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缔造和谐社群 造福莘莘学子

缔造和谐社群 造福莘莘学子

访问:彭泓基 撰文:雷国芬 《印艺》第331期 更新日期:2012-03-06

梁镇华主席豪语录

“在许多行业上,若能及早消除见不到的浪费,正是丰厚利润的来源。”

“要达到与所有有关系的人和谐共处,要让所有人不要失忆,时常记挂这企业文化,方法是重复、重复、再重复,别无他法。”

“选贤用能,因应你需要的人材而去选择人材。过去我会先选忠诚,今天则选干练。”

“走向未来,我们所有商家都可以到水中捉鱼。”

“怎样令实体书和电子书同步,做到的人一定成功,这将是一个突破点。”

一个红黄交替、暴雨天的翌日,一个时晴时雨、天气依旧是变幻不定的午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九龙湾利奥集团在香港的办公大楼,那是位于一个大型购物中心的顶层。

甫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集团的两只雄狮守护着礼盒的标志,继而是面对往下层楼梯由顶至踵的落地窗户,无敌海景与明亮日光相互辉映,把两层办公楼衬托得朝气勃勃,而又气度不凡。

正当我沉醉并细意琢磨接待大堂上的一幅字联“利盈有法经营善、奥妙其中信誉恒”的含义时,主席梁镇华单人匹马翩然而至,他的背后,没有一大群的行政人员簇拥着。这位可说是红裤子出身,于印刷业底层,从杂工、拉车仔、切纸、做盒、管仓、工务、营业员到出版书刊,逐步磨炼,终于成为大企业的首脑。一身武艺的他,带着自信的态度与亲切的笑容,热情地招待我们,带领走进“利奥”设备齐全的会议室、他的内心世界。

坐在桌首的梁镇华主席,在倾听了香港印艺学会前主席杨伟文的来意及开场白后,随即从容不迫地把他的营商之道和管理理念,徐疾有度地展开了这次非一般的访谈序幕。

梁:梁镇华  彭:彭泓基

从来没有离开过核心业务

梁:事实上,利奥的发展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核心业务。多年前,其它子公司,已在研发科技,他们的成果全都放回到书本上,诸如eBook平台,正积极发展中。众所周知,现今世界正在高速转变中,社群识别变化多端,要掌握很困难。四年前,我们在国内推动精益生产,初时我是人云亦云的,后期掌握到很重要的元素,追求精益,不要老说减除成本,这思维是错误的。在我的角度看,是要及早消除见到与见不到的浪费,见得到的浪费很容易掌握,而见不到的浪费,则是很难掌握。

我个人估计,在许多行业上,若能及早消除见不到的浪费,正是丰厚利润的来源。因为他们看不到那些浪费,就以为生意上没利可图。譬如说,生产量是每分钟三百的,若转换一个速度快三倍的马达,在同等的生产时间上,生产量便是九百。而在这位置上,这种不能善用资源,便是见不到的浪费。精益是一个理念,深不可测。实行这理念,并非单靠一个人,而是要所有人一起实行。

彭:这理念很多人都会忽略,并不是所有管理层都有这样的视野,我曾阅读主席的文章,你说要掌握全民一心,要求那么强的动力,绝不单是工作流程的关系,它的背后,需要很多元素的配合。

梁:对,十日前我在公司里的文化中心,召集了所有六级以上的同事,再一次演说如何掌握“利奥文化”。

文化建基在个人的价值观,若公司没有紧守企业的价值观,就没法建立企业的文化,没有文化便没法建立和谐的环境。

我们与生俱来是中国人,我们的文化是所有人的认同,有了认同,遂产生和谐。像毛泽东主席的理念一样,他要求国家民族团结和谐,我厂员工一样是来自五湖四海,不同乡族的人民文化聚在一起,能够令他们生活愉快,安后乐业,走进划定的空间,沿大道而行,各人和平相处,这就是和谐。我公司没办公室政治,但有很多跨部门,在沟通上可能会产生矛盾,所以我们要有价值观,于是衍生了“利奥文化”。

“利奥”价值观

1)质量——是多元化的质量,如选择客户、生产、买材料、设定流程、生活起居等等,都需要有质量,如何追求真善美,我的经营理念是持续改善,是要经过挫折,流血结疤才成长起来,这理念是必须的。

2)人本——以人为本的意思并不是以员工为中心,不断给员工加薪和提供福利,而是要员工明白,他们应以客户为中心,因为客户就是“米饭班主”。

3)德行——我们在国内办学招生,清楚看到有些学生身材瘦削、毫无朝气,但顽皮起来却可以是大力神,他们可以踢破美丽而坚固的钢门。我问他们脚会不会痛,他们当然回答痛。于是我便循循善诱劝导他们,那些用脚踢门而痛楚的人,只会跛脚;而那些打开门走出去,不踢门的人,才有机会当主席。现在学生们的德行操守已见改善,人人朝气焕发、体格强健。

4)社群——定义在有很多空间,可以引伸至全世界,所有空间全都是社群。以前是大政府小企业,现在是小政府大企业,在我有能力照顾的空间里,彼此达至和谐共处,共存共荣。

5)环保——环保是应该的,途径是对的。许多年前,我根本不懂环保是甚么,那时候已实施污水处理,真的可以省钱。去年和今年,我们都做了环保报告书。我们提高效率、提高产品生产量、缩减厂房使用面积15%,都可以减省,达至环保效果。

6)关系——企业内有很多关系,与员工、银行、客户、社会等等都关系密切,要达到利奥人与所有有关系的人和谐共处,要让所有利奥人不要失忆,时常记挂这企业文化,方法是“重复、重复、再重复”,定时定候重复再讲,每日都找借口再讲,不断感染感化所有员工。我不容许员工讲集团坏话,只可以说好说话,因为负面说话会令他们灰心,工作感到压力致降低生产力,反之常说好话者,会显得朝气勃勃。

彭:在这情况下,他们会多些说正面的说话。

梁:这就是文化,但不要期望是一个月、半年或一年内可以做到。只要不停的带引,五年十载,便会潜而默化,现在所有员工及学生都在谈“利奥文化”。

大海航行靠舵手

彭:建立这庞大的企业,其中一定经过不同的发展阶段,请问发展中有甚么突破点?

梁:有的,在思维上,大海航行靠舵手,舵手是否看得远是很重要的关键。1989年10月1日,我正式接管公司,那时公司差点关门倒闭。当年我是不懂得讲浪费,公司员工只有约三、四十人,我知道我有能力管好,而事实上,公司在六个月后已由亏转盈。我们是做印刷纸袋生意起家的,当时我在想,若纸袋有朝一日式微,我们将如何是好?追溯70年代,我已投身印刷业,究竟前路还有甚么行业可善用我这门专业去发展未来?那时我们的厂房设在南海,我灵光一闪,想到中国有的是人力,遂决定做儿童板纸书,而且当时我很羡慕“华洋印刷”他们也是做儿童书的,很成功,闻说生意额一年达三亿元。于是我联同邓副总裁(当年他只是专责操作纸袋机器),在细小的办公室里,用纸袋慢慢折,慢慢试,试验了年多,待技术有所突破,达致完全成熟,才在市场推出。这是我们企业一个极大的转振点,先有构思、心中有团火,有毅力,慢慢研究工序细节,我们一直追求品质,并不急于实时推出,当时机成熟了,产品一推出,便成功占有了市场。

彭:你们是否属于最早在中国设厂的企业?

梁:是,1989年独资。没办法,当年香港厂房在阿公岩,地方细,只可容纳三、四十人,而国内南海,厂租每呎二角,人工平,可以生存。

彭:为何选址南海?你是南海人?

梁我是南海人,但我不知道故乡在哪里。因为我的一位老友,说南海有间厂,于是我们就在那里落脚。现在设厂于鹤山,是冯世伯(集团名誉主席冯学洪)的关系,他是鹤山人。选鹤山是有理由的,我选地方需要有水,设厂有前瞻性,但从地产的角度,不选深圳可能是错的,若在深圳,有这么大块的地,做房地产可能已经发了大达。

核心价值在人才

彭:听梁主席道来,知道你们的核心价值在人才,重点在中国文化,阁下已是无师自通,理念已包含着许多中国文化的智能,其中谈到的“和谐”,就是中国文化对管理的最高的境界。请问您是如何吸引人才?保留人才?从而达致永绩经营?

梁四个字,选贤用能。先看清楚自己需要甚么,因应你需要的人材而去选择人材。过去我会先选忠诚,今天则选干练。我们不怕那些干练人才不忠诚,他们在利奥大家庭里,在条件、环境、适合其岗位空间内浸淫,必会提升其忠诚度。另外,需要员工的专业技术、还是管理才能?这又是另一方面的课题。若是专业技术,可以给予进一步的事情让他们去追求,让他们学习。公司里有五个学习道场,包括物理、化学、环保、机械与问题解决。现在公司实行“低成本自动化”,要低层员工先有物理理论、化学常识,学习与创意是由员工提案,然后改善工作流程。至于一些高级员工,我们会给予学术上的理念,根据不同岗位,给予不同的培训课程,这全都是同事间分组督导,并非理论空谈。对于那些高层的职员,则由我亲自担当他们的讲师,从制度人手,制定预防措施,带领他们彻底解决问题。

彭:在这样复杂的工厂流程上,修改任何事情都会极度困难,因为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办事习惯,若要动员这么多人一起改,请问主席如何实践?

梁:所以我们组织不同的小组,给予清晰的课题,大家依照课题去改善。我工厂有自己的文化,改善是应该的,员工每天由上班吃早餐时便开始想着改善一切。

彭:如何培养、保持这种文化?

黎重复、重复、再重复,别无他法。

彭:如何重复,是否交由导师引导?

梁:那导师便是我,永远上传下达,更鼓励下传上达。从公司架构看,我的位置是最高的,但工作时,我坐的位置却是最低的。我常留在公司里,甚少外出,在国内工厂,我办公室的椅子是没有靠背的圆椅,因为我来工厂是工作,不是来享受的。我的办公室不太大,这么多年都没有再装修,只不断在破旧地方再扫上漆油,最重要的是清洁。

低成本自“动”化

彭:企业这么大,身为领导人会面对很多令人担忧的烦事,请问有甚么会令主席晚上睡不着觉?

梁:真是没有失眠,只有睡眠不够,我很安心这企业的发展。

回想三年多前某个晨曦,我在公司办公室,看着太阳从东方升起来,那时候,印刷业很低沉,电子书刚起步,大海茫茫。嘿嘿,我看到天空上有一群飞鸟,飞到水中去捉鱼,当然,我看不到水中鱼,但是灵机一动,想到走向未来!若我们商界懂得如何走向未来,一定也可以到水中捉鱼。工厂开始实行RFID(无线射频识别),改造生产流程,配合精益理念,逐步打造未来。精益理念有两条支柱:一是JIT (Just in Time准时生产),一是自働化。“働”代表会停止。精益两字最深奥的地方,就是当付诸行动有错误时,我们的生产线、生产机器会懂得自动停止。

彭:每一单位在控制室里已知道所有程序?

梁这是最理想的状态。我想在未来岁月,我可以转职专业顾问,我不会理论与空谈,我会教授实践与应用,在环保和工业改造范畴上,利用科技化去改造。

彭:那你可以开辟多间子公司发展?

梁:我们正在构思多间子公司,由他们去推行。现在我手上有八十八台印刷机,去年裁减了六台,可说是破釜沉舟。虽然少了六台,但比起之前开足九十多台机,我们的生产量都还是一样,现在可说是达到减碳减排的目标。

一直推崇个人理念

彭:我深深威受到,你是公司的灵魂,在一个愈庞大的企业里,内部的问题会愈多,会不会在某种规模、情况下,影响了公司的决策与将来?

梁:你说我是公司的灵魂,我不反对,我完全收受。若公司没有一个灵魂、一个主脑,是没法推动整个企业的。这个主脑一定要有个形象在,要让每个人尊重他的意见。

我一直推崇一个人的理念,太多的理念是没用的,重要是理念要正确,沿着正确的方向走。我们有培育接班人,心目中已有人选,但暂时不会透露。在这方面,我需要掌握这接班人是否与我有着同一理念,真正把这理念深化,若我能把这策略处理好,日复日练习,十年八载,一定没有问题。

人才流失 何惊之有

彭:有没有担心人才流失,你会怎样处理?

梁:这是大道来的,何惊之有?举例说,若2011年会流失10%,2012年会流失13%,但我心中有数,任其怎样流失,若我的人力资源足够供应我的业务发展,有足够准备去应付问题,便不用惊慌。

彭:我看你的厂房很有规模,内里还有很多辅助性设施,有消防局、有医院,有没有警察局?你们投资于建设利奥社群的资金是否很大?

梁:我的梦想是要有一个理想社群,这是成就来的。我们的厂内不单有保安,我们还赞助政府公安,公安会负责照顾和保护我厂的员工。所以先不要讲钱,事实上也不是花很多钱,我是用心去建设,只要用心做,甚么也可以办成。

世界定位

彭:利奥在世界上的定位如何?

梁:位置很不错,不算高,也不算差。

彭:有没有计划进军国际?或是把所有发展留在国内?

梁:那得要看环境、条件、时间和空间,若我掌握到一切,一定去做。

彭:据你所知,在外国有没有能与利奥匹敌的集团?

梁:有,我很仰慕他们。我们与之相比,相去甚远,要后来追上仍很有距离。他们的辅助线或价值链,其思维整合很好,又配合天时地利。他们的方法,我也想到,但我仍未具备所有条件,不过我不会放弃。在每个范畴环节里,我想取得百分百的成绩,目前仍未达标。不过看前景,我工厂实在不错,因为整体而言,每一范畴,我们的平均分也有80分。

彭:你们的未来发展将会如何?

梁:实体书一定会有,不会完全消失。在印刷上,包装更是不可或缺。我现在正想象一些比较抽象的“智能”包装,让人家可以识别。若想公司永绩发展,就必须想通这“智能”两字。所以未来的趋势,科技必是大前题,如何将科技放到包装上应用,怎样令实体书和电子书同步,做到的人一定成功,这将是一个突破点。

彭:你的理念都包涵许多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但你采用的方法却是相当西化的,若能将你的理念系统化,变成像中国文化般流传下来,你的社群将会是一个很理想的国度。

梁:我没有你说的层次那么高,我们有自家印制的《利奥文集》、《利奥文化》、《利奥风采报》、《利奥快讯》及《梁主席管理哲学档案》等等,我们利用这种模式,把我过去的经验集合整理,带给员工去感受。

彭:我刚才说梁主席是公司的灵魂所在,这灵魂若是传不下去,企业便会出现危机,反之,若这理念文化能长存下去,甚至更上层楼,任何人接手,这企业都不用担心了。不过现时很多企业都只注重赚快钱,例如有些公司一旦上市集资后,便撒手不管了,这就是完全不同的理念。

梁所以我们这么多年都有说要上市,但只说没行动,因为我不感觉有此需要。若我的企业要上市,是有条件的,我要令所有有关的人都得到益处。另外,很多人问我何时退休?答案很简单,当所有利奥人都笑的一天,便是我退休之日,不过,到现在我还未做到。

开心清洗烦忧

彭:您不感到疲累?

梁:累的,我一周工作七天,不过我有很多开心的地方,开心过后,又再埋首工作。例如上周五,江西省局长来我厂参观,我带着他到厂内各处观看,学生和工人看见我便大声叫我阿爷阿爷,阿爷之声不绝于耳,真的很开心。有时候工作烦闷,我会在下午二时半左右,到厂内学校探访,看着一只只肥猪仔(幼儿园学生、员工的子女)刚睡醒,很趣致,他们看见我便会打招呼说哈啰,我的郁闷又会全消,很开心。再开心的是见到那些八十后、九十后学生,他们初来上课时,皮黄骨瘦、不懂礼貌,现在每个人都容光焕发,健壮活跃,我很安慰、更开心。虽然我没有大学学位,但我期望创造千千万万个学子大学毕业,戴四方帽,我会引以为傲、引以为荣。

利奥纸品集团背景

利奥纸品集团创办于1982年,总部设于香港,生产基地在鹤山。经过近30年的努力,利奥已经由一间只有8名员工的传统印刷公司,迅速发展至今时今日规模庞大的环球印刷通讯集团,员工超过20,000人,以“绿色和谐”为环保理念,致力成为“零废料工厂”。多年来,利奥获得多项环保认证和奖项,印证了利奥在环境管理方面的努力。利奥不仅致力于环保,亦积极参与社会服务,回肴社会;利奥亦重视每个利奥人,关注他们的需要,并恪守诚实、公平和道德准则,确保利奥人都可贡献社群,促进社会的和谐及可持续发展。

利奥管理理念

“以人为本、以策为主、以质为根、以果为宗”

利奥座右铭

利奥精神、积极创新、为客创值、商机倍增

持续学习、稳健成长、捍卫产权、安全至上

精益制造、质量自治、卓越管理、标杆之狮

致力环保、燃亮社群、竭诚尽责、恪守本份

总结  彭泓基

数月前的某一天,杨伟文与叶伟慈两位主席光临寒舍,谈及《与CEO对话》特辑的构思,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公德,我不假思索,欣然答允。我也曾是出版界的一份子,深感业界所处的困境,尤其是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上,胼手砥足,辛苦经营的中小企,在极度缺乏资金与人才下,无论是老板或员工,面对如许艰巨的挑战,其苦况实不足为外人道。

芸芸印制业界,卧虎藏龙,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若能从成功的业内菁英身上取经,得一锦囊妙计,少走弯路,也许能抵得上百万助金。凭着这样的信念,第一辑的《与CEO对话》终于完成了,希望业界的朋友,能从中得到一点宝贵的启示。若真能如此,则可谓公德无量。

梁镇华主席一样,许多业界的朋友,都是“红裤子”出身的,尤其是在廿世纪中叶,五六七十年代,经济低迷、百废待兴的香港,大家都在挣扎求存,赤手空拳打天下,那有现在的“高深教育“和日新月异的科技?正是因为在如此的困境中,不断学习、成长、审时、度势、冒险、闯关,炼就了一身的本领。业界翘楚之一的利奥集团,正是其中的表表者。今天听梁主席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但其中在披荆斩棘奋斗中的艰辛、苦况,若非亲历,无法体悟。

市场的经营环境我们无法控制,必须要去适应、配合、善用。而内在的元素,我们是可以努力改善的,关键在于“管理”。现代人迷信学位,也造就了不少“高分低能”的新一代。“管理”不单是只研究如何支配有限资源,去完成任务,致力于事业与成功。更重要的,是如何管理好自己的人生,活得有意义。一个企业业的核心竞争力,往往来自于企业家或管理者的人格魅力、他的人生目标、经营理念、道德和价值观,直接反映到企业的文化与管治的绩效。管理并非只是学院里的一门学科,而是一门极高深的学问和艺术!

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往往无法见着或触摸,只能用心灵去意会和感受。更重要的是志心笃行地去修行。管理者日理万机,最需要的是如何在适当的时刻作出最佳的决策,这就是“智慧”。金钱和名位,并不等于快乐;学位并不等于学问;知识并非等同智能。“智”是“决断”,“慧”是“拣择”。明白一切事相,叫做“智”;了解一切事理叫做“慧”。

英明的管理者,面对一切挑战,必须要知其相而明其理,参透世间事物、变化规律、未来趋势与机遇,然后根据自己的实力和处境,知所取舍,果断毅行,方有所获。若廿世纪是西方文化独霸的年代,则廿一世纪将是中国崛起的年头,也是中西文化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兼合融和的年代。要适应这崭新的挑战,管理者必须以德操、学问为重。自由开放,讲明义理,求学问道,“探性理之要,询治道之源”,重视自学能力,终身学习、培养独立精神,不畏艰辛,果敢行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期盼业界同仁,皆能尽性,大展鸿图,建千秋大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