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经营管理 > 三地书柬:金融海啸对印刷业的影响(沈忠康)

三地书柬:金融海啸对印刷业的影响(沈忠康)

资料来源:印艺300期/2008年12月 作者:沈忠康 更新日期:2009-06-18

鸿建兄、政雄兄:
老友茂丰、远裕兄邀我参加「三地书柬」通信,这次的题目是:金融海啸对中国印刷业的影响。题目很大,我有点诚惶诚恐,好在鸿建兄、政雄兄也是多次见过面可以畅所欲言的朋友,而且坦诚交流看法,对于应对金融海啸的影响,在思想上有充分准备,多想一些措施预案应该会有好处。
这次金融海啸来得突然,其势如排山倒海,百年未遇,影响所及,谈之色变。在全球经济日益趋向一体化的今天,很难有一个国家、一个行业可以独善其身。
对中国印刷业的影响,首当其冲是珠三角地区,据说已有数百家中小印刷企业关闭歇业,其中不乏有相当实力的企业,但是相较玩具、制鞋、电器、五金等直接消费品,目前影响还是相对小一些,这不是说金融海啸对中国印刷业影响在减弱,而是说这种影响有一定的滞后性,先是直接消费品,后是为之配套服务的产品,先是虚拟经济然后向实体经济漫延,因此金融海啸对中国印刷业尚未见底,更大影响还在后面,也许在明年上半年会看得更清楚一些,对此,我认为切不可掉以轻心。
还有一点,金融海啸对中国印刷业的影响有递次性,中国印刷业各地区发展很不平衡,这次海啸影响最直接的是出口为主的珠三角地区,然后会向长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中西部地区递次延伸,同时由于金融海啸带来出口订单大幅下滑,企业关停、失业人数增加、信贷紧缩、股市暴跌等等影响正在不断扩大,虽然国家采取了扩大内需和金融调控系列有力措施,中国受影响程度有可能比其它国家小一些,但是这不是说就可躲过危机,而且局部地区、部分企业的影响仍有突发可能,因此必需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第三点,这次危机影响呈迭加性。目前大陆特别是广东地区印刷业反映出来的问题,如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纸张价格上涨、出口退税政策调整等等而带来的印刷成本大幅上升、利润大幅下降,许多企业经营困难,这些主要还是今年年初国家宏观调控带来的影响。最近突发的金融海啸更使许多企业雪上加霜,银行信贷一紧缩,企业资金链断裂,有些企业难以抵御,有的倒闭、有的歇业(如温州地区更多采取先歇业观望、等待以求后生),这种影响的迭加性有可能使某些地区、某些企业遭遇的困难比预想的要严重。
综合起来看,由于金融海啸的影响,大陆印刷业将会经历一个较长时间的困难时期,或者叫调整时期,我认为把困难看得重一点、透一点,作更多思想上、政策措施上的准备,有利于避免在突遇困难时手足无措。
在今年宏观调控和金融危机过程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有一批企业倒下去了,但是又有一些企业更加壮大起来。最近在北京印刷学院50周年校庆时,我见到鹤山雅图仕冯广源和雅昌万捷两位总经理,谈起金融海啸的影响。冯总说这次对雅图仕影响不大,订单没有减少还有增加,原因是一批中小企业倒闭后,订单转移到他们那里去了。万总说,雅昌今年比去年同期产值预计增加30%,原因是他们开创的IT+艺术+市场服务这种创意印刷经营模式,大大拓展了市场空间。由此我想这次危机也许是大陆印刷生产业结构调整的一次机会,有人说这一次可能会出现印刷企业重新「洗牌」。
实际上,大陆印刷业目前正处在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经过30年改革开放超速发展,产业规模迅速扩大,过去供求矛盾解决了,但是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了,有一种看法认为造成这种状况是印刷准入「门坎」太低了,造成人人搞印刷、印刷企业一下增加到10万来家。因此应该提高准入「门坎」,也有认为应该由企业在市场中竞争,优胜劣汰,我个人认为「门坎」应该不是主要问题,「高门坎」只能「治标」,难以「治本」。政府应该加强宏观指导,建立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市场秩序,鼓励企业在市场中公平竞争,有能力的企业在竞争中可以通过兼并不断壮大,没有能力的企业在竞争中被淘汰,企业生生死死是市场经济的一段规律。只是金融危机时刻,这种生死矛盾更加突现出来。
这样说,不是说我们不应该扶植中小印刷企业,现在国家对中小企业在信贷上给予支持、扶植,对中小印刷企业一视同仁,关键是中小印刷企业应该怎样调整好产业方向和企业结构。记得四五年前,在研究中国印刷长远发展战备和「十一五」规划时,建议在调整企业结构时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是要大力培育大型骨干企业,造就几个产值在30-50亿元这样大型企业集团;二要引导中小企业向「专、特、精、新」方向发展。当时参加会议讨论的万捷先生说,按大企业这个标准雅昌可能成不了重点扶植对象,但是雅昌要在「专业」特色上下功夫,实际上这是绝大多数中小印刷企业结构调整的方向,这几年雅昌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得到许多政府奖励基金的支持,去年销售额达到4亿元。还有一个例子是广东万昌,专攻啤酒标签,做精、做强,市场份额达25%,2007年销售额达6.56亿元,在印刷百强中列28位。因此在这次金融海啸带来企业「洗牌」过程中,应该好好借鉴一下「两昌」的经验,下决心在调整结构中练好「内功」上下工夫。当然,「两昌」也还要经受严峻形势的考验。
所以面对严峻形势,我们应该而且首要的是要有信心。这个信心来自两方面:一是政府已出台并将进一步出台扩大内需的一系列措施,三中全会对「三农」的重大决策,总署对建立「农村书屋」的工作部署,都为大陆印刷业开拓广阔市场作出政策保证,只要国家能抵御金融海啸冲击就为印刷业发展筑起了强大屏障;另一方面来自我们行业自身,现在大陆印刷业底子厚了,根子深了,只要我们进一步「强身健体」,在金融海啸中扫掉一批「陈枝腐叶」,有可能「凤凰涅盘、浴火重生」,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希望我们共同为之努力。
这些都是很不成熟的想法,求教于两位仁兄,希望进一步共同探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