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新闻 > 行业动态 > 环保风暴席卷16省:”散乱污”企业大限将至!

环保风暴席卷16省:”散乱污”企业大限将至!

更新日期:2017-09-30

近日,环保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十三五”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下称《方案》)的通知,综合整治“散乱污”企业作为首要任务被重点提及。

据悉,为彻底整治“散乱污”,完成任务目标,此轮环保风暴目前已席卷至全国16个省(市)。重点地区分别为——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成渝、武汉及其周边、辽宁中部、陕西关中、长株潭等区域。涉及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广东、湖北、湖南、重庆、四川、陕西等16省(市)。

另一组数据更是触目惊心:截至6月底,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上的“2+26”城市,排查的“散乱污”企业数量达到17.6万家

值得注意的是,该《方案》明确了对“散乱污”问题企业整治的三个时间节点:

2017年9月底前,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完成“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工作;

2017年底前,重点地区其他城市基本完成涉挥发性有机物(VOCs)“散乱污”企业排查工作,建立管理台账;

2018年底前,依法依规完成清理整顿工作。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表示,今年秋冬季强化督查执法力度会进一步加大,主攻方向为“两散”。其一就是明确要在今年9月底前,全面完成“散乱污”清理工作。田为勇说,总体目标只有一个,即最大限度减少污染天气的出现。

“散乱污”企业主要包括:

有色金属熔炼加工、橡胶生产、制革、化工、陶瓷烧制、铸造、丝网加工、轧钢、耐火材料、炭素生产、石灰窑、砖瓦窑、水泥粉磨站、废塑料加工,以及涉及涂料、油墨、胶黏剂、有机溶剂等使用的印刷、家具等小型制造加工企业。

它们普遍无工商、土地、环保等手续,生产过程大都存在违法生产、超标排放、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治污设施运行不正常等问题。

据悉,为彻底整治“散乱污”,完成任务目标,此轮环保风暴目前已席卷至全国16个省(市)。这些重点地区分别为——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成渝、武汉及其周边、辽宁中部、陕西关中、长株潭等区域。涉及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广东、湖北、湖南、重庆、四川、陕西等16省(市)。

环保部等六部委将重点推进上述地区石化、化工、包装印刷、工业涂装等重点行业以及机动车、油品储运销等交通源VOCs污染防治,并实施一批重点工程。

环保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上述《方案》要求各地全面开展涉VOCs排放的“散乱污”企业排查工作,建立管理台账,实施分类处置。列入淘汰类的,依法依规予以取缔,做到“两断三清”(断水、断电,清除原料、清除产品、清除设备);列入搬迁改造、升级改造类的,按照发展规模化、现代化产业原则,制定改造提升方案,落实时间表和责任人。

同时,对“散乱污”企业集群,要制定总体整改方案,统一标准要求,同步推进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和企业升级改造。实行网格化管理,建立由乡、镇、街道党政主要领导为“网格长”的监管制度,明确网格督查员,落实排查和整改责任。

事实上,环保部在9月初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下称《攻坚方案》)与此次六部委联合印发的《方案》遥相呼应。《攻坚方案》也明确强调,要加快“散乱污”企业整治,对已核实的量大面广“散乱污”企业,本着“先停后治”的原则,区别情况分类处置。

对于涉大气污染物排放列入淘汰类的,一律于2017年9月底前依法依规关停取缔,做到“两断三清”,实行挂账销号,坚决杜绝已取缔“散乱污”企业异地转移和死灰复燃。对已列入整合搬迁至合规工业园区的“散乱污”企业,按照发展规模化、现代化产业的原则,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凡被环保核查出环境违法违规行为的企业,按规定从严处理。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表示,目前“散乱污”企业整治不力是影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环境质量的突出问题,也是强化督查过程中发现最多的问题。在综合整治过程中,不允许应付、懈怠,更不允许不作为和乱作为。

环保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散乱污”企业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广泛存在,截至今年6月底,“2+26”城市排查的“散乱污”企业数量多达17.6万家,多数是家庭作坊式企业或个体工商户,主要位于农村和城乡结合部及省市交界处监管力量比较薄弱的地方,位置隐蔽。

根据环保部发布的通报显示,在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第十二轮次的第一周(9月14日-9月21日),28个督查组共抽查了10262个具体点位,发现828个点位存在环境问题。在问题点位中,涉气“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就有317个,占比最高。其余是工业企业扬尘治理(184个),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124个),非工业污染问题(48个),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43个),工业企业其他涉气环境问题(35个)等。“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工业企业扬尘治理、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等问题最为突出,占一周发现问题总数的75.5%,并且仍有部分地区“散乱污”企业未完成整改违法生产、虚报完成情况等现象。

9月24日,28个督查组对“散乱污”企业清理整顿、燃煤锅炉治理等任务的1149个具体点位进行了现场核实,发现73个点位存在环境问题。其中有9个是涉气“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VOCs治理13个,问题仍最为突出。督查组发现,部分地方清单内的“散乱污”综合整治不彻底,仍有企业未完成整改擅自恢复生产。

环保风暴背后的企业生存哲学

一场发端于京津冀的环保风暴开始席卷全国,每一天都有大量企业飘摇在环保风暴中。

开始有人为污染企业叫屈了,认为污染企业也生产了财富,也创造了税收,也吸纳了就业。更荒唐的逻辑是:关停污染企业会导致失业,失业会影响民生,集中关停企业会造成大批失业,进而会形成社会问题,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这个逻辑的目的,就是要把“失业”当做“人质”,阻挡和叫停环保风暴,让那些污染企业能够得以续命。

环保风暴对于企业到底是灾难还是机遇,对于经济发展究竟是破坏还是促进,对于民生利益最终是减损还是利好,这些问题必须得到明确和澄清,不能让错误认识主导了舆论和民心,否则,环保风暴就有可能因过多的阻力而层层衰减,失去其强劲的势头。

首先,关停污染企业是让污染企业死,而任由污染企业存在是让环保型企业死。

环保型企业不但需要大量的设备投入,而且日常使用和维护的成本也非常高。这些投入必然要分摊到产品中去,其产品价格就会升高。污染企业没有环保投入和成本,产品价格自然会低。这样,在市场竞争中,污染企业的产品就比环保型企业的产品更有价格优势,致使环保型企业反而处于劣势地位,甚至活不下去。

在特定时期内,社会对某一产品的总需求是一定的,如果一家污染企业倒闭了,这个需求并不会随之消失,而一定会转移到环保型企业中。假定环保企业和污染企业的生产效率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污染企业生产全部产品需要多少员工,环保型企业生产等量产品也会需要同样多的员工,关停污染企业后,其员工都会在环保企业找到工作。关停污染企业会造成大量失业是个伪命题,最多只是出现阶段性的失业。

其次,纵容一家污染企业存在,就会有更多的企业变成污染企业。

如果环保型企业在价格竞争中处于劣势,就会逼着环保型企业向污染企业“学习”,即使已经安装了环保设施也不运行,而宁愿接受罚款。据钢铁行业协会测算,每生产一吨钢,环保设备运行成本为130—150元,在每吨钢平均利润仅有几块钱的市场行情下,不污染就没钱可赚,很多钢铁企业赚的就是污染钱。在一些行业中,关停环保设备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不但是一些小企业这样做,就连一些央企也无力抵抗这种“潜规则”。

再次,污染企业的野蛮生长,导致企业的环保责任意识淡漠。

据环保部消息,截至8月20日,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防治强化督查中,共现场检查企业40925家,发现问题企业22620个,督办突出问题9040个,问题企业占比达到55.3%。在京津冀这种公众环境意识最强,政府对污染抓得最严的地区,污染问题尚且如此普遍,其他地区污染现象有多普遍,就可想而知。

以2017年的环保风暴为标志,中国企业进入了还账模式,这意味着过去那种靠破坏资源和环境、靠偷漏税、靠低工资和低福利降低成本的竞争方式已经过去。环保风暴对于那些优秀的企业是一个历史性的战略机遇,污染企业大批死掉,为环保型企业腾出了发展空间,降低了其竞争的惨烈程度,推动了产业升级的加速。哪些企业先过了这一关,建立起以新技术、新模式、新管理为主的竞争优势,哪些企业就会活得更好。

据环保部发布的《2016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16年,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254个城市环境空气质量超标,占75.1%。面对普遍的环境问题,面对频繁发生的环境事故,面对那些让人不忍直视的环境灾难,中国需要的不是对污染企业的“玻璃心”,而是不彻底治理污染绝不罢休的决心。如果不能对那些污染企业痛下杀手,就会有人死于污染。当需要断臂求生的时候,如果连断个手指甲都心疼,牺牲的就不再是一条手臂,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治理环境污染就是一场断臂求生的战役。

中国已经是GDP(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人均GDP已经超过8000美元,无论是国家经济实力还是居民财富水平,都完全过了以命换钱的阶段。治理污染不但不会减少就业,还会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那些以就业做“人质”要挟叫停环保的逻辑,不但是荒唐的,也是可耻的。中国完全有能力也有财力治理好环保,每一个逃过处罚的污染企业都记录着时代的耻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