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经营管理 > 三地书柬:企业诚信

三地书柬:企业诚信

资料来源:印艺302期/2009年2月 作者:余鸿建 更新日期:2009-09-02

政雄兄、晓东兄:

自今年初国内实施《劳动合同法》之后,已有不少厂户为逃避责任,在法例实施前陆续解雇年资较长及表现不佳的员工,从新闻报道中得悉多家港资工厂,包括雇用逾千工人的大规模印刷厂,也有牵涉入劳资纠纷之中,某些经过仲裁失败,需支付全数补偿的企业,有些干脆结业,将责任留给当地政府善后,引致工潮纠纷不绝。

自2008年中开始,某些中国制造的产品如玩具、家具和食品陆续被多国卫生部门验出不符安全标准,被下令回收,令出口企业蒙受极大损失。继而美国括起了金融海啸,席卷全球经济,以出口为主的港资企业首当其冲,除损失了订单,收不回货款,公司财务也可能在各种金融类产品及投资上亏损,种种因素加起来使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今次由美国引起的经济灾难, 漫延至全世界, 影响之深和广,可说是百年不遇,全世界将面临长时间经济衰退、贸易萎缩、信贷情况恶化、坏帐率上升和失业人数大增,有预测美国失业率来年将增至9%以上,香港的失业率也可能增至4%或以上,还幸过去两年香港政府有大幅盈余,积谷防饥正好将储备拿出来,用作增加基建、创造就业职位及刺激经济。

从以上的简单报告引伸出「企业诚信」的问题,值得大家充分探讨。在大气候环境下,有很多问题是私营企业不能控制的,但是在企业经营者控制范围内,公司在顺景时不会产生的麻烦,在逆景时便逐一浮现,正如文天祥 《正气歌》 :「时穷节乃见!」企业经营者在面对逆境之表现,显示了企业的诚信风格。

2008年11月《广州日报》一篇报道:香港商人罗崇良,在中山大涌镇开办的「华康制衣厂」因业务不景,订单不足而决定关闭厂房,先后遣散近800名工人,全部依足国家规定,向工人赔足补偿,有老工人更获得多达23年年资合共23个月的薪金补偿,在此之前他与各供货商和中山市政府已清偿所有债款,分文不欠,有情有义,充分显示出罗先生企业管理的诚信。事后香港多份报章跟进报道,但罗先生保持低调,不接受访问,由此愈可见他处事的沉实诚恳态度。道听途说,罗先生并不是生意失败,其实是重整业务,据说在他管理下有三家厂号,其它两家仍经营运作,对「华康」的妥善处理,将有助于他以后的业务发展,无论客户、供货商、地方政府和职工对他更为尊敬爱戴,他将来的事业发展,在金融危机过后将无可限量。

其实报章这篇报道目的是褒扬「好人好事」,但是却反映出社会上可悲的事实,大多数企业缺乏诚信的一面,罗先生只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承担了应负的责任,何需公众舆论的宣扬?只因过去多年来从新闻报道得悉,不少企业包括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大公司,在公司出现困难时刻,企业经营者首先考虑的是维护自身利益,懒理投资者的损失和工人的死活,甚至有人以虚假手段讹骗银行和供货商, 在股票市场操控股价造市,以致被捕下狱。最明显的例子是在国内设厂的某些香港公司将厂房关闭,不给工人补偿,负责人一走了之,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当地政府,这些例子屡见不鲜,新闻报道几乎无日无之,也不一一指名道姓来加以说明了,对比之下罗先生的事件便见难能可贵。

香港的法例沿承自英国,一向有相当良好的商业贸易和劳工保障法规,在经济旺、业务顺景的时候,大多数企业都知法守法,每一家都自称为「信得过」的企业,但在市况逆转,一些企业便拖欠供货商和加工商之货款,又拖欠员工薪金津贴,摇身一变成为「信不过」企业,一字之差,企业诚信便荡然无存。虽然得到法例的保障,多年来香港仍有不少拖欠工资和欠缴强积金(香港的法定退休保障)事例,为协助工人及早获得现金补偿,政府向所有业务经营者征收「破产欠薪保障基金」,所有商号在每年续交商业执照时必须缴付定额破欠基金,成为了「有诚信企业」补贴「无诚信企业」的恶例。

香港仍有一些识得利用法律漏洞来混水摸鱼的公司或零售商店,以近乎诈骗行为的手法经营,例如层压式推销、种金(以高回报来吸引小市民参与投资,当市民将投资额增大时,主事者便结业卷款而逃)、又或以鱼目混珠的手法以下价商品冒充上价商品出售。幸而香港讯息流通,传媒也敢于揭发不良商户的经营手法,又有消费者委员会监管,这类近似诈骗的商户也无法长期经营下去。

企业诚信并不是仅以金钱交易来衡量,商业行为当然首重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欠债必还,照顾员工,更进一步应该是管理层的一种企业诚信文化。小弟多年前曾任职的一家印刷公司, 东主是一个工作狂,能人所不能,所生产的大本对开精装书,品质精美而又坚固耐用,很多客户包括印刷同业的公司都委托他做装订,他也来者不拒,而所收的订单比他的生产能力超出甚多,他也从来不会编排流程,于是每天有数以百计的电话来追问交货期,东主随口便答覆一个日期敷衍,可是到期日却没有货交,可说是「言而无信」的典范。

据说当年一家著名教科书出版社的社长,跟老东主是同乡好友,在一个场合老东主要求社长给他一张订单,社长一口答应并且随即将印刷底片交给他,并订明交货日期。当印刷完成后老东主却因太繁忙迟迟不装订交货,社长也不来电催交,可是新学期开学了,出版社竟然有新书供应,一位同事与社长熟稔,好奇地问社长,底片仍在我厂,印张仍未装订,怎会有新书供应?社长答复那底片是一份拷贝,他仍持有母片,他熟知老东主的不守信作风,给他订单只是人情,在同一时间,他已将订单交予另一家有信用的印刷厂,刚好赶及学期开课。这事件是当年我们同事间的笑谈,因为老东主缺乏诚信的作风,小弟很快便转工了。

老东主当年的处事作风,其实在印刷同业间非常普遍,因为当年印刷业市况仍是求过于供,客户恳求印刷厂准期交货是平常事,客户也不想得罪印刷厂,交不了货也没有甚么大不了,但当香港印刷业务日渐国际化,这种经营方式无疑地是自寻末路。

在现今经济低潮时候,各行各业都要艰苦经营,印刷同业必须以诚信来挽留原有客户,纯粹靠低廉的售价和夸耀产品质量是不足够的,能待客以诚,信守承诺的企业才可继续生存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