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方正如何独树E-BOOK产业大旗

更新日期:2003-05-15

2003年3月26日,方正E-BOOK年会会场,规模之大,令人侧目。在E-BOOK产业尚处下风,产业苗头还未露出的时候,方正此举被业界称为“E-BOOK布道”。此次年会结束,方正理所当然地替代已经完结的先驱成为新一代的布道者。

  生路还是死路

  2000年8月,北京国际展览中心,第八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财大气粗,博库网租下了展会门口,又是气球悬挂条幅,又是拱型门作广告;在展厅内,其展台之豪华超过了所有出版社。网络热潮让每一个走进展馆的出版社胆战心惊——再不E化,再不进行网络传播,我们的将来在哪里?

  然而,不到一年博库即关闭了其中国区的业务,实际上,打着国际公司旗号的博库也仅在中国区进行了少量业务尝试,这些努力在博库的大笔风险投资被花掉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效果。关闭中国区业务,也象征着这家公司的完结。

  2000年11月,某IT沙龙。当时的搏库公司市场总监熊灿被问及博库提供的收费电子图书下载量时,选择了沉默。

  2002年,博库已经从互联网上彻底消失,没有人再提起徐贝,这个中国E-BOOK概念倡导者。

  同是在2000年开张的一家电子图书网站亿书堂,也曾经在北京招商局大厦这样的高档写字楼办公,同样欲进军E-BOOK领域。他们遇到的头一个难题就是E-BOOK过高的成本。一本约30万字的书被做成E-BOOK,仅制作费用就高达近千元。只有E-BOOK概念,从E-BOOK内容提供到版式制作全部需要依赖他人,网络企业头重脚轻根底浅的问题暴露无遗。2002年,这家公司也悄然从互联网上消失。

  在E-BOOK泥潭里挣扎过的显然不止这些企业。2002年11月,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网络传播事业部总经理周劲曾经对记者说,方正在E-BOOK产业链中的作用是“只卖水不淘金”,方正向出版界以及其他厂商提供E-BOOK制作软件,由出版界或中间公司制作普通书籍的电子版本。当时一套软件的售价高达几十万元人民币。以方正在中国印刷出版界的绝对统治地位,方正理所当然地认为通过这种方式“触网”是其最合理的选择。对于国产的、几乎是惟一提供全套电子图书制作工具的公司,方正认为自己“有技术、有业界的领导力”。

  但方正对市场的判断出现了偏差。

  方正的E-BOOK制作系统推出后,并未如其所想象的那样得到出版社的大力支持。对于出版社来说,在纸上文字尚未被读者拒绝之前,过早地进行E化究竟是生是死,尚无论证。况且,还不知道互联网为何物的出版社对传统的纸书发行渠道的迷恋,也使他们放弃了购买几十万元一套的E-BOOK制作系统。用一位出版社社长的话说,“一本E-BOOK才卖2块钱,我要卖多少本书才能挣回这套系统?”

  购买了这套系统的博库网站也并未因此系统带来任何好处,事实上,经过加工的E-BOOK只是放在网上展示了一下,然后便被束之高阁。这也成了出版社的活教材,使得出版社畏于触网。

  这被解释为是对E-BOOK产业的了解还不够深厚。2003年4月,记者在采访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时,方正电子网络事业部市场经理张达猛表示,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方正对E-BOOK产业的理解也与先前有一些不同,因此,在业务上也有一些调整。

  后来,方正开始实行免费向出版社提供这套制作系统的措施,转而卖其他的“水”。

  “我们(方正)每年在E-BOOK产业投入几千万元。”张达猛说,他对这项产业尽快出成果的期望溢于言表。

  谁来支撑产业发展

  事实上,进行E-BOOK市场探索的企业远不止以上几家。较早便开始E-BOOK产业探索的时代超星公司至今仍然旺盛地发展。除此之外,包括北京书生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中国数字图书馆有限责任公司等均在E-BOOK领域有所斩获。与博库等已经倒闭或关停的企业的区别是,这些公司均选择了进行行业领域的开发。

  当E-BOOK在消费领域一再败落时,图书馆却对这种方式情有独钟。2002年5月,数字图书馆国际论坛,超星公司甚至“承包”了与会人员的午餐时间,总经理史超在一片嘈杂的用餐声中高谈超星的成绩。建成了目前全国最大的公众互联网上数字图书馆的超星,也是目前制作E-BOOK数量上的最大赢家。在这些资源的背后,就是各家企业在数字图书馆领域的竞争。包括大学、各地图书情报机构对这种廉价资源的大量需求,促成了该产业的兴起。

  与方正不同的是,这些企业一方面掌握了一定的E-BOOK加工制作技术;另一方面,花费大量资金建立内容制作基地,自己制作内容。通过与多家出版社的合作,他们帮助出版社把纸上文字变成电子版本。在掌握了内容的基础上,相对于并没有很高技术含量的网上点播平台,简单的程序开发就足以完成网络图书馆的构建。超星、书生在图书馆行业打了1年之后,中国数字图书馆公司、方正也乘隙进入,几家公司各推各的标准、各卖各的平台。

  与这些企业共同参与竞争的二线厂商,因为实力太弱、积累浅薄,只能简单地推出数字图书馆发布平台,而无力独自制作E-BOOK内容。2002年,记者在采访一家韩国企业时,这家企业正试图把他们的数字图书馆发布系统推向中国。这个没有内容支持的系统的结局如何,不言自明。

  一位行内人士认为,2002年,图书馆行业E-BOOK的年销售额应该在不到5000万元的范围内,这个销售额被书生、超星、方正、中国数字图书馆4家公司瓜分。虽然相对于传统纸书市场,E-BOOK产业只是九牛一毛,甚至比不上一家中型出版社1年的销售额,但方正认为,到2005年,电子图书将占整个图书产业的5%。

  要达到这个目标,数字图书馆行业已无法再作支撑,随之而来的,只能是面向消费群体的E-BOOK购书人群。

  “面对图书馆行业销售的数字图书馆,合计下来每本书的价格在传统图书价格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面对消费市场虽然不可能是这个价格,但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按方正的计算,这一产业到2005年可以“养活”数十家企业,有5%的销售量,足够颠覆普通消费者的阅读习惯,使E-BOOK进入消费市场。

  方正电子周劲在2000年提出利用手持设备阅读E-BOOK,经过几年的发展,目前的手持阅读器仍然未能逃出当年单色液晶显示的模式。虽然几家公司开始推出这种电子阅读器,但它们更多地只是在电脑产品的展会上露个脸。“对于个体消费者这个还没有开始启动的市场,现在进入,究竟是等死还是圈地是很难说的事儿。”

  张达猛表示,方正认为,到目前为止,消费市场的E-BOOK产业仍然处于培育期,方正目前的市场重点也不在消费领域进行。

  在方正电子的主页上,有一处神秘地带,记者几经查询才得以进入。这个有着独立域名的网站在网上几乎无法搜索得到,它就是方正在“卖水”不成之后,在数字图书馆领域与同行竞争的同时,悄然开设的一家针对普通消费者的E-BOOK销售网。方正与一些出版社合作,帮助出版社进行网上出售E-BOOK。

  从最初的“只卖水不淘金”,到现在的直接参与到E-BOOK的销售竞争中来,方正这条路,也正是在寻找支撑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一次次摸索的选择。作为产业的开拓者,方正已经在“卖水”过程中遭遇败绩;作为市场的劫掠者,方正下海淘金,也正是其得不到产业支撑的真实反映。

  标准之争

  作为一个产业链,E-BOOK产业除了内容之外,还有内容的存放格式。Adobe和微软虽然在E-BOOK格式的国际通用标准之争中风光无限,但在进行中国的本土化时,则显得力不从心。在没有掌握内容的情况下,微软与Adobe似乎也不愿趟这趟浑水。

  “方正在E-BOOK产业链中的定位,就是一家提供技术的公司。”张达猛说。方正意图抢占中国E-BOOK标准的野心昭然若揭。同样是印刷出版,方正以近乎垄断效果的市场事实占有了印刷出版业的标准;而对于E-BOOK产业,方正实现野心远不如当年垄断印刷出版业那样容易。

  方正E-BOOK年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方正目前已经与全国100多家出版社合作向市场推出20000余种电子书,未来的目标是到2010年实现20万种(册)图书。据了解,在2003年初,超星已经加工制作了40万册E-BOOK、书生则拥有11万册,各公司都有自己的技术实现手段。与先行者相比,方正对E-BOOK内容的掌控显得薄弱了一些。在内容为先导的市场环境中,方正尚处于劣势。

  当然,与某些只以图片格式保存图书信息的公司相比,方正因为对印刷出版业的多年积累,能够取得一些技术优势。但在同等技术水平的基础上,资源量远远少于竞争对手的方正究竟能否胜出,还需要看市场是否首肯。在数字图书馆行业,几家企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方正如何再寻出路,为其“每年投入的上千万元”找到金矿,是跟风还是探路,难以预料。(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