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不能指望短期内图书按需印刷有大作为

更新日期:2015-06-18

在4月闭幕的东莞印刷展上,参展的数字印刷设备供应商重点展示的是用于图书按需印刷的连续纸生产线,因为根据市场现时的状况,单张纸数字印刷机的产能已经出现相对过剩,而图书的按需印刷适合使用数字印刷生产设备。为此,刚迈进5月,没有出席这次展会的柯达公司即在南京召开了亚洲地区的第二场出版业研讨会(第一场于去年在马来西亚举办),并组织参观安装了第2条鼎盛6000C彩色数字印刷生产线(之前已使用黑白鼎盛1000机)的江苏凤凰数码公司。笔者以为,图书的按需印刷虽在江苏凤凰的热心实践与带动下,天际开始透出淡淡的亮色,渐露曙光,出版社在图书的生产理念上也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转变,而且出现了一些跟进者,但短期内还不能指望有质的突破和大的作为。

图书按需印刷适合采用数字印刷工艺组织生产

数字印刷的特点是按需、快速、可变、就近组织生产,普通图书无疑是适合选用数字印刷方式来加以完成的产品。加之,网络阅读的普及、人们更强调发挥个性使得读者对图书的需求也变得多样,除了教材之外,以往每个品种上万本的印量现在已经成为难得一见的稀缺产品,2、3千本的印量成为常态。

图书采用数字印刷工艺组织生产的最大好处是不再存在庞大的预造货资金占用,根据市场需求分批组织生产还可以免去租赁仓库存放,有效避免了因为销售不畅无奈采取报废化浆的经济损失。按照中国产业洞察网提供的数据,全国新华书店系统与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的年纯销售额从2005年的403.95亿元到2012年增至693.59亿元,7年的合计增幅为71.7%,而同口径图书的库存积压金额也已从2005年的482.92亿元增至2012年的884.05亿元,增长83%,库存的增长居然还大于销售的增长,颇具讽刺意味。出版社把传统的图书预造货改为采用数字印刷工艺实现按需印刷上述问题便迎刃而解。

凤凰传媒下属的职业教育中心告诉我们,选择数字印刷不仅可以有效解决出版印数少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实现了根据职业教育需要可以对同一本书进行适当删减组编的问题,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费,这一功能显然不是传统印刷所能实现的。

伴随着数字印刷设备性能的不断改进,采用数字印刷方式完成的产品质量已经日益接近传统胶版印刷,被读者广泛接受。正因为此,在美欧等发达国家数字印刷在图书印刷中的占比在不断提高,有了凤凰传媒使用数字印刷工艺完成短板印刷的成功实践后,只要在编印发等互有牵连的环节上继续有所改进,就一定能引来运用数字印刷工艺实现按需印刷图书的春天。

阅读量不大是制约按需印刷发展的因素之一

如果说出版社观念转变是决定选用数字印刷工艺实现图书按需印刷的根本,那努力提升全民阅读水平就是关键,因为书是用来阅读的,没有国民的阅读需求,选择何种方式印制图书就只能是伪命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按照每年由有关部门公布的各国成年国民人均阅读量报告,2013年我国成年公民的人均图书阅读量是4.7本,法国为20本,日本40本,高居榜首的以色列则是64本,这也是仅有数百万人的以色列却能在印刷界创造出像Indigo、视高迪(Scodix)、海科(Highcon)等带有突破性的印刷及印后设备的原因,创造意识决定着成功的可能。导致我国成年公民图书阅读量不多的原因可能会很多,比如,改革开放后部分人的先富导致急功近利思想的盛行,难得沉下心来从事研发;移动阅读方式的普及带来更多碎片式阅读,缺少了潜心思考;处于成长阶段也是阅读重点的学生出于应对考试,缺少了对现有成果的质疑精神,扼杀了一些处于萌芽状态的奇思妙想。好在这已经引起社会重视,倡导全民阅读的工作正在全社会兴起,当然,这一局面的真正改变尚需要时日。

相信,全民族对学习的重视程度提高了,对图书的需求也会提高,而且伴随着各类人员不同的需求,采用数字印刷方式完成更多的带有针对性的读物印刷量也会随之增长。

高昂的生产成本是制约按需印刷发展的又一个因素

虽然凤凰数码通过持续三年的努力已经对外宣布其黑白数字印刷已经实现盈利,但相比于胶版印刷显得偏高的生产成本依然是影响数字印刷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改变这一状况需要设备与耗材供应商与生产商的共同努力。

作为发明了活字印刷与纸张的印刷大国,时至今日,遗憾的是属于我们自己知识产权的东西还实在不多,在数字印刷设备的开发上除了北大方正一家还鲜有其他跟进者。近年来,摒弃菲林的直接出印版设备(CTP)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推广很重要的就是因为出现了大量的国产设备,形成了与国外高价设备竞争的局面,结果自然是因为量的急剧增长带来了价的大幅下降。数字印刷设备的生产尽管其难度远胜于CTP设备,但聪明的中国人只要乐意加入,在模仿基础上再作创新的工作一定能够做得很好。设备与耗材的价格降了,投资能够为企业带来利润了,那自然就会有更多的企业家引进数字印刷设备,以更多类的生产方式满足社会的不同需求。

柯达公司的掌门人把数字印刷的产品从三个层面作了很到位的区分,即短板印刷、按需印刷、私人定制,即便是凤凰传媒现在能够实现盈利的黑白连续纸数字印刷针对的产品还是有着200本以上量的短板印刷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按需印刷。按照他们现行的计价方法,印数越少相对工价就越高。换句话说,200本以下按需印刷的产品价格将更难为一般对象所接受。至于本被市场看好的像像册之类的私人定制同样是因为曲高显得和寡,B2C市场的开拓远没有期待的那么好,重要的原因可能同样是为高昂的价格所困。

我们期待国内设备生产企业能够早日进入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的生产领域,通过充分竞争快速地把数字印刷的市场价格降低下来。

版权信任危机可能会引发出版社自办数字印刷工厂潮

现时国内市场对采购大型数字印刷设备显得春心萌动的是掌握着内容资源的出版单位,其原因无非是:接受了凤凰数码提出的图书的成本除了应该考虑印刷之类的直接成本外,还应该加上资金占用成本及可能出现的图书报废预提;黑白图书的短版印刷成本已经具备与传统胶版印刷竞争的能力,而且更具可变、按需组织生产的优势;自主组建数字印刷工厂的难度并不显得特别困难,何况自己组织生产还能有效避免可能发生的市场盗版现象。

正是基于上述指导思想,分析现时国内市场上已经存在的16条连续纸数字印刷生产线,在出版集团或出版社等掌握着内容资源体制内的有6条线,即江苏凤凰数码公司的2条;郑州新华、京师印务、中教图、中石油彩印的各1条;属于印刷企业持有的计10条线,即虎彩公司属下的6条、大朗中编的3条及上海当纳利公司的1条,已经关张的大恒的生产线没有计入。

受凤凰数码触动,已经着手酝酿引进连续纸数字印刷设备的大多是传媒集团内的印刷厂,原因是上有集团的鼎力支持,添置了数字印刷设备后,增加了企业满足市场需求的手段,客观上提升了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实事求是地说,现时进入这一市场更多的是着眼于抢先占有这块市场,在业务量尚显不足的时候祈求盈利还显得有些早,对此,这些企业应该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传媒体制内外的企业属性在成本核算上还是有着本质区别

采用数字印刷工艺组织短版图书印刷虽有着成本核算上的优势,减少了资金占用和有效避免了可能发生的库存报废,但这往往只是在同一集团内可以做如此思考,因为增加了印刷生产的成本节约了出版社的支出,从集团总帐来看,最终是减少了库存,降低了生产成本。对于体系外的印刷企业,出版社节约下的这块成本一般不会因之向印刷厂做转移。因为,他们不会过于关注生产方式,更关注的是一眼看得清的直接成本。换言之,体制外印刷企业在实现产品盈利上难度要大于体制内企业。

退一步说,即便是体制内的出版社与印刷厂之间,在集团对图书库存没有直接与领导经营业绩挂钩前,出版社也不会同意因为印厂采用数字印刷的方法完成图书印刷,自愿向印厂支付高于传统印刷的生产费用。

因为存在着上述实际情况,据说,有些出版集团为了推进这项工作的开展,采取在正常工价外,由集团向印厂支付数字印刷工艺补贴的办法。这样操作的好处是在暂不改变现行考核方式的前提下,解决了工艺改变推进中遭遇到的数字印刷工价高企的实际困难,保护了印刷厂的积极性。这对提升整个集团的经济运行质量有帮助。

在推进数字印刷实现图书按需印刷的时候还必须解决的是发行部门要充分运用网络做好待印图书的前期宣传工作。出版社在按照传统印刷要求组织图书印刷的时候固然有满足胶印最低印量的因素,但同时也存在着图书出版后铺到所有书店的门店以供读者选择需要有基本的量,因为书店不承担图书积压的责任,对进店的图书能否实现销售缺乏应有责任心,卖得掉是增加了门店的营业额,反之,则把图书退往出版社,有出版社承担全部发行风险。这样的操作方式减轻了书店的销售压力,但客观上也降低了他们热情向读者推荐图书的积极性。

图书由预印改为按需印刷后,采用根据市场需求再行组织图书印刷的方法,付印前摸清市场就变得十分重要,而还得依赖书店配合,所以说,这是一项牵涉到编印发三方通力合作的工作,缺少任何一方的积极配合都会存在不足,属于三位一体的传媒集团理应有条件走在这场改革的前面。

数字印刷实现图书按需印刷的商业模式还待在实践中摸索

采用数字印刷工艺实现图书的按需印刷并不等于已经解决了图书发行的商业模式问题,这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摸索。因为,采用数字印刷满足读者需要,选择离读者最近的门店完成印刷既可以减少运输费用又缩短了图书送达读者手中的周期,为此,在美国就有了联邦快递自办金考连锁快印店的案例,但是,可能是因为时机不成熟的原因,金考在中国的实践失败了,2012年不得不宣布退出市场。采用连续纸数字生产线实际上是集中国内的小订单利用设备优势组织批量生产,此举的优势是降低了生产成本,但增加了运输费用与投递时间。究竟是采用小型数字印刷设备分散在门店就近组织生产还是采用大型设备集中在后台组织生产更能满足用户需要或许还要通过实践,或许小设备用以满足读者按需印刷的需要,大设备更多的是满足短版生产的需要,两者的有效结合更符合市场的要求。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中国的市场与美国等其他发达国家有着不同,我们需要的是认真学习发达国家的经验,结合国情,积极地但又是有序地发展图书的按需印刷,切忌不顾条件的一哄而上。创新固然需要激情与冲劲,但创新更需要判断与理智,让我们且行且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