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一些经营者对引进数字印刷机的看法

《印刷人》第197期 作者:木川 更新日期:2011-03-22

IPEX 10伯明翰印刷机材展之后,有机会到香港及深圳参加研讨会,个人对于数字印刷时代的来临,抱持着积极和正面的看法,确信数字印刷的时代一定会来、肯定会来,至于什么时候会来?用什么样的方式取代原有的商业模式?尤其是在传媒印刷这一块,不用置疑的肯定会被取代,至于包装印刷和特殊媒材打印或是机能性(非视觉)印刷方面,喷墨也有很大的机会。如果以今天现有的市场和现有传媒印刷做正面对战的话,数位印刷的产能和成本肯定是屈居下风,甚至于未来十年也无法做正面交锋,但在外围市场的侵掠,另辟战场创造新的市场肯定有机会胜利。很多时候,中国人对「危机」这个词,也许有人直觉说它只是有「危险」感觉,那是负面而悲观的看法,因为危机中不只含有身落万丈深渊的危害面,但仍保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好机会存在,只是要如何渡过危险和阻碍难走的路段是最困难部份,一旦走过了就有机会化险为夷和奬赏。也就是说在引进数字打印设备,不只是生产和流程面的技术性安排,更重要是如何找寻市场及创造市场,而如何找到有利基的市场,相信不只是靠努力更需要思考和智慧的创造。十五年前,台湾自创的网络合版印刷刚被创立时,印刷界大老嗤之以鼻的说:「一盒小小名片只卖六、七十元,何时才能赚到一部数千万的印刷机」,而十年之后,在一百六十公里外的网络合版业者,每年营业额已达七、八亿元已和他们相近,更把生产据点设在这位大老公司门口来服务北部客群。五年过去了大老生意掉到五、六亿,合版业者升到十二亿,因此,大老只数落年青合版业者的不是,而从来不去面对、发现自己「不是」的地方做改进,认为自己面临现有的窘境是别人造成的。而年青合版业者却从来不去辩驳别人指责他的「不是」,而是一再努力找寻有没有新科技和新商机,创造不同商品、服务方式及有利基的新市场,因此未来的消长道理很明白。

对于未来印刷业的发展,有很多经验老到的同业,往往把自己成功船坚炮利的辉煌过去搬上台面,我的八色机、商用轮转机,每小时可印出多少万张或一万多张双面彩色印张,数字印刷机有可能印得这么快吗?有可能印得那么好吗?若以他的观点,认为在他有生之年的未来二、三十年是不可能办到的,他认为在低层次、低价位的可变印纹市场上,数字印刷才有机会生存,相信这种思考是有其依据的,但若把数字化当成四、五千年前,人类把车轮用在减少拖行前进的阻力上,最初用马匹拖动的战马车可说横扫中亚草原,若在今天用数万匹马力牵动的高速铁路,每小时达350公里,载送数以千计的旅客,其变化是非常大的,连中短距离航空运输都被轮型车辆打败,因为火车是站到站的服务,而不是郊外航空站到另一个郊外航空站的服务,有其更大的方便性。有版印刷机市场将萎缩,除非是包装及特殊印刷。才有一些发展机会。

若说数字打印在1993年开始面世,就比1995年面世的CTP印版输出科技早,但CTP在15年发展下已非常成熟,先进国家已达90%普及率,而数字打印在中国却只占2~3%的使用率,这又为什么呢?在海外看见很多成功模式的人,在中国要推动数字印刷,却只有极少数成功案例可循呢?明明在国外做得很好的营运模式,在台湾、中国却行不通,这可能是国外环境和国内环境不同,其实在营运模式上台湾的「网络合版印刷」,抢走了短印量到极短印量的工作,原本印制五十份、一百份、两百份印件的工作,以平印单独开版印制的花费成本大、时间长,应该是无版打印承接工作的大好机会,而今却拱手让给每天数以千套印版生产的合版业者,他们是以找到其它工件凑在一起,分摊版费的合版服务上,使价格更低且可在次日交货,大大阻挠数字打印在台湾的发展。像商标、小量包装在国外都用数字打印解决,而中国的人手多、肯低价承接的有版商标印刷机,却负隅顽抗再少量的不同规格的商标也可以承印,价格又蛮合理的,诸如此类的不同生产和营运背景考虑,并没有很明显的是非之别,而是先卡到位的咬牙苦撑着,想进入卡位的新科技必须祭出更高的时效、成本、服务和防伪效果,才可以打入这个本来很容易进入的市场,创造新的应用模式。

贩卖机器设备时,若不考虑客户在购买后是否具有足够的技术生产,或能否做出足够盈余的利基市场?而投资者若没有事先考虑,先做好评估工作再做投资,往往将会发生意料之外的重大亏损。在数字市场上,若以一部机器单打独斗,像影印店、街头接单的小锅小灶运作模式,想成功的机会并不大。基本上小单的承接是要花费不少的人力,收入却有限,而网络接单看似容易却没有多少生意进来居多。与谈者本人每年都会用数字打印做一本家庭写真集,却看到小孩子的部份,画面太花俏登不了大雅之堂,又看到其它摄影集的编排也不高明,所以只好自己动手编辑,因此每次都得花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但本身和影像关系这么密切的人,若不做完好一些也过意不去,所以要创造出这种需求,而市场需求有一再重复做下去的意愿是很重要的,否则只做一次生意就太少了。在他任职的公司拥有全国最佳冲印店网络系统,若用来布展网络化的数字打印,借冲印店的门市为据点,在当时是有机会完成布局壮大的,但无奈总公司有总公司各单位本位主义的看法与做法,所以不能批准这个布点生产写真集计划,平白把商机失去,因为冲印店的生意在数字化的普及下,早已一落千丈剩不到四成的店面仍在。在所有高阶电子成像数字打印机,质量上的差距已经很有限,只是每一家的策略各有不同,所以价格之外每印一张A3要价也有出入,HP Indigo在中国约0.7元上下,因此像雅图仕把Indigo机器拿来做数位打样,创造出很大份额的利用价值,但有些厂家没做好色彩管理体系,就无法做签字付印数字打样,只能做参考样,其附加值就比较低。

若是用数字印刷只有单一生产模式,或如平印机有印报轮转平印机、商用轮转平印机和张叶式轮转平印三样而已,那么就技术来说三者全部用PS版或CTP印版,而尺寸差距虽大却都必须使用水辊湿润和墨辊供应油墨,而数字打印机基本上有色粉、电子墨成像,在电子照相方面,使用有机光导体OPC的成像产生潜像,再用色粉及电子墨形成印纹分布,再转移到打印纸张表面,基本上是纸张上面打印,也可打印薄的胶膜上。喷墨打印的成像喷列方式有二种,墨水本来有水性墨、溶剂型油墨、UV墨、环保溶剂型墨加上乳胶墨等五种,事实上在工业用可以做滤镜颜料、导电墨以及其它无数材料分布打印方式,绝非平版印刷所能相抗衡的。因此在喷列媒材上也是从吸收材料到非吸收材料不一而足,能创造出极大用途和生产领域。但重要的是喷墨打印在最高级精致打印上,已超出平版印刷最高档印件,有机会印刷少量三、五百份之内最精美印刷品,使用UV喷墨,可以做大海报、IMD模内装饰、石材、木材、钢板、皮革、塑料板、珠珍板等等喷列,用途上和平印相差不可以道理计。若把大型轮转平印机和高速喷墨打印机只在产能上,以每分钟可印150米、300米、500米相提并论,是比不出任何价值感来的,商用轮转机起印耗损大,需要上千张校版、校色,而且一万张印下来每一张都是相同内容的印件,高速喷墨机和每分钟有A4 1,000页打印能力色粉打印机,在速度上不及轮转平印机快,但可以张张不同,只要档案供应能力够快就可以的,而不用制CTP版、不用校版位、校色耗损。大型色粉及喷墨打印机,可以承印五份、十份印件的能力,若配合网络传输功能,形成全新印刷传播方式,也就借助分散全世界形形色色的打印设备,来做分布式的印刷输出,取代目前多数印刷品须在一个地方印刷完成,再用各种海、陆、空方式去配送成品,它既快速又节省成品运输,只是打印生产的档案传输、处理费用,以及更高的生产成本,是否有足够经济效益和增加的成本是否能为使用者所接受,这是极为关键因素。如果一份由国外下载报纸可值多少钱呢?30元、50元或是150元呢?但有一种国外高阶主管每天必读的「功课」,就是每天把全世界最重要报纸,其精华专栏作家所写的专栏下载组合,打印成一份个人化专用的「私人阅读报份」,以下载专栏费、打印费加起来,每份要5、600元,他们还认为很合算,只要快速浏览有助重大决策的话,这个花费只是微不足道的花费。所以创造市场的加值和价值,是数字打印加网络传输的新商业模式成功所必要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