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云印刷开始在国内走热 能否拨云见日

更新日期:2014-06-21

6月7日,天津长荣健豪云印刷科技有限公司举办的一场发布会,引爆了印刷业对于云印刷的热议;5月20日,辽宁大族冠华印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宁波我要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携手推出小型合版云印刷系统。由此,业内关于云印刷众说纷纭——云印刷的春天真的来了吗?

这个夏天,云印刷热了。云印刷正由概念变为实践,印刷企业更在意的是如何利用云印刷平台“拨云见日”,从网络获取更多业务的同时实现自身转型。那么它的发展概况与前景如何?云印刷平台对于中小印刷企业来说有怎样的价值?目前发展中有何局限性?《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就此话题进行了采访。

概念很火热未来路漫漫

如何定义云印刷?记者从长荣健豪在天津召开的发布会上拿到的“云印刷项目相关介绍”红色宣传单上是这样解释的:“云印刷是一种新型印刷方式,它是基于现代通讯、计算机、印刷技术、物流体系建立起来的一种远程网络印刷服务。”在长荣健豪的界定下,云印刷通过网络服务器接收和优化印刷服务需求,利用IT技术使多品种、小批量的个性化印刷品实现按照批量生产模式生产。

云印刷并不止步于集纳海量信息与小订单,通过发展云印刷业务,使印刷企业从服务商转型为品牌生产商正是很多企业的梦想。“云印刷把此前的网络印刷、印刷电商、合版印刷等概念黏合在一起,以云存储、云计算等云技术为基础,提供远程服务。它把原有的印刷流程颠覆,让企业可以利用云技术直接解决印刷过程中印品的存储管理、编辑、报价、下单等问题,为印刷提供商提供商品化服务打下了基础。”北京易美智迅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昊如是向记者描述道,用传统印刷思维无法实现印刷电商的发展,只有抛弃传统思维,用“商品化的定制+标准电商”的跨界模式才能实现。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目前在中国大陆,随着长荣健豪与我要印等云印刷平台的推出,云印刷必将有个萌芽、发展的过程,当前概念的确火热,吸引眼球,但实践仍不足。业内人士认为,仅仅是通过网络进行存储、计算、数据处理,并非真正的云印刷,这只能是网络印刷概念的放大化。“真正的云印刷需要一定的业务量来支撑,需要将大数据整合起来,不仅涵盖数码印刷,还包括传统胶印,云印刷的未来趋势是将这些业务整合到一起,云印刷业务成熟的企业才会具备品牌效应。”南京布林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德权告诉记者。

两平台上线模式优势不同

6月7日长荣健豪云印刷项目的发布,将云印刷与长荣健豪一起推到风口浪尖,主要是因为长荣健豪既向印刷企业提供云平台,又自己接单生产。长荣健豪云印刷项目的商业运作模式是B2B2C模式。长荣键豪将免费向印刷企业提供包括ERP管理系统在内的云印刷软件系统,搭建云端平台,为合作企业提供云端服务,从而提升合作者的生产效率;并在天津等地建立中央工厂,合作企业不能印刷的业务交由中央工厂负责印刷。

在发布会上,长荣健豪总经理张训嘉在展览馆里边播放幻灯片边向观众介绍自己的软件系统,时不时地“欲语还休”,坦诚中又有所保留。他提出“印刷蓝海策略”,即印刷企业应有商品开发能力,首先要有商品的概念,摆脱代工的现状;要提供更完善的服务与产品,造就出品牌的高附加值;通过完善的云工具脱颖而出;技术是生意长久的关键。

作为张训嘉的同乡,台湾崭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吕理哲在发布会结束后撰文分析,健豪的生产力来自软件系统,真正的竞争力来自IT部门,那些编写程序的工程师设计好软件,新产品线就可以投产。他认为,长荣健豪的策略就是利用云印刷平台的便利,把快印店变成它的业务员,长荣健豪也帮快印店解决长版活,让快印店赚长单的钱更轻松。张训嘉对此评价有所回应,他进一步强调道,云印刷是要把印刷品商品化,而不是一味地赚代工的钱。

如果说天津长荣与台湾健豪是制造商与印刷厂的合作,那么大族冠华与我要印的合作便是制造商与电商的合作,在二者携手推出的小型合版云印刷平台中,双方自身不参与印刷,立足为中小印刷厂和印刷客户建立第三方公众平台。在5月20日宁波的发布会上,大族冠华与我要印表示,双方耗时一年多,调查了全国100多家中小印刷企业的生存现状及需求,历经两年多时间研发。

在长荣健豪云印刷系统推出后,大族冠华总经理刘学智表示,大族冠华和我要印的小型合版云印刷系统与长荣健豪的业务不尽相同。其中,小型合版云印刷系统首先满足中小印刷企业的“人工+QQ”模式,然后建立并规范B2B的“云下网络接单”模式,帮助印刷厂保护已有的老客户,最后建立“云端网络印刷”模式,帮助印刷企业拓展市场和客户。同时,凭借大族冠华在设备上的优势,该云系统还提供智能自动化的印刷机和连线CTP装备,而有关合版印刷的软件、装备自动化系统软件等全部免费提供给印刷企业。

挖掘网络业务企业应量体裁衣

目前,我要印商城公测版、长荣健豪云印刷电子商务网测试版都已上线。从页面上看,前者更侧重于商业印刷,后者更彰显个性化印刷色彩。一致的是,两家平台主要面向我国中小印刷企业。对于中小印刷企业来说,两个云印刷平台有何价值呢?

北京科印传媒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龙熙芳认为,两个平台的价值大小都要看其是否适用于印刷企业。其一,印刷企业原有客户或许能够通过这个网络平台实现快速校对、传输、打样等业务,达到节省时间、提高效率的目的。这要看平台对于印刷企业实际支持情况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其二,平台为企业服务大众客户提供了可能,却面临着流量不足问题。龙熙芳认为两个平台都没有产生增量市场。从目前来看,长荣健豪有希望通过丰富的产品类型带来客户更多的消费。但中小企业使用这一平台,自己的客户并没有增加。

因为没有创造新的市场需求,云印刷平台对于企业来说仍不解渴。对此,商印网首席执行官李江表示,企业发展还是要抓住用户,云印刷平台并不适合所有印刷企业,一些印刷企业可以选择和专业企业合作,从客户结构、业务结构、市场拓展、团队建设等方面一点点改善。张德权则认为,企业可以“造船出海”,一些具备一定规模、有知名度的印刷企业,可以选择利用自己的力量发展网络印刷。从自己熟悉、具备优势的地区出发,比如做好所在省的市场。“毕竟最终决定格局的不仅仅是网络覆盖面,还取决于生产和服务能力。”张德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