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儿童玩具书:印刷企业的新市场新考验

更新日期:2013-05-31

“这些书需要小孩子用手去触摸、发现好玩的地方,用耳朵去聆听,手脑结合使得孩子对图书的好奇心更重。我希望让孩子能够有更多的接触图书的方式,对书的认识更多样。”某杂志编辑林青青为2岁的孩子买过立体发声书《自然之声》等玩具书,她认为这类书对孩子的培养“要比单纯地讲故事、读儿歌效果更好些”。

玩具书让孩子更直观地认识世界,为达到相应的效果,出版社、印刷企业从前期设计就开始协作,在批量印刷前进行反复打样与试验。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低幼读物出版中心副总监林栋介绍了编辑在印前需要把握的3个环节:“编辑首先要在策划方案中提出书的表现形式,比如说做拼插或翻拉等何种形式;选题得到确认后,编辑要和印企就设计进一步沟通,包括材料的使用、成本的控制等,这其中,包括模切、镂空等工艺与手段能否实现,是一个关键问题;最终通过不断地制作打样,以求达到最佳设计效果。”

北京尚唐印刷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唐印刷)的一位设计人员介绍:“我们通过软件将平面图像进行制作,利用机器打出白样,制作出几种方案,或展现跳出、或立起等客户需要的效果,在沟通中不断修改其中的一些角度问题等。”在一旁的副总经理肖建辉则告诉记者,一次为一家出版社做设计时,为达到最佳效果,来来回回进行了30多次打样修改。

“从编辑角度讲,策划的产品制作周期越短,投入市场后所取得回报周期越长。玩具书工艺实现上要经过很多次反复,出现问题要不断解决,生产周期较长,做一本图画书需要一个月时间,工艺难度较大的玩具书则需要编辑投入3个月的精力。”林栋如是介绍。童趣出版公司出版业务管理部经理邢华表示:“玩具书的工期比较长,一些产品卖得比较好,重印时间也比较久。”

综合考验印企实力

“玩具书与传统图书在编辑环节最大的不同在于出版社美术编辑不能完全完成成品设计,在配件设计、动作合成、立体效果达成等方面需要印厂配合。”尚唐印刷董事长唐智军一边介绍,一边拨弄手边图书的一个小机关:随着图书上的小企鹅杯中饮料渐少,小企鹅的眼皮也耷拉了下来,让人觉得既生动又有趣。“这样的动作实现超出了出版社美编的专业范畴,需要纸艺工程专业方面的支持。”

少儿图书印刷在尚唐印刷的业务中所占份额较多,同时,尚唐印刷也是北京地区为数不多的在玩具书方面具有研发制作能力的企业,唐智军具体将优势归结于多年纸张表面特种工艺与较强手工设计制作两方面能力的积累:“纸艺工程是在国外很流行的概念,有专业的纸艺工程师来设计玩具书实现各种动作的纸艺配件;国内则起步比较晚,在尚唐,纸艺工程设计是由工艺技术部这样一个团队来负责实施的。”

除了设计团队的建设,尚唐还有两台专门的电脑切绘机,承担通过电脑控制打印机将数字文档的形状锯出来的任务。唐智军称:“传统的图书在印前仅需最终的印刷文件即可,但对于玩具书,还需要另一份文件——配件模切文件。这样,印刷完成后,除了常规意义上的图书装订外,还要通过手工去组装一些配件。”

玩具书对印刷企业纸艺工程设计人员与出版社美编配合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出版社有了具体需求,我们会将服务延伸到与美编共同完成把传统意义上图书转变成玩具书的设计过程,玩具书的快速发展使印企与出版社的合作模式发生了变化——由单一承印转向共同设计加承印的新型合作模式。”唐智军如是总结道。

印企集中于广东

“一些资料显示,欧美低龄儿童阅读图书品种玩具书占了一半以上,但我国这种图书所占比例还不到10%,主要还以绘本、故事书等传统图书为主。”唐智军分析,受到阅读习惯、消费力、家长对图书性价比的判断等影响,国内的玩具书虽有了长足发展,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玩具书是近两年刚刚兴起的新型图书,能够承接此类图书的印厂相对较少,目前还是集中在深圳、东莞等广东地区。由于玩具书的工艺复杂性,在严格控制成本的前提下,要保证产品的质量、货期,这对印厂的要求相当高。在这些方面能满足需求的印厂确实很少。”林栋透露了北方做玩具书的印厂难觅的现状。邢华也表示:“找印厂方面和传统图书印刷方面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目前,能做到的印企少,做得好、做得新颖的更少。”

对印制玩具书的印企“南多北少”这一问题,唐智军分析道:“玩具书在国外出现的时间较早,在未进入中国市场前,中国一些南方企业就已经在接受国外的订单。南方印企在玩具书印制方面有先发优势,运作模式、专业技能比较成熟。”在他看来,印制玩具书需要纸艺工程专业知识、更强的服务理念、创新运作模式。在劳动力成本不断提升的社会背景下,能否通过改善工艺流程、升级设备技术来降低人力成本将决定印企在玩具书项目能走多远。

成本控制是关键

“我们每年在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儿童书展看到世界各国出版的图书形式,发现更多的趋势在于向数字化、电子化和玩具化演变与发展。玩具书动用更多的手段,能够让孩子更多地参与到认知中去,符合孩子培养的趋势。”林栋表示。

“从印制环节来说,出版量是在逐年增加的。一是表现在图书品种的增加,二是单品量的增加,首印册数已经由三四千册提高到6000册以上。出版社对市场信心的提高,源于市场对于此类图书的认可度在提高。像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噼里啪啦玩具书》系列至今已重印33次,取得200万册以上的销售业绩就说明了玩具书的爆发潜力。”唐智军用数字展示了玩具书的增长趋势。

“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玩具书要想进一步成长,决定未来走向的关键在哪里?林栋认为,在形式变化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有效地控制成本非常重要。“希望更多的印厂能够有眼光按照趋势与方向布局印刷产业,在特殊印制工作的产业中良性竞争,这对于产业发展来说是好事。”邢华也认为,当前玩具书在成本把控与定价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尴尬。目前单本印量五六千册,因为工艺复杂,成本、定价仍比传统图书要高一些。

作为已经进入该领域的生产者,唐智军表示,印制玩具书的关键在于要进一步提高产出效率,通过引进自动化先进设备、优化工艺流程,降低对劳动力的依赖,即要通过大幅提高人均产出来降低印制成本。另外,需要在与出版社运作模式上更早、更多地关注成本:一方面达到美编要的效果,另一方面从材料选用、工艺选择上尽可能控制印制成本。由于印制成本占了玩具书成本的大部分,控制了印制成本就控制了玩具书定价,希望通过出版社、印企的紧密配合向市场推出越来越多获得读者认可的、具有良好性价比的玩具书,市场发展空间很大,要做的事也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