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柯达公司的组织弹性与数字变革

台湾《印刷人》第193期 更新日期:2011-05-09

诞生于19世纪末,叱咤于二十世纪最大精密化学影像的「柯达胶卷公司」,在2003年至07年间必须历经一次生死存亡的巨大蜕变,从数字产品占25%和化学产品占75%的公司,转变为俱有75%以上数字产品和25%以下化学产品公司,一百年来精炼、浓缩的核心技术,精密化学、微涂布及色彩再现的技术,只剩下第三项色彩再现,是由化学反应变成光电反应,及数字化色彩讯号整理及逻辑化重组技术。尽管早在1975年(近30年前)柯达公司已领先全世界研发CCD彩色影像光电接收器,以及CCD光转换为电子讯号处理的软件,并在1975年完成数字相机。由于分辨率、信息处理速度,当时CCD光电耦合器也被送上太空,以便发回太空影像讯号,直到1990年左右和日本Nikon合作,才有平面媒体记者用的高级单眼Digital Camera数字相机出现。如果说柯达不能制造优质数字相机,相信这是一种偏见或误解,笔者在两年前用了两部柯达数字相机,绝大多数的效能都合乎我有数十年摄影经验的要求。2000年时,柯达营收仍然正常和成长中,2003年更换总裁,希望这位空降的总裁能把柯达百年化学身子彻底脱胎换成数字影像身子骨,以因应数字时代挑战。,

如果说柯达公司的最高决策者有洞烛先机的高明之处,一点也没有错,2003年的确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折点,上述提到2000年柯达公司的业绩仍在上升,到2003年全世界数字相机销售量2,300万台,第一次超越传统相机2,250万台,但三年之后,柯达业余底片和相纸感光材料大幅下降,只剩下三年前的六分之一。柯达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发现必须把彩色底片和相纸制造及销售移向亚洲,在1997年终于相中厦门海仓地区设厂。这时柯达公司邀请一位精通中国的重要人物–叶莺女士加入,当时她到厦门的时候,住在没有冷气且必须挂蚊帐才可入睡的旅馆,她说当时海仓的工业园区是一片荒芜之地,只有几只水牛徜徉在一大片绿草间。而柯达上层计划利用中国土地和人力生产对外供应产品,同时也可以保有中国发展中的蓬勃市场,销售彩色底片和相纸,这个海沧生产底片和相纸感光材料的建厂工程一切都很顺利,且做了一流的人员训练,在万事俱备之下,东风–市场如泄了气的气球而消失,最后还逼不得已把工厂关闭把人员解散。

事实上柯达步入21世纪产业版图上的三大块,一是休闲用消费底片和相纸,这是柯达创业的根基,二是工业用感光底片及感光材料,以印刷用扫描输出底片、底片输出机用底片、打样用设备及感光材料、PS版、CTP版材及CTP输出设备,另外有大图输出设备,色粉数字打印机Nex press部门。三是X光用感光底片,提供医疗诊断用以及工业检查用,加上一些工业检测用感压底片及X光的系统。这三个很大的领域除了一些提供电子、半导体、光电产业用的感光材料、配套用化学品之外,三个鼎足而立的市场加值产业,几乎在数字科技发展的同时,发生急速性市场崩盘,而且柯达引以为傲的数字相机也无法成功打入市场,成为消费性摄影市场后起支柱,柯达年营业额从每年200多亿美元跌到只剩80多亿美元。同时柯达分成三个不同事业领域,一个是消费影像、二是数字医疗影像、三是图文传播科技领域,柯达在进入重整之下,在Graphic Communication部门订下几个方向,版材部门数字化、CTP印版输出机硬件和伺服软件、大图喷墨和轮转连续喷墨、色粉打印等几个数字方向,为此下定决心去并购现有成熟科技和生产据点。柯达最早是合并在圣地亚哥的Encad公司,试图在大图喷墨打印以及彩色打样上,配合自己的数字Approval色模及色带数字打样使用,这项花费两千多万美金并购并没有很成功。2003年末,柯达并购Scitex Digital printing赛天使数字喷墨部门,是现在高速连续喷墨头、Versa mark stream高速彩色轮转喷墨打印机,在美国俄亥俄州生产,是世界上最高速又安定的喷头及彩色表格打印机,花费近三亿美元并购。柯达本身有生产数字CTP版材,而柯达和Polychrome合作KPG(Kodak Polychrome Graphic)公司,柯达拥有一半股权,又用数亿美金买Polychrome另一半股权,至于CTP印版输出机以及伺服软件,柯达自1993、94年在CTP版材研发时克里奥Creo就是老搭档,在芝加哥RR多纳利工厂Creo出印版输出机、柯达出热感版,测试印纹的质量、耐印量及其它生产的问题,因为最初雷射光斑是圆的,后来克里奥才发明方型Square Spot来形成更平均的印纹,没有产生模糊边际,在1995年共同在DRUPA会场发表,成为柯达领先的科技,后来Creo又和Scitex印前设备厂合并,有Lotem、Trend Setter的CTP及Dolev底片输出机,而Scitex的CTP自动化程度较高,柯达公司以接近十亿美元并购Creo,成为CTP软件系统和输出机的最重要出路,现在不论CTP设备、软件研发生产都在上海进行,事实上柯达在并Creo之时,Creo在南非有并购一个CTP版材工厂,后来四川炬光也和Creo合作而现在已中止了。柯达和Polychrome合作KPG生产PS版、CTP版材,柯达也把Polychrome股权全部收购下来。柯达的黑白打印机Digimaster,在全球很有名,海德堡印刷机一度也是战略伙伴,后来更合作生产彩色的色粉打印机,在DRUPA 2000 Nexpress正式发表,不过在研发过程中已快烧完资金,海德堡公司也玩不下去,几乎无偿把股权让与柯达公司,在很短一年多以内,柯达的决策当局以数字科技为核心,把原来的75%非数字产品如底片、PS版、感光型打样等产品,变成数字化生产及输出,在喷墨方面迎接本来自己的连续喷墨科技Versa mark,在机器及独立喷头已成为最有效率的彩色及黑白喷列技术,现任总裁方熙先生本身就是从喷墨生产界出身,他把消费型喷墨及商业用喷墨方式,在柯达研究室做结合在一起的工作,未来像平印质量的Stream技术,在几年内将改变印刷生产,方熙如此确信。Nexpress由2100型到2500、3000型,目前更有新型在面世,在打印后上光也是Nexpress特色,是使用干色粉墨做数字生产。柯达在厦门海仓CTP版材生产工厂,担任在亚洲版材供应上重要角色,而且除一般热感CTP版材之外,免冲洗、报业用CTP版材也十分受业界欢迎。而CTP输出设备,从Trendsetter、Magnus、Magnus VLF,以及Prinergy Connect印能捷伺服软件的配合,在印前数字转型中,柯达公司在全球布局已非常有力的完成了。尤其柯达的软件从印前、打样、打印输出及CIP 4的信息处理上,十分流畅容易整合。而这一波变革之后,下一波几乎要花费34亿美元的变革工作又在启动,以追求另一波科技新浪潮。

方熙Philip J. Faraci是在2004年以喷墨系统的总监加入柯达,历经03~07年的重要变革时刻,叶莺女士则在2009年春天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也在建厂及亚太营运方面为柯达尽了很大的努力,后来沈海祥所长担任中国印刷总公司总经理,也受邀担任柯达公司大中华总裁,使柯达在中国、大中华及亚太市场及生产、甚至技术的导入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在2008年转到华南工作。现任王兵总裁由德国留学的太空火箭博士加入克里奥公司,也因此在CTP销售及服务上做了很多工作,当克里奥并入柯达公司之后,王兵任中国柯达图文产品总裁,去年更升任整个柯达大中华地区总裁,2009年5月北京印刷技术展,在全球风暴逆境中,柯达在中国已布好研发、生产、营销及技术支持工作获得市场回响,尤其使用10μ的克里奥方型光斑的调屏网高级印刷技术,也是柯达引以自傲的技术,浙江影天印刷利用这套技术做出市场差异化的印刷产品,获得佷成功的市场空间。柯达公司因包容很多不同背景的专门人才,在不同时间、空间整合出非常杰出的合作成果和绩效,这一点在一家一百多年历史的公司,更是难能可贵的发挥融和力和创新发展方向的执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