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2019年印刷业上市公司市值排行榜!及那些左右市值涨跌的非“印刷”因素

更新日期:2020-01-08

2020年就这样来了。按惯例,开年第一篇先说圈内上市公司的市值变化及排名情况。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里,中美贸易摩擦跌宕起伏,国内经济增速前高后低,市场资金压力空前加大。在上市公司频频“暴雷”的混乱与恐慌中,A股意外创出近4年最佳表现。

据报道, 截止2019年12月31日交易收官,A股总市值达到59.31万亿元,同比增长36.82%;沪指全年涨幅22.30%,近5年最佳;深成指全年涨幅44.08%,近10年最佳;创业板指全年涨幅43.79%,近4年最佳。

对印刷圈来说,2019年 在资本市场上可谓喜忧参半:在龙利得、中荣印刷二度闯关IPO均无果而终的情况下,金时科技、大胜达、嘉美包装分别在3月、7月、12月挂牌上市,为圈内上市公司再添生力军。

新势力的入场,加上既有上市公司的良好表现,使2019年成为圈内上市公司市值的丰收年:3家新上市企业市值可观,28家既有上市公司多数市值上涨,整体涨幅达到近1/4。

对手握上市公司巨额股票的各位老板来说,2019年显然是财富加速增值的一年。要知道:在28家公司中,有3家在一年之内实现了市值翻番。

说了这么多,下面还是仔细来看:2019年印刷业上市公司市值排行榜和各家公司的表现吧。

01

裕同领跑,4家破百亿

在正式开说之前,还是要先交代一下:本次纳入排行的是31家在A股上市的圈内企业,不包括港股上市公司;文中所说的“2019年市值”,是指截止2019年12月31日A股收盘各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

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榜单增加了金时科技、大胜达、嘉美包装3家新上市的企业,并将主做软包装的海顺新材首次纳入排行。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经慎重考虑,三好同学决定自本年度起将在2018年度榜单上占据榜首的恩捷股份移出排行。这是因为:随着业务重心向锂电池隔离膜的加速转移,恩捷股份市值表现与印刷业务之间的关联度越来越低。

说了这么多,2019年印刷业上市公司的市值表现,到底怎么样呢?

先来看总数: 截止12月31日,31家印刷业上市公司总市值为1801.71亿元,约占A股总市值的0.30%。看上去,占比是不是有些低?其实,与2018年印刷业在GDP中的占比0.33%基本相当。

三好同学算了一下:31家公司的平均市值为58.12亿元,比A股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低了不少。更加令人意外的是,31家公司中市值超过平均线的只有12家,占比不到4成。

在将恩捷股份移出排行之后,2019年榜单的榜首属于:圈内大佬裕同科技,市值为232.87亿元。裕同也是榜单上,唯一一家市值超过200亿元的圈内上市公司。

紧随裕同之后,位居第二的是:烟包印刷大佬劲嘉股份。2019年,劲嘉的股价经历了一轮大幅上涨,市值一度超越裕同。一番跌宕之后,收官市值为167.14亿元。

此外,市值超过100亿元的公司还有两家,均是印铁制罐企业: 12月2日上市的嘉美包装凭借一波连续涨停,收官市值达到113.55亿元,位居第三;老牌上市公司奥瑞金市值有所下滑,为103.87亿元,位居第四,不敌同业新秀。

两家烟包印刷企业集友股份、东风股份,市值分别为93.94亿元、90.07亿元,位居第五、第六。

无论营收,还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均与东风不在一个量级上的集友,市值反倒高出3.87亿元,让三好同学倍感意外。

2019年热点不断、频繁上镜的美盈森,市值为81.31亿元,位居第七;3月上市的烟包印刷企业金时科技,市值为70.06亿元,位居第八。

做票据的东港股份与做烟包材料的顺灏股份,市值相差无几:一家是67.94亿元,一家是67.85亿元,分居第九和第十。

7月上市的纸箱企业大胜达,市值为59.45亿元,位居第11;四面出击的吉宏股份,市值为58.94亿元,位居第12。

在市值低于平均值的19家公司中,有两家在50亿元以上:老牌上市公司紫江企业和印铁制罐企业昇兴股份,分别为57.18亿元、51.16亿元。

市值在30亿-50亿元之间的公司有7家。其中,软包装大佬永新股份,为48.95亿元;国内首家百亿印刷企业合兴包装,为47.01亿元;印铁制罐企业宝钢包装,为42.25亿元; 均在2019年爆出大股东有意退出,面临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鸿博股份、界龙实业,分别为33.19亿元、32.94亿元。此外,长荣股份、永吉股份分别为31.64亿元、31.10亿元。

市值在30亿元以下的公司共有10家,比2018年少了1家。其中,市值不足20亿元的有4家:新宏泽、海顺新材、爱司凯、普利盛,分别为19.34亿元、18.91亿元、15.24亿元、15.19亿元。在A股市场,这些公司算是典型的小盘股。

02

3家翻倍,整体增长超24%

对上市公司来说,除了绝对值的高低,市值变化的方向和速度也很重要。但凡是上市公司老板,几乎没有人不希望市值能够持续、稳步向上。因为市值的增减,不仅关乎市场对公司前景的判断,而且与老板们的财富值紧密相关。

2019年,伴随着大盘向好,圈内上市公司的整体市值相对2018年有了显著回升。 除了3家新上市企业,28家既有上市公司全年市值上涨24.12%,达到1558.65亿元。

28家公司中,有20家市值上涨,仅有8家下滑,与2018年的普跌局面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20家市值向上的公司中,又有3家大幅飙涨,在一年之内实现了市值翻番,可谓相当惊人。

其中,凭借“工业大麻”概念一度股价飙涨的顺灏股份,在4月18日一度创出近152亿元的市值高点。此后,随着股价回落,顺灏股份的收官市值最终定格在67.85亿元,即便如此仍比2018年的26.73亿元,大涨153.83%。

在烟包印刷领域不显山不露的集友股份,市值大涨115.36%。这背后的主要推动力,或许是其新涉足的电子烟业务。

近年来,凭借跨境电商、互联网广告业务实现业绩飙涨的吉宏股份,市值大涨102.61%,上市以来的一系列布局终于在股价上得到体现。

此外,有5家公司市值增幅超过40%。两家小市值公司海顺新材、环球印务,分别增长71.44%、50.25%;软包装大佬永新股份,增长48.15%。

占据市值排行榜前两位的裕同科技、劲嘉股份,在高基数基础上增幅可观,分别增长45.33%、43.16%。

有6家公司增幅在20%-40%之间。票据印刷龙头、较早涉足区块链概念的东港股份,增长32.00%;正面临大股东更迭的界龙实业,增长31.81%。

澄天伟业、宝钢包装、创源文化、爱司凯的增幅,均在20%-30%之间。

还有6家公司增幅在0-20%之间。近一两年遭遇经营困境的普利盛,增长19.89%;热点不断、频繁出镜的美盈森,增幅意外只有14.18%;东风股份、翔港科技、新宏泽、紫江企业,分别增长14.08%、11.52%、6.21%、3.57%。

在市值下跌的公司中,有4家跌幅在10%以内:陕西金叶、合兴包装、长荣股份、 鸿博股份。其中, 合兴和长荣的下跌,让三好同学略感意外:前者在2018年营收率先破百亿,后者则在2019年1月成为全球印机行业巨头海德堡的第一大股东。

有4家跌幅超过10%:两家印铁制罐大佬奥瑞金、昇兴股份,分别下滑12.84%、15.31%;出版物印刷与教育双栖的盛通股份,下滑18.86%;烟包印刷企业永吉股份,下滑22.79%,跌幅最大。

除了奥瑞金可能是受红牛中国品牌之争影响,其余3家为何下滑,三好同学没想太明白。

从市值绝对值变化来看,裕同、劲嘉、集友、顺灏、吉宏贡献的增量最多,分别为:72.63亿元、50.39亿元、50.32亿元、41.12亿元、29.85亿元。

奥瑞金、昇兴、永吉、盛通的减量较大,均在5亿元以上,分别为:15.30亿元、9.25亿元、9.18亿元、6.00亿元。

03

左右市值涨跌的非“印刷”因素

连着做了4年的排行榜,三好同学觉得: 市值高低大体能够反映一家上市公司的实力及在圈内地位的高低。

比如,具有稳健业务和盈利基础的裕同、劲嘉、东风、奥瑞金,连续4年排名居前;而位于榜单靠后位置的企业,也基本保持稳定。同时,榜单尾部与头部企业之间,在营收规模、盈利能力上存在显而易见的差距。

然而,2019年部分圈内上市公司的市值变动,却似乎较多受到了一些非“印刷”主业因素的左右。这些因素对市值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榜单中间层排名的变化。

比如,市值增幅最大的顺灏股份,因在1月16日公告旗下子公司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被誉为“工业大麻第一股”。2月,又因与有关方面签订合作协议,有了电子烟概念。

“工业大麻+电子烟”,集两大热门概念于一身的顺灏股份一度连续涨停。

此外,增幅第二的集友股份和一度股价大涨的劲嘉股份,同样受益于电子烟概念。股价涨幅垫底的永吉股份,则在11月初公告在澳大利亚成立全资公司,从事医用大麻及产业上下游研究。

在2019年A股市场上,像工业大麻、电子烟一样曾引发股价大涨的热门概念,还有区块链、人造肉。而在每一个概念引发的市场热潮中,似乎都不缺少圈内企业的身影。

比如,在2019年宣布以各种形式涉足区块链技术的圈内上市公司,便至少有东港股份、鸿博股份、吉宏股份、美盈森、环球印务、劲嘉股份等6家。

有的公司甚至集几大热点概念于一身。比如,主做纸箱的美盈森,在4月宣布参股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5月宣布 计划与有关方面成立合资公司,实施工业大麻产业发展项目; 10月宣布与江南大学签署合作协议,由后者为实现工业大麻麻籽在人造肉等食品饮料产品中的应用研究及开发提供技术支持。

从而,成为A股市场上少有的集区块链、工业大麻、人造肉三大热点概念于一身的上市公司。

三好同学相信:涉足相关业务的这些公司,有不少可能真想在印刷之外有些突破。但也不能排除有的只是想通过蹭热点,达到短期拉升股价和市值的目的。

从整体上看,2019年部分增幅较大的上市公司的市值,较多受到了一些非“印刷”因素的左右。这一方面反映了个别企业存在的投机心理,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印刷圈遭遇增长瓶颈,部分上市公司不得不向外寻求突破的无奈。

在热门概念盛行的2019年,那些坚守印刷主业的公司又表现如何?看上去,似乎要落寞一些,但其中也不乏像裕同、永新一样,市值涨幅超过40%的企业。

而且,三好同学一直觉得:做企业要经得住寂寞、耐得住诱惑。尤其是对已经占据了行业制高点的上市公司来说,当然可以创新、可以跨界,但如果只是为了短期利益而不切实际地随意画饼,就有点问题了。

毕竟,画出来的“饼”再诱人,也经不住时间的考验,总有一捅就破的那一天。就像有的公司的股价与市值,已经反映出来的那样。

所以,一家上市公司价值的高低,不仅表现在市值上,还存在于行业人士的心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