚)蒸气中熏显影,将绘线部份未曝光的感光涂布去除,形成蓝底白线条的工程图或设计图称为「蓝图」,这是一种简易而有效大量复制工程图的方式,流行了五、六十年。除了原有氨水熏制显影蓝图之外,1923年Oce自行研发紫外线曝光,采用光分解方式在底片曝光处呈白色,未曝光处的黑线在晒制、显影后呈蓝色线条,呈现更清楚、更容易明白的阳图画面,这种重氨盐感光剂也用于平版感光印版上,做为早期PS版的一种长效型感光材料。在这些科技支持下Oce的生产分为感光纸的大量涂布及制造贩卖。曝光设备制造。蓝纸折迭加工设备研发贩卖。从早期平台式的曝光,甚至于二战之前,仍须将感光纸与设计稿做平整贴合后,送到太阳光下用最环保、最经济的方式曝光生产,笔者记得在小时候的1940年代,就有这类须靠天吃饭的生产方式,在有阳光时做得又快又好,当阳光进入乌云里就没戏唱了。而在自动曝光机生产之前,有使用弧光灯做图样和蓝图纸曝光,早期是用两盏灯的方式,接着才有高效率的透明圆筒,以外包方式由机体中央把弧光灯上下吊来、送下,对四面环状产生等距又高效率曝光,从这一代的手工到自动化,有大筒及输送毡带加压的大尺寸晒蓝图机,Oce在蓝图晒制方面的改善,如Oce 4500、Oce 4800大图晒蓝图机出现,更骄傲于1960年代,前往美国开拓蓝图机、蓝图感材市场,获得很大的成功。在晒蓝图机之后,Oce便朝向第三方面的蓝图裁切、折迭及分件工作,所以Oce的研发是很深入,并针对市场的发展做反应。

以化学品起家,然后用化学感光成像的晒图,做出完整事业群的奥西Oce公司,早在1954年就介入电磁成像的复印机生产。在展示间的桌面上有一小台Oce 2的电荷成像复印机,因此Oce在影像方面,除有前面所述的感光化学蓝图材料、机器及加工设备之外,另有电荷成像的影印科技,其商用化的时间比美国复印机产业更早,只是规模没有美国来得大。数年前曾到访Oce慕尼黑生产线,当时只要提到美国的竞争对手时,他们总是嗤之以鼻,根本看不起,原来是有这一段研发领先上的傲骨。1970年代Oce就发展出工业级复印机,在机器产品结构上可用20年,与多数使用寿命六、七年的复印机的差距相当大,此外,复印机外壳以金属制造机身,在1970年代也领先同侪。1980年代,Oce已把复印机和列表机结合在一起成为数字输出机,并采用卷筒式供纸的领先技术,但直到1990年代Oce产品才出现于台湾市场。Oce的机器价格较高,是因硬件机械的可靠性、耐用性好,另一方面Oce长期以来,在电子信息上的研发比较领先之故,如1970年代的CPT信息站,使用8吋软盘内存及信息处理。今Oce Prisma的多任务流程管理也很好用,而且也不断的在研究发展下来,因此Oce的打印机也具有强大的功能。若说Oce在单张彩色雷射(LED)列表机方面,先有Oce CPS 700型是色粉打印机的另一种发展,到了Oce C900型的彩色雷射打印机,和其它公司有极大的不同,因为所有雷射彩色打印机只有CMYK四色成像,而C900是在CMYK四色之外又加上RGB三色成像及色粉,成为不论一次色CMY的浓色、淡色,全部只有这些色是单色色粉,而C900不论一次色、二次色都只用一次色粉,所以RGB三色不用任何双色色粉重迭(如黄绿色非纯黄、纯绿,自然也有一些重迭),可以用黑色做压抑色或浊度,大幅降低色粉重迭不易转移迭印之外,色彩稳定性也比较好,在固化时也因大幅降低色粉厚度而效果比较好,但因是七色成像所以打印速度降低近一半的程度。DRUPA 2000年会场上,Oce发表C9000型高速卷对卷高速雷射打印机,他们宣布往后会往上面添加色数,起先加一色成为双色、后来又成三色,到2006年春完成CS 10000型四色机,并于台北南港展馆首度展出,在亚洲至为轰动,今Oce蓝伯斯特总裁当时以副总裁身份前来主持。

Oce的转写皮带科技,也用在黑白的单张纸打印机上,有极精确的双面对页能力,速度达每分钟212张A4 的高速打印。而今Oce的主要科技是Arizona型大尺寸喷墨机以及高速Jet Stream,它比CS(Color Stream)更高速、更节省成本。而Oce和Konica、Minolta有长久合作关系,像Jet Stream的喷墨头也采用日本Kyosera京瓷的产品。2010年初日本光机大厂Canon以优渥价格合并Oce公司,也使Konica必须重新布署欧洲市场。在Oce研发电子成像科技时,在耗材上也遇到很大的挑战,至今全世界能制造OPC(Organic Photo Conduct)有机光导体也只有四、五家厂家而已,这是能带电荷及吸附带电荷色粉的材质,能够将光的能量来平衡非印纹的电荷,留下印纹部份的正电荷,用以和带负电荷的碳粉(色粉)吸引,形成可以转移到纸面或转写带上,再转到纸面的印纹固态墨,经加热熔化使粉体烧结并固着在纸面上。在此次的说明中,了解Oce公司在研发OPC及研磨成像干粉过程是十分辛苦,在50多年前的生产线人员,身着防护衣、防护盔甲就如潜水衣并要附有送风管,在高温40多度相当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工作。如今色粉成像方式,若以175线1%网点才只有14μ大小的网点,5μ色粉要成像也只有几粒色粉而已,若要以再精细如2μ色粉成像,虽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却受安全卫生法规的限制,因微尘粒径小于5μ在吸入人体肺部后,肺部、气管上的粉尘排除纤毛,无法在扫动中把这些细小的入侵粉尘排出体外,对呼吸道及肺部形成尘土的沉积硬结,妨碍肺的正常换气功能。在这两难的情况下,使色粉成像无法能像HP Indigo以水性液态成像的电子墨,可使用更精细的颜料及树脂媒染体形成更精细的印纹和网点。且在感光鼓、感光板上做OPC光电感应层的涂布,必须在高温又危险的环境下工作,若OPC涂布层较薄较容易工作,但工作成效较不耐久,反之涂布层材料多,较不易工作却可保用较长时间。在复印机及数字打印机之后的后处理分册工作,有一套十分完善的收集器,有的分格、有的用一个像圆柱体横倒分格,若有30份的影印或数位打印,在第一张印制后即分送进30格中各一张,再印第二张又各送入一张,直到整份印件全送完,便可从30格内逐一抽出已配页好的影印、打印之印件。

Oce为大图输出的贴心、自动折蓝图机器,至今工程中仍有这些代替人工的大图输出折纸机在服务。另外大图输出本来使用蓝底熏氨水的方式,早在六、七十年前被Oce改成使用光分解的重氮盐感光剂的白底工程图,现场更有Oce C600型的915mm宽幅的新一代固体墨喷墨的工程图喷列机,后面也可以带有大图折纸处理系统,只不过C600的原理是脱胎自早期喷蜡的方式,而现在有的使用Latex乳胶,C600最大优势是不用任何干燥系统,可以自动冷却固化附着,而且抗水性比一般水性墨好也十分环保。导览人员开玩笑的将固态圆型喷墨科技,说成像极了可以吃的巧克力球。博物馆上、下的整个展示有一百多年历史,而介入晒涂产业也有九十年历史,所有原理开发、耗材生产、机器设备都十分的新进耐用,可见Oce公司做事精神一点也不马虎。在进入1950年代的复印机是执世界牛耳,全金属制造的Oce 155型复印机,不仅是OA办公室自动化产品,其工艺和当时电子雕刻制版机是同等级工业级产品,与日本乐达Minolta的合作生产也回到1980年代。相片上也展示1996年Oce慕尼黑厂落成,这是一座有三、四百公顷的巨大厂区,具有现代化生产的工业并采用很多环保措施,为节省能源利用地下的很大空间,运用冬暖夏凉的地底下温度特性,由地下抽气来减少夏天冷气和冬天暖器的消耗。在步出博物馆门之际,遇见日本Canon公司数名高级人员也前来参观,在地球村时代,公司被买来买去也不知花落谁家,是件十分无奈的事。

参观完博物馆之后,海外营销经理在一间很气派的公司餐室招待我们同用午餐,藉此我们向经理表示感谢他的安排,尤其在旗杆上升旗之事十分贴心受用。这位经理向我们表示,他在上高中时,就决定不再进入学术研究的大学之路,却能在工厂内学到很多生产技术和知识,从而再回大学完成学士学位,一年多前从生产在线调到海外事务部门负责东亚市场,年岁才只有31岁就能独当一面。反观台湾教育,父母往往要求儿女至少大学毕业,深怕孩子一旦进入社会后,因出身低而矮人一截将永远无法往上爬。其实目前的台湾教育,根本没有教育学生在毕业后,具有实务谋生的技能,往往是修满学分就可以毕业,而毕业后想求职又没有做好就业准备,只好再继续往上考取研究所就读,读完硕士又读博士,最后有一大票失业的博士,因为他们所提出的论文,往往是堆砌出来而不是和现行的实务连结,看到Oce的人员由是厂内出身并能学以致用,对每件事自然就能知之甚详,就算是不知道的范畴,也能清楚的找出答案,做为解决问题的依据。

午餐后,我们穿过道路上方的连络桥,来到总部边上另一厂区的Wacky Science怪博士工作坊,在五、六十坪大的工作坊里具备了软件和硬设备,有位留着艺术家形象头发,自诩为「怪博士」的高大研究者,负责有关平台式工业喷墨机Oce Arizona GT UV喷墨机的各种实验工作,目前的工作是以Oce最出名的Arizona 350 GT平台喷墨为主。Oce的Arizona是很多元化的产品,日本富士胶卷把Arizona喷墨机OEM称为Acuty 250、350型,配合富士胶卷英国Sericol的UV喷墨生产,爱克发也有相似的平台喷墨,而Arizona的喷墨头可以喷列7pl到42pl大小不同的墨点,且多数采用FM点,是较困难的低dpi数的四色重迭点,其演色及影像解析力佳,打印却更省墨又快速。四色墨必须全落在同一个成像点上才不会产生错网现象。Arizona GT也是发展好几代的情况,有较大的平台、可喷列具有厚度的多种材料,如纸张、自黏纸、卡纸、珍珠板、压克力、光栅板、纺织品、玻璃、塑料、木材、石材、金属板、磁砖等,几乎多数材料皆可喷列,且可采用卷对卷方式的供料及收料。在怪博士工作坊工作的大师,并不是打印出美美好看的喷墨样张,而是要在打印样张之外,解决客户的各方面问题,他拿出贴有十几张自黏纸产品的板子,使用加热或喷水方式制造一些外来的苛刻环境,有些小尺寸海报因此产生翘曲不伏贴在板上,从中找出合宜的材料及有变化不能用的不安定材料,以因应喷墨成品黏贴在大海报栏、产品或其它装饰等各种材料上。现场不只有一个黏性试验的板子,更有几个板子也贴有自黏纸的实验,有的早已翘起、有的仍然完好,代表着不同的黏合能力,这对海报、车体外饰非常重要,尤其是一部外观美美的车子在贴上外饰后,不久就东一块西一块的翘起不平,便毁了数百万的名车价值。就像中华航空有一年将国花「梅花」放在巨大747飞机的垂直尾翼上,经过几趟越洋飞行下,梅花便成为一个破碎图腾的破烂相,为此贩卖黏纸材料公司,不只要找出在一千多公里高速下更能耐寒的新材料,并赔偿不少违约金,可见一个不经意的闪失将会造成非常大的商机和商誉的损失。此外,在黏贴不牢靠情况中,也会发生黏胶和表面媒材脱层现象,也就是上面的纸张或塑料已脱落下来,下面的黏胶层却仍附着在被黏的墙板上或车身上,这也是不被允许的,这种残胶在台北市公交车身上,常常因拆下旧广告后,在车身上留下一条条乌七八黑的黏胶痕,唯一办法就是再贴上新广告来遮丑,因为附着于车身的胶在风吹日晒下,已不是原来可以移动拉丝的胶体,而是紧黏在车体上的坚硬固化垃圾,用溶剂也化不开!大师也特别说明,不只要在黏贴时须具有经年的强力附着,在拆除时不仅要表面塑料被剥下来,连同胶体也要一起被剥下来,不要和墙面、车体难分难舍,看来就只是黏贴和拆除两件事,若是在半天或一天内处理事情简单,但在半年、一年经日晒雨淋下,仍保有胶体活性也就不容易。

在材料测试方面,有时是UV墨和塑料材料的结合及变化,也就是刚喷上塑料材质后,一时间仍然很平整,但经过数天后,在喷有满版UV厚墨处的塑料产生收缩,形成鼓起的白色部份,收缩往后退的黑色、有色部份,现场也有这种不合适的塑料媒材喷UV墨的变化展示,这都会在很多情况下发生问题。在不平的曲折面做黏贴,由于UV喷墨的硬质墨会因曲折角度太大而产生龟裂情况。有的和喷墨无关,而是喷墨之后加上一层覆膜上光胶模的脱层、破洞,这也是实验室要分辨、解决的工作之一。而最为重要的耐磨擦、耐刮试验,大师于现场出动全套设备,在硬质材料上做CMYK四色墨的耐磨擦试验,这个十分严苛的试验有特制的括刀,具有几支平行刮刃崁在刀具上,有指定黏性胶带以及数公斤重压轮。大师先在各色硬质材料样品上的喷墨处,用多刃刮刀直向、横向各刮两次,再用黏胶贴于刚才的刮痕处,因有多处不同切断的刮刀痕,所以UV墨是以独立的小方块黏附在硬质基材上,用胶带测试也是小面积附着力,而非一大片的喷墨附着。为了公平起见用数公斤的滚轮在胶带背面加压,使胶带有很合适的力量去贴合,然后再用力撕下贴在UV喷墨层上的胶带,检视UV喷墨层上受破坏的情况,这个实验十分实务而有用,可知道喷于媒材表面的UV喷墨固化及黏着力是否可靠,若两者不能有效结合,很显然在使用下会剥落。在未参观大师作品及机器介绍,就让我们体验他对墨水和媒材的应用及抗性实验,当中有更多的测试项目要做,但也要有更多的设备及人手,相信墨水制造部门,在耐旋光性及耐候性的测试上也做过不少测试。

西方的POP、海报制作,在用色及设计上很前卫大胆,有些喷墨是用在灯箱广告片上,使用双面喷墨在压克力片上喷列正面(正向文字),再于背面喷白墨打底后再喷列反像彩色印纹,两面的印纹必须对得很正确,在透光下背面的打印可以增加彩色的浓度,反之在白天不开灯下,就利用背面先喷列的白墨底做反光作用显示正面的彩图,以前很多使用网版印刷的大尺寸海报,不论是纸面或透光的灯箱片,现在皆可使用UV喷墨在各种材质上喷列,由于喷墨的出现,目前小量的海报、灯箱片都转到喷墨上居多,因为欧洲的语文版本多,喷墨的可变印纹较有利,而中大批量也有使用如1850mm或2050mm宽幅的巨型平版印刷机印刷,但平印的耐光时效只有20、30天而已,喷墨则更长久。现场的Arizona 350 GT喷墨机可打印宽幅达到3.5米宽、长度2.5米或4.5米,有不同解析做喷墨打印,一般以4次喷列做高解析逐步性的喷列重迭成像,在分辨率上较高而浓度上也较大,由于媒材吸附在台板上其尺寸位置安定性高,才能做为Oce重迭点的喷列,不像FM点有耗墨大、粗化感觉,这是目前很少有人拥有的科技。Oce的喷墨头具有7pl到42pl有很大幅度的墨滴尺寸变化能力,这种压电式喷墨技术奠定了Arizona高速喷墨的一个很大因素,因为使用固定喷墨点喷列,一般600dpi的墨滴,人类看不见墨滴存在,但在FM随机数排列中都可看到墨滴产生画面的「粗化」现象,如在光部2%和暗部100%网点,所需求的墨量相差50倍之外,因此在固定墨点的喷列,为满足满版有足够墨滴排列表现,也只有「慢速」移动才能产生足够的打印墨色效果,也减缓打印速度。而Arizona的墨点四色重迭规则排列法,比一般四色印刷更平顺,只要300dpi即可非常柔顺,加上可变墨点支持墨头,在高速移动下光部是用极小7pl的墨点分布,而满版、暗部则用大墨点喷列,即使高速移动下,满版墨水积累够多,色彩浓度也能满足需求,这样的科技搭配下,一张菊全张在两、三分钟内即可喷列完成,而且四次喷列会比高速两次的慢,但色彩及解析力则比两次喷列要高一些达1400dpi,而Arizona 350 GT的2次喷列也达到某一个影像水平的程度。在这里看到有纸张海报、塑料板、帆布展示用、塑料布、压克力、纸板、瓦楞纸等喷列,却没有厚材喷列。像门板的喷列也在大尺寸的瓦楞纸板上,其实立体材料的加工也具有某种程度的高附加值,但这里没有展示。这部Arizona 350 GT也有附件可做长卷纸张及塑料布的喷列,溶剂型喷墨在国外已很少人使用,高质量而高单价的UV墨喷列已十分普遍,而且UV墨的耐旋光性也比溶剂喷墨好,在喷头两侧各有一具UV灯做刚喷列的喷墨固化工作。在这样大尺寸的喷墨机也有很好的档案接收、流程处理,到喷列解译RIP的软件信息系统,显示在Barco大型Monitor屏幕上,并传到喷墨机的控制台上做影像输出打印工作。较为特别的是在这个研究室里,也有其它厂牌的UV喷墨机做各种测试,这种研究上的比对才能知道竞争对手的长处和短处,达到知己知彼的目的,Oce Arizona 350 GT的质量不能讲100%相片质量,而是类似相片质量,因为速度和质量也一定要有某种程度的妥协,这是大尺寸喷墨机市场定位在质和量的平衡之工作。

参观完喷墨打印机的实验之后,回到Oce总公司大厅边上的展示中心,这里不全然是Oce设备,有一部份是现在的母公司Canon佳能的产品。Oce本身高速卷对卷Color Stream 10000、Jet Stream 2200、3800等高速机种并未有展示。Oce的高速双面黑白打印机Vario Print 6320,是一部很具有特色的高速黑白碳粉打印机,采用两面两组成像及转写带,纸张是通过两边转写带的相互压挤而转写碳粉的,由于同步转写又未经加热固化才打印另一面,所以两面套对性很好,加上使用转写带的移转下,对粗糙及压纹纸张很好用,不像使用硬质OPC筒直接转移碳粉,对于粗糙及压纹纸比较无法顺利移转。新一代VP打印速度达每分钟、每面175张高水平,比原来VP 6250快很多。这里有不少人在学习,包括Oce自己派驻在外的员工训练、使用客户的训练、由新伙伴Canon公司来的人员训练。反过来Oce也担负起Canon在欧洲及世界其它地方的营销工作,因此Canon也派人来教导。Canon的Image Runner打印机包括黑白、彩色的IP CT+、IPC 6010 VP机,完全和姊妹机Image Press C 7010 VP一样,只是C 6010每分可列彩色60页A4工作,而C 7010 VP则达每分钟70张的A4打印能力,在质量上两者都一样的好,且具有六、七种以上供纸匣,打印后的装订及裁切联机加工。而Oce在影像扫描接收设备、影像档案处理,使用Prisma的处理软件,具有很高的效率和影像质量。在大工程图输出机TDS的打印宽幅在1,200mm左右,在后端加装了完成喷列图的折迭程序,可大幅减少人工折图的时间。而使用新一代固态喷墨材料的TDS 800,也是Oce另一种创新,不用任何干燥设备,也没有水墨的毛细管现象,纸张图样不会因为水份而伸缩变形脱色,因为墨水为加热熔解才喷列比较不怕水份。这种墨球叫做Crystal Point,比水性墨更安定是打印工程图的利器。其它也有不少打印设备,如C 900七色彩色打印机,Oce的黑白打印机加上分册机,VP 6320机也安装了瑞士Hunkeler的卷筒纸切单张供纸器,以加速供纸的能力。在参访中也体认到时代的改变,Oce公司整体的科技能力,在工程图除一般水性喷墨之外,又有Crystal Point的热熔墨的供应,改变工程图的新打印方式。在色粉打印使用LED成像,如CS-10000型的高速电子色粉成像,在电子成像OPC科技、色粉科技及四色之外,七色的成像科技领先。而Jet Stream的速度十分惊人的产能,充份显示研发的成果,他们希望做打印设备第一品牌而努力。

在拜访之后,一行人再度往北行,在傍晚时分来到阿姆斯特丹,在这个钻石和运河之都过夜,可以看很多运河和贸易的轨迹,同时也参访梵谷这一位传奇艺术家的收藏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