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新闻 > 热点追踪 > 《数字印刷管理办法》颁布一年回望

《数字印刷管理办法》颁布一年回望

中国新闻出版报 更新日期:2012-03-29

艰难中前行,探索中起步 

数字印刷作为我国印刷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的重点方向,广受业界关注。全国各地也以此为基础,在制定本地区印刷业发展规划中将数字印刷列为重点发展项目。随着这项技术应用范围的不断扩大,2011年1月新闻出版总署推行了《数字印刷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各地新闻出版局在执行《办法》中规定的同时,也在积极引导数字印刷健康快速发展。时隔一年多时间,现在各地数字印刷推行情况如何?执行中遇到了怎样的实际困难和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各地新闻出版局相关负责人以及持有数字印刷许可证的企业代表。

 观望者多于实际申办者

  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印刷复制管理处处长邓世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企业从事数字印刷业务都属于自发行为,《办法》出台后令这些企业开始有章可循,办理许可证、受到法律保护成了主观上自觉的行为。“这是件大势所趋的好事儿。”湖北省新闻出版局为了将国家政策落到实处,促进地方数字印刷的发展,也积极地支持和鼓励更多的企业来从事数字印刷,对现有的数字印刷企业召开多次座谈会,听取意见和建议,便于有效引导。

各地都在积极推行,但实际情况是,目前全国各地在《办法》出台后拿到经营许可证的数字印刷企业数量寥寥无几,各地登记在册的企业数量只有个位数。据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印刷管理处处长周建平对记者介绍,上海地区专营的数字印刷企业大约有4家到5家;邓世清也讲,湖北省专营数字企业数量不足10家,约为7家到8家,其中1家为《办法》出台后拿到的许可证。据记者调查了解,全国其他地区的情况也大致相同。

邓世清谈到,从传统出版业过渡到数字出版,原有的传统印刷企业也在进行着数字化转型改造,数字印刷技术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业内的印刷企业也都在朝着数字印刷领域积极地进行思考、转型和探索,但目前迈出的步子还不是很大。具体的表现之一就是专营的数字印刷企业数量较少。并且这批企业的产值不够高,还未涌现出实力雄厚的企业。此外,他说,现在业内在参加大型展会时都非常关注数字印刷设备以及产生的各种个性化的产品,但是观望者居多。原有的大型传统印刷企业都在进行数字化流程改造,这部分企业数量相比更多。同时直接从事数字印刷专营的企业相对来说,对数字印刷产品的开发、新技术的接受度还尚显吃力。

  实力与价格成发展障碍

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印刷复制管理处副处长王向利向记者介绍,导致企业申报并拿到许可证数量少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

一是在《办法》出台前,一大批正在从事数字印刷的企业通过将自己已有的出版物印刷资格证上的经营范围扩项的方式拥有了进行数字印刷经营的资格,并不需要重新办理许可证了。这在《办法》中也明确指出。这批企业的数量占了正在进行数字印刷经营的企业总量中的相当大比重。

二是目前数字印刷设备的价格过高,令很多印刷企业有心无力,尤其对于刚起步的专营数字印刷企业来说,实力不强,资金上捉襟见肘,尚且没有大规模引进数字印刷设备的财力。因此,目前引进数字印刷设备的大多还是之前从事传统业务、业内的优势企业。这批企业就可以按照上文提到的通过扩展经营项目的方式从事数字印刷业务,不需要单独办理新的许可证。

  “钻漏洞”现象为监管带来难度

《办法》中规定设立数字印刷企业的条件是:生产经营场所建筑面积不少于50平方米;注册资本不少于100万元人民币;有1台以上生产型数字印刷机;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必须取得省级新闻出版行政部门颁发的《印刷法规培训合格证书》。有业内人士谈到,目前,传统出版物印刷企业门槛比较高,新闻出版行政部门控制比较严,而相对于数字印刷企业的要求就较低,因此容易出现一些“钻漏洞”的现象。比如拥有了数字印刷许可证后,却从事传统印刷业务。这些现象会为地方政府对数字印刷企业的监管增加难度。

对此,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经验是通过宏观统筹控制的方式对企业的实际情况进行考核,再来决定是否授予许可证。这样既避免了“挂羊肉卖狗肉”的现象出现,也令优质的企业享受到了国家为数字印刷企业提供的优惠政策。周建平介绍,这种考核的标准会低于传统印企,通常会参考企业设备情况、管理能力、团队建设等因素在内的整体经营情况。

此外,我国印刷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为数字印刷的发展制定了量化指标,提出到“十二五”期末产值达到印刷业总产值20%的要求。邓世清讲到,数字印刷技术,包含传统印刷企业引进数字印刷设备和配套的数字流程技术等,以及专营的数字印刷企业,数字印刷部分产生的效益如何与其他产业进行分离从而统计出产值?这有待各地探讨。例如,报业印刷,现在大多都已使用直接制版技术,而由这项技术产生的产值很难从企业整体的产值中剥离出来统计。

 企业心声:寻求人才、资金扶持

《办法》推行时间尚短,找到企业经营中的难处以及症结所在可以给即将进入的企业提供借鉴、避免走弯路。为此记者采访到了以湖北武汉为中心在上海、深圳等地设立了13家连锁店的武汉彩峰数码图文快速输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峰印务)董事长程车平,同时还担任着湖北印刷协会副会长职务的他,对数字印刷的发展表现出憧憬的同时也表示了忧虑。

有着多年数字印刷企业经营经验的程车平认为,现在企业做数字印刷有难度,经营压力很大。一方面受到用二手数字印刷设备做活件的低质低价企业的恶性竞争的冲击;另一方面原材料、物流成本、人工成本都在上涨,而工价反而一降再降,企业效益上不来。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数字印刷设备价格较高,设备更新换代速度快,企业要想走在前列,必须拥有足够的资金后盾。而一般专营数字印刷企业规模都不大,属于微小企业,在获得贷款方面存在劣势,要想扩大规模,如果将手上的资金全部用来购入设备,企业的经营压力将更大。因此,他呼吁,政府可以对有发展潜力的数字印刷企业给予资金上的支持、政策上的扶持。

此外,程车平认为,缺乏优秀的数字印刷人才也是制约企业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由于使用设备不同,数字印刷人才的培养方式不同于传统印刷人才的培养,不能直接将传统印刷领域的人才拿来就用、培养方式也不能照搬。而且数字印刷技术发展时间并不长,相关的人才供给还并不充足,即使人才有了,流动性也很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彩峰印务与湖北科技职业学院联办数字印刷专业,采用两年在学校学理论,第三年来彩峰印务实习的模式。该专业学生毕业后由彩峰印务全部包用。但是他说,这些年虽然数字印刷发展越来越好,招生却越来越困难。实习生在生产中废品率很大,很需要资金支援,企业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他呼吁,政府以及学校可以加大对相关人才的培养,同时对于支持数字印刷人才培养的企业给予资金上的补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