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浙江省苍南县印刷业专项整治纪实

更新日期:2002-09-24

地处浙江省温州市最南部的苍南县以敢做敢为而名扬天下。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这里率先涌动起澎湃的市场经济大潮。当年,这里出现的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中国第一座农民城、中国第一部股份制合作企业章程……为“温州模式”的形成、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凭着勤劳、诚实、聪明,苍南县人民把家乡建设成为全国三大印刷业基地之一。然而,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近年来,这里的一些不法分子却干起了印制假商标、假包装、假证件的勾当,使苍南县成为假商标、假包装的主要源头之一,严重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在全国产生了恶劣影响。

  从去年6月份开始,苍南县开展了印刷业专项整治活动。一年多来,在浙江省、温州市督导组的指导下,这个县全民动员,集中整治,查源端窝,标本兼治,打假扶优,建章立制,有效地遏制了制假高发态势,印刷业的市场秩序有了明显好转。通过这场声势浩大的整顿与规范市场经济秩序专项活动,全县干部群众的法制观念与信用意识也空前增强。

  苍南县是名副其实的印刷之乡。如果你从中国第一座农民城———龙港镇出发,沿着龙金大道,经宜山镇、钱库镇至金乡镇,沿途会发现很多建筑物上都打着印刷业的广告,令人目不暇接。

  苍南县的同志介绍说,印刷业是苍南县第一大支柱产业,去年上半年,全县证照齐全的印刷企业有1418家,至于那些分散在家家户户,从事无照印刷的小企业、小作坊则难以计数。

  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分到“一杯羹”,一些人在合法竞争中败下阵来后,便见利忘义,偷偷摸摸进行非法制假活动。由于商业伦理与法律制度的双重缺乏,这股非法制假歪风得以不断蔓延、扩大。

  金乡镇的大桥头、黄家宅、四代徐三个村一些人专门制假,附近的北门大街以及龙港镇站前街一些人则专门承接制假业务,是远近闻名的“制假一条街”。在这里,花上几元钱,就可买到印刷精美的毕业证、结婚证、离婚证等证件半成品。

  为一探究竟,去年5月份,国家联合调查组的一位干部试着给站前街一店主提供了一张照片,支付了480元,没想到5小时后,居然真的拿到了一个机动车驾驶证,与公安部门制发的驾驶证放在一起,几乎难辨真假。

  各地报告纷至沓来:

  假“茅台”、假“五粮液”酒的假瓶盖、假商标来自苍南县;

  假“中华”、假“红塔山”香烟的假烟盒、假包装也来自苍南县……

  苍南县制假问题最终引起了高层关注。去年6月28日,中央一位领导同志致信浙江省委书记、省长,认为假商标、假包装是假冒伪劣商品的源头之一。要求对苍南县的印刷业进行彻底整顿,对违法违规者坚决予以打击。

  一场暴风骤雨式的印刷行业打假专项斗争在苍南县大地上展开。

  苍南县县委书记孟建新,人称“打假书记”,十年前在著名的柳市镇任镇委书记时,就曾领导过一场波澜壮阔的打假货、强质量、树名牌活动,亲历柳市镇崛起为中国低压电器之都的全过程。在苍南县打假动员大会上,他大声疾呼:制假只能富一时,不能富一世;必须背水一战,重拳出击,把印刷业制假的歪风邪气狠狠打下去。

  孟建新书记介绍说,去年6月份以来,苍南县委、县政府二十多次召开班子会议,把印刷业整治作为重中之重来抓。先后四次组织工商、公安、质监、文化、卫生等部门,出动三万多人次,在全县开展声势浩大的“打假”联合执法行动。

  ———在生产环节,对制假的重点地区、重点地段、重点部位进行地毯式大排查,一年来,共捣毁制假窝点302个,取缔无照经营点397个,没收机器设备469套,查获各类假冒大要案448起,罚没款1333万元。

  ———在销售环节,果断采取措施,拆除了大桥头、黄家宅、四代徐这三个“制假专业村”用于制假用的三相电源,关闭了站前街、北门大街这两条“制假样品街”的沿街店铺,切断了印假者与制假者联系的“中间桥梁”。

  ———在流通环节,几次对全县托运部进行执法检查,取缔了一批非法托运点,追究了三十多家托运部运输假冒印刷品的连带责任。工商部门还依托网络、昼夜检查,在公路上、水道上查获了几十起托运假冒印刷品案件。

  苍南县委分管政法副书记吴海燕说,一年来,该县公安机关抓获制假犯罪嫌疑人211人,司法机关对52起制假案件的91名犯罪嫌疑人进行了宣判。一个县捕了判了这么多制假者,这在全国恐怕也不多见。

  对制假者严惩不贷,对“护假”干部查处起来也决不手软。早在活动开展之初,苍南县委就出台了印刷业专项整治责任制与责任追究制度,将全县划分为347个监管责任区,做到责任区、责任人、责任制三到位。苍南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建树说,一年来,该县有18名干部因打假不力或责任区内出现制假活动而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力度之大,全国罕见。

  在如此高压态势下,大部分制假者哀叹大势已去,不得不“金盆洗手”、另谋他业。但也有少数人心存侥幸、负隅顽抗,将印刷设备搬到高山、海岛、甚至偏僻农村的和尚庙、尼姑庵里,以更隐蔽的手段继续从事制假活动;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终仍然没有逃脱被打击查获的下场。

  今年3月10日,群众举报吴家堡路一住宅外设电子探头,可能在制假。苍南县委常委、公安局长留红光立即率二十多名民警与工商管理人员深夜直奔金乡镇,连续奋战8昼夜,深挖细查,一举端掉这一隐藏得严严实实的假币制造窝点,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8名,缴获硬币10万多枚、毛坯8万多枚及全套制假设备。

  苍南县印刷业整治办公室主任林祁虎说,我们有专门的侦查手段,有强大的监督网络,制假者上山,我们也跟着上山;制假者入地,我们也跟着入地。这位侦察兵出身的“打假”干部打着手势,铿锵有力地说,只要制假者一天不停止制假,我们就一天不停止“打假”,不获全胜,决不收兵!(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