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图书分销环节逐步开放 中国印刷出版业战图

更新日期:2003-10-30

除了有些“牙疼”这样的小毛病,中国这个刚刚起步的经济巨人的力量正在向珠江三角洲以外地区膨胀。这点只需看看大家加在中国头上的头衔就知道了:世界工厂、亚洲经济的超新星、全球经济的圣杯……中国迅速甩掉了5千年的自我封闭和对外国人的恐惧。今天的中国在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线路上运行,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尽管很多西方国家仍然不确信中国经济改革的最终成果如何,但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这片土地上的13亿人是防止全球经济下滑的关键。

  属于中国的惊人数字

  在下一个5年里,中国被预言会成为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任何到这个国家参观过的人来说,中国的进步都是显而易见的、迅猛的和不可否认的。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8个月,北京已经在履行所承诺的改革。1/3的日用品的关税下降了。超过19万种法律和规章被改写或被废除。国内印刷厂商使用进口纸张时所要缴纳的税款下降了(从21%-25%降到了6-16%),他们受益于巨大的税收利好(特别是对于港资企业和合资企业),进口印刷设备和供给的限制日益减少。同时,整治盗版和维护知识产权的行动迅速升温。

  北京最近开放了图书分销环节,这让出版商和书商们大流口水,IDC(国际数据公司)对中国的图书市场的规模估价为33.3亿美元。外资可占49%-51%股份的合资书店如今已在14个主要城市被允许。让我们来做一下回顾:往年,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还在决定着所要出版的资料的种类和分销方式。举个例子,连《UFO》(《不明飞行物》)杂志,中国大陆一本被认为主题“荒谬”的出版物,也是国有性质的。该书的分销,包括1981年创刊时上报摊的头几天就卖出的3万多份的发行量,都为国有性质的中国邮政和新华书店把持。

  其实,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和两家香港投资公司早已在大陆建立了发行部。一个是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泛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2002年1月,该公司收购了香港主要的报纸出版及商业印刷公司星岛集团;2002年8月,该公司又与人民日报社共同出资2.5亿人民币组建大华媒体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进军中国媒体发行服务市场。另一家是香港和记黄埔集团,该集团主席李嘉诚与电脑报集团合资经营电脑报集团旗下的《电脑报》、《电脑报合订本》、《电脑报配套光盘》和电脑参考图书的独家广告以及在海内外发行销售业务。

  对于像北京旌旗席殊书屋有限公司这样的在国内地位稳固的书商连锁公司,在国内大多数中小城市共拥有560多家连锁经营书店,2002年销售额达到约2500万美元。在随后的12个月内,席殊公司还将开设20多家连锁书店。席殊公司领导层预言,在今后3年内,公司在大陆的图书交易将增长50%。在经济繁荣地区如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私营书商的年销售总额都超过了2400万美元。

  但同时,猖獗的缺乏职业道德的出版和版权侵害让很多出版商为之胆寒。例如:斯宾塞·詹森的《谁动了我的奶酪》占据2002年度中国图书销售排行之首,销售量超过200万册,然而后来却在中国“产下”了至少8个未经授权的“孩子”——所有的这些孩子都以“动了”和“奶酪”等字眼以触发人们下意识的联想。这些书的销售量都攀上了最大销售量的排行榜。另一个例子是:许多未经授权的卡耐基培训科目图书在如今提倡个人培训的中国大行其道,生产盗版书如今在中国被看作是一个可以迅速致富的途径。

  但是很明显这是属于中国的世纪。全世界都目眩于他的资本化进程和在20年内增长4倍的经济总量。

  两个三角洲的竞争

  这些日子,世界各国货架上的多数日用品,从家用电器到玩具到T恤衫,都标示着“中国制造”的字样。说实话,这个标示应当读做“珠江三角洲制造”。作为大陆轻工制造业中心,珠江三角洲和它的8个核心城市——广州、深圳、东莞、珠海、惠州、佛山、江门和中山的出口额占全国总出口额的1/3,并吸引了30%的外国直接投资。据估计2000年至2001年间,约有一半的外国直接投资通过香港投到珠江三角洲地区。如今,几乎所有的香港制造业公司在珠江三角洲拥有工厂,因此,广东省有超过1200万外来工。

  在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国前的几个月里,港资印刷业的资本向内地输入达到了狂热的程度,他们的眼睛牢牢盯在国内巨大的市场上,尽管更多的是对更廉价的劳动力、地皮和船运成本的渴望。这种冲击迅速而直接,香港自身的印刷品出口在2001年狂降了12%,到2002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又降了6%。而同种类目产品的再出口主要来自珠江三角洲这一毫无争议的亚洲印刷中心,在2002年这一地区艰苦地生产出了全球至少60%的阅读材料。另一个正在迅速成长的地区是长江三角洲,上海是该地区的金融大门和国际形象窗口。这座被称做“东方巴黎”的城市如今已成为跨国公司的港口:IBM、微软、通用电器、西门子、英特尔、索尼、摩托罗拉等等公司纷纷在此安营扎寨。

  尽管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的人口只占中国总人口的20%左右,但这两个地区的出口额占到了全国总出口额的75%。这个地区及其周边地区正像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他们的计划是雄心勃勃的:成功,当然,还得继续被世人所瞩目。在过去两年内,北京已经向长江流域投入数十亿美元,以使这一广大地区的经济和财富增长更均匀。这就意味着珠江三角洲不得不与长江三角州展开竞争,否则他们将失去在中国的翘楚地位。

  在中国两个三角洲地区的竞争中,香港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成为珠江三角洲的主要部分,要么什么也不是。香港不能总以中国的金融中心自居。最近几个月,香港正在忙于提升自身在珠江三角洲中的地位。

  据估计香港拥有10倍于上海的财富,因此,香港很难有上海那么深的口袋来容纳更多的外国投资。但积极因素是:上海每年105亿美元的国外投资和14%的出口增长率淡化了香港作为国际级商业城市的背景。香港政府高额的政府花费主要用在维持固定资产的价格上,这已经消耗了香港巨大的现金储备。印刷业在香港经济中占有特殊地位。印刷业是香港最重点发展的制造业项目,而且是香港的第5大经济来源。这么多的印刷企业脱离了香港商圈,可以这样说,香港只有下决心坚持自己的再出口贸易,才能维持自己的旗舰地位。

  对于主要的印刷商如香港鸿兴印刷集团和香港中华商务彩色印刷(C&C Offset)有限公司来说,中国大陆代表着巨大的机会。他们注目的中心是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上海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大都会,拥有1000多万人口,但是仅有很少一部分香港和台湾印刷商。这块蛋糕足够我们辗转腾挪,”鸿兴印刷集团的一位高层人士说。他们占地150万平方米的上海分厂,距离城市中心仅有2个小时的车程,该厂的消费品包装生产线将很快投入生产。而C&C的上海分厂在3年内将主要为跨国公司提供安全和金融用印刷服务。

  而对于进入中国的印刷和出版业跨国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寻求理解中国的思想、哲学和文化,以及研究如何将西方世界的管理风格本土化。如佳美印刷控股公司(Everbest)和当纳利公司(Donnelley)通过帮助海外出版商出版、销售或者联合出版外文书的中国译本来学习和积累关于中国本地的知识。同时,这些公司在与国内出版商的代表谈判时,显得特别容易沟通——他们急于推广自己的品牌,这对双方来说是双赢的。

  强大的优势和伟大的进军

  老话重提:如何对待人民币?人民币从1995年开始对美元的汇率就几乎固定在1:8.28。如今,中国的很多贸易伙伴希望看到人民币升值。他们认为来自中国的廉价消费品如海啸一般狂扫美国、欧洲和日本,对这些地区的经济造成了破坏并导致这些地区人人精神紧张。通常这些地区的国家都难以抵御中国大陆的低生产成本和高生产效率。

  中国价格如今成了世界价格。对于多数跨国公司的CEO来说,把原本设在墨西哥、印度尼西亚、泰国和马来西亚的制造厂转移至中国大陆,成了获取长期生存和成功的明智的商业决策。

  从薪资角度看,中国工厂工人一般月收入为180美元,工程师月收入约为工人收入的3倍。这还不足美国或日本同类人群收入的7%,甚至比墨西哥还要低40%。一句话,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找到能与中国的薪资水平相比的地区。

  在北京的桌子上是一份包括台湾在内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的地区整合计划。现在,中国的联合出口已经超过了日本,很快将超过欧盟。

  在大陆,国内“去西部”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政府正试图转换自己的经济支点,要把这个点从相对富裕的东部和南部海岸地区转到巨大内陆的西部。在重庆直辖市,2000亿美元的资金正用于基础建设——比如高速公路、新长江大桥和高速铁路等。打个比方,如果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把上海比做纽约),那么可以把重庆看作中国的芝加哥,重庆将再现上海的辉煌。现在,重庆已经“抓”到了一些诸如福特汽车之类的“大鱼”,台湾投资者正向该地区投入大量的资本,预计到2004年,台湾的笔记本电脑制造业将离开台湾到此地区安家。

  对于这个地区的印刷工业来说,跨国公司的繁荣是很重要的。诸如产品包装、纸箱成形和光面手册的印刷,以及高级原料的生产将随着这些跨国公司的繁荣而兴旺起来。同时,这些跨国公司对于高质量印刷品的一贯需求将拉动国内印刷商的革新和投资。我们将看到港资印刷商和国内印刷商在此地区的长期繁荣。在长跑中,我们往往只能看到最好的和最大的竞争者能够生存,但现在,这是所有参赛者的游戏,毕竟这里的市场太大了。

  如今,中国更像是一个世界工厂。他的很多技术来自于代工生产,为世界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并在国内市场销售其中的一部分。我们看到以前靠代工生产的亚洲四小龙仍在保持发展的势头。对于中国来说,保持成长并成为一个强大的经济体还需要超越加工厂阶段到达自我创造和更新的阶段。

  沉睡的巨人已经醒来了,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抓住这个现实,无论是好是坏,无论我们准备好了没有。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世界将要有一场地震般的全球工业剧变。(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