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印刷教育 > 教育体制及价值观是台湾人才失调主因

教育体制及价值观是台湾人才失调主因

台湾《印刷人》第210期 更新日期:2013-04-24

目前台湾社会的最大隐忧,很多人会说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听起来好像很正确,但社会上富人越来越富有并不是坏事,而那些读过十六年书的大学生,甚至更长的硕士生、博士生,都成为就业市场上的盲流,有些人不只无法找到合适工作,甚至连找一个安身立命的栖身之地都很难,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观念问题「高不成、低不就」,也就是很多俱有「高」学历的人并不俱有「高学力」,有人拿笔写写头头是道,有的人仍然十分生涩或到「狗屁不通」的严重地步。

几十年以来,教育体系的负责通关筛选机制,在家长要求不要折磨孩子,这个不考、那个不考之下,很多不用功的学生成为粗制滥造之教育体制下的产品,不仅不具有竞争力更缺乏耐力及创造力,到社会不再磨练一番一定是米虫一条。从上课教室的讲台上望下去,能用心学习的学生约莫只有五分之一,该恭喜他们将来面对的竞争对手有八成是「弱鸡」,所以没有所谓「就业窄门」困难,往后只要稍加努力定能成为人上之人。然而课堂中约有三成是无可救药,即将步入社会等待失业的新鲜人,多半在课堂上和周公相会、有的自顾玩自己的手机或计算机,根本不理会当下在课堂上很难得的学习机会,等而下之,对上课师长也是没有尊重的意念,如果说一个对长上不尊重、做事又不专心的员工,在职场上只有被炒鱿鱼一条路。剩下的五成学生到社会上若不再加以努力,也只有走在载浮载沉的路,如果校长、老师不强调这些学生在入学之初,是所有这个类组学生前段5%以内的考生才能进入本系,也许我还不至于那么失望,而后面95%的考生之学习效果及将来是不是更糟呢?古人云「教不严师之惰」、「严师出高徒」,在今天的教育界里面,这个法则已不存在了!原本物竞天择、优胜劣败是一定的道理,但在大学里大家不选严师的课自然就没有市场,而学生对老师的评鉴也让老师要「严格」的意愿降低。社会由家长、学生、教育界到立法机构,全部都要当滥好人,他们从来不为受教育的学生,在教育熏陶之下成为有品德、有能力的优秀人才而努力。

今天的学生高不就例子来说,在八十多年前日本政府拨下八千多万日圆,等于一年国家总预算的三分之一金额,来修建台湾两大水利工程,其中五千多万是日月潭的引水、筑坝及水力发电工程。而三千多万日圆(当时一个成年一般工人月薪十二日圆)等于250万人的月薪(今天九千亿币值),由东京大学一位土木工程系毕业生八田与一工程师,负责设计建造,这个动人故事也搬上卡通电影画面,最重要是八田工程师负责东亚最大水利灌溉工程-乌山头水库,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不一而足,不只水文资料、筑坝引水工程,更要建水灌溉的圳路沟渠系统,经费虽然很庞大,但凭一个水库蓄水量,却无法满足嘉南地区50万公顷,旱田全数变为可以耕作水田的用水灌溉量,八田工程师想出一个三年轮流灌溉的方法,把供水区分成三份,每一年只做三分之一的地区充份供水耕作水田,次年,再次年轮流做旱田,也使饱受土地盐份太高的滨海盐份地带,因每三年有一年水量充足而能洗去含盐量,就算旱田耕作也可改种抗盐性较差的经济作物,这种心怀至今八十多年,他的设计及水利工程仍然在使用,同样是大学生,以今天大学毕业生漫说无法担此大任,就是博士生千中选一也未必有这种工程及人道的领导能力去完成像这些艰巨的大任。

一个人若转换到另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上,其应对的挑战及因应困难的能力和耐力一定很多元,有些人能轻松以对游刃有余,有的人却是一厥不振,爬起站立后转身就跑,但跑一次可以却不能每一次都跑,最后就成为社会适应不良的「人渣」,因为他就像是在电扶梯口,永远不知如何踏上最初一步并站稳,甚至摔得鼻青脸肿的人,问题在于他从未学好如何去观察别人怎样顺利站上电梯的第一步,怎么因应其动态的变化而可站立起来。满怀热情和希望去勇闯职场的天关绝对是一件好事,但一艘登陆月球探险成功的宇宙飞船,想再起飞回到地球时,因月球的引力比地球少约只有六分之一,因此有很多东西都必须要丢弃当为月球垃圾,如相机也不能带回来,因为要在月球表面上升起一公斤的物体,则必须使用地面上一吨的燃料去把回程物品升起送上太空。也许有人说我要做的事并没有那么严重,根本扯不上关系,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就算每天吃一餐饭、点一份餐点,只要有计划、心中有谱的人总是比较顺利,同样道理学生要从学校到职场去,比以前门更窄了!如果愿意做劳动、体力付出,倒是有一大堆工作在等,也有人愿意去做,但多数「士大夫」不愿意,台湾在产业外移及自由贸易之下,我们一般白领劳动的职缺大幅降低了!因为台湾制造业大幅减少,就算到鼎泰丰小笼包店去厨房或服务?做事,仍然有一大堆技术和规矩要遵守,否则仍会被淘汰的。很久以前曾有一位年长的杂货店老板,他要一个小学徒,希望勤快、努力、机伶,他出一个考题在柱子上钉了一支小铁钉,要受测应征年青人,拿一支细长竹棒要在五次中打中三次铁钉才合格,第一天好几位应征者都打不中三下,知难而退,第二天有一个昨天来过的年青人居然过关了,这位老人家问年青合格者,昨天你不及格,今天怎么就打得好呢?年青人回答:「我想要这个工作,所以昨天失手后,回家我就钉一支钉子拼命练,果然今天考过了!」另外一个故事,清末的北洋大臣李鸿章,他要找一个大厨,所以出了一个考题,「他要厨师把一个半生不熟的煎蛋,切成两半,但是里面蛋黄不能滴流下来」,题目很简单明确,但很多人都不相信世上有这么神的刀工,很多人铩羽而归,最后一个年青的厨子办到被录取了!方法很简单,煎半生不熟的蛋大家都会,只是下手切的刀要考究,先要烧一锅猪油,把切刀放下去烧,使切刀加热到油近沸腾的时候,拿起刀来朝蛋中央有软蛋黄部份切下去,由于刀口不只有热度又有油份,在切蛋黄同时也形成烧熟蛋中央的汁液,并形成封口。若刀口只有加热,虽可形成封口却会焦黑,并且蛋汁热了之后会沾刀口又会拉扯弄破切口而流汁,因此只有热油煮过的切刀才能切出加热又不沾刀口的蛋汁,一口气切开并封住切口。

教育不只是教人要用心努力去学习因应新的环境及职业变化,更重要的是教出有创意思考的人才,在未来竞争世界里仍可往上面一直成长发展。但所有事情也是开始于如何踏上成功台阶第一步,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就算有亿万财产的富二代,含着金汤匙出生,却会因为不懂得如何经营和守成,不懂得人和人相处的道理,身边尽是酒肉之徒为友,最后也弄得身败名裂的例子很多。你想想台商在海外经营事业到自己公司厂内有公司专用码头在进出口货品,这样好家世的公子哥儿却财迷心窍,把毒品由自家公司码头运出,在一次成功之后食髓知味,一而再、再而三干贩毒勾当,最后自然引起黑道对手注意去检举,这下却被捉到在海外被判死刑,而且连累到公司所有产品不准贩卖及出口,其损失何其大,这一种价值观极度扭曲的案例,也在告诉世人歹路呒通走!台湾的教育包括学生、家长、学校及社会,如果一切只往功利两方面去看,那么往往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眼高手低做不了事,而且怨天尤人」的没有能力、不求上进、又无法适应的高学历无用之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