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按需印刷为图书出版带来春天

更新日期:2014-01-20

伴随着人们阅读方式的改变,图书的销量现如今大不如前。这个问题纷纷难倒了图书的出版商们。未来的图书出版应该如何走走下去,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事情。直到出现了按需印刷,这为处于迷茫中的图书出版,找到了一条可循之路。

按需印刷出现已久,并不是什么新鲜名词。在国外有许多按需印刷的网站,为用户提供个性图书的定制,并且为许多用户所追捧。同样,在国内,许多企业也提供了这种服务,并且在不断的摸索之中。虽然,按需印刷既可以成为传统印刷新出路,又成为出版行业的新宠。但是运营操作模式与流程尚未成熟,处于不断探索阶段。

在国内,有的企业对按需印刷模式做的还是很不错的,比如江苏凤凰新华印务有限公司的“零距离”在线编校系统、数字资产管理系统在内的“凤凰印”云印刷服务平台,中华商务联合印刷(香港)有限公司数字资产管理系统,以及虎彩集团等。国外的当纳利也是做的非常不错的。

凤凰新华印务背后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拥有百企千店所属独立核算企业已经超过100家,连锁门店已经超过1000家;年出书超万卷,一年出书已超1.5万种,年发行超过5亿册。当纳利中国将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携手开展按需出版印刷,中华商务的数字资产管理平台则整合了其母公司香港联合出版集团的出版资源。

强大的按需印刷生产能力自然也不可或缺,当然,这种能力既包括传统印刷,也包括数字印刷。以当纳利中国为例,该公司将在上海金山建立占地约2000平方米的数码印刷基地,2013年年底正式投产。另外,该公司也有覆盖广泛的传统印刷网络当纳利中国在国内有7家工厂,还有50多家长期稳定的印刷服务供应商。

这些数字平台的功能大都相似,其服务对象涵盖出版社、发行商、印刷厂、消费者等全产业链,服务内容通常包括订单、生产、结算、物流全流程。具体来说,不外乎数字出版和按需印刷两大内容。按需印刷也可提供多种服务方式,无论是一本印刷、一千本印刷、一百万本印刷,都能找到合适的方式来实现。

虽然各家都在建立数字资产管理平台,但这3家的模式各有千秋。

从建设主体来看,凤凰新华印务和中华商务的数字平台都是由印刷企业牵头建设的,而当纳利中国只是建设主体中的一个。这个按需出版整体解决方案严格地说是产学研的合作,其三个构成要件由四方分别负责。一是行业规范: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负责制定行业政策,上海理工大学负责制定行业标准。二是线上的IT系统网络平台: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负责搭建数字资产管理平台(管理图书和版权),当纳利中国负责搭建供应链管理平台(管理印刷和物流)。三是线下的供应链实体:当纳利中国在金山建立实体的数码印刷基地,凭借其现有的中国和全球合作伙伴提供生产和物流网络。这种组合做好了是优势,做不好容易扯皮。

从整体系统构建来看,“凤凰印”云印刷服务平台更富有创新,从一条技术连线(大与小连线)、两个运营平台(电子商务和实体连锁),到三级管控层面(核心层、紧密层和影响层),实现了对集团印务板块内的数字化印前、数字资产管理、云计算中心、POD数码连线、数码印刷连锁、传统印刷、创意设计和电子商务等项目的规划整合。

从服务功能看,中华商务更胜一筹,其数字资产管理系统包含几个针对电子书出版的插件,如电子书生成工具(从PDF生成电子书格式)、开放式出版发布系统(OPDS)、iOS电子书店及用户阅读器,使出版者可无障碍地把现有纸质书电子化,并在苹果电子书平台上销售。

据报道,虎彩集团目前正在全国布局8个数字生产中心。虎彩集团一方面着力于帮助出版社改变传统的大批造货生产模式,将图书印数降到2000册以下,异地印刷、就近物流,从而减少出版社库存,提升企业运营效益;另一方面,也通过与出版社合作向读者提供断版书的生产和销售服务,为行业填补价值链上的缺失环节。虎彩传播公司的责任则在于与出版单位进行洽谈,为出版行业提供基于数字印刷的上述两项服务。

未来的按需印刷大有统领大局之意,对于传统印刷企业来说,按需印刷需要的是生产流程再造——全流程的数字化。如今我国出版资源相对割裂的当下,涉足按需印刷的企业只要敢于依托各自区域现有的出版资源,探索开展按需印刷,建立开放的数字资产管理平台,我国发展按需印刷的空间将会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