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怕吃亏的人做不了大事

怕吃亏的人做不了大事

《印艺》2012年第4期 更新日期:2012-05-07

安量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0年,是一家以生产彩盒、贺卡、彩咭、说明书等纸类制品为主的大型港资印刷厂。其公司总部设在香港,于内地拥有20,000平方米的厂房、世界一流的印刷设备及加工设备和1,500多名员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安量本着“顾客至上、高效优质、群策群力、不断改进”的经营理念;并在2002年6月通过ISO9001:2000国际质量标准认证,2005年4月通过ISO14001:1996环境管理体系及OHSAS18001职业健康安全体系的认证,及后更取获迪斯尼、FSC、PEFC、GMI、G7等认证。

安量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友生于印刷业界已有多年经验,他工作的态度一直都是“先付出,后才问收获”,就是因为他不怕吃亏,于打工时深得老板的喜爱。及后他当上老板,客人找他商量他也不会太计较,能答应都答应,所以多年来深得客户支持。

以厂为家,投入工作

吴:我念书不多,于深水埗崇真小学毕业后替父亲打理生意,家里有六兄弟姐妹,我排第五。哥哥对家里经营的办馆兴趣不大,爸爸又觉得我比较勤力,加上我在家的时间比较多,就选了我打理生意。我上过夜校,不过因为白天工作实在太忙,后来也没上了。办馆由7点多营业,11点打佯,没有假期。我问过自己这是否我真正想做的,结果并不是。

80年我18岁,到加拿大探望同学,原本打算在当地念书,后来因为证件的小问题就放弃了,回来继续帮忙打理生意。办馆以卖米、烟、洋酒、水果为主,开店时间长,没有休闲时间。84年左右我跟父亲说希望到外面闯闯,这时姐夫与朋友合资开了一家胶袋厂,我就到那里当学徒。尽管工时只是8小时,我却不分早晚,以厂为家,大概是由于以前长时间工作的原因,做得比较投入。老板也有问过我为甚么不回家,我这样答:“我没地方好去。”我姐夫不太喜欢管理厂务,其它老板倒也很赏识我,一年多就提升我为副厂长。当学徒时,薪金为800元,升职后调整至6,000元。

后来我姐夫退股,并在粉岭开设玩具厂,我也随他过去,工资少了一半。几个月后太太有了孩子,她在银行的工作收入不多,我不能不想办法增加收入,于是我决心一闯。由于学历不高,只能当侍应、苦力、司机之类,我不怕辛苦。这段期间我上了宝贵一课,明白一个道理:付出的努力必有成果。我是个不太注重得失的人,只管付出,亦相信老板一定看得到我的努力。在工厂的经验令我知道,只要我勤力、能帮老板赚钱,自然会有回报。此外,我与同事共同合作,相处融洽,亦建立了一些管理理念。无论发生甚么事,大家都要有充分的沟通,才能使运作畅顺。在胶袋厂时,我和同事都是年轻人,大家为着“要起货”这个目标努力,不会计较,就算是星期日也会轮流回来上班。由于我是红裤子出身的,故明白基层同事的想法,尽力令他们能够团结起来。

机缘巧合 投身印刷

区:你是如何踏进印刷这个行业的?

吴:90年左右我姐夫开了家贸易公司,那时接了某大超市的海报和宣传单张的订单,要外发到印刷厂印,但他们往往不能准时交货。我姐夫于是决定跟我合作开厂,收购了一家印刷厂,附有一台双色印刷机。开厂时有5个人,我太太当会计,我负责厂务,甚么都要管,另外还有一个印刷师傅、一个学徒,再加一个版房工人。我姐夫发单给我们,营业额大约2、30万,也不算少。93年我接触到一些包装的行家,将加工部分外发给他们,追货不容易,觉得自己要开设一家后加工厂,经朋友介绍下在长安设厂。

96年,姐夫认为不宜再做印刷,建议卖掉香港的印刷机,专注于后加工。我是在工厂出身的,觉得没有实业不安心。姐夫希望离开香港转战内地,我的想法却不是如此,他将他的股份卖给我后移民到加拿大。我用两年时间还钱给他,与太太二人成立了现在的公司,那时有一台双色机、一台四色机,96年考虑过后,我们搬到国内。那时要求不高的单我们都可以做到,但我们认为这不是正确的发展方向,于是卖掉了那部双色机,以所得资金买了一台海德堡四色机,然后找香港师傅来管理,分日夜两班运作。

虽然97将至,我们的生意仍勰升得很快,客人来参观时也很认同海德堡的质量,彩盒的订单也越来越多。2000年我们再购置一部海德堡五色机,三年左右又买新机——其实我们大约每隔三年便买一台机。我来自基层,跟生产部的员工沟通良好,那时的员工很听话,做事拼搏,每每到晚上9、10时才下班。

人才对公司很重要

马:发展期间有没有遇过甚么重大困难?

吴:这么多年来风浪总是有的。有次一名生产经理离职,我们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令客户不大满意,损失不少。从此我知道生产部对公司利益至为关键,有甚么问题都会大伤公司元气,人才的确对公司很重要。后来我们聘任技术顾问,才慢慢提高了技术水平。那一年我们失去了三分一的生意,不过很快回复过来,还有增长。我看到有些行家人事不和,以致诸事不顺,所以做决策时要很小心,尤其是大公司,不然回不了头。

马:你们的管理层架构是怎样的?

吴:我着重高层管理层的和谐和团结,因为他们之间若有不和,下层无法合作。如果我身在国内会跟他们吃早、晚餐。我不是常常都在国内的,但每到国内都一定会召集他们。用餐时气氛比较轻松,甚么话都能说,也可以  简单地交代公务。我常常跟他们说,除了准时交货,亦要注重质量。事实上,我们的经营理念,就是交货要准时、质量要保证、价格要合理、服务要做好,如果能把这四点做好,不愁没有订单;相反,若有任何一点做得不好,客户都不会下单。有时为了赶货期,员工甚至要通宵工作。

投资机器,推行自动化

区:是因为大陆人力成本上涨才投资机器?订单仍以出口为多?

吴:其实早几年已经看到这个趋势,那部意大利机器也是几年前已经买下的。订单以出口为主,全内销的比较少。

马:随着你推行自动化,人手是否一直在减少。

吴:我们现在还有1500多名员工,无法再减,香港的十几名员工则负责采购、研发、跟进工作等。

马:你的人手很多元化。请说说技术顾问负责甚么工作、会不会跟生产人员有分歧?

吴:我相信这位技术顾问的知识比任何一位员工都要丰富。他对机器和产品都很熟悉,经验充足,大大提高了我们  的生产效益。他不是全职的,工作时间不定,我们每个人都很尊重他,他跟同事亦无矛盾。他的意见在技术层面上提供了很好的指引,不管是印刷和后加工的同事都很佩服他。

将心比己,了解基层需要

马:印刷师傅不易驾驭,你又不是印刷出身的,怎样和他们沟通?

吴:将心比己吧!也许是我比较了解基层的需要。我觉得平衡很重要,有些人不太接受严厉的方式。我的最终目的是和谐,这是很重要的,大家若是闹意见、有疑心,运作不会畅顺。所以,就算员工犯错,我们也不会以很激烈的方式责怪他们,而是告诉他们错在哪里,诱导他们返回正确的方向,做得好的员工也会得到奖赏,增加他们对公司的归属威。人如果在努力之后得不到回报,谁还会有心继续做下去?

区:你们的管理层还是以香港人为主吗?

吴:是的。现在我们的总经理、财务总监、业务经理、技术顾问、两位总印刷师傅都是香港人。财务总监大部分时间留在国内,监控成本。业务经理管理销售队伍——队伍分内、外,外部的业务员负责寻找客源,内部的负责跟单。业务经理会留意订单的情况是否正常(例如订单能否赚钱)、调停客户与员工之间的纷争、批核佣金等等。任用香港人成本较高,但我们不接低价的单,能够抵销支出,去年业务也有一成多的增长。

我们以贺卡生意为主,合作多年比较稳定,也有部分生意来自印彩盒。我们已经不止生产印刷纸制品,也有其它自动化机器完成整个包装过程,例如我们从意大利购入一部可以造天地盖盒的机器。我们也愿意购买速度快的机器,例如裱坑机以前行3000转的,现在行6、7000转,虽然价格贵,但节省了人手的成本。丝印机以前的速度是600多转,现在加快至2000多转;闪粉机也是自动的。我们的团队会看看如何能够增加效率。

团队和谐

区:如何令员工齐心?

吴:就像刚才说的,将心比己,了解员工的需要,高层也要抱着相同的信念。以前有员工做了一些有负于公司的事,我也只会说一句,“不要紧的,过去的就算了”,以后怎样才最重要。我们身在同一个“平台”,这平台若有任何裂痕,早会崩坍的,崩坍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马:你强调团队和谐,然而不少人希望比别人出色,互相猜疑,你是怎样平衡的?

吴:我很欣赏我们的技术顾问,他和总经理都是念机械出身的,后者是个文质彬彬的人,负责与质量、客户沟通相关的事务,处理的文件比较多,两者各有岗位。其它员工亦然,财务的管财务、生产的管生产、业务的管业务,权责清晰、各司其职,没有甚么可竞争的。工作过后,大家一起喝喝红酒、打打麻雀,轻松轻松,我认为是可以的。只要将高层这个“小圈子”安排妥当,自然能带动下面的“大圈子”。

内部管理好,容易争取新客户

叶:请分享如何招揽生意?

吴:坚持刚才提及的四个理念,自然能够留得住客人并带动新的生意。有时我们会于展览中推广生意,国内的业务员也会开拓客源,也有客人下的订单是越来越大的。此外,我们取得多种类型的认证,诸如ISO9001、ISO14001、OHSAS18001、迪斯尼、ICTI、GMI、G7、FSC、PEFC等等,我们都有。我们内部管理得好,容易争取新客户,客人来到厂房参观时,看到我们经营的环境、设施、7S的流程,加上合作牌子的产品,很多时都会放心下订单。此外,有些客人会将有疑难的产品带过来,顾问可以帮他们解决,别人做不得到我们做得到。我不敢说能够百分百解决所有技术问题,但大部分都可以。

马:管理层中如果有太多“自己人”,会不会影响运作?

吴:其实我们并没有太多你说的“自己人”。我太太担当香港这边的会计,不涉国内事务,有甚么疑难就找我或国内的同事解决。同事互相信任,没有私心,知道要做甚么就尽力去做,就算有些订单今天才下,明天交货,我们也可以应付得来。偶尔交不到货,多是因为一些非直接控制的因素,如订了的纸不能准时送到等等。我们团队的优势,在于一旦发生了甚么变故,都会齐心解决。

追求新技术,不进则退

马:取名安量是否有特别意思?

吴:改名时没有甚么特别的理念。我们的英文名字是“Safe Power”,Safe即安全、Power即力量,意思就是安全的力量,所以改名“安量”。

马:你很在意周边的营商环境变化,有没有甚么传承计划?

吴:我们很留意新事物,印刷业都在追求新技术,不进则退。除了数码以外,我们也留意到一种名“Print Press”的机器,类似印刷机,又是Indigo的,以前行52,现在行四开。我相信不久将来,一部分的柯式印刷机会被新式的设备取代,尽管我不肯定是不是数码。我们喜欢引进新技术,包括软件、硬件,例如我们会考虑采用节省墨量的软件。欧洲同类型的印刷厂不会聘用那么多员工,而我们却要用上千多人。现在越来越难聘请员工,技术则越来越先进,若单纯以机器自动生产,那在欧洲就可以,我们的优势则是机器加上人力。然而,能以全机器制造的订单,到发展全球自动化生产时,要全面内销才有出路。

区:我认为包装盒的发展方向不在坑纸,而在小型彩盒,因其比较难被数码取代,书版则会被替代。

吴:其实我们与各同业之间都有交流,有时会举办一些分享会,大家说说行情,希望找到价格更低、质素更好的供货商。此外,我宁愿多付一点钱也要买更好的物料,不介意少赚一点造出质量更好的货品。质量好,客户才会回头,或多付一点。材料好,生产过程亦会完善畅顺。

走在前头,不能落后

叶:这么多年来,业务成功的转折点在甚么地方?

吴:回国内发展是其中一个转折点,尤其是97年我们卖出二手的Roland机去买一台新的海德堡。那时我对自己的印制品产品充满信心,以前就有过因为觉得自己达不到客户要求的水平而退单的经验。这台新机为我们带来几倍的生意。2003年时,我们接触到贺卡的生意,但客户不满意我们。2004年我请了一些有造贺卡经验的员工,这方面的生意开始大,至今尚算稳定。别人觉得越来越少人买贺卡,但同时也越来越少厂做这方面的生意,大概是由于造贺卡需要较复杂的技术。2004年时,我们的工场由8,000平方米增加至20,000,也购入了一台高宝原张机,将外面的厂房搬进来,全新布置厂房,决心向全张印制市场进发。当时业界有原张机的不多,我看好这个印刷市场。在印刷这个行业若要做好,一定要走在前头,不能落后。

现在我们拥有八台印刷机包括一台五色加水油原张机、四开六色、四色及五色海德堡、六色及五色UV高宝等等,这些机器加起来可以灵活应付不同类型的订单。

马:安量有其它发展大计吗?

吴:现时营商环境,单靠印刷已经很难赚钱,我现在也在申请玩具牌照,除应付一些相关的包装配套订单外,也希望为了解此一行业。

马:有甚么人生哲学寄语后辈?

吴:先付出,后才问收获,不要问了收获后才付出。客人找我商量我也不会太计较,能答应都答应,人情多给没关系的,怕吃亏的人做不了大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