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深圳综合执法营造和谐文化市场

更新日期:2005-03-01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文化市场的快速发展,深圳市积极进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改革探索,早在1989年就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文化市场综合执法队伍,开始在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版权领域实行综合执法。16年的综合执法实践,为深圳建立统一、开放的文化市场体系,为文化市场的繁荣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也为全国推进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改革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新的管理架构让文化执法不再扯皮

深圳从1989年开始实行文化局、广播电视局、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四局合一”。同时,组建了文化市场行政执法队伍——深圳市文化稽查大队,在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领域实行综合执法,对全市的歌舞娱乐、音像、书刊等9大门类文化市场,以及印刷、卫星接收设备安装等经营项目实施统一的检查监督。从2003年开始,该市6区也在文化局加挂了广播电视局、新闻出版局的牌子,增设了内设机构或确定了相应的编制,形成了新的管理体制,由各区文化稽查队统一行使执法权。

目前,深圳市、区两级文化稽查队伍共89人,这支队伍精干、高效、灵活,成为规范深圳文化市场的一支生力军。外地的一些同行在参观考察了深圳的这一做法后深有感触地说:这么少的人就能把深圳这么大一个文化市场管好,还是综合执法管用。

综合执法队伍的建立,使过去文化市场管理条块分割的状况得到根本扭转,不仅市场效果明显,也大大减少了执法成本。

文化市场管理绝了“说情钻营”风

正人先正己。深圳市文化稽查大队大队长苏会军介绍说,近年来,他们先后建立起检查处罚程序和投诉举报案件处理规定、奖励举报违法经营活动有功人员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内部执法工作考评等14项内部管理制度。各区队也结合各区情况,建立和健全了自己的内部管理制度。

为规范执法行为,他们严格实行统一执法文书、统一依据、统一执法证件、统一罚没收据的四统一,并从去年起积极探索在法规规定的处罚幅度范围内量化处罚标准,制订了实施音像市场和网吧市场执法规范和处罚参考标准,如销售一张非法音像制品罚款100元、超过100张就吊销营业执照;第一次接纳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按每人2000元处罚、第二次停业整顿、累计3次或一次接纳8名以上未成年人吊销许可证等。

这些规定长期挂在网上广而告之,让每一个经营者都了然于心,从而保证了深圳文化市场的公开、公平和公正。同时,量化的处罚标准不仅加大了处罚的威慑力,而且由于取消了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从制度上保证了执法队伍的廉政建设,杜绝了说情风。2004年一季度,深圳文化稽查队伍平均每月查处248家网吧,而4月份规定实施后,平均每月查处网吧的数量减至70家。

为加大综合执法的力度,深圳市还利用“扫黄打非”领导小组所构建的协调面更宽、协调力度更大的平台,联合工商、城管、公检法一起,依法查处,使文化市场的违法犯罪行为大为减少。

华强北一条街是深圳的商业闹市,其间的万商电脑城一度盗版音像制品泛滥,文化稽查部门多次清理效果不大,后来,联合工商、公安对该处进行了专项整治,收缴了上万张盗版光碟,吊销了30多个违法商户的执照并将其清退出场,6名违法经营者因情节严重被刑事拘留,使万商电脑城的问题得以彻底解决。

铲除杂草百花艳

文化市场大发展

一手抓管理,一手抓繁荣,深圳的文化市场因其管理有序、打击得力、服务到位而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深圳中视国际电视公司总经理冯宝良感慨地说,市场环境不好,正版的无法和盗版的竞争,全国很多正版的音像制品零售商最终都败在盗版商手上。但深圳由于市场秩序好,打击盗版得力,所以正版销售占了上风。“前段时间播出电视剧《真情相约》,刚播两天就发现盗版碟,我们向文化稽查部门反映后,第二天就把那家碟店给关掉了。”他以自己公司为例,2003年投资1000万元在深圳搞音像制品的终端销售,一年下来开了15家直营店,年销售额近千万元。今年将进一步扩大投入,至少再开10家店。

深圳市博恩凯音像连锁有限公司的例子更能说明问题。2001年全国各地邮政局都在当地开展音像制品销售,但如今只有深圳邮政局开办的博恩凯还在做,并且越做越大。公司总经理助理王栋介绍说,由于盗版销售在深圳没有生存的土壤,所以正版销售才能越做越好。他们公司一开始就打出“正版平价”的连锁销售策略,经过三年多的发展,现已拥有40多家连锁分店,总营业面积达7000多平方米,成为深圳市规模最大的音像连锁企业。

和谐的文化环境和氛围,促进了深圳文化市场的繁荣。2003年深圳组织的第一次文化产业全面统计表明,该年度深圳文化产业总产出值381.96亿元,实现增加值135.3亿元,占GDP总量的4.73%,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随着文化产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越来越高,深圳市民文化权利实现的程度也不断提高。

2月25日,深圳市文化稽查大队升格为深圳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人们期待着深圳文化市场管理再出新经验。 (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