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新闻 > 行业动态 > 数字印刷在标签领域的快速崛起,可能会挤占柔性版印刷市场

数字印刷在标签领域的快速崛起,可能会挤占柔性版印刷市场

更新日期:2019-03-01

不知何故,被誉为“百科全书”的《辞海》(1999版)竟然查不到“标签”的解释。而《现代汉语小词典》中对“标签”的释义又相对老套,称之为:“贴在或系在物品上,标明品名、用途、价格等的纸片。”谓之老套是因为发展至当下,标签的形式并不完全是纸类,而其用途也越来越广泛。

据记载,1700年欧洲印制出用在药品和布匹上作为商品识别的第一批标签。时至今日,标签又可分为实物标签、网络标签、电子标签。本文所讨论的仅限于实物标签,尽管电子标签也属于印刷业延伸发展的一部分。

有人对实物标签进行分类,虽难说精准并囊括全部,而且在分类上也存在混淆使用范围和标签性质的情况,但至少告诉我们标签的应用范围十分宽泛:

包装:唛头标签、邮政包裹、信件包装、运输货物标示、信封地址标签;

电器:手机内部标签、各种电器标签、笔记本电脑标签、机电产品标签;

商品:价格标签、产品说明标签、货架标签、条码标签、药品标签;

管理:图书标签、车检标签、安检标签、财产标签;

办公:文件公文标签、档案保存标签、各种物品及文具标签;

生产:原材料标示、加工产品标示、成品标签、库存管理标签;

化工:油漆材料标示、汽油机油产品包装标示及各种特殊溶剂产品的标示;

防假:防伪标签、加密标签、防盗标签;

珠宝:珠宝首饰吊牌标签、不易粘贴于商品的吊牌标签;

服装:服装吊牌、水洗标签;

机场:登机牌、行李标签;

车票:火车票、长途汽车票;

食品:酒类标签、食品标识;

其他:停车场票、高速公路收费票。

国内把标签纳入包装产业下,而国外则把标签与贴标归在一起。国外的这一做法是有道理的,有些产品未必是标签但却属于贴标范畴,比如可口可乐的腰封是标签、是产品的标识,但个性化的奥利奥外包装就未必能称之为标签。

我国印刷业的数据统计相对粗放,稍微深究就拿不出答案来。比如,2016年数字印刷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为3.1%,但357.87亿元的数字印刷产值仅来自全国3056家拥有数字印刷许可证的企业,然而从事其他业务的数字印刷产值究竟几何?无人能给出明确答案。

鉴于数字印刷在印染业的快速发展,笔者也曾专门请教过行家,她给出的答案是:我国印染业的年产值在千亿以上,但数字喷墨印染实际占比多少则不得而知。标签印刷行业的状况大抵也是如此,数字印刷标签在标签总量中占比多少?增速是多少?估计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答案。这着实是一种遗憾。

按照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编写的《中国印刷产业技术发展路线图(2016—2025)》中“包装印刷产业”章关于“标签印刷产业”小节所述,“2014年(我国)标签印刷业总产值突破330亿元,不干胶标签印刷产量突破44亿平方米,全国现有标签印刷企业超过6000家,从业人员近6万人。”而近几年发生的变化应该是企业数量与用工人数同时减少,但标签总产值与印刷总量却在持续增长。

数字印刷应用于标签印刷领域较之短版图书印刷等环节稍晚,但其发展速度却比较快,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二条:

其一、国家提高环境保护要求,迫使所有印刷企业必须思考应往什么方向转型的问题,其中也包括标签印刷。

历史上的标签印刷大多采用凸版印刷,2016年出版的《路线图》也称“凸版印刷在标签印刷中仍占主导地位”,但因存在速度慢、质量差等问题,所以转型是必然。关键是往什么方向转,走柔性版印刷之路(尽管它也属凸版印刷中的一种)?还是走数字印刷之路?在《路线图》中也做出“柔性版印刷和数字印刷会成为发展主流”的判断。然而从现状来看,随着个性化标签的快速发展,数字印刷有着异军突起之势。

其二、相对于其他印刷业务,标签印刷较高的毛利率令它具备自我消化新增成本的能力。

与凸版印刷相比,数字印刷的成本无疑更高,这也是影响数字印刷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在我国,迄今为止数字印刷的设备与耗材基本依赖于进口,即便是海外品牌商在国内落地发展生产,但生产企业在价格上还是缺乏应有的话语权。数字印刷在标签生产过程中节省了印版、加快了出货周期,有助于环境保护,同时节省了人工并提高了劳动生产力,所有这一切都是推动标签印刷企业向数字印刷方向转型的重要因素。

当然,对于个性化标签产量的增加,数字印刷更易于满足;与此同时,标签印刷由凸版印刷向柔性版印刷方向转移时间不长,很多环节尚待改进,这也是数字印刷能够顺利挺进这一领域的原因之一。笔者甚至大胆推测,随着个性化标签印刷业的发展,数字印刷不仅会挤占柔性版印刷在标签印刷领域的市场占比,甚至发展至某个时期有可能会超越柔性版印刷。

数字印刷与柔性版印刷的共同特点是较多依赖海外供给。按照全国油墨生产量来推测,柔性版印刷目前在我国印刷总量中的占比是11%,这一数字在与柔性版印刷长期处于领先地位的美国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众所周知,采用水墨的柔性版印刷其优点就是环保,但制版成本相对较高则是它的短板。而且,采用水墨必然会影响设备的运行速度,因为水分的干燥速度远不及含溶剂的墨水干得快。尽管一段时间以来也有印厂曾尝试走柔性版印刷教课书的道路,但其昂贵的成本决定了其推广的难度。

尤其是使用进口板材,价格相对较高。数年前也有企业尝试引进德国柔性版雕刻机,使用有别于一般柔版采用的未见光部分具有溶解性的制版工艺,但迄今尚未见明显进展。

相对环保也是数字印刷与柔性版印刷的共同优势。无需印版是数字印刷的强项,生产周期短,甚至立等可取;但由于设备和耗材依赖进口,就导致数码印刷产品的价格偏高。因此,大印数的产品还是适宜选择柔性版印刷,偏高的制作成本可以通过分摊的方式有效降低,体现出价格优势。

与数字印刷不同,柔性版印刷的设备制造与耗材生产已经走上国产化道路,如炜冈、中天等优秀的国内企业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

而数字印刷设备的国产化之路才刚刚起步,尽管很长时间以来北大方正、浩田和云帛(上海)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等一直在不断努力,但至今设备的核心部件 — 喷头依然依赖于进口。在一些对印刷质量要求相对不是那么高的领域,如纺织印染等,涌现出较多的国产品牌,这对加快我国数字印刷的发展步伐无疑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中产阶层数量不断增多,追求体现个性的消费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潮流。加之国内对数字印刷发展的重视,就标签印刷而言,在已经形成快速发展氛围的现状下,扩大数字印刷在标签印刷总量中的份额就不仅仅是一种遐想与追求,更是有可能彻底实现的。

数字印刷与柔性版印刷在标签印刷领域内的竞争有助于鞭策彼此进步,共同为推动中国标签印刷业的发展出力。目前国产标签数字印刷设备已经出现。

毋庸置疑,我国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对海外发达国家的高度依赖性影响了它的健康成长。正因为看到问题所在,在2017年3月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湖北省民主促进会的专职副主委唐谨向大会递交名为《关于以数字喷墨技术为突破口,推动我国向印刷强国迈进的建议》的提案,希望在发展数字印刷的核心部件 — 喷头上能够像高铁一样实现弯道超车,这也是所有数字印刷人的期待。

可喜的是有不少国内印机设备制造企业已经看到数字印刷的光明发展前景,积极投身于数字印刷及数字印后设备的研发,甚至是喷头的研发与生产。假以时日,随着这些新品的上市,将能有效缓解我国数字印刷设备与耗材长期依赖进口的被动局面,也将有助于改变数字印刷产品缺乏应有性价比的被动局面。

结束语

可以确信,随着数字印刷技术的不断进步,我国数字印刷设备与耗材国产化进程的持续推进,数字印刷在标签印刷领域的应用将会愈益广泛地得到推广,数字印刷为包装产品提供服务的信念也会越发坚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