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活字印刷 温州东源村一带仍在传承

更新日期:2016-08-31

最近,《了不起的匠人》系列微纪录片在网络热播。“国民女神”林志玲以分享人的身份,讲述了亚洲地区不为人知的民间“神匠”。

在一集名为《东源村的修谱师》中,来自温州瑞安飞云江畔的木活字印刷技艺国家级传承人——王超辉,成了故事的主角。

活字印刷术作为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大多数人并不陌生,但如今要亲眼所见,或许只能去博物馆了。木活字印刷作为活字印刷术一种,时至今日,仍在温州东源村一带流传。

古老手艺传承人

林志玲盛赞“了不起”

一个黑漆发亮的长方形小木框里,密密麻麻排列着一厘米见方的小棠梨木块。每一个小木块上,都刻着一个反写的老宋体汉字,横细竖粗、字形方正却也不失曲线柔美、古雅动人。

蘸了墨汁的棕刷在字模上反复刷涂。原本浅黄色的木质字模,因为这样长年涂刷,早已和“字盘”浑然一体。

等字模着墨均匀、充分后,再用一张上好的宣纸覆于其上。片刻后,又用另一把棕刷在纸面上轻轻扫动,直到纸背慢慢显出墨迹。宣纸揭起时,一张竖写繁体宋体书页,飘出了淡淡墨香。

将若干张这样的文稿装帧成册,就成了一本典雅厚重的线装古书——这就是东源村传承了数百年的“木活字”印刷手艺。

今年60岁的王超辉,是这门手艺的代表传承人之一,满是划伤的手掌和嵌满木屑的指甲,记录着他坚守的岁月。

微纪录片《东源村的修谱师》在东源村拍摄了7天。林志玲在片头解说词中说:“家谱,是一个离现代生活越来越远的词。但是仍然有人在坚持谱师的职业……在电子排版和铅字印刷的时代,他亲手在书页里留下墨香。”

强烈的宗族观念

让这门手艺完整保留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像王超辉这样的修谱师,在东源村有20人左右。温州一带浓厚的宗族文化氛围,以及延续至今的修宗谱的旺盛需求,才得以让木活字印刷偏偏在这里完整地传承下来。

据史料记载,浙南、闽北是典型的移民社会,当地先民或在宋代以前为避战乱迁移到了闽北,然后在明清时期又往北回迁。

颠沛流离、聚族而居的生存背景,造就了温州人强烈的宗族观念,“三世不修谱,当以不孝论”,于是,在这里,修谱工作不曾中断。

王超辉说,在他的记忆中,他的爷爷就做得一手好谱。因当时家境富裕,并不希望子女分担谱师的这份辛苦,就将这门手艺传给了两名同宗的侄子。

解放后,他只念完了小学便去参加劳动,但他天性爱舞文弄字。当时授业于爷爷的一名族伯就来询问他是否愿意学谱。他一口答应。

从此以后的几十年间,王超辉每年要刻1万多个木活字、用掉近100支刻刀、70000多张徽制熟宣……15道木活字印刷工序,他都了然于心。

“刻字要趁天气好,一般在上午做,一个字10分钟,午饭前能刻完15个字。”王超辉说,做好修谱没有捷径,靠的就是一刀一刀刻下去。

老技师都已年过五旬

绝技面临后继无人

宗谱印量都比较少,一般一次也就印四五套,不需要保留印版,而且每隔20~30 年,甚至有的地方不到10年就得续修,所以从成本和操作难度上考虑,木活字都是最佳选择。

在温州民间看来,用木活字制作出来的谱牒,年头越久越显醇厚典雅:略泛黄的宣纸上,一个个庄重大气的老宋体字,正是家谱古旧、源远流长这一特性的最佳诠释。

然而,在这门看起来“光鲜”的技艺背后,王超辉却有些失落。

“旧时修谱是件大事。谱师携家带口,带着工具搬入要修谱的祠堂。客气的家族甚至还会用轿子请谱师来。工作结束后,宗族在祠堂内大宴四方,举行圆谱仪式。制谱经常就要一年。”王超辉说,现在修谱的需求没有以前旺盛了,而且电子排版、铅字印刷更受现代人欢迎。

如今,东源村的修谱师大多在温州一带行走、工作,但是能独立完成整个修谱工作的技师,都已经在50岁以上。

王超辉的唯一传人是儿子王建新,今年32岁,当年因为生意失败,亏了几十万元,“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学了这门老手艺。”

不过,最核心的老宋体刻字技艺,王建新还不太成熟,他在这道门槛上,停留了近10年,“感觉自己进步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