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新闻 印刷技术 印刷展会 印刷词典 院校社团 印刷企业 印刷杂志 电子书库

香港凸版印刷公司元朗印刷中心参访

台湾《印刷人》第198期 更新日期:2011-05-06

2010年6月4日受邀前往香港做IPEX 10展会报告,当天上午在香港印艺学会杨伟文主席、李育才秘书长、林和安公关总监陪同下,与北京陈彦所长一起参访香港凸版印刷公司元朗印刷中心,一行人由香港岛往西行驶至机场的半路上,再转往大桥到元朗工业区,在通往这个新界的交通,幸好在接近边界处有这座大桥和很长的隧道相通,否则要花两个小时才能抵达。

香港凸版印刷公司成立于1963年,是世界最大的印刷集团、日本凸版印刷的全资公司,原本位于香港岛鲗鱼涌后来搬迁至九龙,1995年迁移至接近深圳的元朗厂区,其侧面依着凸版摩亚的安全印刷厂。参访当天由王德成营运董事、陈建平业务经理、荻原健明副厂长接待。香港凸版印刷公司元朗厂土地有32,500平米,一层有2.12万平方米、二楼0.845平方米合计有三万平米,据说其办公室的方位、楼梯以及庭院的布置是含中国的风水,一进门的挑高空间和上二楼的木质梯子,给参访者一种温暖亲切感。香港凸版的质量保证有荷兰DNV及英国UKAS认证、DNV公司认证的ISO 14001环保认证,并取得OHSA 18001环境及人员安全认证,充分显示凸版印刷公司不含糊的地方。在其公司简介则以TQA(Total Quality Assurance全面质量保证)的标竿来自勉并取得客户信心,封底以Toppon凸版、Your Ideal Business Partner凸版您的理想事业伙伴自许。好友李德荣先生在凸版印刷服务,有30年经验最后在总经理职位上退休,一度担任香港印刷业商会会长。相较于凸版在香港、深圳、上海及各地投资成功,另一家日本印刷大厂,也在香港投资最后却赔累不堪收场,在中国投资的审批也不顺遂,可见凸版印刷公司在经营管理上的成功之处,是能融入当地文化。

香港凸版印刷公司以欧洲为主要业务方向,并有美国、澳洲等地的外销业务,香港本地业务有不少杂志书刊及宣传品生产。他们说:元朗厂和深圳凸版印刷虽只有十多公里之隔,却有一道印刷品的审批鸿沟,香港当地的业务不能互通有无的进入深圳厂印刷,因为印刷品的内容要先送审,通过深圳审批后才能付印,因此,像急如星火的周刊固然不行,就算较不急的月刊,也无法旷时费日的等待。香港有很多出版社和杂志社都对香港凸版印刷的服务、质量深感信心。凸版印刷于将近50年前在香港设厂投资生产,伴随着香港的经济高度发展,及香港印刷业成为世界最大的印刷出口中心,香港凸版印刷不仅在海外打出很好的商誉,更加重要的是日本凸版印刷母公司及各地营运据点,常有一些特殊要求的印件,如使用手工加工的立体书及有些塑料盒、特殊加工包装及附加赠品印件,这些印件的需求往往都在印刷厂的供应范围之外,需要外围供货商的配合,找寻合宜的人来加工或工厂代工,甚至需要工厂开发模具、压铸生产等,因此,由自己印刷加工往往只占10%上下,而外包加工占多数,但也能成为经常稳定的生意模式,这是因为同为凸版印刷体系下,双方有高度信赖感及最好的沟通所在。凸版印刷信守供应最高质量的供货保证,从业务、市场、计划、生产、交货,都信守最高的服务水平,并注重安全与环保规范,也加入FSC的森林可再生资源使用的管理认证,自TPM全面生产管理,注重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业社会责任)理念,尽最大努力做好一个企业公民的责任。基于这样不同层次的企业文化,香港凸版印刷的每一位工作同仁都能全力以赴,在08~09年逆境中,仍然求设备的更新与发展,迎接复苏的业务开展。

香港凸版印刷印前部门的设备,至少有4、50部麦金塔计算机,G5占不到一半、仍有G3、G4的踪影,另有PC Windows窗口系统,主要是用来承接外来档工作,而日本、美国的设计页面仍以MAC麦金塔档案为主,这也是很自然之事。利用增高楼板设计,将工作站和工作站间的配线安置于楼板下与工程地板间,不只不会妨碍行走,在加高的空间里要变更配线也很方便,相信整个网络、路由器及伺服系统也会很庞大。在这里备有一部SG 8060★筒扫描机和一部平台FT-S 5500,专做线条稿及反射稿输入。较特别的是Creo Scitex的Copydot网片扫描机有三部之多,专门用来扫描网片上的半色调网点,再将信息转换成ⅡPlus的彩色分色文件(Analog转Digital数位文件),这是为因应旧底片、广告页的网片转换成数字文件的大量需求。在香港凸印的打样设备也十分多元,包括最早期的数字打样设备,Scitex IRIS 43 Wide的重复点(四色没转角度)数位打样机两部,是15、20年前最昂贵的高质量IRIS喷墨打样机。HP 1050C喷墨打样机一部、HP 4000喷墨打样机二部、HP 6100喷墨打样机二部,及较新的Epson 9880(CMY+ LC +LM+K3)数位打样机四部,这些打样设备极俱时代意义,并代表在香港凸版工作的同仁们,都能将老设备的色彩标准要求保持在合乎现代设备之上。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在香港凸版,也有日本印刷市场必备的PS版打样机,全是网屏KF 422及KF 222,有二部湿式迭印方式的四色打样机一次印刷四色,一部双色大菊半尺寸打样机。打样机房设有完全温湿度控制,一般要在相对湿度80%以上,他们则控制在70~75%的相对湿度,所以打样用纸要调湿才不伸张,以因应印刷套印不准的麻烦,而高湿也是使印版可以利用冷却印版在10°C以下低温容易保持水分,也会自己露凝产生湿润效果。只有一句话,想保持这么多元化的色彩管理系统,每一种都要符合或接近印刷品的版调、色彩再现,在这么严谨质量要求的印刷厂,相信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一部早期Scitex Lotem 800 V2高速型CTP印版输出机,及现在增设的二部柯达Magnus 800 CTP,若想以这三部CTP因应七部商用轮转平印机、八部张叶平印机的印制生产,依台湾现今的短版印刷生产模式是不够的,所以香港凸版另有不少工作、特别是再版工作,都采用底片拼版、晒版方式,另外,是否有外来版则没有问及。香港凸版现仍留下很多再版工作须使用两工程的手工晒版,不论精度、质量、效率都会逊色一些,基本上底片有伸缩性,晒版真空框架的压力是由周边先压紧再往中间推挤,所以CTF晒版对规较耗时间调整版位误差,加上脏点也较多,这是CTF的宿命。很多公司能一口气把底片扫出工厂之外,香港凸版的3部Copydot的底片扫描成数字文件机器,也有消除CTF的准备,却无法全部摒除底片晒PS版,相信不是成本的问题,而是制程条件未完备。

香港凸版印刷的印刷工厂里,呈现出两个不同走向,就是张叶机设备从海德堡转移到三菱重工,包括最新的V-3000五色机,另一方面在商用轮转平印机,则由三菱Daimond转向小森System的趋势,至于原因为何?厂方却避而不语,一方面除效率和操作性之外,相信服务和价格也是考虑因素。但至少香港凸版在转换之间,是下定决心并长年朝一个方向做改变,这样的做法是很正确的,不像台湾有些新成立的平印厂,厂内有四、五种机器,厂牌却有三、四种之多,不仅操作人员调度困难,也不容易发挥设备的极致长处,更加重要是维修保养也极为困难。香港凸版印刷机房采用全配备的日本印刷厂设备,所有自动化、遥控等设备都很齐全,并不使用离线印张的浓度控制扫描仪,轮转机则有在线扫描品控设备以便及早反应。张叶平印机有二部海德堡SP CD四色机,另有一部102F CD五色机,机龄都在10多年以上,却保有很好的运转状况。另外还有一部10多年的三菱重工Daiya 3G四色平印机仍在使用中,其实Daiya G四色机在市面上的风评很好,因耐用、条痕很少所以也就用下来。五色机设备则有一部较旧款式的三菱D-3000型五色机,和另一部今年刚装机的V-3000 五色机,备有最新的色彩控制系统。在凸版工厂里有一部三菱D-3000 TP 九色机,在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TP机是很少见的机种,它的翻转设计不同于一般翻转机,一般翻转机在印刷系统之前、后,有一个可变翻转★筒,将印刷中的纸张尾端咬住进行翻面工作,所以是有选择性的机制,一方面可做双面如4+4印刷,若改变成直通式印刷,就可有单面印刷八色的弹性变化,但也因有双面咬口及双面对规,所以在纸尾长短时,有较多事故及套印不准现象。而三菱TP机的构造就是把四色或五色机翻上来,把原本在人腰线以下的接纸、压印及传纸★筒,全部翻到头顶以上,而墨槽却在最低离地面不远处,由下往上送墨至上面的供墨、印版★筒,后段的印刷就归一般正常的四色、五色机,这种供墨系统在上而印刷系统在下设计的TP机,在使用上有什么优势呢? 1)当印完一面再印第二面时,没有双面交替的一色、一色之双层接连印刷问题,在上下座双面机的压印下,纸张没有弹性疲劳问题。2)不像可变翻转双面机,采用前后双咬口占据版面位置,且晒版要小心前印面及后印面位置。3)可印纸厚由0.3mm增到0.6mm,有利厚一点的卡纸双面印刷。而TP机的翻转机构是如何办到的? 在前面、后面之间安排偶数(四个)转递★筒,也就是0、2、4、6的转递下会翻面,奇数就不会翻面。TP九色机以五加四色安排,可在前印组加特别色或上光防沾的安排。香港凸版印刷机的印刷速度在10,000~12,000张之间,印刷操作者也都具有相当长的工作经验,并在ISO 9001、14000及OHSAS 18001的规范下,以很严谨的态度在处理工作,厂房内也井然有序。并在厂房内设有化学药品处理及冲身设施,以防不小心受化学药品、强酸、强碱泼溅时,可即刻冲水处理,免除化学药品在身体上有进一步之伤害。

商用轮转机群是香港凸版印刷的主力,原本以三菱重工Daimond热固式商用轮转机为主力,三、四年前改用小森System商用轮转平印机,并接连采购四部System 38S做为主力,在08~09年最困难的金融危机时段里,香港凸印几乎没有停下的不断汰换印刷机。在三菱Daimond轮转机方面,有每小时66,000张的高级套筒橡皮布L 1100 SD机器二部、L 750轮转机一部,并有影像及色彩量测及控制设备。印刷机房有人工机外堆纸设备,做白纸或印刷纸张之翻面、松纸或齐纸工作,这种大型的生产设备世界上只有日本有使用,因此在这日系大厂内使用也不意外。另有一部财益Tsai yi HS-104 UV高速局部上光机,在厂内为一些封面或需上光的印件进行上光工作。年初之后,马上计划引进第四部小森轮转机,表示香港凸版印刷生产能量的扩充及效率提高。

在商用轮转机之后,有良好的折纸、打捆机设备,供装订搜帖使用。张叶机印刷之后共有七部折纸机,做折纸、折印刷帖页用,其中德国MBO K 67四盘式折纸机,是耐久、精准度高的折纸机,在四盘折纸之后设有两处刀折,三处可折出16页印件。一部全张SP 78四盘速达折纸机,和另一部正荣Star SPB 74也是四盘折纸机。装订部门往往是印刷厂内很重要的赚钱加工设置部份,主要是在厂内装订加工可以省下一大笔的运费及上、下车的装载时间,尤其在香港工业大楼,上下电梯一次要等三、五个小时算是正常,也曾听过等一天,而香港的印刷工厂很少可以使用平面厂区做印刷及加工的流程。所以香港凸版印刷在骑马钉部份设有五部机器,其中二部是瑞士美天利Müller Matini Prima Plus15站的搜帖配置,可供比较厚重的书册,做高速的上封面及骑马钉合工作,若超出15帖也要走两次也不一定。另有美天利335 12站可上封面骑马钉和JGV 12站骑钉机。美天利机器的耐用及专利钉头,其顺流移动下的钉合机制是独到的发明。胶装机全是日本芳野Yoshino设备,有一部24站和一部30个搜帖站及另一部30站较新型的机器,每天的生产量很大,尤其是周刊报导,每星期有两、三次的生产工作,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冲刺完成。这里的所有骑钉、胶装机全装有裁切及捆扎设备,可用以节省人力。并在装订机上都装有漏帖、增帖的检测机制,因为更多自动化的监控系统,可以减少生产中的事故及不良品发生,这种防范未然的措施是十分有效益。在这里似乎没有看到任何做精装书封面及书壳的精装机,厂内虽没有大型精装线,却仍保有三部意大利的自动搜帖穿线机,做穿线胶装及精装穿线。

在厂区更深处有供纸仓库,一间很大的卷筒纸仓储,立堆五、六个高的纸卷,另有一间张叶用纸的仓库,内有很多样的纸堆,在仓储的管理及物流上,看来并没有自动化及计算机管理系统作业,只看到一部CHM的卷筒纸切单张机,但这也是很赚钱的一个设施,因为令装纸比卷筒纸贵5~10%不等,加上卷筒纸切单张机,可依用纸的前后长短尺寸,做不同尺寸调节,可节省一些用纸的浪费,这对利润创造有积极正面效果。

若把香港凸版印刷公司当成一家印刷品生产工厂是可以的,但背后凸版公司长期在海外的投资、高科技的研发及经贸的网络和经验下,香港凸版印刷公司的另一部份是相当于做经贸工作,也就是商品外销工作,把自家生产的产品卖出去固然是主流,但为满足客户多方面的需求更重要,像中、小尺寸的地图集可以自己印制,大尺寸就要找有A0或更大165型大机器来印刷、折纸及装封面。有些是配合塑料射出包装盒、包装外壳的工作,在香港及深圳、东莞可以找到更合理价格的供货商,只要做好质量把关的工作就有空间做成生意。一些用手工黏贴、加工的事,日本方面就因人事成本高,而寻求香港凸版公司来做估价委托印刷制作,可以达到价格及产量上的优势。看到成品架上非常精美的产品,及所获得的不少大奖,其中包括香港称为班尼奖的美国富兰克林印刷奖、金东纸业的金光印艺大奖、香港印艺大奖等多项奖项,展现出香港凸版在质量上的坚持与要求。香港凸版印刷员工400多名,年产值6亿港币,是非常成功的印刷企业,主要建立在对质量契而不舍的努力追求上面。