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飞”常院长冯崇裕

“飞”常院长冯崇裕

《印艺》第234期 访问:马桂鸿 撰文:林素蓉 更新日期:2012-03-07

今期《与CEO对话》的主角是香港知专设计学院院长冯崇裕先生。冯院长于1980年自设了一间设计公司,1984年加入香港理工大学(前身为香港理工学院)设计系担任兼职讲师,其后于1985年全职投身教育界,担任理大全职讲师后至副教授及副系主任。至2007年,冯院长被邀协助成立位于调景岭的香港知专设计学院。他由2007年担此重任至今,现为香港知专设计学院院长。冯院长从事设计教育和设计工作多年,在设计界显赫有名。他曾出版数本着作如《创意工具》一书,广为业界人士及师生推举。

挪亚方舟—预知的能力

挪亚方舟这个圣经故事相信大家也不会陌生。挪亚用了大约100年时间,花了不少努力才完成方舟,将不同的动物迁到方舟上,这工程的确十分艰巨,而冯院长认为成立香港知专设计学院(HKDI)就好比挪亚兴建方舟一样。除了筹划兴建校舍,冯院长还要将不同设计学系的师生迁到将军澳。冯院长打趣跟师生说「你们好一双双上船了,才可以安然度过危机,乖乖上船吧!」投身设计教育

不少人曾经问冯院长当初为何会由设计界转投教育界。冯院长曾于英国工作多年,于1980年回港开设了一间设计公司,专门设计年报。当年香港的上市公司只有百多间,其中10多间的年报都是由冯院长的公司设计。

1984年,冯院长应邀到香港理工大学(前身为香港理工学院)设计系担任兼职讲师,他觉得这份工作也挺有趣,跟学生亦相处得很开心。翌年,更获邀成为全职讲师,他初时也婉拒,因为当时他的公司发展得很不错,有不少客户,他不想放弃。但其后因感与客人意见不同,不免有点挫折感,便毅然结束公司,全职投身教育。他过往的事业也是约五年就转变一次,刚巧那时他的公司已开设了五年,他便决意到香港理工大学任教。原本打算教五年,怎料执起教鞭转眼间已廿多年了。

和谐共处,分享资源

冯院长认为规划、申请资源、兴建校舍等工作都不是顶大的难题,最困难的是要将不同学科,不同理念的师生凝聚一起,而又可以和谐共处,相互合作,达到协同效应,资源共享之目的。

前此,职业训练局(VTC)的香港专业教育学院(IVE)就好像便利店一样,总有一间在附近。好处是学生可选择在较近自己居住地区的分校上课,但课程太分散带来的坏处是同学科的老师不能在同一学院上课,资源不能共享。

HKDI于2005年向政府建议兴建一间具规模的设计学院,集各设计学系与课程于一校,仿如大型超市一般,各式各样货品齐备。以后只要提及设计,大家自然联想到将军澳的HKDI.在HKDI,不同学系的同学可以一起学习一起交流,从而提高设计团队合作精神。

同时,因为政府想收回香港专业教育学院(李惠利)(IVE(LWL))于九龙塘联合道的校舍,于是建议把两所学院集中在将军澳。其后,政府于2007年2月拨款和将军澳地皮给HKDI及IVE(LWL)。

现在,HKDI日校拥有4,500名学生,夜校有1,800名。每年约有1,500名全日制学生毕业,当中约30%选择继续升学,其它则投身社会。继续升学的,有的入读本地大学,有的升读HKDI与英国三间大学和内地大学合办的学位衔接课程。部份学生完成学位衔接课程后,更会到英国攻读硕士课程。全职老师约有200人,兼职的未计算在内。校舍设有约1,500间课室,工场则超过80间。

为配合明年的“334”学制,HKDI亦进一步改革和精简旗下课程。高级文凭课程的数目缩减至13个,设有28个主修科目。明年开始,VTC也会开办4年制的设计学位课程。HKDI还计划跟几间外国大学在香港台办硕士课程。

香港知专设计学院简介

香港知专设计学院(HKDI)于2007年成立 致力提供高质素教育,为香港创意工业培养设计人才。学院采用「思考与实践」的教学方针,透过多元课程及与业界紧密协作,不但向学生传授知识更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及设计业界的最新信息。学院着重教导与学习的过程,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学习,培育学生的创意思椎.决策能力.文化触觉、社会责任及国际视野。HKDI的崭新校舍于2010年正式启用,其独特的外形以及悬浮平台的设计令人眼前一亮。学院除了配备一般的教学设施外,更特别设有多个展览及表演场地,提供多元化的教学及文化平台,以使学院能成为香港的一个文化及设计中心。

教育管理新智慧

冯院长表示,他数十年来也与学生打成一片。从前在前线教授学生时,与学生朝夕相处。但自从成为了行政人员,似乎脱离了课室和学生,现在有些学生不认识他,也不了解他的行政办事手法。他认为要多与学生沟通,让学生知道院校和院长的动向。

访问当天,冯院长拿出他的平板计算机,跟大家分享一些由学生帮他拍摄的有趣照片,从那些相片就可以看出冯院长跟学生就如朋友般打成一片。

最大的挑战

面对负责筹办和管理HKD的工作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冯院长毫不犹豫回答:“当然是人事管理!”冯院长在理工大学教学廿多年,曾为学术评审局做了不少评审工作,香港的设计课程中,当中九成他也有参与评审,所以他对香港设计课程的发展有深切的了解。课程改革方面更绝对难不到他,然而对人事方面,则要多花时间处理。

内在外在的冲击

当将军澳区的居民和区议员得知有计划要在将军澳兴建设计学院时均意见不一,他们担心兴建学院后,每天将有6,OOO个设计学生在此上课。这不单加重了区内设施用量的负担,更甚是在居民眼中,念设计的学生是较为前卫和另类的,居民担心学生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为了释除居民对设计学院及学生疑虑,学院一众同事走到小区会堂做展览和推广会,努力向居民展示,其实设计学生也很正常,并也能融入小区的。

冯院长为使学院可更快得到居民的认同,便积极鼓励居民参与学院的活动,现时学院举办的展览也是免费对外开放,欢迎区内的居民、中小学生去参观。不少由学院举办的节目和活动也欢迎居民参与。学院的设施如泳池、球场等,也开放给附近居民使用。开校至今,学院与居民和谐共处,关系十分不错。

除了对外的问题,对内的人事问题也不易处理。凡是做设计的人,大都有独立的个性,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不论老师或学生亦然,那么是否会难以驾驭呢?冯院长说:“我们要筹办一所院校可以容纳来自所谓五湖四海的人,要各门各派的人可以走在一起切磋、交流和合作,这个正正就是困难所在。”

但冯院长却有他的一套方法。学院设有28个主修科目,负责教授各科的老师都是不同范畴的专家,可谓各擅胜场,试问室内设计又怎能与时装设计比较呢?而且每位老师也有专业的意见和判断,也不需要乖乖听从指示。HKDI有200位来自不同学系的老师,因此在新校舍,冯院长刻意安排一部份不同学系的老师坐在一起,从而增加彼此沟通的机会。

配合设计创意的管理理念

冯院长最初到沙田分校当设计系主任以便推行他的新措施和计划。因为那时的部门分为3部分:产品设计、室内设计和平面设计,就如计划中的小规模版HKDI.

过往每学系各有自己的工场,有自己的技术人员。但在沙田,冯院长把所有的工场统一管理。现时,HKDI的工场制度,工场不属于任何学系而是属于学院的。另外,技术人员的工作岗位变为浮动的,不会只驻守某一个房间或位置。高级技术员每天会视乎课堂的编排而调动人手。为此,冯院长为技术人员安排培训课程,以使他们得到新的知识和技能,配合新的工场运作制度和模式。

同时,冯院长提倡将80多个工场根据安全系数来分类以提升使用安全。绿色级别的工场是学生自己可以使用的,不需老师或技术人员在场,如影印房、电脑房等没有什么危险的工场。第二类是黄色级别的工场,学生要有技术人员在场才可使用仪器。但黄色级别工场内也有些贴上红色标签的机器,跟红色级别工场内的机器一样,只有受过训练的技术人员才可以操作。冯院长指出,完成分类之后,一年多以来,他们鲜有意外发生。

成功必然之道——沟通

冯院长认为传统和既定的文化比较鸡改变,但人是可以改变的,只需要认真地下些功夫,用高压政策绝对不行。唯一办法就是一步一步的来,不能说今天决定了,明天就要立即实行。

冯院长认为沟通和让同事明白改变的理念是最重要的。要说服大家配合改革,就要用不同的方法和渠道去沟通,从而得到他们的支持。因为没有他们的支持,一切工作也都只是徒然。冯院长认为管理的架构要精简和清晰,每一层也要清楚知道要做什么。

冯院长当初于HKDI推行改革时,员工也曾反感,认为他只把理工大学的那些方法套在HKDI上。但冯院长并没有因此气馁,他认为只要耐心向他们解释制度是如何运行,令他们明白一切都只是为了优化学生的学习环境。冯院长说:“大家是同坐一条船,要大家合拍一起撑才可前进。最重要是大家目标一致,进行的节奏和速度可以商量,最怕的是一个向东走一个向西走,那就永远达不到目标。”

疑人不用 用人不疑

冯院长不同意“人之初,性本恶”一说,无论何时,他都会选择对老师和学生寄予信任。冯院长初到沙田分校,每天也要批核很多「行街纸」,因为老师若要离开学校超过半小时就要填写「行街纸」,以说明自己外出的原因,并得到上司和系主任的批核。其后知道签好的「行街纸」只会分类收藏起,其实没什么实际作用,冯院长便立即废除了此制度。他觉得人与人之间是讲求信任,他不认为老师不在办公室就是去了偷懒。老师外出必定是有事要处理,如一定要上级副签和系主任加签才成,不只增加工作量,反而会耽误事情和工作。

好像过往理工大学的学生要使用工场,就得先找系主任签名批准。若学生未能找到系主任,工场的技术人员就不准他们进去。有时学生赶着要交功课,急得在工场门外哭起来。当冯院长接手管理之后,他认为应先对学生予以信任,但如果其后发现学生违背了他的信任,他才会给予惩罚。冯院长强调他不会将人先当犯人,不应在别人没有犯错之前就设立很多限制,这样不准,那样不准。

冯院长的座右铭是“Anything is possible until proven other wise”。他认为在设计、创意理念中,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若你说没可能,就得用事实去证明。所以冯院长认为当学生说了什么,老师不能立即说NO,要让学生先尝试,做得到就是有可能,做不到的话,学生会回头告诉老师原来是不可能的,那时老师大可反问他为什么不可能,然后告知他原因。从事设计教育是「开门」而不是「关门」,老师应该告诉学生每样也是可以的,可以是红色的,也可以是蓝色的,冯院长总是叫学生尝试了才回来告诉他结果,让学生自己发挥创意及自主分析。

欲罢不能 心系设计

冯院长表示早于2007年已打算退休,但那时正好获邀来协助成立香港知专设计学院的工作。冯院长坦言退休后不会再担任全职,但仍希望继续从事设计有关工作。

冯院长一向很喜欢做曲奇饼,大家都建议他退休之后可开一间咖啡店卖曲奇饼。冯院长笑说:「别开玩笑了,我做的曲奇饼和蛋糕带回来给同事吃,他们当然赏面说好吃,因为是院长做的,而且又是免费的。但开店就不同,不好吃的话客人会拆我招牌!」

冯院长的太太也反对他开咖啡店,认为一定会亏本。冯院长也认同,因为他从事设计教育超过廿多年,很多学生认识他,假若学生知道他开店,一定去找他聚旧,以他一向豪爽的性格,他一定会坚持请客不收钱,所以他太太说他开店的话,必定会亏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