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赖账者VS走私者 富士施乐会被扳倒吗

更新日期:2005-12-20

11月16日上午9点,富士施乐一案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被第3次开庭审理。
  今年9月5日,富士施乐实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施乐)向浦东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其客户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脑打印)归还欠款300多万元。
  10月21日,上海电脑打印则反咬一口,总经理杨伟光向上海海关总署缉私局举报富士施乐涉嫌走私。
  “只要提供证明文件,证明这些设备卖给我是合法的,这些钱我马上还给他。”杨伟光得意地对记者说。
  一场被控欠账者与被疑走私者之间的较量拉开了帷幕……
错综复杂的资金关系
  其实,在被控欠款之下反指对手走私,历史上曾有过成功案例,北京小吕快印就是这样反败为胜的,而对手——依然是富士施乐。
  2003年2月,富士施乐与北京飞翔鸟经贸有限公司小吕快印部(下简称小吕快印)也曾经因拖欠款项对簿上海仲裁委员会。
  在仲裁进入胶着的拔河状态时,小吕快印突然检举了富士施乐涉嫌非法(超范围)经营等多项问题。
  结果事情立刻有了转机,富士施乐火速与小吕快印达成调解协议,皆大欢喜。
  也许,杨伟光也想以同样的方法成功翻盘。而且,比之小吕快印,杨伟光对富士施乐似乎更为知根知底。
  “杨伟光自己就是施乐出身的。”一位在上海施乐工作达10年的退休员工老刘透露,“后来去了法国合资的兰克施乐,1996年底又去了施乐广州公司当市场经理。”
  “小吕快印的案子只是一个信号,给业内敲响了警钟。而我们与富士施乐的官司很可能被写入行业发展史。”杨伟光对自己的胜利自信满满。
  杨伟光打出来的牌的确比小吕快印更为犀利。“其实两年前我们就怀疑富士施乐在走私了。”杨伟光称,因一直拿不到海关报关单等证据,直到10月21日下午才向上海海关提交了举报信。
  而且,与上海电脑快印一起向富士施乐发难的,还有北京康文伟义印刷有限公司和深圳正方实业有限公司。两个公司的总经理陆卫东和郝利敏分别向国家海关总署缉私局和深圳工商局呈交了举报信和检举材料。
  不过,据知情者对《IT时代周刊》透露,上海电脑打印前身上海康伟商务有限公司与北京康文伟义其实是同一个老板。
  “杨伟光的机器其实是按揭购买的,他就是利用他在施乐工作过的关系得到了特别照顾,说白了是公司给了他启动资金,让他发了财。他现在为了赖账,来揭公司的底。”在富士施乐上海分公司工作的小尹提起这事就很激动。
  同样让小尹生气的还有深圳正方,“深圳正方公司最早就是靠走私淘的金,后来做了施乐公司的托盘商几年小赚了一笔,也是欠了施乐公司的钱想赖账!”
  几家揭竿而起的大客户,与富士施乐之间的关系,似乎不仅仅是诉讼中所称的“设备租赁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这么简单……
被套牢的大客户
  富士施乐的员工义愤填膺,同为富士施乐的客户们也感触颇多。不过,不少公司对杨伟光等人的态度却是同情和支持。
  上海一家不愿透露身份的富士施乐客户谢某愤恨地说:“我敢说,国内上千家富士施乐客户大多数想投诉它,但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施乐在国内快印行业有着绝对垄断地位,我们惹不起,怕被穿小鞋。”
  “富士施乐提供的合同霸王条款太多,产品缺少商检认证,并且他们还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添加合同内容。”杨伟光向本刊记者表示。
  “我们都被富士施乐的‘全保服务’套牢了!”谢某告诉《IT时代周刊》。
  “全保服务”是被富士施乐津津乐道的服务模式,即富士施乐根据用户每月使用机器的印量收取服务费用,即采用“按张收费”(FSMA)。
  看上去挺美的“全保服务”又怎么会给客户穿小鞋呢?
  谢某向本刊记者解释说:“富士施乐为全保服务客户提供维修服务和耗材,这些耗材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只能从富士施乐处购买。这么一来,所有客户都在富士施乐的掌控之下。”
  客户的印刷业务能否正常运作,全仰仗富士施乐的全保服务是否正常进行。最让客户提心吊胆的是,富士施乐似乎经常对不听话的客户,如对经常投诉的客户停止服务。这样一来,客户们的业务立即瘫痪,投资数百万的生意遭到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特别是那些有意购买富士施乐竞争对手产品的客户,绝对会遭到富士施乐报复性的降低服务标准,逼其就范。”谢某补充说,“如果客户还是继续与其竞争对手进行洽谈,那基本上一段时间后印刷机器就再也无法使用了。”
  据了解,上海电脑打印就是从2004年开始停止购买富士施乐产品,双方矛盾才因此加深的。而据某知情人透露,此次向富士施乐发难的3家大客户也同样都在近期购买了欧洲某家竞争对手的产品。
  谢某说:“我们都盼着上海电脑打印能够打赢官司,这意味着其他的客户也有机会解套了。”
富士施乐偷逃关税证据多多
  “这是典型的利用报关逃税行为。”上海经贸虹桥报关有限公司资深报关员老丁在看到相关材料后肯定地说。
  一张编号为221820021182107375的报关单显示,2002年,富士施乐实业进口了激光打印机6050,申报单价为10237美元,实际上这一设备是复印机(带打印功能)。
  编号为221820021182012830的报关单则显示,富士施乐实业2002年进口的施乐DC2060激光打印机,报价为41579美元。但实际上,这一设备是彩色数码印刷机,尽管报关单显示实征关税率为9%,但按规定应征关税率为12%。
  编号为2218820021182036145的报关单也显示,富士施乐2002年以“企业自用”从英国进口DP75打印复印机,但其中一部被销售给了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
  据杨伟光8月19日向上海市公证处申请公证保全的证据显示,富士施乐当时在自己的网站上却将该机器表述为数码印刷机。
  根据我国加入WTO的相关承诺,2002年我国对数码印刷设备需征收8%的关税,激光、喷墨打印机则实行零关税,报关为数码打印机显然可以免征关税。
  《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条例》也规定,位于保税区内的企业,可以将自己的货物自由地在保税区与境外出入。但这些货物如果超越保税区,进入保税区外的国内地区,就等同于从保税区出口货物到国内,需要办理海关报关、缴纳关税与增值税、通过检查等法定程序,只有通过这些程序,拿到相关单据后,货物才可在国内市场上合法销售。
  如果不经过这些程序直接把货物从保税区销到国内市场上,就会构成走私罪,走私事件的直接责任人,将有可能被判有期徒刑,并将处以走私金额2至5倍的罚金。
  “富士施乐实业就是因为采取这种出货方式,所以给不了我们完税证明等文件。”杨伟光说。
  报关员老丁告诉本刊记者:“很多货品在报关时操作得好一点,就能逃很多税。其实报关里有很多技巧的,富士施乐的这个情况很普遍。”
  “其实到中国投资的外资企业,只要涉及到产品在大陆内销的,大多都有偷逃关税的动作。但国家现在对此睁只眼闭只眼,有时候我们还帮忙客户在报关单上动脑筋。”老丁坦承。
上海电脑打印前景悲观
  富士施乐其实代表了一种逃税的普遍现象。
  “全国各个开发区的以及国外机构驻中国办事处99%偷逃税款,至少,我还没见过不逃税的外企。”一位苏南某开发区的负责人语出惊人。“浙江的OCE的工程复印机、文印机等,很多都是翻新机。把整机拆零进货逃税,翻新机当作新机卖给浙江的各个大设计院、快印店。OCE上海有仓库,这都是有证据可查的!”
  更有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报料说,他去上海理光公司位于在漕河泾开发区的仓库提配件时,无意中发现车间工人正在以旧翻新组装复印机。很多地方政府机关,为了所谓的经济效益及吸引外资,还教外企如何逃税。
  在逃税现象普遍的大环境下,这样的官司真的能够动得了富士施乐么?
  眼下,当初跳出来高调检举的上海电脑打印等大客户却慢慢地越来越低调。不由使人怀疑,他们究竟是想扮演一个怒揭内幕的勇士,还是更想在300多万欠款上跟富士施乐讨价还价?
  让国人关注的富士施乐一案,会不会最后演变成“你好我也好”的喜剧结局?
  富士施乐上海公司的一名销售经理吴某日前漏出口风说:“我们(富士施乐)已经把法院、海关和工商都搞定了!”而很多媒体同仁们也都收到了富士施乐的邮件,内容是希望大家不要报道上海电脑打印的“诽谤之词”。
  “这个官司肯定不了了之,你们不信就等着瞧。”一位富士施乐的客户无奈地对《IT时代周刊》说。(IT时代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