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玩AR扩增实境、3D列印传统印刷新革命

TVB 更新日期:2017-10-20

台湾的印刷产业在1980年到2000年之间曾经有过一段黄金岁月,不过随着产业变迁,落入代工的低毛利模式后,整体产业少有突破性创新,陷入发展瓶颈。不过仍有印刷业者默默进行升级转型,提高产品附加价值,像是有业者投入复制画领域,并整合后端顾客服务扩大商机。另外,印刷工业技术研究中心,也运用最夯的AR扩增实境和3D列印技术,希望替印刷业者打造一条不同的道路。

翻拍艺作 大师信赖

搭起专业摄影棚,今天拍摄的主角不是模特儿,而是美丽的艺术品。

彩色印刷公司摄影师陈伟仁:“我们第一点最重要的,一定是画作的安全,那就是从我们戴口罩跟手套开始,避免污染画作;放画作的时候,下面一定会铺个软垫或是干净的纸,把它跟桌面或地面隔开。”

每年至少翻拍1万件画作,位于台中的老字号印刷厂,历史超过70年,国内上千位艺术家都放心交出作品,让他们留下影像纪录。

TVBS记者戴元利:“艺术大师赵无极、朱铭和蔡国强的作品,如果想要精准地呈现原貌,靠的是这一台八千万画素的相机,别看它小小一台,它要价150万。”

复制画 拿故宫授权

拍摄时要注意光场均匀、随时校正,按一次快门电脑马上检查色彩准确度,超高像素精细到连笔触、纸的纹理统统一清二楚,接着下一步修整影像,然后输出印刷。

宋代名家的墨竹运用数位微喷技术正在大型机台里来回印制,印刷媒材可以是国画宣纸、防焰不织布、油画布、绢布或水彩纸,不仅高度拟真还防潮、耐高温、抗光害,至少20年不褪色,印刷厂也因此成功拿下故宫授权限量生产,拉高附加价值。

彩色印刷公司董事长陈政雄:“这麟毛它已经跟我们印刷品完全不一样,很接近真正用笔画上去的,但是我们就是第一个看它的锐利度,第二个看它的一个色彩的结构。”

传真也传神 靠经验

影像够不够精细难逃法眼,陈政雄在印刷界资历超过60年,他说一张好的复制画,不只传真、还要传神,像朗世宁的锦春图和孔雀开屏图,原画裂纹虽然照样复制,但色彩如何拿捏是独家know how。

彩色印刷公司董事长陈政雄:“复制的时候就是不只把它那个时间冻龄冻起来,然后我们希望能够成为就是比以前还新、还漂亮一点,电脑以外、人性的这种控制就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不是单纯输出图档这么简单,以油画为例,拍摄时要先多角度打光,呈现油彩的层层堆叠,数位印刷输出后,专业人员临摹加工,再复制出同样立体感。

彩色印刷公司协理陈靖弘:“油画的高低,那个叫肌理,所以这张是有后制肌理的,所以你可以摸看看,所以说我们做了一个对照,让客人去做体验,因为这是复制的所以都可以摸。”

印刷跨界 整合服务

办公室跟画廊一样,复制画不只能挂着欣赏,还可做成壁纸、卷帘妆点居家空间,业者进一步跨足服务,像是大型公共空间该摆哪些艺术品,印刷厂也能一手包办。

彩色印刷公司董事长陈政雄:“我们变成服务,那么像桃园他们整个美术季,有几百位画家必须要去采访、撰稿、录影这些,我们全部帮他包起来。”

融合科技 印刷变身

结婚照相本、喜帖和谢卡,传统印刷品如果结合科技,可以玩出哪些花样呢?

印刷工业技研中心资讯专员黄子修:“我们对触发图像来做扫描的话,那它下面就等一下可以看到,中间就会开始播放影片了。”

扫描喜帖照片,萤幕画面不只秀出介绍新人的动态影像,点一下虚拟按钮还能连结男女双方脸书、婚纱照,在婚宴会场打卡直播或玩刮刮乐试手气,印刷工业技术研究中心结合AR扩增实境,把平面2D印刷变得更好玩。

印刷工业技研中心协理张敬旺:“内容数位化了之后,其实好像印出来的这件事情,就好像显得越来越不重要,资讯科技的应用、资讯科技的互动跟整个内容设计的创新,所有我们把这些东西整合到一个,这样的一个部分的话,所以说我们希望可以带领业者走出一些不同的路。”

立体列印 纸材耐用

结合扩增实境还不够,运用3D列印,印刷厂还能跟设计师、包装业联手抢更多订单。

印刷工业技研中心专案副理林颖延:“这边就可以360度地去旋转,那像我刚有选择了一个鳄鱼皮的底纹,那我们先来看一下,我现在把它放大、拉近、放大。”

打样平台 抢单利器

造型可爱的手机座或包装化妆品的纸盒,量产前少不了打样这一关,但以往从设计、画图沟通到制作样品至少得花1个月,现在透过快速打样平台,随时换颜色或换材质,跟顾客确认后印刷厂就能列印做出样品,省时、省钱又省力。
印刷工业技研中心助理研究员陈冠良:“它的运作方式就是先铺胶,然后再铺纸,然后喷墨头再根据你每一页的切层,去混色喷出你每一层所需要的颜色。”

善用科技 传产创新

相较于树脂或塑胶,用纸做3D列印不但可回收,涂上一层后处理剂还能抗氧化、防变色、防水和避免虫蛀,塑胶技术中心、石资中心、鞋技中心和印研中心,合组传统产业创新联盟要帮助印刷业者抢更多生意。

印刷工业技研中心研发组长阙家彬:“既然是一个3D的物件,又含设计的元素在里面,所以本身它印刷厂可以开发自己的产品,它不会只是一个中间的代工角色,那有了产品之后跟这个平台,它可以去拉拢印刷业,跟所谓的广告业、设计业,跟包装业之间的距离。”

台湾印刷产业早期一度蓬勃,但发展陷入瓶颈,现在融入设计、文创和科技要替竞争力再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