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新闻 > 行业动态 > 2017年国内数字印刷发展回顾

2017年国内数字印刷发展回顾

更新日期:2018-02-13

得益于2016年德鲁巴印刷展形成的数字印刷将成为印刷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印象,2017年数字印刷得到了业内甚至是业外的更多关注。但伴随着市场的变化,数字印刷在各门类的发展也是有升有降,而且远未到在国内印刷总量中占有一定比例、影响到全局的地步。厚积是为了薄发,相信不用太长的时间,数字印刷在前进道路上的积累一定为转化为灿烂的成果,它的市场占比必将会有进一步的提高。

数字印刷在多领域有着长足的发展

按需、即时、可变是数字印刷的最大特点,数字喷墨印刷更是具备在不同的材质表面、甚至是曲面打印的能力,这就决定了顺应市场的变化与发展,数字印刷进入的领域越来越多,绝不仅仅停留在吸水性的纸质或适用于软包装的非吸水性的塑料印刷上。

数字印刷进入建筑装潢和纺织印染领域已有数年的历史,但在2017年脚步走得更为坚实。有消息称,作为瓷砖生产大国的中国,瓷砖生产眼下已有80%的量采用数字喷印技术。用于装饰的墙纸打印、背景墙装潢更多地走上了按需定产的道路,体现个性,展示差异。在纺织印染领域,数字喷印也从以往只是在裁片上操作走上了匹布生产。因为,喷印有助于环境保护,按需定产避免了因备货不对路可能导致的实物报废损失;因为,数字打印可以百分百地做到体现个性,有别于他人。而且,不那么高端的产品加工要求也促进了适合在这些领域使用的数字喷墨印刷机的国产化进程。

2017年,数字印刷走入标签印刷领域的速度也在加快,这既是以可口可乐为代表的个性化标签的快速发展有效提振了市场需求,跟进的对象日益增多,同时,相对于其他门类标签印刷较高的产品毛利让消化数字印刷带来的高成本存在着可能。

与上述情形相反的是,最早把数字印刷应用于生产的票据打印,因为电子发票的兴起出现急速下降;图文打印也因为工程量的减少与国家已准许电子文档归档导致打印量呈下降趋势,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成了这些企业的当务之急。包装印刷有可能成为数字印刷新增长点的地火正在悄悄酝酿,商务印刷市场则显得不紧不慢,依然以原有的节奏在运转。

变是自然界的基本规律,商场如战场,市场永远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数字印刷也难逃这一命运。

尚未进入数字印刷领域的企业开始关注数字印刷

2017年印刷圈最大的变化是:不论是已经从事数字印刷的还是没有进入数字印刷领域的同仁都在关注数字印刷,关注着相关设备的变化,关注着适合数字印刷生存的市场,关注着从何处去寻觅能在这一行当中发挥作用的年青人。

2017年5月在北京举办的该年度全球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印刷展——CHINA PRINT沿袭了2016年德鲁巴印刷展数字印刷首次充当主角的趋势,以其16万平方米的展位、有着来自29个国家与地区的1328家参展商、来自146个国家与地区的20来万观众,证明印刷在中国仍然受到充分关注。按照会展组委会的总结,分别有7.16%、5.37%、4.53%的观众对数字工作流程、数码(墨粉)印刷设备、喷墨印刷设备感兴趣,分列观众感兴趣产品的第2、4、9位,足见业界人士对数字印刷这项新技术的关心。该总结也把“数字化印刷设备快速发展”作为“从展会看行业发展趋势”中的一大趋势,认为“数字印刷将是印刷行业重要增长领域,除了在书报刊领域持续增长外,将会在包装领域快速增长,特别是瓦楞包装、折叠纸盒和塑料软包装领域。”

2017年9月科印传媒在深圳举办印刷经理人年会后,询问参会者的感受,除了肯定主办方的努力与会议取得的成绩外,谈及两个明显变化:一是供应商对会议的关注度甚于生产企业;二是尚没有迈进数字印刷领域的企业比已经进入的企业更关心数字印刷。如果说前者反映出的是制造商对销售前景的关切,那后者反映出的就是生产企业对新兴的数字印刷工艺发展趋势的关切,因为落后就意味着被动,就意味着失去市场机遇。

也就是在2017年,惠普Indigo、富士施乐爱将5的装机量都有较大上升;首台惠普生产的Scitex 15500 UV数码印刷机落户以生产个性化展示品为主要市场的上海瑞时创展印刷公司;柯美的KM-1落户山西龙城京考公司;美国的EFI公司同样有所斩获,数套适宜打印交通标牌的H 1625-RS数字印刷设备落户乌鲁木齐、南京等城市;……,数字印刷真有点无处不在的感觉。

与传统胶印在技术上已经达到极致不同,数字印刷还处于快速发展中,而且,数字印刷易于满足个性化消费的特点正好与我们社会从温饱步入小康阶段出现的需求变化相吻合,所以,数字印刷的发展空间还很大,只要努力提升数字印刷产品的性价比,只要有更多符合百姓心理需求的个性化创意产品出现,数字印刷一定会挤占掉一部分传统印刷市场,其市场占比会进一步得到提升。

创新正成为全行业关注的焦点

呼应着2016年德鲁巴印刷展形成的数字印刷风暴,2017年中国的数字印刷企业也努力的在创新创意上做文章,这里既有商业运营模式的创新,也有拓展市场范畴的创新。

面对门店租赁费用的上升、劳动力成本的递增,数量庞大的数字印刷门店正在集聚,希冀通过结盟的形式形成有着一定实力与市场影响力的团队,在提升效率上获得成功。

最典型的当属由全国18家做得很有起色的数字印刷门店发起成立的和印数码网络科技公司,按照该网站的自我介绍:和印“是一家专注于数码快印行业,集线上互联网平台、线下连锁门店于一体的高新科技公司。‘和印’品牌联盟集合了全国18个品牌,分布30个城市,超过300家门店,年营业额超过20亿,服务超过80万客户。主要致力数码印刷产业互联网平台运营,研发数码快印门店信息化管理系统,生产自动化与智能化系统,打造数码快印产品的标准化研发与创新新型产品与技术,建立价廉物美的设备、原材料统购、售后渠道。为数码快印从业人员提供专业培训,搭建数码快印金融体系。”据称:印通天下、恒晟图文等起步较早、在业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都在发起组织相关联盟的工作,至于实际进展能否如愿得看市场试验的结果。但无论如何说,这都是前进路上的一种探索,我们当然乐见其成。

我们一直说,数字印刷就是帮助客户实现按需印刷,必须要在产品的创新上做文章,但有人告诉我们这还不够,消费者需要行业的领军企业帮着开拓新市场。据此,上海肯盟杰贸易公司提出的理念是:创需印刷。“创需”显然比“按需”又提升了一个层次。那肯盟杰的创需又表现在哪里呢?把数字技术运用至医疗影像领域,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颇为庞大但又是有待开发的市场,而且此举极大地方便了前往医院诊病的患者,也方便了医院对相关数据的管理。

肯盟杰的创办人裴元虎原来是柯尼卡美能达影像公司中国区的老总,照片彩扩市场的不景气,导致整个行业瞬间崩塌。出于对数字冲印行业的这份感情,2007年他创办了这家公司,专司为继续在这一行业工作的百来家门店提供相关的管理指导,提供规范文本、相册模板,但走得十分艰辛。按裴总的说法,在这一行先后投入了2800万人民币,几乎没能激起浪花。但他相信,一当消费者静下心来,感觉到不能放弃对已经失去岁月的记忆追溯,影像一定又会重新成为一种时尚的需求,所以,他还在苦苦地坚守。

为了能让这份产业生存下去,就逼着他要利用自身的特长向其他领域拓展,这也就有了数字技术与医疗影像的融合。市场有着这份需求,但需要有人去发现这个市场,结果是他们做到了。用肯盟杰老总的说法是:“从跨界到融合,寻找两个不同领域的需求,创造一个全新的模式。”是时势在造就英雄。

2017的数字印刷业肯定还有不少新尝试,只是还需要经过市场的检验,得到呼应与认可。

走融合印刷之路正成为共识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因为时间考验了一项生产工艺的市场价值,唯有适者才可能生存。

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把新兴的数字印刷工艺当作是可以取代其它传统印刷工艺的灵丹妙药,反倒是认为数字印刷应该与传统印刷一起,发挥各自的优势,相互融合发展,制作出更能得到消费者欢迎的产品。走融合发展之路正成为行业的共识。

行业的边界正在变模糊。以往广告商以设计为主,制作交付数码印刷企业,现在广告商在向后道生产的方向延伸,反之,印刷企业也在向广告、会展的设计方向延伸。

如今要承接个性化标签的印刷任务,生产能力与产品质量固然重要,但已经不是关键,现在更多比试的是企业的创意设计能力,因为即便自己企业难以独家完成,也很容易在市场上寻找到合作伙伴。尼尔森的数据也证明,同全球消费者购物时平均57%是在寻找新产品相比,中国的这一数值达到72%,因此,“中国消费者更乐于‘尝鲜’”,创意对于推动产品销售起到的作用更大。唯有你的创意策划文案被客户所接受,那你才有可能拿到这块远高于只是组织生产获得的利润。为此,企业需要更多地了解市场的变化,把握新材料,运用新工艺,把产品做得更好。

有一个最好的案例就是北京良图数码公司为一家营销公司设计制作的小狗吸尘器包装。该公司总经理张育林坦言,他们设计的包装盒报价1700元,而吸尘器的价格仅为1600元,但是因为“从第一眼看到,到打开触摸,再到组装及至使用的整个过程,都让人充满好奇、惊喜和享受”,所以,“客户依然能够买账”,结果是“这款产品(2017)上半年在淘宝上的销量很亮眼”。如果纯粹只是从事产品生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创造出如此高的价值。

业务承接、产品加工生产上的红线也在被打破。这既表现在生产企业通过购买新设备,尝试进入自身企业还没有进入的新领域,比如有着数码印刷设备的企业在购买胶印设备,采用何种工艺完成订单全看时间与价格;也表现在寻找相对稳定的合作伙伴,方便通过彼此间的合作完成所承接的生产订单,减轻设备投资压力。现在,已经很少有企业因为自己还不能干就轻易回绝客户的要求,反倒是会在承接下业务后千方百计地寻找合作伙伴。

事实上,个别工厂已经购置了多工艺加工一体机,在一台设备上具有胶印、柔印、凹印、数字印刷喷头等多种加工手段,可以根据客户产品的要求对部分滚筒从事的工艺做出调整,以达到效率最高、质量最好、成本最为经济的效果。可以肯定,融合发展是未来印刷业的发展方向。

内资企业开始尝试喷头国产化及更多企业参与数字印刷设备制造是实现国产化的福音

按照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国内数字印刷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还只有3.01%,这与国际市场普遍已经在10个百分点以上相去甚远。究其原因,设备与耗材对海外产品的高依存度使得成品价格相对偏高,与传统印刷工艺比无优势可言。

好在被市场广泛看好的数字印刷已经引起了国内的充分重视,先是在2017年3月召开的十二届五次政协会议上湖北的唐谨委员上呈了名为《关于以数字喷墨技术为突破点,推动我国向印刷强国迈进的建议》的提案,呼吁“政府支持印刷企业利用海外并购等手段掌握最具市场潜力、代表市场未来的数码喷墨技术,推动印刷业像高铁一样,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迅速做大做强。”接着又传来原本制造CTP设备的上市公司——爱司凯在杭州富阳投入1.5亿人民币建造年产1万只压电喷头工厂的消息。事实上,一段时间来以北大方正为代表介入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研发与制造的企业正在陆续增加,应用于纺织印染的国产数字喷印设备已不在少数,相信给予一定时间,我们国家在数字印刷设备的制造上就能有所突破,这对有效改变单纯依赖进口、由外资企业说了算的市场状况会有很大帮助。

总之,2017年是国内数字印刷发展得较快的年份,所涉的领域在扩张,大型生产型数字印刷机开始落地,适合市场需求的新的商业模式在探索,走“绿色化、数字化、智能化、融合化”发展道路已经成为共识,一些设备制造商也开始涉足数字印刷设备或核心零部件的研发、制造,厚积是为了有朝一日的喷薄爆发,假以时日,国内数字印刷所占的市场份额一定可以出现显著递增,数字印刷的便捷也一定会给消费者带来实质性的感受。我们期盼着在中国由印刷大国走向强国的过程中,数字印刷能充当重要的角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