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广东地区探索印刷业发展出路及转型感悟

更新日期:2016-11-30

面临转型压力的中国印刷人在参观完2016德鲁巴印刷展后都在思考下一步该怎样走,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下属的数码及网络印刷分会于7月下旬在深圳召开了“2016中国数字印刷联盟高峰论坛”,通过听演讲和嘉宾讨论两种形式,“谈”展会、“看”趋势,“议”转型、“谋”出路,并组织参观了雅昌(深圳)艺术中心和中华商务联合印刷(广东)公司。

活动虽只短短两天,但深为广东地区印刷人认真参会、乐于交流、积极探索、卓有成果所感动,由此深信,尽管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大气候难有明显好转,但经过矢志不渝的探索,印刷继续进步之路一定会变得日渐清晰,“让印刷成为荣耀”一定会从一句激励人的口号变成中国印刷人的实际行动。

思考之一:印刷人都在探索印刷业的发展出路

改革开放后,伴随着香港印刷企业的大量进入,广东省的印刷总值始终处于国内的榜首地位。但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爆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导致印刷业的下滑,撤资或退出印刷业的企业数随之增加,与北京当纳利、上海秋雨一样,上规模的商业印刷企业——深圳利丰雅高公司也关了。据报道,仅是今年前4个月被广东省法院和工商局等政府部门公告“失联”的包装印刷企业就有24家。所以,几乎所有的印刷人都在关注印刷向哪里去?正因为此,本次会议抓住了有着印刷业发展风向标之称的德鲁巴展会闭幕不久,相当一批无缘德鲁巴的印刷人希冀着从他人的感悟中得到启示的这样一个时机,很好地完成了传播相关信息的使命。

广东地区钟爱印刷首先表现在地方行业协会的广泛发动与积极参与。百来人参会,从早晨到晚上始终沉浸在会议之中,悉心听讲,极少有人离场,如果没有主观追求是很难做到的。

广东地区钟爱印刷还表现在强烈的改革进取心,在企业的转型发展、发展电商、运用物联网等环节都有着先驱与引路人。雅昌从印刷转向艺术文化传播领域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金冠科技开发的e盒印在包装电商领域影响很大;再有虎彩运用数字印刷技术在短版图书和摄影相册上的积极尝试;加之从劲嘉抽身而出投身创建物联网的太和物联,由数码喷绘进入包装数码印刷的深圳麦琪,……这一切让人清晰地意识到印刷在广东地区的发展从没有止步,他们在积极探寻新的发展空间。

广东地区钟爱印刷再是表现在不盲目跟风,对工作有着自己的思考。向印刷试行征收VOCs排放费用对于处于发展困难期的行业无疑是雪上加霜,至今全国已有11个省市相继出台了有关规定,但印刷大省广东却落在了后面,这是态度不积极?非也!这是慎重。力求做到既符合国家要求,又要有助于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绝不允许出现顾此失彼,甚至是互为矛盾的状况。这种精神应该提倡与学习。

广东地区钟爱印刷更是表现在一批已经离开了印刷的“老人”,他们依然关注着印刷业的发展,乐意奉献自己的想法。改革开放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广东省印刷圈出现过一批在全国同行中有影响的大佬,出于各种因素有些相继离开了这个行业,但是他们依然关注着这个行业的发展,为这个行业的发展积极地建言献策,比如兆迪的前任董事长凌代鸿;雅昌上海公司的首任总经理、现在担任深圳雷赛智能控制公司的总经理杨立望;当然也包括离开了劲嘉的创始人、但瞄准着物联网至今与印刷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庄德智;……至今他们依然是印刷界的朋友,是推动者这一行业继续前行的值得尊重的可爱的人。

本次会议的收获可能因人而异,见仁见智各有不同,但在深圳召开的本次会议让人意识到,中国印刷业的继续进步需要更多的崇尚实际而不成天沉浸在说大话空话的一线耕耘者中。

思考之二:雅昌是值得学习的印刷企业成功转型的典范

雅昌(深圳)艺术中心的参观运用震撼两字来形容毫不为过,整个参观过程赞叹之声不绝于耳,这自然是万捷的骄傲,雅昌人的骄傲,也是全体中华印刷人的骄傲,至今为止似乎还未见那位印刷人站在如此高度,愿意花如此代价,建设这样一座足以反映印刷业(当然延伸到数字技术在存储、网络、防伪鉴定等其他的诸多领域)卓越成果的艺术殿堂。

雅昌(深圳)艺术中心给人的震撼首先理所当然的是该建筑融艺术展示与生产于一体所带来,毫无疑问这中间包含着以万捷为代表的雅昌人的无数心血。

创建于1993年的雅昌在2014年艺术中心落成前一直是租用别人的写字楼。2014年总投资近2亿、总面积达4.2万平米的大楼建成后立即就成了珠三角地区文化产业的标志性建筑。

因为雅昌不衹是在做印刷工厂,而是“在建立一个以艺术图书为核心的权威艺术教育中心、艺术市场资讯交流与艺术综合服务平台,以最独特的艺术体验,倡导全新美学生活”。他们致力于把雅昌“打造成‘世界顶级的综合艺术服务中心’”,为全世界的艺术行业服务。其雄心是何等的伟大!

因为在这座建筑内除了艺术书籍印制工厂外还融入了12534.58平方米的艺术中心,内设美术馆、IT展示中心、专业摄影楼层等美学空间。那颇为现代又不失特色的展品布局令人叫绝。

雅昌(深圳)艺术中心给人的震撼还因为中心展示了太多有新意的艺术图书及衍生品。

如果说,2013年雅昌推出第一部为曼联量身定制的50×50厘米特大型的纪念版图书尚属试水的话,那现在在雅昌艺术中心的底层几乎随处可见,一点都不感到稀罕。二楼的多功能讲堂和户外剧场让企业来的参观者叹为观止,再向上则是一面极具震撼力的50×30米的丰碑式艺术书墙,无声的书墙告诉我们:“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投资人的匠心独具就不可能有今天的雅昌艺术中心。

雅昌(深圳)艺术中心给人的震撼更在于让人了解到印刷还可以这样做,突破传统,以市场为导向的印刷应该有着更为广阔的前景。

今日的雅昌早已不是起步时以制版为主营业务的雅昌,也不是单纯以印刷为盈利手段的雅昌。早在2013年雅昌就看准发展方向,由传统的印刷集团转型为以“为人民艺术服务,艺术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文化集团公司。所以他以“传承、提升、传播艺术价值”为企业使命,以“成为卓越的综合性艺术服务机构”为愿景。“艺术抵抗遗忘”是他们响亮的口号,围绕着艺术服务打造出一条颇为冗长的产业链,上到历史遗留给世界人民的艺术珍品和当代艺术家,为艺术品拍卖、艺术品防伪、艺术品传播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这理所当然地包括雅昌赖以起家的本领——艺术印刷,下到所有热爱艺术的普通消费者,为他们打造艺术品线上交易平台、艺术类图书的选购平台和帮助贫困孩子步入艺术领域的公益平台。

可以肯定地说:雅昌在做的远比笔者上面表述的来得更多。

雅昌的成功让印刷人豁然开朗,意识到作为现代服务业的印刷居然还可以这样去做,当然这不是刻意地复制,事实上也无法复制,而是告诉我们,印刷人应该打破习惯思维,从历史上的“产业边界清晰”走到“产业边界模糊”,设想着去走出一条属于自己企业的更大舞台。

笔者先后到过雅昌开设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工厂,雅昌的商业模式也是伴随着她的发展步伐渐趋清晰,雅昌无疑是所有印刷人学习的榜样。

这次的深圳行虽只短短两天,但确实感受到广东地区印刷人挚爱印刷,探索继续前进的坚实步伐。从德鲁巴归来再到这次为了交流德鲁巴所获从深圳归来,既为印刷业眼下遇到的困难所担忧,更为印刷人的执着所鼓舞。可以相信,尽管我国至今在发展数字印刷上还遭遇到种种困难,但有着这样一群可爱的印刷人,印刷业的明天一定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