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印刷教育 > 台湾博士班教育成票房毒药

台湾博士班教育成票房毒药

台湾《印刷人》第210期 更新日期:2013-02-05

在三、四十年前一位博士在学校已是十分稀少,要是到工厂去更是凤毛麟角,在二十多年前印刷业只有中央印制厂总经理是一位博士之外,再也很少了!

今天因为高等教育开放,加上有一阵子就业不易,很多人大学毕业怕入职场,就去读一个硕士,等二、三年或久一点,拿了硕士学位,发现好像不够用,又花三、四年去拿一个博士学位,现在学位越爬越高,好像田螺爬上竹竿尾,再往更高学位没有路,但要低就较差的工作谋一份生计也拉不下脸来,形成以前想都没有想到过的,硕士失业率比学士毕业生严重,而博士毕业生的失业率更严重。形成一股博士人才盲流,那个大学教职,要两位讲师,来三、四百人应考,其中八、九成是有博士学位的。2004年台湾硕士班学生13.6万人,到2007年升为17.3万人,到2011年更达18.4万人,而博士班在2004年有2.44万人,2007年有3.17万人,到2011年更增加到3.37万人之多。所以我们社会充斥着大学学士、硕士、博士高学历的就业人口,但这并不代表高学历就有高的做事能力,而全台湾一千万劳动人口中,有一百万人是硕士、博士学历的人,这本是可以产生很高的生产规划力,创造出社会更俱有做事的质量和竞争力。没错,某些需要尖端知识及专业软硬件解决能力的职缺,也吸收一部份硕士、博士人才。但我们教育界仍然存在很多学术地位很高又故步自封,甚至于自以为是的领导人,他们完全到了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有人提及产业界须人孔急,找不到合适的技能人才来加入生产,这些主官他们认为关心学术领域,要有很多、很好论文产出,才是「学术殿堂」的标竿,要工作人力、要职场技术那是高职、专科(现在很少)或科技大学的事,不知这少数拿大旗的人有没有往前看有没有往下探,因为在学位大旗引导下,全台湾一年已经没有几千名高职毕业生上职场而不升学的人,人家欧美先进国家有大半的人是先进职场,然后知不足才又到学校,去学「真正要用」的更高阶知识。不像台湾的学术大旗,培养出来这些有「学术」的人,本来「学问乃济世之本」要拿来贡献社会、国家,造福人群的力量,现在「学非所用」更是「学了也不能用」的情况,因为今天网络信息太发达,要自己思考想出一些有用的学问而别人又没有写过的论文,实在不容易,最后就沦为东拼西凑,反正自己也不太懂,别人也看不懂,又像那么一回事,他的论文过关了,学位也拿到了,不过想用所学的学问来济世门都没有,甚至于拿这个学位及学问当敲门砖去打求职之门也到处碰壁,所以学问是用来济世的,那么在济世之前先要济自身求个温饱站得住脚,这是职场上每一个人的基本工夫,现在自己却无法靠知识学问站起来,这和三、四十年前高等教育的实用性大相径庭的,以前教授和硕士、博士生相处,都是父子、严师和徒弟的关系,至少老师本事也有五、六成真传,出到社会上再发挥一下,就十分了得!现在老师、教授不只公忙评鉴、行政事务,私底下兼职兼差,学生放着没事来找最好,有事也是看看就放下,言教很少,身教老实说本身人品好的所剩无几,只是普普水平而已,因此严师出高徒机会没有了!加上想努力向上求知的研究所学生极少,无不巴望那一天站上大旗边,登上学府之巅,殊不知掌旗的主官他不再往前,学生毕了业出了校门,往往是跌下山巅之后的万丈深渊。但这几年每年硕士毕业生有好几万人、博士生也快一万人,物以稀为贵的价值早没有了,剩下的若拉不下脸那么找工作可是十分辛苦的。

前不久台铁要招考一位修理铁轨、铁路的道班工,几百人里面居然有博士生来报考,相信这种工人用不到大学生来,但只要提得起放得下,又有何不可呢?大材小用,等有一天也许凭他的学力、智力又会发挥所长。在职训中心的电子班课程,居然来一位清华大学毕业的博士,他说自己学的是材料,现在想进电子行业,借职训局六个月扎实的电子科教学,希望能结合材料专业,应用在电子专业领域,他不是和一般大学、专科未谋生的同学抢饭碗,而是希望借电子专业进入高阶的电子行业才不会一无所知的欠缺基本知识,这种不筑在空中楼阁的学问、知识,更能在职场上发挥效益。因为博士班毕业生「头路难找」,在101年的台湾大学博士班缺额达305人,成大、交大、清大有的博士班甚至无人报考的窘境,对校方、学术界是前所未有的挫折,但这样的挫折,在英国、欧陆、美加也陆续出现高等教育招不到学生,没有太多的人有足够的财力、时间,花4~7年去完成一个博士学位,因为博士的加值已降很低,况且早一点上职场卡位,慢慢往上爬也许比读了博士学位晚到社会更有职场机会。日本松下电气创办人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社长,有一天好奇地问一位禅宗大师,说:「我们经营事业要土地、设备、人力和经营上的开销,如果和销售没弄好有一天我们就会倒闭,那么您大师的宗教没有设备、也不用维持庞大的人力成本,那么也就不会倒闭了吗?」大师不急不徐的回答松下社长:「若我们禅宗不为世人理解、接受,我们虽不用成本开销,但禅宗仍会消失、灭绝」,所以道理很简单,市场出路的问题远大于博士的光环。

台北科技大学正在推动新的「技术导向的博士生」,把博士生从事「学术研究」降到七成,留下三成博士生在学术之外,要去取得实用的专利或能移转到产业上应用的创新科技,做为博士修了的毕业条件,这些博士生不用将来走教职,而是能将所学贴近产业,提升产业或研发单位的实用科技的发展。那么技术导向博士生是以专利、技术移转创新研发成果,做博士学位评鉴的条件,教育部对这种学以致用的技术博士生教育,给予肯定支持。如果二次大战包括德国、日本、美国、英国等先进国家,没有很多解决各式各样技术难题的科技金头脑,后来的太空竞赛都无法那么精彩地开创二十世纪伟大物质文明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