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图书出版进入2.0时代?中国出版商尚无所作为

更新日期:2008-12-01

愈演愈烈的全球金融危机没有伤及图书业的筋骨,真正的威胁仍然来自新技术的挑战。出版商们关心的是,是否、什么时候,网络书店和电子书将取代传统图书出版?

  一个有趣的理论认为,经济越不景气,图书业越有活头,因为悲观的读者比往常更需要到书中寻找慰藉。分析家们拿出电影业的先例,为出版商打气: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成千上万的失业工友携家带口涌入影院,无论笑一通,还是哭一场,都能为之一爽,将那些天来的艰辛和悲愁暂时忘却。

  事实似乎也在印证着这种乐观的判断。尽管有金融危机的阴云笼罩,10月19日闭幕的2008年法兰克福书展,却以30万名观展者创下了书展60年历史上的入场人数新纪录。

  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最大的年度图书交易会,今年共有来自约100个国家和地区的7448名参展商与会,总共带来40.2万余种各类图书。30万名观展者人数较上年增长了5.6%,仅18日一天,便有78218人入场。热情的读者穿行于书山,畅游于书海,专注于所爱作家们的朗诵、座谈和签售,暂时将场外的金融风暴和法兰克福股市的不断下挫忘在了一边。

  这里很难找到愁眉苦脸的人。欧洲书商联盟主席弗兰·杜布吕尔(Fran Dubruille)就是个乐天派,她说,图书“永远、永远都不会过时”,因为,“书是便宜的礼品。书总是买得起。事实上,对书商们而言,这场危机也许还是个机会,他们可以借此重塑自己的社会角色——他们以非常非常便宜的价格,提供着快乐和知识。”

  路透社也援引书展组织者对德语出版商的一项调查指出,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他们的商业环境将十分稳定。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也相信:“图书可以抵挡得住经济周期的变化——这是因为书不是奢侈品,而是生活中的必需品。”

  比金融危机更令人担忧的革命

  真正让国际的出版商们担心的,仍然是十几年来如芒刺在背的最大隐忧:网络书店和电子书。前者已经将街角的书店逼入危境,后者则有可能毁掉整个传统出版业。

  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数字出版商的气势明显增强。在“数字出版”展区,聚焦了361家厂商,以数字出版的电子书为主题的活动则超过了200项。更令人关注的是,今年的所有展品中,超过30%采用了数字格式。保守的估计也认为,至少十年之后,即2018年,数字图书的市场份额将超过传统的纸质图书。届时,世界出版业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数字时代。

  回到半年前,在今年年中的美国书展上,电子书也是展会关注的一大焦点。网上最大书店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在会上高调出场,展示该公司不久前出品的手持电子书阅读器Kindle所取得的不凡成就。贝佐斯声称,Kindle所产生的销售收入,已经占到了亚马逊网站图书业务收入的6%。

  6%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不仅仅由于亚马逊是全球最大的网络书店,而且是电子书以前从未取得过的份额。

  相较以往的电子书阅读器,Kindle无疑更为小巧轻薄,且操作十分简便。它小过一本32开的普通平装书,带键盘,重量只有10.3盎司(约合292克,不足6两),可存储电子书200本,6英寸显示屏采用了“电子墨”技术,无背光,高度节电,字迹清晰,在阳光下也看得清,更贴近白纸黑字的效果。此外,它还独具无线上网功能,用户无需借助电脑,只要网络环境允许,便可随时随地通过Kindle,直接登录亚马逊网站,选购、下载电子书和电子报刊。

  在Kindle刚亮相时,美国《新闻周刊》便大张旗鼓地做了一组封面报道,引述贝佐斯的话说,Kindle有望“超越以前那些电子书阅读器,并造就迈向Book 2.0时代的转折点。它将记录一场(已经开始了的)革命,而这革命,将改变读者的阅读方式、作家的写作方式,以及出版商的出版方式。Kindle是这个大变革时代的里程碑,此时的出版业正在受到挑战,与电视、‘吉他英雄’游戏和吞噬时间的黑莓手机展开竞争”。

  年轻人将成为阅读革命主力

  今年法兰克福书展主办方主持的一项调查显示,一旦阅读革命真的开始,将有70%的人有意愿投入数字阅读的行列。30余个国家的约1000位参展者参与了此项调查,超过半数的人认为,五年后的消费者将更愿意购买电子书;不过,也有六成受访者表示,目前他们尚不曾以手持电子阅读器等设备读过电子书。这也说明,四成左右的受访者已经尝试过了电子书。

  毫无疑问,电子书正在获得越来越多读者的认同。许多国际大出版社的编辑,经常用电子书阅读器来审读代理人或作者提交的书稿。而电子书的拥趸中,也不仅仅只有赶时髦的年轻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妮·莫里森这样的老太太也在其中。她讲了好多Kindle的优点,比如旅行时方便携带,在海滩上和阳光下也能阅读,还特别提及一点:有了Kindle,她现在看书都不用戴眼镜了——Kindle可以调节字号的大小。

  亚马逊的CEO贝佐斯本人并不认为电子书会很快取代纸书。“任何延续了500年的东西都无法被一夕取代。”他说,“书这么好,你不可能离开书去读书。”但许多电子书行业的观察家认为,这只是阅读习惯的问题,而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一旦在电脑和手机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读者成为图书消费市场的主力,改朝换代的时刻必将随之而至,电子书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书市新的统治者。

  在日本,手机小说已经成了年轻人的新宠,《朝日新闻》的报道说,新潮的青年作家们已经开始直接在手机上写小说了,他们的同龄读者同样热衷于在手机上阅读这些作品。此类小说多以时尚青年的日常生活为主题,篇幅短小,句子简洁,与小小的手机屏幕和沸腾的青春生活颇为相适,因而大受欢迎。

  中国出版商尚无所作为

  面对电子书这个怪兽,至少十年来,传统出版商们始终心存恐惧。然而,注定要被革命的他们还是决定参与其中,革自己的命。不过,在此过程中,他们会想方设法搞好纸书与电子书两种媒介间的平衡,力求将革命的领导权抓在自己手中,尽可能减缓革命对固有江山的冲击。

  跨国出版巨头西蒙和舒斯特公司首席执行官卡洛琳·雷迪在今年年中透露,该公司的电子书销售额比起去年增长了一倍多,而2007年相对2006年的涨幅也有四成。企鹅美国集团首席执行官大卫·山克斯也表示,仅今年头四个月,企鹅的电子书销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

  销售高速增长的一大原因在于基数较小。西蒙和舒斯特只是近年才放手进入电子书领域。雷迪女士说,2007年该公司的电子书销售收入约为100万美元,相对于西蒙和舒斯特公司10亿美元的整体年收入来说,只是牙缝中一条小小的肉丝。但西蒙和舒斯特已经宣布,今年会再将5000种图书转为电子格式销售,这一数字系该公司现有全部电子书库容的两倍,其中也将包括许多畅销书作家的作品。

  电子书和纸书之间也许并非人们原来以为的那种你死我活、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的恶斗。几番尝试之后,传统出版商的确看到了新的市场增长点。以美国的报刊市场为例,互联网大大提高了18到24岁读者的阅读率,阅读《纽约时报》印刷版的年轻读者仅有2%,但其网络版读者高达18%。

  前述法兰克福书展的调查还显示,美国以51%的认同率成为目前电子书革命的领跑者,日本以15%,欧洲以11%,英国以5%分居其后。但受访者普遍认为,美国的领先地位将会下滑,而中国最终将以微小差距占据次席。

  这是真的吗?到目前为止,面对迫在眉睫的革命,相较国外的同行,中国出版商似乎仍然无所作为,几乎没有哪家主要的出版商提出过任何可以付诸行动的方案。

  他们与网络的联系,基本上停留在向门户网站无偿提供自己的图书内容,有时几乎是一整本书,任网络带走其读者,流失掉其顾客。同时,作为风险很小,将来又不缺少卖点的选择,文学编辑们整天紧盯着所谓的“文学网站”,让网络连载小说的点击数统领其判断,并甘愿放弃自己的职责,沦为网站的印刷机。这种低效的合作方式不仅看不到未来,带给出版业的恐怕也只有伤害。(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