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中国印刷城龙港崛起:找回失落的尊严

更新日期:2003-01-11

温州市苍南县的龙港镇,一座有“中国第一农民城”之誉的全国改革试点城镇,却因出现大量的假冒印刷品而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于是,因失信而受耻辱的龙港人,为了找回失落的尊严,一场近乎“惨烈”的整治工作在苍南龙港展开……

  苍南再度引起中国高层特别关注

  大量假冒伪劣产品的假商标、假标识、假包装物来自同一个地方;相当多的假证件案、假币案、假增值税发票案直接与这个地区有关……

  2001年5月,随着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工作的不断深入,温州“苍南县”再度引起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国务委员吴仪等中央领导的关注。

  “把情况搞清楚。”带着中央领导的指示,5月27日、28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安部、工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及中央电视台、国家印刷业有关专家等部门共11人,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苍南。为避免打草惊蛇,他们模仿成客户,暗访苍南制假情况最严重的龙港、钱库和金乡3个镇。

  调查组的官员发现:从龙港到宜山,从宜山到钱库,从钱库到金乡,沿途各户、各村、各镇的建筑物上几乎写满了有关印刷业务的广告;沿街、沿路许多房屋里摆放着印刷用的机器,或承揽生意的工作台。

  龙港镇的站前路,长不足1公里,然而就在这条还算热闹的街市上,却有100多家与印刷有关的小店铺。流向全国的许多假冒的印刷品、包装物流经此类店铺。

  应该说,打假的风声在苍南一直吃紧,然而,利益的诱惑,还是让众多的小店主们鼓起了铤而走险的“勇气”。

  在站前路227号,调查组一成员试着向店主提供了1张免冠1寸照片,付了480元,5个小时后他就拿到了一本机动车驾驶证。这本驾驶证与公安部门制发的相比,难辨真伪。这位北京来的“客户”不得不“赞叹”此地人制假技术的“精湛”。

  两天后的5月29日,包涵以上内容的一份《关于浙江苍南县制售假证件假商标情况的调查报告》上呈到了中央领导的案头。

  国务院李岚清副总理等作批示:

  杜绝假冒伪劣产品必须从源头抓起,对印刷商标、标识、包装的印刷企业必须进行大力整顿,使假冒伪劣产品难以乔装打扮混入市场。

  遵照批示精神,国务院及浙江省温州市有关部门将苍南县列为专项整治的重点地区。

  初夏的浙南地区,天气并不显得那么燠热。苍南县委办公室里,县委书记孟建新却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惭愧、愤怒、焦虑、痛苦、担忧……各种情绪搅和在一起,形成一股一股热浪,不停向他袭来。中央及省市领导要求“严肃整治”的指示,令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责任和压力。

  “十几年来,苍南打击非法印制活动从未停止过,然而问题却没有根本解决。我们的工作没到位啊!”这位前任的县长、现任县委书记,陷入沉思之中。

  2001年7月4日,苍南“印刷业专项整治工作再动员大会”召开。县委书记孟建新、常务副县长章方璋在全县作讲话。“压缩总量,优化结构”和“建章立制,长效管理”的整治原则,开始在全县得以贯彻和实施。

  一场前所未有的整治风暴来临……

  苍南人再也不能让人指着脊梁骨骂了

  温州苍南,是全国三大印刷基地之一,拥有证照齐全的印刷企业1118家。近几年尤以被经济学家誉为“中国第一农民城”的龙港镇,在全国行业中最为出名。据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负责人介绍,龙港包装印刷业已占全国包装印刷业总产值的20%左右。

  而龙港是在“鼓励农民带资进城开厂办店”口号下,自发完成人口、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集聚的城镇。于是,地道的温州经济模式下诞生的印刷经济,在龙港就越发赋予自发性,同时几乎带有市场经济初期自发性私有经济的所有特点:一部分企业完成了原始积累,不断提高技术和管理水平,成为基础雄厚的规模企业;而近半数的企业仍然停留在“家庭作坊”的经营模式上。这些“家庭作坊”规模小、档次低、分布散乱甚至隐蔽,致使政府部门的日常动态管理失控。这种情况下,有些企业由于管理不规范,宜于被假冒伪劣产品的制造者所利用,不知不觉中成了“一丘之貉”;也有一些证照不齐的非法企业,企业主见利忘义,无视市场规则和法律规章,有意制假,从中牟取暴利。

  上世纪90年代,尤其是1997年以来,苍南每年都打击、处理过一大批印刷业的违法犯罪分子。但违法行为仍然屡禁不止。龙港镇一位干部深有感触地说:“过去的打假,多是时紧时松,应付了事。现在看来,不在思想上真正提高认识,并且采取确实可行的长效的管理措施是不行的。”

  也就在2001年7月4号那次整治动员大会上,苍南县和相关乡镇成立了治理整顿印刷业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并且制定了各级行政首长负责制:各负其责,一级抓一级。

  苍南人这回真正感觉到:这次整治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我们决不能再让少数人的不法行为,砸了整个苍南印刷业的牌子!苍南人再也不能让人指着脊梁骨骂了!

  整治动了真格龙港213家企业被注销

  抵达苍南龙港,记者首先去了站前路,眼前的这条街市依旧兴旺,卖得却大多已是服装。街坊周先生告知,原来做印刷的“家庭作坊”没了。他们中一些企业合并后搬入了小包装工业园,有些转了行,也有的非法企业遭到了取缔,还有制假者受到了法律制裁。“镇里动了真格。”周先生说。

  龙港镇镇长汤宝林对记者说:“龙港的印刷行业就像一个大集团企业,问题大多出在低、小、散、乱的车间中。压缩总量,优化结构便成为整治的重点和难点。”

  在龙港镇镇前街老33号,门上还挂着“龙港大地电脑设计室”的牌子。这是一个只有10万元资金,面积不足100平米的小企业。

  “实际上企业已经被注销了。3月份我就跟另外两家企业合并成新的‘大地印务有限公司’了。”较为健谈的老板林发权告诉记者,“一开始镇里干部过来检查,说我的企业规模太小,不合规定。像我这类企业的注册资金要50万元以上,面积不能小于300平米,最好搬到小包装工业区。我以为只是随便说说,后来发现这次镇里的整治跟以前的不一样。”

  “以前镇里出台了规定,我们企业只需要应付一下就行了。这次整治期间镇干部就来了6次。县里,还有公安、工商、文化部门也来人。来的次数已记不清。他们给我讲整治的道理,还给我们看中央领导的批示,我也就慢慢想通了,理解了。”

  “我一直就思考着怎样把企业做大,想扩大规模,再买点新的设备,管理也再规范一点,这样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镇干部一说要搬到工业园区去,我意识到这可能也是一个契机。”

  “我找到华治设计室的老板黄鸿汝,还有兴兴胶印厂的冯治教。大家都想发展好企业,决定联合成立股份公司。”

  林老板高兴地说:“企业大了,设备也更先进了,我觉得对今后很有信心。我们已经尝到了整治的甜头。”

  现在,“大地印务有限公司”的三位股东正在忙着准备搬入龙港小包装工业园区,开始新的创业。

  龙港镇通过以上引导小企业联合兼并成新的股份公司的做法,使龙港诞生了39家中等规模的新印刷企业。

  龙港兴旺制版厂,原来办在金龙街102号,是典型的家庭作坊式企业:厂房跟住房连在一块,而且“三合一”(生产、销售、仓库合在一起,安全生产存在不少隐患),注册资金10万元,经营面积只有40平米。龙港镇副镇长、镇整治办主任杨允巧强调:“这样的企业不愿意参与联合兼并,我们就坚决予以注销。”

  龙港在整治期间,共有213家类似的企业被注销。

  “负责整治办工作,我当了1年多‘恶人’。”杨允巧说,“自然,要注销这么一大批小企业,阻力可想而知。但不在治理‘低、小、散、乱’的企业上下功夫,这回的整治工作同样会走过场。”对此,龙港的党政领导已形成共识:在整治中纵然有千难万险,龙港人也要闯过去!站前路的100多家印刷及用品店大部分要注销,这是龙港整治的第一个难关,也是最大的考验!

  对整治办人员,企业主有破口大骂的,有上门威胁的,有到镇里集体闹事的。有的甚至很有理由:这样搞,龙港经济会被搞垮的!县、镇两级政府以及公安、工商、文化等部门做了大量工作,然而,整治工作开展了半年多,站前路仍然有顽固的店主意见很大。

  2002年7月,县政府召开由各相关部门、龙港镇政府等共同参加的协调大会,最后决定对站前路的原印刷及用品店,出台鼓励“转行”的特殊优惠政策:凡“转行”的均可免2年的工商管理费,税率按最低的定额标准收取。这才有站前路的今天。

  而据记者的了解,在站前路的整治中,遇到的最大的阻力还是站前路店铺所属的居民。站前路一间不到20平米的店铺,用作经营服装等普通店铺的租金是3万,而由于从事印刷业务的利润较高,一年的租金可达4-5万。那么多印刷企业的转行,居民不仅担心以后的租金收入减少,眼前就必须将已经收来的1年租金退还原店主,这实在让他们一下子难以接受。今年以来,居民的集体上访就达七、八次。

  然而,整治不能因此停步。从县政府到镇政府、办事处,再到居委会干部,总是三番五次、耐心地做思想工作,才最终达成谅解。镇长汤宝林常对居民说:“整治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只有发展健康了,你们的店铺今后才更会有钱赚。”

  在龙港镇城南办事处,主任讲到:“中国没有刁民,温州也没有刁民”,“所谓‘管理’,真正‘管’了,才会有人‘理’你。”这是一个基层干部的心声!

  一步一个脚印,龙港镇在整治‘低、小、散、乱’上,终于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整治前,龙港有各类印刷企业809家;整治后,在龙港重新获得换发证照的印刷企业只有427家。至此,数量的精减,外加配套扶持措施的实行,龙港镇真正达到了“压缩总量,优化结构”的目的。

  比如,整治期间全镇购置大型印刷设备的资金投入达3亿多元,提升了产业层次。制度上要求企业严格执行包括印制商标的四项制度、承印登记的五项制度等,使企业操作更加规范。而通过打假整治的舆论宣传工作,一些企业抵制假冒伪劣产品业务的警惕性也更高了。

  2001年8月,座落于龙港示范工业园的中国新雅印刷集团公司,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30来岁的男子给新雅营销部送来一笔印制“五粮液”外包装酒盒的大业务。对方提供的要求承印的手续,包括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书、条码资格证书样样“齐全”,其委托书还盖有大红印章。但洽谈时一句“这笔业务请不要声张”,引起了“新雅”工作人员的警惕,他们将这笔业务向吴作榜总经理作了电话汇报。

  “送上门来的大客户!”吴总先是惊喜,但转而又想,“五粮液”是知名品牌,既然要将业务交给我们,应该先来“新雅”作正式的考察,为何突然垂青“新雅”呢?可不能被假冒产品利用啊!出于慎重,他过去告诉对方:“您稍等,我们请工商局同志过来核实一下,马上就可以签约了。”结果那位所谓的“浙江老乡”马上把那些证件藏起来,借机溜走了。

  总经理吴作榜最后向“五粮液”公司作了核实,对方根本就没有这笔业务在龙港。“没做成几十万的业务,但我们保持了企业的信用。”今年8月,国家工商总局局长王众孚来苍南龙港检查整治成果时,吴总讲了这个故事,王众孚连声说:“企业能做到识假、防假和打假,保持警惕,很好!很好!”

  严厉整治的同时,龙港还在建立相应的规章制度上下功夫。

  周科赐是龙港镇海港居委会主任,他从办公室抽屉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叠粉红色的文件,抽出一份,是《龙港镇海港居民区印刷业专项整治工作责任书》。责任书的甲方签的就是他的名字,乙方是下辖片组的两委干部,写着“杨翠薇”的名字。

  据他介绍,海港居委会是全镇下辖印刷企业最多的,9名干部负有160多家印刷企业的整顿和监督责任。一旦“旧病复发”,总有人会来承担其不可推卸的责任。

  实际上所谓的“责任书”更像是一份“合同”,双方合作的基础是共同把本辖区的印刷厂整治工作做好,而违约的代价,可能是党纪政纪处分,可能是经济处罚,也可能是追究刑事责任。

  在龙港镇政府,纪委书记给记者两份文件,是镇里两位职工苏某和王某在被抽调到龙港镇印刷业整治办工作期间,犯了收受企业主卷烟贿赂等错误,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的决定。

  产业集聚工业集中管理不再失控

  2001年10月,浙江富康包装印刷有限公司从周边的金乡镇搬迁到龙港示范工业园。关于是否搬迁,董事长孙绍丁告诉记者,企业内部曾有过激烈的争议,他的亲外甥,就是因为不同意搬到龙港,而退股离开“富康”。

  “龙港有两大法宝吸引着我,一是完善的产业集聚群,二是更具集聚效应的示范工业园。在这里,我如鱼得水!”他说,“我的企业任何时候,甚至半夜或凌晨,缺了印刷材料也不必担心,因为“家门口”就可以买到,不需要大量库存。有些印刷工序我们企业不想做,比如折光压纹、烫金等,我可以交给专门搞这个工序的企业去完成。龙港已成为一个高效协作的印刷业集聚群,并且不断在完善,对我来说,其他企业就像是我的一个个车间。”

  目前,龙港镇已吸引了美国“立固”、日本“田中”、“精工”、德国“威之宝”、韩国“大宇”、“三颗树”等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30个印刷材料的知名品牌在这里设立代理点。汇集了纸张、油墨、不干胶、真空渡铝膜、热收缩膜等原材料生产厂家50多家。形成了系列印刷及辅助材料生产、供应的庞大销售网络和印前、印中、印后环节中立体型高效协作、高度统一的印刷社会系统。经过这次集中整治,这个系统的链条结构更加合理。

  1998年,苍南县委书记孟建新发表了一篇名为《对加快工业集中布局的实践与思考》的论文。他对苍南县工业的行业区域集中和工业区集中两种形式进行对比分析,提出“工业集中布局对提升产业层次和加快城市化有重大的促进作用。”这篇文章,在当时反响很大,当前看来,其在龙港镇的实践,也取得了良好效果。

  紧贴龙金大道的龙港印刷工业园区就在1998年下半年开始筹建。由同济大学规划设计的这个高标准的工业园,总设计面积达2870亩,占地面积550亩的一期工程已在去年完成。新雅集团、曙光印业、富康包装等年产值超亿元的大型印刷企业陆续落户这里。还有小包装印刷工业园区已建成,印刷工业园二、三期也已开工建设,并着手规划7平方公里印刷产业基地。这些园区的兴建,在整治前起到“集中布局”的作用,在今天,则主要是对过去分散企业的“疏导”。小包装工业园第一期就安排了205家中小企业落户,在这个“工业集中”的基础上,加上园区管委会的规范管理,大大改善过去“印刷企业管理失控”的现象。

  龙港镇镇长汤宝林,兼工业园区管委会的主任。“根据县领导的思路和龙港发展实际,我们耍开手脚建园区。”他自豪地说,“没有园区的建设,没有多年的整治和行业集聚基础,就不会有龙港的今天。”

  2002年4月1日,苍南县向温州市人民政府转报关于要求“授予龙港中国包装印刷基地”的报告,认为苍南印刷业经过这一阶段的集中整治,开始走上“结构优化、管理规范、竞争有序、技术水平一流,并形成区域品牌特色”的道路。

  5月26号,温州市向中国印刷技术协会提出了请求“授予龙港中国包装印刷基地”的报告。

  在此后不久的龙港国际印刷包装设备和材料展览会上,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对龙港印刷业给予肯定。协会副理事长指出:“龙港已经取得了不起的成绩。龙港镇对我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全国人民都应该为龙港人叫好!”

  2002年9月24日,在经过多次的考察后,中国印刷技术协会正式向温州市和龙港镇授予了“中国印刷城”的“金名片”。

  著名书法家启功欣然写下“中国印刷城”五个大字。这是写给苍南县龙港镇23万人民和427家新获证印刷企业的最好礼物;也是以龙港为整治重点的苍南县印刷业专项整治获得成果的最好说明。

  近来,从新华社,到当地媒体,报道龙港最多的是引凤还巢和引凤进巢的喜事。最近有许多“外嫁”企业,如已经外迁上海的金田公司等企业纷纷还“巢”;总投资3亿元的温州瑞安钢业公司、总投资2亿元的龙港礼品生产基地、总投资1.8亿元的浙江中大包装公司、总投资1.2亿元的浙江温龙纺织公司等项目则纷纷进“巢”。

  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印刷城”的魅力。

  曙光印业的当家人朱诗力说:“现在生意好做了,很多大客户还慕名而来。”自7月底以来,一批国内著名企业纷纷派人前来考察,其中茅台、古井贡、蒙古王等酒厂分别与曙光、新雅等签订了近亿元的合同。

  今年8月,李岚清副总理在国家工商总局王众孚局长递交的“苍南印刷业专项整治工作汇报”上批示:温州恢复名誉作了极大的努力,成果来之不易,要万分珍惜……

  温州市副市长冒康夫对记者说:“打造信用温州,是一项需要长久坚持的工作。苍南的整治工作仍要继续。包括苍南在内的温州,一定要坚决贯彻落实‘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精心维护温州人讲诚信的新形象。这是温州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进步的战略需要。”

  从“中国第一农民城”到“中国印刷城”,龙港人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嬗变和跨越。

  然而,就中国在新世纪的大步迈进而言,龙港只是迈出了一步。事实证明,这一步是坚实的!(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