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印艺科技 > 印刷史话 > 印刷业两百年是这样发展的

印刷业两百年是这样发展的

文╱陈政雄 更新日期:2013-09-11

_DSC3636

一、服贸协定之因

两岸就ECFA的议题于6月21日在上海为第二阶段开放服务贸易协议签署,对台湾引起很大的震撼,尤其市场竞争原本就十分剧烈、生存十分不容易的印刷产业,犹如身后又多了一只老虎要来掠夺市场。为此,政府相关部会无不到处做说明,期望能将这次的冲击平息下来。在7月4日马英九总统也亲上火线,于台中召集包括印刷业等四个产业做「开放台湾投资」说明,其他建筑、网购和美容医药业似乎比较轻描淡写。由于印刷业所涉及的人数、厂家数又多又广,所以马总统相对较为重视才有这次决议,参访印刷企业行程也做政策宣示。

二、印刷厂房的今昔

7月20日马总统在层层戒护下,来到台中市忠孝路参访「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兴台公司自1945年成立至今已有68年历史,历经不断的变革、更新,目前拥有完整的数字摄影、图像处理、设计、数字打样、计算机印版输出、平版印刷、数字喷墨复制画、印刷人杂志、麦克优仕数位传媒等部门共有62位员工,外销日本、美国占6~7%。当马总统到印刷机房时,海德堡CD-102F五色机正在印刷外销日本的印件,向马总统报告与这家日本客户已有三十多年的传教书册输出关系。而海德堡CD-102F机的Princet屏幕,显示整部印刷机的数字控制信息,藉由机上两千多个数字控制马达及显示回馈,将印刷机操作及信息化链接集中在计算机屏幕上显示出来,包括种种尺寸、厚薄相关组件位移及定位,吹吸风组和纸张传送、供水、供墨的设定和回馈。事实上藉由CIP 4的联机,印刷机上Princet信息站不再是独立的「岛」,而是可容许信息接收自印件或MIS资管系统数据库档案,尤其印前印版输出的「印纹分布百分比」,依不同印刷条件、媒材条件,转换成精准的各色,各个墨键开度指令,不只十分精准,在多数的工作上只是做全体浓淡供墨调节,很少再做各单独墨键的调动。马总统说:「他在大学时期,编印校刊(约45年前) 到过印刷厂,不论制版、印刷机都十分的单纯、人工化的操作,现在已经和世界最先进设备和信息科技同步了!」现代化的印刷机每小时可生产15,000张速度,但多数因素下大多以每小时生产14,000张,因为1,000本、2,000本书册的印件居多,印太快也没有多大作用。

_DSC3610

三、拼版光桌上的印刷品历史展示

古老巴黎印刷书籍两本,其中有一本于1813年印刷,至今已有200年之久,报告时特别以这本「LE B?RANGER DES FAMILES」法文书,这是一本家族和歌剧对话的书籍,内文非常工整是由3mm、2mm高度字体的铅字所排列,最重要是有三张凹版雕刻画的插图,将剧中人物B?RANGER先生穿着的燕尾大礼服、头戴大礼帽,在林间小道上踱步的景象,及身后林荫下两位妇女的身影,不仅是以雕版印刷出比相片更精致之外,亦已有两百年历史,其雕版功夫至今仍然无法能企及。如果要请现今的新台币雕版师傅,只凭书中剧情去想象、雕刻出如书上印制的精细画作,相信是不可能的。而凹版和铅字活版是分开印刷的,在凹印的页面上并黏贴着一张半透明的格拉辛油纸,一方面是防厚实印墨凹印磨花,另一方面也怕墨色沾黏于文字页面上。

P1120448P1120450

向总统展示这本200年的书籍有两层意义,一是展现印刷产业的精致性,两百年前,结合艺术和工艺所完成的书籍,是用很诚敬的态度去出版的,现在印刷输出的CTP,每mm有100条精细雷射线做输出,而电子传媒7mm高度的字才只有16个像素,加上左右是以R.G.B.三色并列,若换算成印刷品1mm才只有2、3线,而且又是很模糊的左右排列彩色线。印刷品提供历经数百年、上千年的传媒,而且可传达很细致的影像页面,今有多数人使用快速、容易传输的电子网络传媒,其屏幕闪烁、不易辨识中文字画质,久读之下容易视觉疲劳而导致视神经弱化,产生很多视觉系统和脑力病变。二是在7月4日研讨会上,曾在远距离处向总统展示这本书,今天总统可以用手触摸感触书的温暖,仔细观赏这张完美的图画艺术品,感觉古印刷的伟大工艺,另一方面印刷品也涉及文字和语言传播,学过法文的马总统再翻开此书时即可阅读内容,而我则是用半猜半蒙的方式观看内容。而台湾和大陆是同处汉字传播圈的核心出版两极,不以规模大小论之,而是内容为王,出版品若没有内容就如同一堆无价值之物,有内容者就如有光芒的珠宝、钻石,所以印刷、出版业们应争取可以流通的大陆市场,毕竟双方的语言相同,只要转换文字内码信息也就可马上转变为对方市场的文字。印刷品的历久弥珍价值,自然有相对存在价值,我们不希望目前存在「大陆来、我们不能去」的不公平事实。

P1120391

一本使用珂罗版单色印刷方式,印制于1933年的「METROPOLE ET COLONIES」法国相关影像集(第六集),收纳30张80年前巴黎街景的精彩相片。这种在照相制版界具有极高度传真的相片印刷方式,由于是使用连续调方式晒制,可展现出近乎相片质量的印刷复制工程,每张印版约可印制1,000张为极限。配合当时的航空科技使用大型相机在飞机上所拍摄的底片影像,在数平方公里画面中的一栋栋房子清晰可见、连门窗也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今使用网点印刷就没有这么细致。书中有三分之二的内容是三十年代的巴黎城市影像记录画面,当时在巴黎市区、市郊的最高楼层只有五、六层!贯穿巴黎的塞纳-马恩省河仍令人为之着迷,罗浮宫、西堤岛上的圣母院、奥赛火车站(现改名为美术馆)等著名文物建筑都历历在目。从市中心塞纳-马恩省河右岸的协和广场拍摄的「埃及方尖碑」,背后是宫廷建筑、右前方的蒙马特圣心堂,这里可谓是艺术家之丘。光是这80年前的街上名车,早已成为今日是古董车大集结,还有室内仕女名媛的华丽衣饰皮草,巴黎不愧是世界风尚之都。在Bourget机场停放的103架单翼飞机也都历历可数,塞纳-马恩省河景占有5、6张之外,亦有市集、歌剧院、凯旋门等,谁也不相信十年后德军入侵时,在这美丽繁荣的花都上曾发生一场浩劫。总统仔细观看这一张张代表千言万语的影像。

P1120442  P1120447

P1120445  P1120443

一本由粹芬阁于中华民国25年6月出版,世界书局发行影缩版的「殿刻铜版康熙字典」,原为武英殿所编撰的「康熙大字典」,经中国当时最著名的大匠、学者,收纳了四万七千多个汉字,并为每一个字做出解释,这是集汉字三千多年的文字和知识精髓,对印刷来说若没有皇家的全力支持,将无法完成这么浩大的写字、刻字成字模再铸字等工程,光是大家不懂的字就占有80多%的比例,可见中国文字和文学知识之渊博,连马总统看了也为之动容。

这本有千多页内容的字典,是以五、六种字体刻铜模铸字印制出来,篆字体也同样有几万字,而篆字谱所花费的工夫真的很大,在公元1600年之后,由满洲入关的旗人愿意派遣这么高阶级的人力在编篡工作上,加上刻铜模、铸字、排版花更多劳动人力,去印制出数百万字的大字典,使中国成为伟大的印刷国度,也是有其时代的背景,但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数百万计的铜铅字,后因铸币铜料不够又被挪去溶解铸造铜钱了!到两百多年后,在上海用照相缩版方式,将整本数十卷的康熙字典缩影集合成一册,我司也在因缘际会下拥有这本珍奇的大字典,以见证大时代的出版。其他如今存放在故宫博物院内的四库全书,其规模更为庞大。

P1120456P1120457P1120459

兴台影像八十年的传承,再过两年将迎接创立七十周年纪念的「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届时我们将以「影像台湾,兴台影像传承」做为这具有意义的纪念年度主题,主要是兴台公司创办人陈耿彬先生,在1935年进入位于台中的「台湾新闻社写真部」学习影像科技及艺术,包括新闻摄影、照相制版等。其早期拍摄于1935年发生的「中部墩仔脚(关刀山)大地震」相片仍留下几张。1941年陈创办人以当时极重要的战略物资,「樟脑油的采集」的7张连作影像相片,获日治总督府「登录第八号写真家」荣衔。这些相片是拍摄于苗栗铜锣乡山区客家人的山上林地,分别为(1)由工人使用大斧砍伐树根,树龄约有八十多年以上,赤身挥斧工人上举的斧头影子正好落在树干上,留下一张珍贵的樟树砍伐影像。(2) 四名头绑毛巾或戴着帽子的集材工人,正挥汗收集一段段砍伐下来的樟木材料并搬上车,这种集材车十分简陋,由一个底板前面有拉柄,轮子是用圆木片钻孔而成,当时也许十分阴暗,拍摄光圈设定很大,只有搬木工两人在焦点上。(3)在又窄又陡峭的山径上,要用这种没有煞车装置的集材车,将装满两、三百公斤樟木材料运送下山,必须对集材车的拉动方向和煞车力道非常老道,据说稍有不慎,下山集材车常发生压死运材工人的事。(4) 一位头戴日本兵战斗帽的男子,在动力削刀台上将樟材滚动进入削刀轮的切口,使木材扫削成薄薄的樟片,以便容易蒸馏出油脂。(5)一位赤脚、身着黑衣、梳着客家人发髻的妇人和小孩在蒸馏炉口生火,有位老爷爷在土堆高台上,手持畚箕将木片倒入蒸馏塔底部的入口漏斗中,后面有一个木制高塔式蒸馏塔,将樟片加热以分馏出飘往上方较轻的樟脑油之收集,相信这样简陋的熬馏樟脑油炉已用了三百多年,自荷兰人治台之后,樟脑油就成药品、除虫驱虫药、化学原料,到1940年代,平地已无樟树可开采砍伐了,只有丘陵地上仍有樟树可采集樟脑油、木材做家具、雕神像(可防虫蛀)。这张相片是使用金属镁燃烧的镁光所拍摄,其景深很浅仅及于妇人的头部,是在十分难得的环境下所完成的。(6)一位躬着身的男子,理着锅盖头、赤裸着上半身,使用瓢瓜盆将身后冒烟大木桶里的樟脑油舀入铁桶里,他右手持瓢盆、左手拿一个碗用来接瓢盆下的滴油。(7)三位身挑装有樟脑油铁桶下山贩卖者,前后两人穿着日式分出脚拇趾的工作鞋、打绑脚,中间一人则赤着脚,急急走下日暮山路运油出去。这七张连作相片不仅是先人留下历史的影像,在记录相片中摄影构图又有艺术气氛的呈现。

P1120404KP-3037

另外有十多张影像,包括1943年日本驻台第十七任总督长谷川清海军大将来台中的参访活动照片、报社活动照片、陈创办人岳丈朱红毛领班在轮转印报机房留影,家族照片、兴台工厂早期内景照片,到1958年忠孝路现址兴建及落成相片,这样一本由1941~1958年写真集,跨越日治到光复及战后复兴时期,看着社会、国家及个人变迁。

KP-3036KP-3033

每月份插有两张(4页)彩色台湾风景照片的「台湾周历」,是由陈创办人发行于1965年,之后因病辞世于1967年初,但陈创办人希望能将台湾发展影像留存下来,在未来数年、数上百年后再做比对,可做为社会、经济、风景及人文变化的见证遗愿,为此,个人及兴台同仁于1968年继家父弘愿,每年拍摄台湾风景、人文及民俗的相片,至2014年出版已历47本,回顾以往影像有些都已快认不出来时路了,是我们太健忘吗?或是社会进步太多、太快了呢?正如展示之1971年台湾周历10月份的彩色插页,一位小贩挑着两担竹篓,篓内放着蜜饯、零食及垂挂着名胜风景的明信片,在指南宫登山道下方贩卖,因为太闲手摸着下巴的胡渣,景像有如边上的联句「乍回首已隔红尘」,人世间星转斗移今这位挑担的小贩是否仍安好?5月份插页中,一张在台三线157公里处用水泥板做的「里程碑」,是整个人贴在地面上拍摄。全是石子没有柏油的路面上,一位三岁多的小女孩戴着一顶破斗笠,右手扶着笠沿、上身的白衣已显然太短小、土色裤子落在肚脐下,背着一个浅绿色水壶、左手拿着一颗石头、彳亍的往南走,为台三线留下1970年一幕很乡野的写照,若以一位过客者将不会加以了解而就此打住!经仔细询问这位小女孩前往何处?她稚气的说:爸爸在前面田里工作正为他送水去,现今已不可能有三、五岁孩童,在烈日下独自行走于马路上,太危险了!问她左手为何要拿一颗大石头?她说:路上会有狗追我,我就用石头打狗。虽然十分童稚,但在生存及竞争下,她已有自我防卫的意识,而斗笠的结,想必是家人为她所系,因为那是小孩子做不来的事。

P1120415P1120413P1120414

呈给马总统做比对的8月月份插页中,一张「野柳女王头」图片,其女王头像那丰腴的体型和风情万种的石头基座,在星转斗移、风雨侵蚀40年后,再次拍摄到的女王头石像,其脖子直径在仔细量测计算下只剩下40%,殊不知自然的风化是如此得惊人,若以面积来算其支撑力现只有40年前的16%,马总统看了安慰的说:现在已用科学的胶体去补强了,可推迟风化的情况。岁月转变令人感到惊心和难以置信的转变。

「台湾二十世纪影像」是集合台中扶轮社在二十世纪跨入2000年出版的影像百年记录,有巫永昌博士、洪孔达博士、陈耿彬创办人、余如季先生、陈政雄社长等人所拍摄,收集早期台湾影像至1999年受921大地震破坏的惨像。在封面2000字型里隐约呈现的原住民、汉民族、台中公园及现代游乐园影像,其中最早的一张是1900年洪燧老先生年青时的照相馆留影,这相片外框的护卡是由英国制造,可见百年前要拍一张相片的不易和高价。1911年巫家、洪家两位长辈分别与儿子留下的影像,埔里巫家相片中,父亲巫俊先生手拿西式呢帽、身穿西式对口制服、手拎一辆脚踏车,当时会骑自行车比今日会开汽车更风光。反观台南洪燧先生身穿布质对排钮扣的清朝唐装,父子俩留着清代长辫发式,呈现出另一种风格。

P1120422

这本台湾二十世纪百年影像终结于数十张受921大地震的损坏画面,如同陈创办人描述在1935年发生的大地震,4月20日清晨从报社上完班回家,路上下弦的大月亮发射出诡异通红的颜色,悬挂在西边近地平线处,令人感到十分惊悚,回到家中不久,就发生三千多人死亡的地震。所以我们必须牢牢的记得,台湾这大地仍在30年有一「小震」、60年一「大震」冲挤,不论在做事或建筑上一定要踏实、稳固,否则一场大地震来临时,意外往往会因偷工减料的缘故而伤害,甚至毁了一世所建立的基业。兴台彩色有限公司由黑白底片影像、彩色底片影像,到今天最高阶的6000万画素彩色数字影像,如董作宾先生的「平庐景谱」,也是靠扫描分色机将影像传承下来,成为我们社会的无形文化资产。

一本美国柯达Kodak的Color Hand Book彩色手册,内容包括材料、冲印处理及技术等三方面数据,由柯达公司技术部门Professer Hunter杭特博士编写于1950年,是笔者在1958年入行时的读本。其他有Kodak Films柯达底片、Kodak Dye Transfer柯达分色染料印相术、Copying复制,书本厚度虽不厚其图文内容却很精彩,但对一个刚从初中毕业的16岁大孩子来说,想理解这些英文书册内容,尤其一篇偏重于物理学内容的「Light And Color光与色彩」,若将单字拆开后的A、B、C、D字母都能看得懂,但面对结合在一起的一个个单字,就像是一个只会在地上爬行的孩子,却奢望想横跨美国这座知识大山,但皇天不负苦心人,凭着具有很好的记忆能力,生字在查阅字典一次后,再多看一次就大概记下来了,接着是有的单字可能有两、三个或更多的意义,就只好以玩拼图的方式,换一换组合角度寻找适合填入的角度和位置。事实上凡努力过必留下效果,也许初期几乎是满地荆棘不容易爬行,一旦探索出路径后就能爬快一点,待可站立看较远一点后再往前迈进。

KP4-059KP1-027

向总统报告说:我就是在「兴台大学」里看日文、英文原文书自学,把凸版制版印刷技术改为较新的高效率、低成本的平版印刷,而从彩色分色、过网、制平凹版又搭上平版彩色印刷。在1959年入行一年之后,将兴台由单色凸版印制提升到彩色平版印刷的先锋,今逢马总统的到来,拿出了自己的压箱宝物。1958、59年是印刷业的剧烈变动时代,由玻璃版照相改为底片分色、照相,1959年夏天,Kodak柯达公司的字母式修色片做分色修色及利斯底片过网法,加上平凹版的阳片制版方式,憾动了整个印刷市场。较高成本、崭新数字化的生产控制,是从父亲进入制版领域中所没有的经验,有钱的同行业者花费14万元台币,购买分色和平凹版制版知识,这笔花费相当于公司于民国46年买下600坪厂地的价钱。当时除了北上前往Kodak学习字母修色、分色法课程之外,回到厂内则须思考如何将其落实于生产在线,因有这样努力不懈的精神,方使兴台彩色公司在没花大钱的情况下,不仅能赶上这波彩色印刷发展的浪潮,更因有扎实的新印刷科技而创造出很多的商机来。

P1120429

54年前若想在铁工厂内打造出一部制版相机,不只用Rodenstork 480mm镜头,要缩小约14%、放大400%机能之外,更要用德国小型悬挂式放大分色机组在镜头架上分色,这项计算轨道及蛇腹伸缩长短的工作,就落在我这个17岁大的孩子身上,当时仍记得在理化课上有一个公式:物距倒数+像距倒数=焦距倒数(1/P+1/Q=1/F),有了灵光一闪就好办了,使用拍反射稿分色、过网,以缩小1/7约14.3%、放大4.5倍,这就很容易算出480mm的8个焦距+1 1/7焦距的轨道总长度,依放大比及缩小比,算出蛇腹的最长和最短长度,并把小分色机150mm的放大2倍起点450mm的蛇腹长度放入,比480mm×(1+1/7)的长度要短一些。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样子设计出一部及第二部自己最合用的相机来做分色和过网,这些经验都是日后在面对问题时,不再畏惧的很大力量,也借着一本古老的色彩和摄影书册,又勾起一连串的成长回忆,也是在职场中学习、思考和成长之路的见证。

P1120434

「中华古瓷图录」由中华古瓷研究社印刷,台湾水泥公司林柏寿董事长出资、主编,谭旦冏先生、林熊光先生、陈昌蔚先生编辑,谭旦冏先生(后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著作。由于谭旦冏先生早岁留法国迪戎大学主修美术,整本书的美编由他完成,在1958年始印、1959年3月出版,当时台湾分色制版仍未有足够的水平,所以凸版彩印的彩色铜质「原色版」制作,是拿到日本东京大冢巧艺社做分色制成铜原色版,由兴台使用德国Albert凸版印刷机精印,加上不少双套色版本文字版,见证在55年前台湾印刷的水平。整本书花费新台币20多万元,若以现值来算一定超出2,000万台币,若说成5,000万也不为过,因为在公司内生产的金属锌版双套色版材,要以133线腐蚀的功夫,是我这刚入行的人所做不来的,需由技术专人担任制作,可见昔日彩色印刷工程的浩大。

P1120410P1120412

故宫博物院明信片及故宫藏品介绍,兴台印刷公司因在1959年的彩色分色和平版印刷的变革下,当时仍位在雾峰北沟的国立故宫博物院,1960年起委托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印制明信片和四开画片,最早期印刷的帝王、帝后相明信片,在前往雾峰的故宫去校对色样,于办公室内看到从库房中扛来三个大卷轴的画作,到今天来说都是赚到了。第一位是李世民唐太宗画像,他虽非开国君王,但立身像的威武而且有较暗黑的脸色,脸型比较威猛的塞外民族的造像,画像有2米上下,比真人都高大,衣饰有风吹拂的样子。第二幅是赵匡胤宋太祖,既没有帝王的扮相及威武身段,一顶文官帽像是宰相的扮相,而肥硕又眼泡很大的相貌,不要说开国帝王像,就连一般的国君相也说不上,所以他才会在建国不久后,用杯酒释兵权削减一些功臣藩主兵力,也造成北宋积弱的原因,也许这样的说法是以因果来论人的相貌也不一定。第三卷是平民起义的朱元璋明太祖,当时校色时是着炎黄色的龙袍,其相貌威仪堂堂是位标准的帝王相,若与小时候听爷爷描述的「臭头洪武君」,不只长了癞痢头且脸像半月型翘起的下巴,长了很多天花洞坑,这分明是怕人暗杀的对外说法。由于明朗画作实在很容易印出好效果的画像,三位帝后相集中在唐代,头上的凤冠霞帔可说十分细致,且脸部化妆也很奇特的装扮,共校对了两次才付印。

P1120417

桌面展示的这套花鸟明信片是以古画花鸟为主,亦有仕女图等共10张明信片,使用250磅的进口铜版卡印刷,最老一张是五代人所绘「雪渔图」,是一千多年前少有的人物画作,画作上大雪纷飞,江岸丛竹被积雪压得朝下低垂,岸边的渔翁缩颈掩口,笠帽蓑衣满是雪花。若将此景物放在现代画作里,也将是一张意境高远的作品。另一张宋人李公麟所画的唐朝丽人行,骑在体型肥硕、鞍辔华丽的马匹上的三位唐朝宫廷妇人衣饰宽松,后方女仕座前的小女孩也有小缰绳在握,男女随侍宫人排列于前后,以红色衣饰及马饰来点缀画面。另外有明宣宗所绘子母鸡,一家子的翎毛鸡图。唐寅、唐伯虎的陶榖赠词图,这是明朝一代著名文人书诗画三绝的作品,其中三个人物和一棵大树构成绝佳构图,尤其把生火煮茗小童隐在左下角落,凸显主人翁的对谈,虽历经五十年,仍清晰记得唐伯虎在上面所提的诗句:「一宿因缘逆旅中,短词聊以识泥鸿,当时我做陶承旨,何必尊前面发红」。唐寅暗夜秉烛弹唱吟作,与其说风流不如说风雅。明朝边文进「三友百禽图」,在松竹默林子里有鸟雀珍禽,非常沉稳又不失热闹的画面,也许画作是上品但我一辈子都记得,当时所有画作都是故宫书画处保管人员,使用4×5吋的柯达Ektachrome彩色幻灯片拍摄,若有127mm的4×5底片放大到150mm也只要120%,对于影像质量是很足够的,但这三友百禽图有非常好的来头,美国Time Life公司为了报导故宫的藏品、藏画,特别由美国派遣一大队人马,不只使用8×10的大型相机,每张以极微调光圈,每一画作有十多张的不同曝光值拍摄。而所用灯光也是美国带来的,连灯光所用的电力,也是自备发电机所产生的安定电力,而所拿来的8×10大底片,要缩小60%做成只有6吋的明信片,是这辈子第一次遇到原稿幻灯片不做放大而用缩小的唯一经验,翎毛上的笔触精彩可见。清代的花鸟有两张由郎世宁所绘西方味道的「腊嘴樱桃图」和「花阴双鹤图」,另外一张辽萧融的花鸟,在竹荫下溪边有蓝鹊及飞禽。另外一张朗世宁所绘顶顶有名的八骏图,不论取景、设色和画工都是上上之选,是西方人画中国画、中国题材的传世之作。最后一张是清院本的清明上河图,这一张的尺寸及内容都是所有清明上河图最复杂的,只取左侧的桃花林中的庭台楼阁,春日里画中人物一派悠闲的景象,封面则以郎世宁花阴双鹤,如果说五十多年前,以简陋的材料、设备,印刷却是中规中矩,而且对原作修色也花了一番功夫,在当时印刷200线平凹版,真是要用心去磨版、晒版和印刷。大家都不知道,在刚有上塑料涂料的加工时,因涂料溶剂及高温下,当时所用的洋红色油墨网点会全被融解开来导致变色,最后找到日本东华色素涂布塑料水专用的油墨,才把问题克服下来,在先行路上,问题重重、挑战不停的来,才能出人头地。

P1120418

一本厚厚的「LE MEMORIAL CALEDONIEN」是10来本新喀里多尼亚岛纪念集系列中的其中一本,这笔生意要回到1970年代的初期,当台北圆山大饭店由原来的低矮平房盖成世界级中国宫殿大饭店,好友董敏先生尽很大的力气,拍摄各个角度、内景及白天、黄昏、夜晚景色等彩色幻灯片,后来印制成有外壳的展示型套装明信片,而上面印有兴台公司及电话的中英文标示,这时从南太平洋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岛New Caledonien的出版商来到台湾,很肯定兴台的印刷技术水平,因此找上门来印刷。

P1120436

在1975年开始使用永丰余国产铜版纸印刷,但最后收尾的装订工作,在当时没有合格的自动化折纸机,也没有不变形的封面纸板材料,如何去收尾做精装,所以寻求香港装订与钱姓老板谈好,由他们负责做内文纸折纸、搜帖、缝线再上硬壳封面,贴上衬页、上下耳饰及塑料套,这样印了一册后获得很好的成绩,之后一集接着又一集按序出版。在第二本出版后,我司便向西德购买速达Stahl的折纸机,使书帖十分方整打捆,由台北金氏装订公司做半手工的精装工作,终于全部成书才送到海外去,这一波风潮很大,不只新喀里多尼亚岛印刷纪念册共有12集,有时候因赶时间,而截稿又太晚,马上印、马上装订后,使用空运运送一千多本约3吨多重,花费45万元台币运费,这是以文化品类别运输得以对折优惠的运输费,后来又有大溪地纪念册,斐济群岛也有印一些大部头书做纪念开发史。其他植物、赛马专书,在1975到1982年的7年中,每年有600~1,500万外销生意,扣除装订、纸张成本后,对公司的业绩仍有相当帮助。

在这些纪念集中,也知道保罗-高更曾到大溪地住了一段时间,当时也有很好的作品传世。有一次主编高欧达先生来台问到,新喀里多尼亚的人们到海边捉海参,但不知道怎么吃法,所以剖肚去肠后用石灰水浸泡再晒干就外销到中国去,你们华人到底是怎么吃海参的呢?当时也没有太多高级的料理店,带这位法国人去台菜馆吃海参,他才知道干海参必须先泡水软化后,才能加姜、糖、黑醋、葱等佐料拌炒后勾芡成为一道美食,否则海参本身一点味道也没有。除以上所述三个岛之外,还有瑙鲁共和国的明信片,兴台陈吉雄董事长也为了工作远渡这南太平洋弹丸之地,最奇特的是瑙鲁在1970年代,平均国民收入近两万美元居世界之冠,他们甚至连淡水也没有而都得靠进口,而人民却不用工作。在此由老天爷养人的地方,是靠出售满地的磷酸盐结晶矿,且纯度达90%,为什么瑙鲁会有这丰富的天然磷酸盐肥料呢?原来在瑙鲁岛的方圆三百多公里完全没有其他岛屿,所以几百万年来海鸟群在海上捕食鱼群后,都会到岛上栖息和繁衍下蛋孵育小鸟,这一来鸟群栖息处全都是鸟的粪便,经过雨水清洗、分解有机物后,留下的就是鱼肉、鱼骨的磷酸盐,在二十世纪有海外船只及开挖的推土机去作业,出售几百万年鸟类留下来的宝库,才使瑙鲁岛安乐过了30年的富裕岁月。

P1120409P1120408

目前兴台彩色印刷有一位日本传教客户,在1970年代中就结交成为生意及朋友,印制至少20多种世界语文的福音书,其中以日文最多,马总统在进入工厂看到的印制工作就是他们的印件,其金额虽不太大却细水长流,年年都有外销的工作。另一家日本客户也有二十年,主要是专做欧洲、日本及其他地区的美术展会交流,将作品编辑成画册,客户考虑成本及质量长期委托给兴台彩色印刷来印制。最近承接日本著名画家松村先生一本画作,是由其公子来台委任兴台彩色印刷成册,虽在日本之外的地区印制,却仍使用日本进口的高级铜版纸加上兴台彩色印刷的高度水平印刷下,客户十分满意,因此印制了四、五年,而且也希望能扩展这个台湾优势,相信这个既好又便宜的条件是未来更要发挥的竞争力。

「万象」甲骨文诗画集,当向马总统提及这本书是以董作宾教授对甲骨文的考古及研究,配合其公子董敏先生的摄影作品所编着,既有汉字根源、殷商考古历史、董作宾教授集联书法,以及很多历史和风景人物作品而成的两代才情作品。马总统马上响应他在台大念书时代,听过几次董敏的摄影演讲,有很深刻的印象,这书一定很有内容。以目前的社会型态,大概没有一家印刷厂肯为了一本书,由一位美工人员专任编辑和联系窗口,历经五、六年的时间做编辑、数据管理、页面完稿等才能印制出书,期间董敏先生也为此台北、台中两地奔跑了一百多次,这样一点一滴以聚沙成塔的心,将尊翁董作宾教授才华洋溢、著作等身的一部份融入大多以台湾的风土、人文当中。

P1120401

董作宾教授贵为最早期中央研究院的筹办人员,在殷墟的河南安阳洹水南边殷朝王室、北岸墓葬区大墓开挖,不只主其事开挖好几次,后来更成为督导员,他自己又去各地做汉墓的考古,周朝的观星台遗址考察,其弟子石玮如院士在1936年6月第十三次开挖的最后一天,老天爷让他们找到殷朝最盛世「武丁王朝」的17,096片卜辞,其中绝大多数是以龟版为主、只有7片是兽骨。武丁王自42岁登基在位59年,成为百岁人瑞的殷王,而这一坨三吨多的龟版等于是他的王朝「国家档案数据」,在武丁王的卜辞龟版上,有很多是负责写刻的卜史们用书法笔法的重迭粗线笔划,而不是一般单刀、单锋细线刻法,这也是董教授摹写甲骨文书法的重要参考。1937年日军入侵华北,这些沉睡地底下三千多年后挖掘的古物,放在简陋马粪纸板盒中,颠沛流离在大江南北、大西部旅行,最后在四川的李庄再度打开,这一盒盒三千多年的老古董碎成一片片,须以拼图方式拼凑,董教授他用十个准则,先以武丁十甲的卜辞为主轴,再辅以其他日蚀、月蚀、甲子历日记载左证下,终于写成震烁古今中外的「殷历谱」,把盘庚王十四年从商丘搬到殷墟的国都后,273年、12位王、五个时期的历日完全清楚地厘清,编成研究出七十多万字的论文,连他的授业恩师胡适院长都表示佩服!如果把董教授从1936年到1945年,近十年的相片拿来比对,有如是一下子由30岁老到60开外的人,这不只是战乱的流离还加上呕心沥血的研究所致。到了台湾后,董教授一家十三、四口人可说收入有限食指浩繁,加上董教授的殷商历史,文化考据可说震烁古今,但因对岸封杀及台湾因他与甲骨文学者郭沫若有过从也不让他出线,只好在自己的领域笔耕、书法传世十分可惜,生也逢时、活的艰辛,而董敏先生一片孝心为董作宾教授的研究再出版「万象」,也是告慰先人在天之灵,并传承考古及甲骨文美学的一本稀世之作。

_DSC3654

台阳美展及中部美术协会作品集,这代表兴台彩色每年要复制一万张以上的美术画作,其中五、六百张是做为原画的复制,必须达到非常高的影像锐利度和色彩、版调传真的程度。其他多数印刷形形色色的画册有两百多本,而其中有小部份是各个画会的集体作品。中部美术学会今年刚好是一甲子第六十届展出,而兴台彩色印刷公司陈耿彬创办人在六十年前也参与中部美术活动,三届之后成立摄影部门也就成为会员到1967年辞世,兴台公司由我再传承,在1990年加入中部美术协会并担任理事近20年,主要负责摄影部门的运作。而今年也特别盛大到台中港区艺术中心展示,并延伸到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纪念馆展出两个月,再加上10月底将前往北京的台商联谊会的北京全国总部展出,可说最为盛大的年份。

自第二十五届开始,中部美术协会年年印制画册,不只传承中部美术薪火,更为中部美术发展史留下永久的记录,兴台彩色高度传真的艺术品目录及画册,广为中部及各地画家所喜好,很多艺术同好看到印刷质量高水平的画册,有十之八九都是出自兴台彩色印刷公司所承印,这并非是自吹自擂之说,而是台湾省党部主委,后来在任国民党的裕台公司董事长时,于台北发现这一现象特别来台中造访,一探兴台彩色印刷公司为何在艺术品复制、画册印刷上有突出的表现,以供裕台中华印刷厂参考。

P1120400P1120399

台阳美展画册今已历78年之久,是台湾最具有历史的美术团体,更是台湾美术界菁英汇聚的地方,台阳美展自二次大战之前就有举办,当时的艺术界会员每位都是台湾艺坛最前辈的领导者,在二十多年前台湾艺术界,大前辈颜水龙教授担任理事长、吴荣隆校长担任秘书长,决定要印好台阳美展的画册,所以委由兴台彩色印刷公司承印,而兴台彩色一贯化的艺术品复制之颜色管理精随是由摄影开始,为了一点不马虎,在台北市一所小学里,使用德国Linhof 4×5相机以4×5吋的大幻灯片拍摄,当时几乎全部用120 的6×6或6×9中尺寸幻灯片拍摄,在不惜工本及人力用大尺寸相机和底片复制,加上严格的底片冲洗管控下,在印刷品画面上自然纤毫毕露,和以前所以尺寸小、印制又普通的画册相比画质有极大进步,而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一些以前不积极、不俱信心的会员,他们感到反正好的、细的画作,印出来还不是那付德行,所以用笔、设色也较散漫,这一来画册在兴台彩色手中印出极高的再现水平来,他们不用心的画作和同侪相比就被比了下去而无法抬头。因此,下次再作画就全付精神把画作的每一个细节、设色做得更好。这是由参与编辑会员所转述同伙会员的心声,这种提高用心程度的作用来自画册的表现性良劣,相信这也不是唯一的案例。对兴台彩色印刷的业务来说,守住台阳画会、中部美术学会、台湾省胶彩画会等等的重要画会的每年度作品集,既有最好质量又有很克已价格,真是非常幸福的。

台湾有一位知名的版画家,刚好有纽约之行,朋友托他到书店找一位奥地利极著名画家的作品集,他心想这一定是一本大八开、精装、大部头的画册,结果找不到有这样的「作品集」,后来向店员询问才由计算机上知道在展示架位置,原来是一本180×180mm小尺寸的黑白小册子而已,但其售价又是蛮高的。所以台湾印刷业、尤其彩色印刷的发达之下,又好又便宜的彩色画册如过江之鲫,连小学美术班的毕展画册,每一位同学都有2~4页的彩色版面,要是国外画界知道台湾的画册印得又好又便宜,可说羡煞了!

P1120395

「胶彩画之美」是林之助大师的作品集,他是和兴台彩色印刷公司有极长渊源的艺术家,不仅是中部美术学会创会理事长,更是台中师范学院美术系、东海大学美术系教授,最重要是和陈创办人为艺术同好。他编着的小学、初中、高中等美术课本,自1963年之后,有二十年左右都交由兴台彩色来承印,也因此长年通家之好。在1999年由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出资为林之助大师出版这本纪念画册,不只八开尺寸、全书达到两百多页,由曾得标老师担任主编工作,兴台彩色公司陈总经理长久渊源为林大师的生平执笔,撰写近两万字内容轻松泼,也切中林教授亦庄亦谐的个性,深深刻绘林大师对事及对艺术的执着,不因家境优沃而成为纨裤子弟。在画艺之外学音乐绝对掌握音律和音感之美,学跳舞一辈子都能轻盈、快速、流畅地跳起踢踏舞,除了神佛之外,每一画作的物体一定要亲眼所见,甚至于亲自养鸟、种花到种柿子多年等待,画作的素描草图都能无比精准掌握画面神髓,但又有十多张落实在画面小彩画,上了画布更改十来次好又要更好一点也不夸张。所以陈总将林大师画作誉为「像化石的艺术精华」,看到似乎熟悉存在却是世界不可能存在这么完美的个体与组合成的美术品,是人工创作又俱浑然天成之美。

此画册是林大师数十本个人作品之一,却深获大师认同、喜爱的作品辑。在这本画辑的印制内容,陈总请求把林大师的素描印在卷末几页,林大师听了直呼不可,他说:「这些素描是我的眼和手所创造出的符号,这是和我内心对话的密码,怎么可以拿出来给大家看呢?如果把这些印在书上,岂止是叫我一身脱光光让大家一眼看透的窘境而已!」不过他也拗不过一群小辈缠着要印速描作品,全部扫描成图像文件再制版。但林大师长年在美国居住,一年才回来一、两次,所以台中住宅被小偷闯空门也就把全部素描搜刮而去,这下子林大师可急了,因为没有作画的依据了!尤其他连柿子、花都自己栽种,不能凭空去杜撰造型,也因为他答应素描印上画册,只要兴台彩色用喷墨喷列下,所有素描又有了分身可拿来做为画作的依据了!制作这本林之助大师专辑,一方面为林老师表敬、另一方面也是美术的传承,看到林大师的「田园毓秀」向量画,台湾早期的田园和山陵风光,配合天上如达文西飞行器形状的彩云,真是令人神往。一如大师说的,一个牧女和水牛在画面下方主要田地边上,其尺寸放大三倍大,林大师认为当为画面「主人翁」才够份量,否则只用一比一的原大小,这种写真式的老实是不足取的、不够份量。

P1120402

「印刷人Printer’s」印刷专业杂志,是兴台彩色自1976年以来,为印刷同业提供专业信息的一本重要期刊,最早五年为季刊、现在是双月刊,桌面上有212期主要报导是2012年的TIGAX 12台北国际印刷机材展,这是印刷人杂志社负责筹划执行的台湾唯一印刷专业展览,不论印刷人杂志、TIGAX的展出,二、三十年来都是对于台湾印刷产业、机器材料业,提供非常重要的行业发展和转型。

兴台彩色陈总为印刷人杂志的主要执笔者,内容不只是在杂志的立场,更包含行业内最顶尖的经营管理者的论点来谈论、预测印刷科技和产业整体发展,世界上已经没有这样执笔者,精准的预期和解说印刷科技发展何去何从,读者遍及台湾、东南亚、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印刷界。

212期印刷人杂志中报导的三力印刷公司,是台湾数字转型的先锋,公元2000年就走入Indigo的数位商标打印生产,2006年又改新一代数位商标发展。213期印刷人杂志以东京奈米展和Printable Electronice可印刷的电子应用展,奈米是材料应用的尖端科技,未来主宰整个材料科学、药疗到工业制造科技,现在高强度、轻量化太阳能飞机,想做绕全球飞行,也是奈米轻量强化塑料功能。印刷业除了视觉产品、工业装饰之外,又可以再深化到导电、彩色滤镜到整体电子回路生产。214期印刷人报导China print 2013北京国际印刷技术展,这是每四年一次的印刷盛会,展示的最新印刷设备价值大约在15亿元左右,而成交在22亿元左右,不过印刷设备改变非常明显,从传统压印有版印刷变全录的电子成像色粉打印或喷墨打印方式,而比起2010年135部的喷墨打印机,2012年TIGAX的喷墨打印更达到193部,而有版印刷机居然只有个位数,可见整个印刷版式、印刷媒体在巨大的改变中。每一届TIGAX除设备之外,借着展会活动,很多人员、知识交流都非常的多,光是两岸四地的印刷论坛、各项研讨会,也都借着印刷人杂志发表供给更多的人参考。日本著名的出版社「讲谈社」引进T300新式的依需印刷喷墨及装订系统,成为一种免仓储的印刷生产方式,要多少本印多少本,不用积压成品在库房,而且可以免去有绝版书的发生,只要有档案就可按需要多少印多少,连一本也可以打印、装订出来。中国印刷业产值在2012年达到9,200亿人民币,超出1,500亿美元,若世界印刷总产值7,200亿美元,中国已占五分之一,比美国毫不逊色,比日本580亿美元要高出不少,中国仍然大力在发展绿色、环保印刷,也希望能把一些比较老旧的印刷设备、污染大的印刷方式剔除。香港印艺学会召开印刷未来发展论坛,有北京、台湾学者专家参加,对于印刷的前景是乐观的,但转型却是十分困难,而且没有方法一蹴可及的,这让人十分的焦虑而且不安的。

印刷人杂志长年以广告维持发行运作,但仍无法自给自足,所以兴台彩色印刷公司每年仍须挹注上百万元的经费。三十七年来也投入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对一家老公司因有发行这本印刷杂志,而可以在每一次的变化、转型中,做出正确妥善的因应而存活下来。

DRUPA 12杜塞道夫印刷展专刊,去年5月在德国杜塞道夫巿展馆举行世界最大,且展出内容最精彩的印刷机材展会,在31万多的专业人士参观里面,80%来自德国以外的国家,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家展商无不卯足全力在科技上寻求创新突破,也就是印刷业界四年一度设备、材料的奥林匹克赛会。

drupa12

由印刷人杂志带团前往德国参观,并到访四家百年老店,第一家是Oc?喷墨设备、电子成像打印机的工厂参观;第二家是UPM造纸公司位在奥格斯堡的造纸厂;第三家是海德堡印刷机制造厂,在威士洛夫的总厂参观;最后在科隆近郊参观KL印刷公司,他们从有版大尺寸、巨型2.05米宽幅平印机印刷海报的印刷厂,转型为多数以喷墨为主的UV喷墨打印海报生产,而且转型非常成功。所以DRUPA12的书本有副标题「非压印成主流发展‧云端科技将掀图传变革」,这是一种前瞻性的理念。而印刷人自1979年第一次组团到日本参访IGAS东京国际印刷展之后,光是IGAS、JGAS两个日本印刷展没有一次缺席,加上日本印刷工业的参访团至少20团到日本参访,德国自1982年至2012年八次参访,其他东南亚参访,印刷人杂志海外参访团接近30多次之多。人数少则20人,多达108人,有近千人都能到海外研习、参访当代最新的印刷科技,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贡献。而回来之后在印刷人杂志上做参访报导,自2004年第一本DRUPA 04的专刊报导后、第二本2008年到去年2012年的DRUPA12杜赛道夫展的专刊发行,可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先例,一本书16万字由兴台彩色印刷负责人来执笔,可说十分广泛而全方位报导,在2013年China Print的展前记者招待会上,HP公司大中华总裁徐曼女士看到印刷人杂志陈发行人,就记得向陈先生要这本DRUPA 12的报告书,可见它对产业界有极大知己知彼的效果。

P1120419

臻印艺术是高传真的艺术品复制生产及贩卖单位,由兴台彩色印刷陈总在1998年到德国参观IMPRINTA的印前设备展,发现大图喷墨机已经可以使用于多数打样工作,进行由印前数字文件做免底片、自动化喷列,当引进HP DJ喷墨机做数字打印喷列的时候,也发现到大图喷墨机可以进行复制画或大海报的喷列工作,因此潜心研究色彩再现及色彩如何安定的管理方式,无奈当时采用染料型墨水,在打印后因温度降低、墨盒沉淀、媒材吸收及变化下,打印后30分到一个多小时,喷列成品的色彩极端不稳定,加上染料墨水的耐旋光性、耐候、奈臭氧都十分脆弱,因此在公元2000年当时曾有大图佛像输出,不出三年颜色变化褪色,无法成为商品化。

2002年Epson推出SP 10000型,不久全面改用奈米颜料喷墨,尤其到SP 10600推出后更进一步有高质量四色之外,加上Lc、Lm淡色补偿光部调子,采用大小喷墨点喷列在暗部和光部科技下,终于可以在多媒材上做复制的喷列。这是一种很大的突破,第一在色彩再现性方面不只奈米颜料色域比一般平版印刷油墨色域宽,加上六色的浅色表现在光部层次和影像细节的交代方面,在这方面比传统平印进步很多,而且色彩浓度由平版印刷1.4、1.5的彩色浓度提高到1.7、1.8的加倍浓度,因此有些如油画、深暗的书法、国画笔触,也再往上提升很多。第二是在尺寸方面有极大突破,不用巨大印刷机利用往复来回喷列之下,居然可打印出1100mm×1560mm双全张的巨型画作来,这是以前连想都不敢想象的事。第三是在打印媒材方面,平版印刷机大多以纸张、厚卡纸0.6~0.8mm为主的印刷,如果有UV固化及UV油墨就可以印刷一些塑料、合成纸、箔材之类印刷品,但是在水性墨喷列之下,如果媒材表面加以施行受墨处理或是造纸时候在添加料或事后涂布烘托水性喷墨的涂层,那么很容易在几乎所绘画的材料如水彩纸、宣纸、油画布、箔材、相纸、丝绢到其他种种媒材上打印,尤其合成塑料有长尺寸而且挺直安定喷列。

兴台彩色印刷10多年来花上数以千万元的人力、材料及研究经费,在五、六百种媒材中,找出较可运用的两百多种媒材,真正日常使用于各种表现有近30种。而这些研发工作获国际油画大师李自健先生的青睐,他大量的使用在他的画作去做复制,而且获全世界爱好者的认同。2006年兴台彩色印刷的臻印艺术大放异彩,在北京举办的北京数码印刷大奖里,兴台的臻印作品荣获「全场创作大奖」,加上好几个一等奖项。而江逸子老师受地藏王菩萨感应绘制60米长尺寸的「地狱变相图」,受宗教团体订购大小尺寸,分别有五百卷、上千卷订制,可说是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创办以来最大的单一订单,忙了四个多月才完成。而华藏学院受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6年佛陀诞生2550年的卫塞节,做佛陀及儒家思想融合东方最广泛的宗教思想体系的UNESCO总部布展工作,这要很多孔子、佛陀的大尺寸、复制喷墨打印输出大图、挂图、装裱及立屏等等,非常繁重又细腻的工作,兴台彩色印刷动用极大的人力及外部的布展力量,终于在2006年秋天完成,而且华藏学院上净下空大师,也以兴台彩色印刷臻印的「地狱变相图」卷轴做为礼物,赠与贵宾和六十多位国外驻法国使节。

_DSC3648

臻印艺术接下来的路是开创艺术家的高端复制画作的工作,因为艺术在画作创作时,一定有艺术作品完成,具有艺术和金钱上价值,而长久以来艺术家把艺术创作品贩卖之后,手中多了金钱而创作品就一去不回!而事实上除了艺术品之外,创作者是拥有艺术品的著作权,这以前几乎无法用到彰显的。而现在透过臻印艺术的高端复制手续,那么艺术家不论画作有没有售出,他可以去贩卖这些「真假难辨的臻印艺术复制品」,一种是不签名、不限量的一般复制品,在层级上要比工艺品高,但以制造成本、加少量版税及营销的费用。如果是原创作艺术家的签名,那么版权费要加高不少,说不定原作售价20~50%都有可能,若是艺术家签名又加上限量复制品,那么就成为限量复制的「数字版画」,在价值上可以随艺术家的原作,沾上边的升值空间,因此如果十分之一的限量10张的数字版画,每张版权费可以高到原作品十分之一也有可能。以此类推1/20、1/50、1/99等,其版权费也就会递减下来,如果一张两百万元的画作,做成10张限量签名数字版画下,一张售价20多万是很正常。兴台彩色印刷至少有两百多位艺术家来复制高端的数字复制艺术品,也有某些人有很好的营销,有些则管道并未建立起来,只限亲友购买,数量上较少。在2012年这类臻印艺术的复制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很可能形成一种艺术创作版权利益的延伸,而且有复制品的出现,原画不只可以收起来放仓库里,而且更会增加画作受瞩目的程度。

2013年3月兴台彩色印刷公司,获得国立故宫博物院的院藏古画品牌授权厂商,这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这必须有足够的技术及诚信的证明才能获选。展示桌面上有一张宋人的千手千眼观音画作,向马总统报告说,政府一如这幅画作上,有一千只手、上面数以百计的形形色色工具,而且上面有西方诸佛的加持,下方有各方神祗的襄助,仔细看每一只手上都有一只眼代表「眼到手到」,更代表在佛菩萨、众神的助力下,政府要做到救苦、救难的菩萨功之外,更要做到千万有求千万应的闻声救急之地步。而兴台彩色印刷也希望故宫的这些数百年、上千国宝级画作的数字复制品,能比原作更有精神一些,因为有些画作已是十分沉稳了,如有鲜明一些的影像,才能代表在一百年、两百年前的模样,这也是兴台彩色印刷自故宫博物院在1960年代下半北迁到士林外双溪后不久,断了生意联系,现在又藉这次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品牌授权,能使用最尖端设备、材料,如在丝绢材料上喷列复制古画,使复制水平达到真假不分的地步,而使深藏宫中的国宝可以用合理价格飞入寻常人家做珍藏和展示。

_DSC3666    P1120467

在看完桌面上由古老、历史性印刷之后,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影像部墙上有一幅日本古老赞歌「君之代」,后来被移为日本国歌,上面的字是字中有字的堆砌出来,称为「里书」,下方由海上升起一轮红日代表「日本」在亚洲东方海上,代表旭日东出的原本国度,那么这一幅原本是日本天皇颁赐给驻台湾总督,每天上班前要恭敬朗诵,也是目前马总统上班的总统府前身。马总统也用放大镜看字中字的「里书」,觉得很神奇的写字方式。在这幅里书边上,有一张1944年日本驻台第18任总督长谷川清海军大将,在台中州厅接受神舆致敬的相片,也是十分珍贵,由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创办人陈耿彬先生担任记者时所拍摄,这幅君之代的里书,相信长谷川总督也视为国宝朗诵。在不同时空下,又藉印刷复制手段在同一空间相遇了!在十分钟之内,要向马总统做那么多数据和讯息的报告传递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也是十分难得的机遇。仔细加以整理,让更广大兴台人、印刷从业人员,乃至于社会大众理解,印刷品的精心策划、精致及可以长远流传的本质,在电子传媒、网络信息传播年代,印刷内容仍然是传媒的主体,仍然是王道的传播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