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当前我国印刷业工价走低及出路探析

更新日期:2006-09-29

美丽

  这是一组辉煌的数据(注1):90年代初以来,随着中国开始推行市场经济、加入WTO,2005年印刷业的从业人员已达342万人,印刷业的总产值达到了3326.7亿元,占全国GDP比例为2%。

  显然,有关部门正欲“乘胜追击”,按照“十一•五”规划(注2),印刷工业总产值年均要增长8%,包装装潢增幅达10%,占GDP比例要提高0.5%(即达到2.5%);十一•五期间我国印刷业工业总产值应当达到4,400亿元左右,要挤身于世界印刷大国之列,生产加工能力要进入世界前列,同时要培育一批有竞争力的骨干企业,印刷产值超过十亿元的企业要有数十家,印刷产值超过一亿元的企业…….

  扭曲

  如此诱人的数据注定了它实施上的难度,言语直率的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副理事高永清先生却对此颇有微义:报业的经济效益不太好,无形中即限制了印刷行业揽更多的单;印刷工价这几年一直下降,成本增高,耗材涨价,利润在降低。他更举了一组令人感到惊讶的数据:据新闻出版总署统计,2004年有2000多家上一定规模的书刊印刷厂,1/3的骨干书刊印刷厂亏损,再加上接近亏损边缘的印刷厂,约占1/2左右…….

  令人触目惊心的例子俯首可拾:

  笔者2005年6月在深圳印刷厂采访某知名的中型印刷厂老总时,他认为:深圳的印刷业的资源外流现象越来越严重,走入了为获取业务竞相降价,用低成本印出更低品质作品的恶性循环怪圈里……他十分担忧于行业会出现洗牌的现象。

  在2000年-2002年的两年间,上海市拥有轮转印刷机的印刷厂工价,从每色令25元(不含税)疯狂降到了每色令12元——以上海中华印刷有限公司承印的一份2印张的周报为例,价格从2000年的印刷费1元/份降至2002年0.6元/份。

  近日成立的北京刷协商业轮转工作委员会成员——北京新华印刷厂副厂长姚颂铭在7月7日举行的“北京印刷业论坛”上承认,面对业界无序竞争的状态,印刷厂其实既是受害者,也是直接责任人。

  印刷企业间的竞争与合作关系,已经被印刷业恶性竞争的现实扭曲了它美丽的初衷……

  怪象

  我们不禁要问,这一切究竟为何呢?

  (1)印刷业已从暴利时代趋向理性回归,印刷业从卖方市场向庞大的买方市场的转变,导致品种大幅增加、印数普遍下降、印刷厂活源不足、工价持续走低。

  (2)占据着垄断优势的出版业向印刷厂转嫁成本。由于能源供应的影响,新闻纸价格不断上涨,造成新闻出版业经营成本增加,同时由于图书品种增加使得图书业竞争加剧,出版业便因此向印刷厂转嫁成本,压低印刷工价。许多地方的印刷厂都奉出版社为“大爷”,不敢得罪。

  (3)印刷设备能力的增长和市场需求的增长失衡。一方面是印刷业在我国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下发展迅速,不少企业走上了增资扩产的道路,纷纷进口和或购买国内的印刷设备。仅2003年,我国进口胶印机数量即达1000台(四色以上),而10多年来我国差不多进了近万台胶印机,如果算上国产印刷机,我国胶印机的保有量已与欧美发达国家相同,于是供求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反转。结果是导致市场需求跟不上供应能力。

  (4)上、下游产业链的不平衡,印刷业身陷其间腹背受敌。印刷产业的上游产品——纸、塑料及其它辅料的原材料价格的上升,难以向下游的食品、药品、化妆品等行业转移。原因是它们自身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为求降价要求包装印刷企业降价或者开展网上竞价,在此情况下印刷企业便不得不选择压价竞争。

  (5)人为操纵因素。某深圳印刷厂在北京市举行的公开招标上,提出了8元钱印刷1色令的印刷工价,引起京城诸多大型印刷厂公愤。但该印刷厂敢在如此场合在“压”,让人不由得不猜疑,人为操纵工价的环境已经形成。

  (6)印刷企业经营心态不够成熟及理性,一味看眼前利益、放弃长远利益,连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企业在税金支付上的不正当操作都成为“竞争优势”。

  (7)政府及协会缺乏监管。根据市场经济规律,市场是一双“看不见的手”,如果价格小于盈亏平衡点,部分厂商将脱离该行业,直到恢复到均衡水平;如果价格大于盈亏平衡点,新厂商将进入,把市场价格压低至长期盈亏平衡点。但当前印刷厂反而有增无减,一些行业人士预计业界洗牌并未出现。这种非经济现象说明了政府和协会对于印刷厂缺乏监管,侧面反映出印刷业之“乱象”。

  另外,印刷工价持续走低为何印刷企业仍愿意“杠住”,原因有两点:一是印刷企业业务利润互相弥补,它们的业务品种丰富,若印刷业务亏损通过装订弥补回来;二是以不正当手段达至低成本的目的,如河北某装订厂长期雇用童工,以极其低的劳动成本来弥补印刷工价低的损失。

  出路

  一、协会充分发挥惩戒职能,建立黑名单。7月7日,北京印协常务理事会上,与会代表们对于如何杜绝恶性工价竞争行为,提出了把“恶徒”列入黑名单的想法。北京印刷信息在线开创了“警钟长鸣”栏目,付费的北京印刷协会会员(VIP)在输入了登陆用户名和密码后,即可查阅相关部门公布的黑名单。

  不过,协会作为一间自负盈亏的民间机构,性质类似于“企业”,它会有多坚定的诚意去实践这种行为?

  试问:假如不良企业就是协会的会员单位,那协会将如何处理呢?另外,什么样的标准才够格成为“恶徒”?如果“恶徒信息”被VIP会员看后,“愤怒”地向第三方如网站或者杂志曝光,那么所引发的一系列法律纠纷如何解决?“曝光者”届时可能会被“恶徒”威胁从黑名单上除名,使得它流于形式。

  二、以协会的名义出台指导意见。

  据上海市印刷协会前秘书长陈又均透露,由上海市印刷协会制定的《市书刊印刷行业指导工价表》已经亮相市面。他同时表示这是不带有强制性的指导工价。

  上海市场有各类印刷、装订企业3700余家,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小企业。面对淡季,小企业往往无计可施,采用“压价工价”的方式以保证印刷活源,导致利微无以维持,迫使不少印刷企业不得不考虑“关门”。但它们承接的恰是大中小教材的印刷装订业务,停产的后果是严重的,为此上海市印协及时协调出版社及印刷厂,制定了《市书刊印刷行业指导工价表》。该指导工价也得到被印刷厂称之为“大爷”的出版社的认可,它容纳了“装订精装代料价”、“纸张伸放率”等适合出版单位内部管理及成本核算的元素。据了解,由印刷协会制定印刷行业的指导工价在全国尚属首例。

  1992年,北京市有关部门也曾经出台过《印刷工价的几点说明》,说明规定:根据北京市物价局[京价收字(92)471号]的精神,将印刷工价的制定权限自下放到企业。但这并非由印刷部门制定而且并非“指导工价”。近期,也有北京媒体讨论是否可以建立“印刷工价的攻守同盟”。实际上这种类似于“联盟议价”的形式,是一种垄断行为,属于市场经济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具备可行性。

  三、强强联合,协会借助媒体的力量解决问题。某媒体建议由协会牵头在多家网站间达成联盟关系,以“打假在行动”的名义组织大型公益活动,借助协会在行业中的影响力和媒体传播上优势来解决这一问题。

  四、政府应当有力遏止印刷繁荣论,保证政府数据的真实性。印刷业原材料上涨和销售价格大幅下跌是典型的中国特色之经济过热,和近年来有人鼓吹印刷繁荣论有关,其结果是导致我国进口及国产的印刷设备保有量大大增加,已经达到了欧美发达国家的保有量,但却导致了供求关系的失衡。从这一点来看,印刷主管部门公布的数据存在一定误导。

  统计数据虚假已经导致地方投资决策上的失误,而统计方法的不透明助长了这一现象的滋生。公众享有知情权,近年来我国媒体披露了不少地方政府数据作假的现象,这跟统计缺乏监督有密切关系。政府有关部门及协会应当公布统计方法,并召开座谈会征求社会各界对统计的意见。

  五、自我提升。印刷企业不要将眼睛盯在打价格战上,而要从提高工艺水平,加强管理水平、开源节流上着眼,这样将有助于印刷企业“提高免疫力”。

  天下没有掉下来馅饼,工价低与品质好不可能成正比,工价低即意味着印品质量低或者偷工减料。企业如果坚持高品质印刷把印刷价格“杠住”,尽管可能会失掉一部分客户,但从长远来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印品孰优孰劣,始终是让人看得明白的。

  六、加强行业内部间、行业与协会间的沟通与交流。近期成立的北京市印刷协会商业轮转专业委员会就起到了很好的典范作用。它的成立,使委员会内部的会员之间增强信任感,消除陌生感,新成立的商轮专业委员会成员已经认识到:在印刷工价恶性竞争上,印刷厂既是受害者也是直接责任人。显然,这一认识将为下一步解决问题打下基础。目前北印协正积极准备与出版社等单位进行座谈,协调解决出版社将图书销售不理想所造成的成本损失转嫁给印刷厂的问题。

  良好的市场环境才能保证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市场经济的“无形的手”作用才能自然而然地发挥它的调节作用,印刷工价低的问题就有解决的那一天!

  注1、注2:这是新闻出版总署印刷复制管理司毛士彤处长在4月28日在“首次印刷界专家联谊暨十一•五印刷业发展规划论坛”发言中提到的数据。(来源:必胜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