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总结十大教训抵押自家房产 马胜利重返造纸业

更新日期:2004-04-09

4月4日上午,在青岛双星集团下属的星港印刷包装公司,66岁的马胜利抚摸着生产线上的包装纸说:“再次闻到纸的味道,心里激动得不得了。”

  18年前,马胜利第一次到青岛双星,是作为中国国企承包改革第一人———一颗耀眼的改革明星,来传经送宝,做事迹报告的。

  这次,销声匿迹多年的他,被同时代的企业家汪海“承包”。

  2004年3月19日,由双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汪海签发的公司任免字(2004)11号文件上写道:

  为适应品牌运作的大发展,尽快打造中国综合加工制造业大集团,经双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提议,经集团董事会研究,董事长决定,成立双星马胜利纸业有限责任公司,聘任马胜利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双星马胜利纸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青岛双星集团董事长汪海与马胜利都是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在双星聘任马胜利的新闻发布会上,“双星老汪‘包’老马”的横幅颇为醒目。

  “我得到的各种荣誉证书装了16皮箱。”马胜利说,“那时双星不如我,但现在我名落孙山,双星却蒸蒸日上。”

  马胜利说这句话时所站的生产线旁,有一个巨大的宣传栏,上面醒目地写着:“汪海总裁企业家身价达39.99亿元”。

  今天的马胜利似乎并不在乎谁“包”谁的说法。

  “青岛双星人人皆知,但很少有人知道汪海,我马胜利当年谁人不晓,但没有人知道当年我造的纸是什么牌子。”马胜利对记者说,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总结自己当年的失误,这次把马胜利作为品牌而非个人,就是向汪总学习的过程。

  马胜利说,自己总结了10大失误。其中,性格里的个人英雄主义,是他失败的一大原因。

  “今后,我只干两件事,管理好公司,提高经济效益。”马胜利说,只凭名气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过去决策是一言堂,拍脑门,这次出来一定按照科学程序、市场规律办事。

  “加盟双星后,我主要是负责决策、策划、经营等大方向的问题,至于具体的管理方面,会找‘四大金刚护法’———4位年轻的助手为MBA专业人士。”

  同时,马胜利表示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学习,《哈佛管理丛书》已经读了好多遍,“始终没有掉队”。

  对马胜利个人,汪海不愿做过多评价,“市场上操作光看书不行,市场上不能说大话,马胜利的价值还要看他下一步的操作,成功了,说明他总结了经验和教训。到那时再评价吧。”

  不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汪海反复谈到企业家的价值。正是因为有马胜利,他才决定进军造纸业的。

  在汪海会客室的窗台上,有一张拍摄于1989年9月28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全体同志的合影”。照片上的汪海扎着领带穿着球鞋,而马胜利非常瘦小。汪海说马胜利是全国承包累瘦的。马胜利接着说:“退下来别的没有,长了60斤肉。”

  那次北京聚会后,直到去年两人才在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聚会上再次相逢。

  那次聚会马胜利哭了,他的窘境触动了汪海。汪海说,在那个时期,马胜利所做的工作有他的经验和教训,但按照一般的厂长和工人退休,是不公道的。既然承认市场,就必须重新确立企业家的地位、企业家的价值、企业家对社会的贡献,不能退休了就只剩下每月135元钱。

  在那次聚会上,汪海当场表态:“老马我包了。”

  “不用新人用老人,在这个时代显得有点另类。”青岛大学新闻系主任孔祥军认为,除了马胜利这个名字所具有的品牌效应外,汪海对马胜利的起用,就好比为见义勇为的人建立的一个基金一样,是对那些曾经为改革冲锋陷阵的人的一种精神上的补偿,也是对年轻的改革家的一种鼓励。

  然而,作为企业的双星集团和作为企业家的汪海,对马胜利的“照顾”是有条件的。

  马胜利说,新公司由双星全资注册,他任法人代表,实行承包责任制。他负责人财物、产供销,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在保值增值的基础上,利润分成,如果亏损就免职。

  在双星集团对马胜利的聘任文件中,最后一段写道:聘任期为两年,以市场为标准,做到能上能下,经考核不胜任本职岗位工作和由于责任心不强,没完成工作责任目标的,随时给予撤职、免职和调离现工作岗位。免职后干什么工作,享受什么工作待遇。

  马胜利说自己用个人的房产做了抵押,约定生活补助金是每月2000元,然后拿提成。

  “英雄成就一切事,贵在知之而即行。”马胜利说,他的目标是,今年7月份产品先在青岛、北京上市,先从工业用包装纸开始,以后会涉足生活用、文化用纸。

  -链接

  “马承包”——一个神话创造者的沉浮

  马胜利,河北保定市人,人生的辉煌始于1984年。

  当时,河北石家庄造纸厂亏损,准备找能人承包,一年任务17万元。销售科长马胜利跳了出来:“17万倒个个儿,保证当年完成70万。”

  他在厂门口竖起个1.5米高的大牌子,上书“厂长马胜利”。结果,承包第一年就为厂里盈利140万元,承包4年,利润增长21.94倍。

  1987年,马胜利吸收了横跨全国10多个省市的100多家企业,组建成立“中国马胜利造纸企业集团”,他一人担任了100多个分厂的法定代表人。

  “马承包”一时名震神州。

  他曾先后4次受到邓小平接见,当选为中共十三大代表,荣获全国轻工劳动模范、中国优秀企业家、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称号和两次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我那时好胜心强,个人英雄主义,承包对象必须是亏损企业,先是把厂里中层领导派出去,最后连班组长、工人也派出去了,结果外面的企业没搞好,还累及大本营。”

  1991年5月,马胜利造纸企业集团宣布解散。4年之后,马胜利被上级主管部门免职。拿着每月135元的退休金,他黯然回家。虽然最终的审计表明马胜利在经济上是清白的,但这个原本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突然间所有的待遇都被取消。

  马胜利从“一包就灵”神话的创造者,跌落到一无所有。

  最困难时,马家天天吃大白菜。

  1996年11月8日,石家庄闹市区传来马胜利的吆喝声:“卖包子哟,一元钱两个!又大又香的牛肉包子!”

  两年后,马胜利的包子铺在城市道路建设中被迫拆除。马胜利又办起了马胜利纸品经销公司。他给自己的产品取名为“援旺”牌(“冤枉”的谐音)卫生纸、“六月雪”牌餐巾纸,由保定市一些生产厂家生产后,他拉回石家庄销售。

  1999年,就在他又雄心勃勃地开始谋划组建“马胜利造纸厂”时,上级领导给他解决了国务院特殊津贴,并将他的月收入提到了930元。在领导的劝说下,马胜利收摊回到了家中,重归沉寂。(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