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打通数字出版人才培养通道

更新日期:2013-06-07

近年来,我国数字出版产业一路高歌猛进。据统计,2006年数字出版产值仅有213亿元,2009年产值达795亿元,并首次超过传统出版业产值,增幅达到50%。2011年,数字出版产值已经达到1377.88亿元,大大高于其他行业增长率,日新月异的数字出版行业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行业
的发展使人才培养与队伍建设的问题更加迫在眉睫。日前在京举办的北京市新闻出版系列数字编辑职称设定工作会上,与会专家纷纷发言,为数字出版人才培养、数字编辑职称设立建言献策。

设什么?

分级评定复合型人才

数字编辑作为数字出版队伍中的中坚力量,既需要掌握传统出版知识与能力,又需要熟识互联网传播与应用,在此次工作会上,与会专家在讨论数字编辑职称设定要实现的人才培养目标时,特别强调了“复合型人才”。

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维东认为,合格的数字编辑不仅要懂技术,更要有“文化审美”的能力。“现在有的互联网公司的内容编辑对好坏规则的理解,还不如传统的文员,但是他们掌握着全国优秀作者的生命线。他们上下都是搞技术的,不会讨论文化审美,而是讨论商业模式与如何挣钱,这是很残酷的。”

中国出版协会游戏工委副理事长王鸿冀也强调了文化对于网络时代数字出版的重要性。“中国网络发展前景是三网融合。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要靠网络的力量。当前就是要提高网络的内容和质量,要参照传统出版对数字出版编辑进行文化上的要求。”

除在内容上的把控与互联网技术的复合之外,数字编辑也要做到“术业有专攻”。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刘学东对此表示,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转型,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应该有相应的职称体系。“如果只是编辑的专家,不是医药卫生的专家,最后的数字产品还是搞不好。招聘的时候需要所有行业的人才,编写不同的知识库。”

同时,参会人员还认为数字编辑职称在设定上还应参照传统编辑设定的分级制方式,并根据级别高低,在能力上有所侧重。“高级数字编辑需要具备研究能力、项目管理能力、产品创意能力等,是一个综合体。我们要从现在开始培养复合型人才,既要考计算机,又要考文化。”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人事处副处长李超说道。

为何设?

开渠道利于人才流动

在围绕数字编辑职称设立必要性这一议题开展讨论时,参会专家与代表不约而同提到了“开通渠道”与“人才流动”两个关键词。在传统编辑方面,我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管理机制和评价体系,据统计,目前我国共有报纸和图书出版编辑30万人。2005年,网络编辑也被首次纳入国家职业体系,现在从事网站内容工作的网络编辑人数已超过600万人。

而与之相对的是,数字编辑并没有被纳入国家统一管理,缺乏相关的培养和教育制度。同时,由于民营企业成为数字出版中越来越不可忽视的力量,其缺乏职称评审渠道的问题也日益突出。而数字编辑职称的设立则打通了这个渠道,为这些从事数字编辑工作的人员提供了获得职称的方式。

对此,现在已经在从事数字编辑的工作者感到“很受鼓舞”。北京软件行业协会益智与娱乐软件分会秘书长赵津蒙说道:“游戏产业发展十几年了,这么多年工作人员没有任何身份,无论是部门经理还是总监甚至到总裁,都没有任何职称。数字编辑职称的设定,使我们企业人员获得评职称的通道,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外研社数字内容部主任路本福也感到“更有奔头”。数字编辑作为传统出版转型的中坚力量,因为职称的缺失而失去了转型的力量。数字编辑职称的设定非常令人期待。

同时,数字编辑职称的设定为人才流动起到了“搭桥”的作用,有利于行业内外的人才流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表示,行业内目前存在的问题是高级人才进入不了出版领域,如计算机技术人才又不能按照编辑职称评。数字编辑职称的设定则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数字出版技术总监孙卫也认为,数字编辑职称的设定有利于人才的流入与流出。数字出版需要吸引IT人才进入,而不是自己培养,因为当中存在知识跨界的问题。与互联网企业内容为基础,服务为王的模式相比,传统出版内容为王,服务相对缺失,若想成功转型数字出版,人才引进尤为重要。

如何设?

来源传统高于传统

谈到数字出版与数字编辑,传统出版与传统编辑就成为不能回避的话题。传统出版在数字时代要转型,数字编辑又如何从传统编辑职称设定中“取其精华”?

“传统职称培养不出好的数字编辑,因为传统编辑考试不适合新媒体发展社会化、规范化、技能化的方向。编辑行业本来就不是学术的领域,而是手工劳动者。想从传统编辑考出新媒体编辑是做不到的。”江苏凤凰电子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总编辑陈生明认为数字编辑职称设立应区别于传统编辑,因为传统出版社中很难生长出数字出版的真东西。

多看科技副总裁胡晓东也认为,从拥有传统编辑证的人当中选有数字出版意识的人“太难了”。现阶段的数字出版多是纸质书的电子化,但未来的屏幕阅读会有自己的形式,包括多媒体应用、交互性效果和超链接等。对于这些内容,传统纸质编辑并不熟悉。他同时表示,数字编辑需要有不同的知识体系和架构。数字编辑的人才要求比传统编辑高。不懂传统,就没有办法数字。另一方面,由于数字出版内涵外延很大,游戏、新闻出版工种要细分。

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执行院长陈丹也提出,出版的未来一定是数字出版,数字编辑是未来的编辑。数字出版编辑设定一定要宽口径,具有差异性和包容性,一方面多学科多技能有所区分,另一方面在职称设定和考试上可多参照其他系列的社会化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