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新闻 > 行业动态 > 印刷术式微了吗?

印刷术式微了吗?

更新日期:2017-02-14

2006年2月13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选病逝。提起王选,大家应该不会陌生,他被誉为“当代毕昇”。他长期致力于文字、图形和图像的计算机处理研究,他所领导的科研集体研制出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为新闻出版全过程的计算机化奠定了基础,被誉为“汉字印刷术的第二次发明”。取代沿用了上百年的铅字印刷,汉字激光照排系统推动了我国报业和出版业的跨越发展。

1991年至1994年,王选带领北大科研集体刻苦钻研,引发了报业和印刷业的三次技术革新:告别报纸传真机,直接推广以页面描述语言为基础的远程传版新技术,致使中国报纸的质量和发行量大大提高;告别传统的电子分色机阶段,直接研制开放式彩色桌面出版系统,引起一场彩色出版技术革新;告别纸和笔,采用采编流程管理的电脑一体化解决方案。

历史的发展规律可以带领我们一窥未来的趋势。印刷业向电子化的重心转移可以同古代记忆术、印刷术此消彼长的趋势类比。

在古代,由于印刷术没有普及,人们只能通过记忆的方式来储存和传播知识,记忆术曾在古希腊、古罗马文化中被供奉为一种神圣的能力。有一种记忆宫殿的方法,在许多小说中都有提及。在头脑中建立一个个的房间,将所要记忆的事情按照顺序放置在每个房间里,回忆时可以通过房间顺序顺利地将事情回想起来。小说《汉尼拔》里连环杀手汉尼拔·莱克特就利用记忆宫殿长期储存了对复杂病历的鲜明记忆。而印刷技术的普及,令思想得以跨越时间、空间海量传递,也令记忆术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而电子读物的崛起会不会也令印刷术黯然失色?出版发行了近280年、世界上最古老的报纸《劳埃德船舶日报》、244岁“高龄”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80岁的《新闻周刊》都停止了纸质发行……许多报纸读物都推送了电子版阅读,纸质版的发行量大幅下滑。

电子读物作为一种当今最具潜力的文字载体将把我们带入一个全新的模式当中。不仅是报纸书刊的电子化,还有学校开设电子书包班,学生在平板电脑上听课做作业,完成全部的学习过程。阅读的便利性大大提高,但由此也带来了碎片化阅读、思考不深入、视力损伤、注意力分散等问题。或许在未来,“记忆术”只是作为电子读物中一个不起眼的历史词条出现;“思考”似乎变得没有必要,因为天下书籍触手可得。未来的我们,沉浸在信息爆炸的电子世界中,获取知识显得那么容易,但却有点无所适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